• 第四章 新战友

  时间飞逝,一周眨眼既过。

  灯光明亮的办公室内,赵军一如既往的,审阅着桌上搁着的资料。

  任何一人的资料中,最重要的就是五科出具的体检报告——与寻常人的体检报告不同,该报告上,非但帮检验者确定了度虚战士的类型,还确定了体内奈洛克的数量词!

  需要解释的就是,奈洛克的数值量,同等于一位武类度虚战士的战斗力。

  所以说,他要时时刻刻了解此些情况,确保不会因为资料了解不够透彻,造成工作上的失误,进而导致一科度虚战士的伤亡。等工作结束后,他瞧了一眼电子钟,携带档案袋,来到基地第九层的病房。

  他熟悉非常地找到了杨巨等人所在的病房,可是房门一推开,就看到了病房内正在‘战斗’,而这个‘战斗’,就是国产两大盛行游戏之一的斗地主。

  斗地主的三人,五官已被白色纸条所遮盖,但从体型上来看,依然能分清楚谁是杨巨,谁是任晨文。唯一没有参予游戏的,就是正在努力学习的武敏。

  “你们这三小鬼,真是一刻都不能闲着啊。”话说时,赵军将档案袋中的四份体检报告,逐一地发到了四人手中,“你们是试点的战斗小队,自明天开始计算,你们有七天的战术磨合期,而后就要开始准备战斗了。”

  “奈洛克数值量一万四……”杨巨浑然没有听见赵军的话语,兴奋非常地瞧着体检报告。不错,成长虽说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快,但这说明了,他并没有原地停滞不前,而是继续向着理想前进——如果想要成为特部公认的,王牌中的王牌,前进的脚步绝对不能停下!

  “奈洛克数量词一万一,比上次增长了一百点。”任晨文失望地摇了摇头,自我激励地说道:“不行,不行……要继续努力,不然就不能享受革命公墓的军级待遇了。”

  较之相比,高飞好似更为‘关心’战友的情况,“阿敏,你的奈洛克数值量呢?”

  “奈洛克数值量六百,类型武类。”

  武敏的话语,引起了杨巨和任晨文的注意力。

  其它方面,五科可能产生错误,但在鉴定奈洛克的类型和数值量方面,迄今没有出错的记录。也就是说,BJ189战斗小队,全部都属于武类度虚战士。

  “阿敏啊,再过三天,就是我二十周岁的生日……”高飞露出灿烂的笑容,呵笑地问道:“能不能赏脸一起吃个晚饭?”

  “拒绝他,因为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床。”某些问题方面,杨巨和任晨文是保持高度一致的。因然在武敏没有回答前,二人默契非常的一同抢话说道。

  高飞额头青筋暴突,无法自我控制地冲着两位战友,吼问道:“你们两个混蛋,我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任晨文不客气地冲口道:“种马飞,我绝对不准你在基地里面乱搞男女关系!”

  “哼嗯!”杨巨不隐瞒地说道:“——始乱终弃!说得就是你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

  一言不和,三人迅疾地进入了口水战。

  见状,赵军乐得呵呵直笑,“小敏,感觉怎么样,他们口水战很有特色吧。”

  “的确…很有特色……”如此特殊的话题,武敏真的不知该如何继续,因然转移话题地问道:“科长,一周的战术磨合期,真的可以吗?”

  “其它试点战斗小队,战术磨合期是整整三十天。”

  “这……科长,我不明白。”

  “有些事情,得要你去亲自感受,否则效果永远都是片面的。”赵军兴致满满地观看着声音越来越大的口水战,说道:“小敏啊,你现在肯定还有很多问题,例如奈洛克是什么东西。诸如此类的问题,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等去度虚拟空间以后,大部分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我明白了。”

  “嗯,事情就先这样了,走了。”

  说完,赵军抬目一瞧口水战争中的三人组,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乐呵呵地走出了病房。

  武敏眨了眨干涩的秀目,望着依然酣战的三人组,内心深刻非常地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男人的吵架。重要的就是,以目前情势来看,午餐前,这场口水战貌似不可能结束。

  “你们……”三道齐射而来的目光,顿时将武敏原本要说的话语,吓得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能不能结束这种争吵?”

  恰在这时候,房门推开了,一位护士举足走了进来。她翻看了一下病例本,确定了房间四位患者的身份,说道:“你们四人的健康检查没有任何问题,请签字。”

  签完字后,杨巨到隔间换上制式迷彩服,领队回到了基地第二层的集体宿舍中。

  与之前不同,原本开放式的床铺,如今变成了封闭式的床铺。

  他好奇地翻腾了一番,大概了解了封闭式床铺的各项功能。

  床铺内部高约两米、宽约一米五,设有内镶式电子钟、节能灯等诸多人性化的设备;床下的空间,被设计成为了衣柜、鞋柜、橱柜的三合一模式。

  “不错啊,难怪封闭式床铺能得到科里兄弟的好评。”落座床沿边,杨巨冲着对面的武敏说道:“阿敏,武类度虚战士和军人的生活,除了训练课目不一样以外,其它的作息时间等等,出入不是很离谱的。假期嘛,除了过年的七天是固定的以外,其它都要提前申请,而特殊情况要特殊处理。”

  武敏冲着杨巨微微一下,“谢谢了。”

  “客气什么啊,都是自己人嘛。”

  “咳咳嗯……”任晨文提醒地说道:“巨疯,你忘记了武类度虚战士的最大禁忌。”

  “对了对了……”杨巨正色地说道:“武类度虚战士的最大禁忌——地球空间内,不要唤醒体内进入冬眠状态的奈洛克。因为一旦在地球空间使用,武类度虚战士将会有上瘾症状,而这种上瘾症状,绝对不是毒品上瘾症状可以相比的。”

  武敏颔首表示明白,问道:“阿巨,禁忌只是针对武类度虚战士?”

  “是啊,这是国际上公认的最大禁忌……”

  “说重点啊。”高飞打断了杨巨的话语,面带笑容地对着武敏说道:“奈洛克的事情不用急,等到了度虚拟空间,我会帮你开启的。”

  基于病房的一周相处,武敏条件反射的意识到了,如果没有什么行动,口水战必然再度开始,“等不明白的事情发生了再问,你们看可以不可以?”

  这话果然有效,三人没有开战,同时点了点头,算是当作回答了武敏的问题。

  武敏暗吁一口浊气,挤出笑容地说道:“午饭时间到了,我们一起吧。”

  “不说还真忘记了。”说完,杨巨领队来到了基地第十一层的餐厅内。

  他惯习的首先用鸭舌帽占位,而后才离开队伍,端着餐盘,搜寻着美味的佳肴。忽然之间,空气中飘来的肉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寻香一瞧,原来是餐厅另设的一个餐点。

  这个餐点前,排起的人龙,少说有二十米之长。

  他靠前一看,原来是现场制作牛排。反正下午要有训练,中午先饱餐一顿,以好下午有充足的精力。有此想法后,他开始排队了,虽说花了一些时间,但这五分熟牛排溢出的香味,值得自己这样等待了。

  他戴上占座的鸭舌帽,手握刀叉,没有心情关注同桌的三位战友,注意力全然集中在了盘中的这一大块,浇上黑胡椒汁的牛肉上——切割后的一小块牛排入口后,外脆内嫩与满嘴的肉汁,终让他明白了,老外怎么都喜欢吃半生不熟的牛肉!

  不过……与中式佳肴相比,西式菜肴的菜式数量,真的是‘屈指可数’。西式牛排确是美味,但是比起来,他更加锺爱中式的菜肴,除了口味上有着巨大差异以外,西式佳肴的搭配性选择相当有限,反观中式菜肴,搭配选择几乎是无限的!

  “请问,下午有什么课目?”武敏开口询问,以好做到心里有个底数。

  高飞非常积极地回道:“阿敏,下午通常都是自由时间,就是我们自己安排,除了不能上去以外,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如果想要找人代办什么事情,四科可是专门负责对外业务的。”

  任晨文冷冷地看了一眼高飞,“你怎么不解释各科的职能?”

  “对啊。”高飞浑然不在意任晨文所言的反话,反而借此说道:“阿敏,我们一科负责正面作战,同时兼备培养新的武类度虚战士。二科负责支持作战,职责就是提供战场资讯保障,制造武器,接送作战人员,构成人员主要是文类度虚战士。三科负责情报收集和分析情报,包括寻找高潜质的度虚战士。四科负责对外部的联络和沟通,可以说是对外事务的管家婆。生活物资、作战物资、医护等方面,都归五科负责,是特部内部事务的管家婆。”

  武敏明白地点点头,问道:“我想得到一些参考方案,问问你们下午各有什么安排?”

  “做炸药。”高飞自豪地说道。

  任晨文平然地说道:“昨天图书馆新进一批新书,我想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书籍。”

  杨巨咽下口中的牛排,喝了口罗宋汤,说道:“呆在病房一星期了,我下午要去训练一下。”

  武敏面对三种不同的参考方案,很快选择了杨巨这一种,“阿巨,我可以和你一起训练吗?”

  杨巨没来得及说话,任晨文和高飞神色震惊地冲着武敏说道:“不可以!”

  “喂……”杨巨脸色不悦地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任晨文瞪了一眼杨巨,举掌摁下了高飞的话语,正色地对着武敏说道:“改变一个人的思维,如同改变世界格局一样困难而缓慢。所以说,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们只能提醒你一件事情——做好所有可能的思想准备。”

  高飞赞同地冲着武敏点点头,期翼地说道:“请再考虑考虑,巨疯绝对不是唯一的选择。”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仔细的想一想,军人和战士,有很多地方都是相同的。”有感而言的任晨文,自知不用再劝武敏了,提议道:“下午各自活动,晚饭后进行战术讨论,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与杨巨同声而答的高飞,似怕再无机会和武敏说话一样,连忙说道:“阿敏,妇科文是管生活的,巨疯是管战斗的,我是负责特种任务的,你看看什么方面可以适合你发挥呢?”

  “没有特别凸出的技能,属于技能均衡型。”

  “这样……我看你就……”

  任晨文不客气地打断了高飞的话语,说道:“类似的问题,留待战术讨论的时候解决。”说完,他结束了最后一口午餐,端着餐盘离座了。

  “阿敏,晚饭后慢慢再讨论啊。”近水楼台,慢慢上。高飞自始至终地坚信这一原则,因然跟着任晨文的脚步就离开了。

  武敏对着高飞背影颔首微笑后,扭头问道:“阿巨,待会儿我们进行什么课目的训练?”

  “嗯……嗯……”杨巨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啊,考虑问题是妇科文的强项,你说个你想训练的课目吧。”

  “我要确定我在队中的实际地位,所以要求格斗对战。”

  “没有问题。”

  杨巨爽快地答应了,午餐结束之后,就领着武敏前往基地第十二层的格斗场。

  当然,他在来的路上,没有忘记介绍基地的情况。

  在进入格斗场后,他挑出了双手马刀,指了一下专门搁放刀具的兵器架,说道:“以战士的角度出发,我建议你使用刀,因为只要是有力气拿起刀的人,不经任何训练,都可以发挥出刀的一半威力。”

  武敏明悟地点点头,试挑了几把刀,最后相中了一把并未见过的刀。这把刀,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是,更接近单面开刃的铁尺,“阿巨,这是什么刀?”

  “汉刀,曾经是汉朝军队的普遍装备。”

  “嗯,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话音落地,杨巨表情不再温暖,冰冷冰冷的,握着双手马刀,步履如常的,一步,一步地走向武敏……

  论气势而言,武敏绝对不会输给杨巨,毕竟两栖霸王花不是浪得虚名。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杨巨每逼近一步,她无法控制双腿地退后一步,难道说,这是差距!?

  不认输!绝对不认输!

  她的银牙咬破嘴唇,借此疼痛瞬息摒弃所有杂念,一心求胜地挥刀砍向杨巨。

  杨巨不退反攻,挥刀迎上,与汉刀刀刃接触的瞬间,左手掌摁住马刀的上半部的刀背,爆发而出的力量,强势地压倒了武敏的抵抗力量,一口气将武敏推到了墙壁上!

  本能的,武敏的右膝,冲着杨巨胯下要害而去。但是这一招,刚到一半的时候,即被杨巨的左腿膝盖,死死地封住了!

  “你在害怕什么?”杨巨厉色地问道。

  “我连死都不怕,我怕什么!”

  杨巨眸中寒光一闪,左手抓住刀刃,右手的手肘狠狠地击在了武敏的左腮帮上——貌似面对死仇一样,他没有打住,肘击破坏了身体的平衡,其并无恢复平衡的打算,加大旋转的力量,加速身体旋转,而左手握着的马刀,在随着身体旋转大半圈后,刀柄狠狠地砸在了武敏的左腮帮上!

  两次同一地方的重击,武敏的两颗牙齿掉了,但其浑然没有认输的念头,吐出含有两颗牙齿的一口鲜血,继续凝神待战。

  杨巨换回了右手握刀,无视正在滴血的左手,刀尖直指武敏,再次厉声地问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杂乱的声音,打断了杨巨的话语,抬目一瞧,原来是五科的人。

  来者约有四五十人,他们有条不紊地卸载车上的原料,而这原料中,以宽厚的木料居多。据闻,曾经有人强烈建议,将格斗场改成边长十米的格子模式。这样一来,非但不会相互干扰,而误伤的隐患也降到了最低点。照这架势来看,估计是格斗场进行改装了。

  他失望地叹了口气,说道:“阿敏,我们不要妨碍他们工作,到此为止吧。”

  “好的。”

  “啊……疼疼……”杨巨如同火烧屁股一样,跑到兵器架前,取下急救箱,开始包扎伤口,“真是的……刀锋磨得那么利干什么,疼疼……”

  武敏捂着左腮帮,迷糊地瞧着杨巨,“你……怎么现在才感觉到痛?”

  “这个啊,那就要医生说了——我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肾上腺素分泌量是正常人的三百多倍。呵呵,以前是十几倍的,可现在好像是随着年龄增长,这倍数也在增长。照医学常理来看嘛,过量的肾上腺素,必将导致心律失常等等可怕的副作用,但是我到现在啊,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历,厉害……”

  “我带你去趟五科吧,让医生帮你镶颗假牙。对了……你的假牙,要固定式的,还要可移动式的?”

  “啊?假牙还有可移动的?”

  》看e。正版章,^节?j上“F酷:匠d网

  “我说不清楚,你看看就明白了。”杨巨张大嘴巴,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形成的手钳,取下镶在嘴里左上位的一颗磨牙,“你看,这就是可移动式的。”

  武敏俏眉一皱,下意识地瞧了一眼兵器架,问道:“阿巨,五科是不是有专业镶牙的?”

  “是啊。”杨巨整理好衣衫后,举足离开格斗场,前往电梯的路上说道:“度虚异生物的要害,大多数都在脑袋上面,所以在训练的时候,大家的攻击目标都情不自禁地选择了脑袋。说真的,只要是一科列入战斗序列的武类度虚战士,没一个是满嘴真牙的。”

  武敏好奇地问道:“你有几颗假牙?”

  “六颗……”杨巨猛然间想起上次镶牙的过程,乐得不禁呵呵一笑,“阿敏,告诉你,五科的镶牙技术,绝对比外面的厉害太多了。呐,一般镶牙,麻药是少不了的,但是五科用得是针灸麻醉。”

  “针灸麻醉…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啊,到时候你被扎两针就知道了。五科那些耍针灸的医生说,针灸不但可以戒烟、戒酒、戒毒品,而且还可以用来减肥。”

  “这不可能吧,针灸可以减肥?”

  “种马飞的实际调查,特部百分之八十的体重稍微偏瘦的女性,都在用针灸控制体重。针灸减肥效果的确好,但是对于治疗后的食谱限定相当严格,如果管不住肠胃,那可真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果然是有利必有弊。”

  与杨巨边走边聊的时候,武敏惊讶地发现了一个情况——

  常听退役的老兵说,退役后,最起码有半个月的时间,无法适应新的生活环境,而且做梦的内容多数和军营有关,甚至有的时候,被梦中的紧急集合叫醒!然而实际情况就是,她来到特部一周多了,对于这里的环境,即陌生又熟悉,总的感觉上,好像不过是换了一个服役的地方。

  这个疑惑,似乎不可能现在就有正确的答案。

  于是,她暂时放弃对此问题的思考,请教杨巨一些关于基地的基本事情。

  半晌后,杨巨将武敏领进医护室,而后坐在走廊中的椅子上等待。

  他闲来无事的挑出一本书刊架上的《世界军事》,用来打发这等待的时间。

  突然间,悠长、悲伤而无可奈何的叹息声,由走廊的拐角处传来。这个叹息声非常耳熟,他不禁起身,惯习的将杂志搁在椅上占座,举步寻声而去。其视线刚刚转过拐角,面如死灰的高飞,即以印入眼帘,“你……种马飞,你没事吧?”

  高飞似哭非哭地问道:“巨疯,我在女人的眼中,真的是一丁点的价值都没有吗?”

  “这个问题……得要女人来回答你。”

  “男人真的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是没能力回答你了,嗯…也许妇科文可以。”

  高飞蜷曲着双腿,席地而坐,下巴搭在了双膝上,“她们都不理我,看到我,就跟好像看到H动漫里面的淫兽一样,各个防着我不说,而且还有专人负责监视的……巨疯,难道基地的女人,各个都不需要恋爱吗?”

  “喂,你能不能问点我可以回答的问题?”

  “……巨疯,下次假期的时候,我们一起嫖妓吧。”

  “绝对不和你谈类似的问题。”

  “巨疯,我很受伤,陪我一次又能怎么样啊。”

  “原则问题,免谈。”

  “我现在真的很受伤,你要是不陪我嫖妓,我会更受伤,到时候肯定犯下大错误……巨疯,我们一起出生入死,难道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和我一起去嫖妓?”

  “你……出生入死绝对没有问题,但我绝对不和你一起嫖妓!”

  “快二十年的兄弟了,从来没看见你嫖妓,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

  “两码事,不要混为一谈!”

  “你…唉……既然不陪我嫖妓,那你就忙你的吧,我继续受伤。”高飞神似无助的羔羊,眼神空洞地望着对面墙壁上铺着的白色瓷砖,翕动的双唇,呢喃自语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话。

  嫖妓就能抹平受到的创伤?对此,杨巨不能明白地眨了眨眼睛,返回座位上,继续翻看杂志,等待武敏走出医护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