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重视长亲的传统——

  依逝者威望、声誉、资历等不同,在丧葬的地点、规格、礼仪、墓穴的大小,及耗资等诸方面有所区别!八宝山革命公墓在修建时也是如此安排的——

  根据逝者在党和政府中担任的职务高低,参加革命的时间长短、贡献大小,在墓穴的规格、安葬的地点上也有所不同——只要谁对历史、对人民做出巨大的贡献,人民就以最高规格安葬谁!

  八宝山革命公墓的第一区,既是庙前的墓区。

  这里安息的先辈们,其中部分就是隶属特部一科的度虚战士。

  杨巨捧着纸制的红色昙花,将这象征特部标志的红色昙花,逐一地放在了先辈们的墓前……

  七年前,他与任晨文和高飞,都是南京市后宰门儿童福利院的孤儿。

  机缘天定,三人被特部三科发现了不同常人的潜质。

  于是,历经四年的封闭式训练,终于得到了科长赵军的认可,正式编入了特部一科的战斗序列——三年的战斗,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因公殉职,这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这份永远留存在他心里的战友之情……

  此时,轻微而来的脚步声,驱散了杨巨内心沉重而复杂的心情。他侧头一瞧,来者是任晨文,其同样在给先辈们献上红色的昙花,“你不是要写论文嘛,怎么也跑来了?”

  任晨文敛足杨巨的身前,举目瞧着墓碑上刻着,代表着一位先辈所有一切的文字,“除了科长批的假期以外,我们哪还有其它的休息时间。”

  杨巨脸色一沉,问道:“怎么,你后悔成为度虚战士了?”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任晨文微微地笑了笑,说道:“在我战死之前,我想我的努力奋斗,应该可以入住公墓的第二区。你是知道的,公墓的第二区,享受的可是军级待遇。”

  “不就享受军级待遇么,讲究这么多干什么。”

  “说真的,你真的没想过死后的问题?”

  “死就死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真是羡慕你,什么事情都不想那么多。”任晨文自嘲而笑地摇了摇头,说道:“巨疯,科长的命令,一科各休假队伍取消休假,下午两点,基地演武厅集合。”

  “真是的……一休假就玩紧急召唤,搞什么鬼啊。”

  ——除了命令以外,其它事情都有和赵军商量的馀地!

  杨巨面对这不能商量的命令,唯有取消下午教训小流氓的行程,执行赵军所下达的命令。他将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抬进灵车的车内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对了……种马飞通知了没有?”

  “数字码命令发出去了,相信很快就能得到回复。”任晨文稳重地驾驶着灵车,驶往八宝山火葬场,“巨疯,我听说二科造出新的武器了,想必这次急召,可能是为了熟悉这些新武器。”

  “二科有新武器问世,消息我可听了三年多了,这次是真的还是假的?”

  “估计这次是真的。消息来自三科,而且还请了军人过来帮忙……”

  “等等!军队用得是主宰现代战场的热武器,我们用得是主宰古代战场的冷兵器,他们来帮我们的忙,这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啊。”

  “何止是你迷糊,我一样也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懒得去想,反正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任晨文羡慕地笑了笑,心里不得不承认,杨巨说不想,那是真的不想。这一点,他曾经尝试,可是无论做出何种努力,依旧还是无法做到,“对了……巨疯,你胸前车柜里面有条烟,科长说,这是给我们预支的慰问品,希望我们在演习中超水准发挥。”

  杨巨取出一包香烟一瞧,不解地眨了眨眼睛,“搞什么鬼啊,这个白皮烟,怎么什么字都没有。”

  “必要的防范措施,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有道理。”杨巨点燃香烟,背靠座椅,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香烟,“………好纯的纯香,是、是那种纯到极致的香……妇科文,这烟还有多少?”

  “科长发话了,演习的时候,把武警部队打得越惨,得到的慰问品就越多,输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嗯嗯,嗯,嗯嗯……”

  任晨文侧眼一瞄,顿时一愣,杨巨居然在思考问题!难道说,物质的能量,真的可以改变一个疯子?不管怎么想,他始终无法想通,因然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问题?”

  “得找特部一科的弟兄们帮忙,不然玩不死那些武警。”

  “郑重的提醒你,不要借口搞破坏。”

  “喂,输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搞破坏。”

  “行啦,行啦,开你的车吧。”

  \看*正`4版章,2节ek上酷匠I网J

  ——如何在演习中大获全胜?

  这个问题,萦绕在杨巨的脑海中……

  特供烟酒的巨大动力,让他不愿浪费时间,反反复复地琢磨着——

  直到午休结束后,前往基地的时间到了,这个问题才被暂时搁下!

  他换上丛林迷彩服,戴上了鸭舌帽,佩好肩章与胸章,领队来到了集体宿舍的地下室。

  地下室乍看的时候,如同监狱一样,左右对称的各有五十间。不同监狱布局的就是,中间的过道,可以让两辆五吨重的货车并肩行驶。

  战斗小队的编号,决定了使用的房间——左数第六间,就是BJ189战斗小队的使用房间!

  与地下室其它房间一样,该房间面积约有二十平方米。房间左右两侧,各有五台身份验证机。除此之外,就是房间里面,不知安装在何处的隐蔽摄像头了。

  基地的身份验证机,主要验证使用者四个方面:视网膜,声频,指纹,第一道个人组合密码。前三项验证,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而不容易理解的就是组合密码——以BJ189战斗小队为例,三人各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个人密码,假如其中一人输入错误,整个房间将被系统锁死,直到有人从外部打开。

  验证结束后,该房间的电梯功能被启动,开始照程序地下降……

  基地是标准的三防战略工程,共计有十五层——地下的前十层,特部的五个科,每科各占两层;往下再数三层,是五个科共享的;倒数第二层,是特部的中枢神经,既是常言所说的指挥中心;最底下的一层,属于特部的最高机密,没有部长级长官的书面许可,禁止任何人出入。

  特部一科,因其各种原因,使用地下基地的第一二两层。

  所以说,房间电梯很快到了地下第一层。

  待系统验证第二道个人组合密码没有错误后,电梯大门才打开。

  三人搭乘门口等候的敞篷电力车,来到了完全参照人民大会堂建造格局的演武厅。

  三人熟悉非常地坐在了属于自己座位上,之后十分钟内,陆续的有其它休假的战斗小队,也走进了演武厅。

  杨巨左右瞧了瞧,神色怪异地趴在了桌上,望着讲台上的讲桌,“不知道是我特别讨厌演武厅的原因?还是我文化水准低的原因?唉……好像只要我坐在这里,就有一种把演武厅拆成杂货铺的想法……”

  高飞点了点头,赞同了杨巨的部分话语,“演武厅大归大,如果打孔爆破,我想五百公斤炸药是绰绰有馀的。”

  “你们两个严肃一点,这里是基地。”

  杨巨和高飞异口同音的,瞪着左侧的任晨文说道:“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请你们记住,演武厅不是口水战的地方。”

  “也不是你说教的地方。”

  任晨文闻听二人的双重唱,气得紧紧攥着拳头,连忙闭目调匀呼吸,不再搭理这对早已被划入不正常人类范围的战友。

  杨巨和高飞见状,开心非常地击掌庆祝,因为唯有联手,才能打败这个万恶的生活队长。

  这时候,演武厅的大门推开了,十二辆载满白色金属盒的手推车,被二科的工作人员推到了讲台下。紧跟着,他们开始派发金属盒,人手一个。

  对于这个金属盒,里面装的是什么等等诸多问题,演武厅内的度虚战士没人明白。

  “喂,喂……”讲台上,一位男子试了一下音效,说道:“晚餐七点半之前,熟悉盒内手枪的机件构造,争取做到可以在九十秒内拆组自如。以上,就是赵科长下达的命令。”说完,他敬出军礼,举足走下了讲台。

  杨巨明白地点点头,打开金属盒,只是一眼就肯定了,这把手枪从来没有在军事刊物上见过——外观初看的时候,手枪有点像装弹器被压成长方体的左轮手枪,而这个长方体的弹仓,只能填装一枚子弹。

  他参照着枪支分解图,开始拆解这支大口径的手枪,说实在的,第一次拿着沉甸甸的真枪,这种感觉,好像自己已经无敌于天下了!

  好奇,兴奋……

  诸多情绪,如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急涌而来。

  他前后没花一小时的时间,即以熟练掌握拆解手枪的过程,说闭眼拆组这枪,那是吹嘘的,但要在九十秒内拆组完毕,这一点绝对没有问题。

  或许是第一次接触枪支,他兴奋地反反复复地拆来组去……

  这时候,高飞好奇地问道:“妇科文,这枪口径好大,你有什么看法?”

  “这枪只能穿弹一枚,口径18.4毫米,和国产97式系列防暴枪的子弹口径相同。”任晨文顿了顿分析道:“度虚战士的作战武器,是古代主宰战场的冷兵器…科长的命令,换个角度来解读,就是我们的战斗方式可能要发生变化。”

  “有道理……还有什么解读?”

  “新武器的问世,意味着度虚战士兵源紧张的问题,将会得到最大的缓解,甚至普通人也能编入特部一科的战斗序列中。”

  “不可能吧……妇科文,你有多大的把握?”

  “事情不是把握的问题,而是未来的必然趋势。”对于这一点,任晨文没有多做解释,毕竟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个……”高飞没听出一个所以然来,不禁想到了再问第二人,而杨巨就成为了这第二人的首选,因而其打断了正在组装枪械的杨巨,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杨巨眨了眨眼睛,纳闷地问道:“种马飞,什么看法啊?”

  “……妇科文说,普通人可以拿着新式武器,加入特部一科的战斗序列。”

  “来就来呗。”说着,杨巨兴致依然不减,继续拆组枪械。

  “真是不该问你的……”高飞捂脸叹了口气,收敛心情,专心执行科长的命令了。

  演武厅内,战士皆在完成着命令,时间也在一点一点地走过……

  浑然不觉的,晚餐的时间到了。

  待将枪支交还后,杨巨和两位战友离开演武厅,搭乘大型的人货两用电梯,来到了基地的第十一层。该层是特部各科共享的,主要功能是餐饮、娱乐等方面。

  特部餐厅的营业模式,属于自助方式,除了没有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野生动物外,其它的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当然,那些人工养殖的国家保护类动物,也在其中,例如即将实现产业化的,国家二类保护动物娃娃鱼。

  杨巨端着盛满食物的餐盘,举目搜索着,眼前这与大学食堂没有本质区别的,面积超大的餐厅——

  特部各科人员的服装,主要以迷彩服套装为主。放眼而望,除了医护人员的白大褂可以直接跳过以外,他要在这迷彩服的海洋中,找出科长赵军——肩章的确可以显示佩戴者的官职讯息,但是此时此刻,唯有找那熟悉的体型!

  “巨疯,你是不是找美女呢?”高飞举目四望之际,自信满满地说道:“告诉我名字,十秒内就帮你锁定。”

  “我在找男人啊,你有能力锁定吗?”

  “下辈子吧。”

  杨巨没空理睬高飞,继续搜寻。

  他的运气不错,很快找到了与同事进餐的赵军。其快步地来到长方形餐桌前,落座在赵军身边,说道:“科长,我要借钱。”

  “小巨,你这直接性格,可是交友的最大麻烦啊,尤其是交女朋友。”赵军苦口婆心地说道:“你的优点有很多,缺点同样也不少。呐,我不求你改正所有的缺点,但你要慢慢学会克制。”

  “科长,我很肯定,这比猪八戒奔月还要困难。”

  “你啊你啊……”赵军掏出了准备好的两万元现金,问道:“你一月有上万元的薪水,加上奖金和补贴,一月轻松的能破两万收入,但你却是出了名的‘月光王子’,有没有想过其中的问题?”

  “北京物价贵,汤药费自然也不便宜。”

  “……算了,当我没问过。”

  “了解。”杨巨风卷残云地干掉了晚餐,将餐具搁放在餐厅指定的位置后,前往基地特部四科所在的第七层。

  特部四科,该科负责对外联络和沟通。

  他依照三年的作战经验来看,但凡进入基地,没有十天半月是回不到地面上的。因此,他需要四科的帮忙——人是没办法去警察局了,不过可以把医药费送到。

  “一科武类度虚战士请注意,一科武类度虚战士请注意。”

  靠近天花板的墙壁内,镶着的长方形扬声器,响起了来自指挥中心的娇甜声音,“请于二十一点整在基地第十二层集合,这是命令。重复,一科武类度虚战士,请于二十一点整在基地第十二层集合,这是命令。”

  命令如山,岂容怠慢?

  他匆忙地赶往特部四科,将事情交代清楚后,立刻执行命令。

  基地的第十二层,是特部五个科的训练场。其中,当属特部一科和警卫部队使用的最为频繁。然而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大部分战士的预料——所安排的训练场地,是警卫部队常用的靶场,而负责一对一传授射击要领的教导员,正是警卫部队的战士!

  他很快由广播中得知,这是一次枪支的射击训练,尽管有所疑惑,但依然遵照教导员的指导,敛足靶位前,开始填装子弹。之后,他戴上隔音罩和护目镜,再次确认准备工作无误后,进入了自由射击的训练中……

  等该次射击训练结束,时间已然临近午夜了。

  杨巨三人宵夜后,返回了位于基地第二层的集体宿舍内。

  基地内的集体宿舍,与大学学校的宿舍是相同的。

  高飞迈入宿舍后,一下子瘫倒在床上,苦笑地说道:“知道吗?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兵最痛苦的是什么了。玩枪一开始的确爽到不能再爽了,可是越玩越是痛苦,估计照这样玩下去啊,我以后都不会再想摸枪了。”

  “是啊,我也明白了。”杨巨背靠墙壁地坐在床上,瞧着基本丧失知觉的双手大拇指,“如果这种训练维持一个月,我想那时候应该讨厌枪械了。”

  “的确,隔行如隔山。”任晨文不得不承认地说道:“估计谁都没有想到,当兵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十几公里的拉练,而是往弹匣里面压子弹。”

  “不要想那么多了,睡吧,睡吧。”

  说完,杨巨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睡眠。

  基本准时的,早上七点半,杨巨结束睡眠,睁开眼睛,而后开始准备牙刷、洗脸盆等物品。与此同时,任晨文和高飞一前一后地起床了。稍后不久,三人一同前往宿舍共享的其中一处洗刷间内,洗脸,刷牙,如厕……

  全套生活流程,如同战斗一样,十五分钟即以解决。其后,就是不可缺少的早餐……

  结束早餐后,杨巨领队来到了基地的第十二层,专门用来体能训练的操场上。准时九点,早餐后的休息时间结束。随后,特部一科的各个战斗小队,即开始进行日常训练——若是没有赵军,或是更高一级长官的直接命令,体能训练是特部一科,唯一的早间训练课目。

  大概是十一点的时候,杨巨所率领的战斗小队完成训练课目,洗澡等琐事搞定后,三人来到了第十一层的餐厅内,而这时候距离餐厅开始营业,只有五分钟……

  “俗话说的好嘛,肥水不流外人田。”高飞笑眯眯地对着对面坐着的两位战友说道:“第二季度的联谊会快到了,饭后我们去摸摸底。”

  杨巨和任晨文面无表情地冲着高飞摇了摇头。

  “不要这样嘛,摸底对你们没有损失啊。再说了,就算是失败了,最低限度也增加了你们的‘技术贮备’。……你们想清楚了啊,‘技术贮备’不是花钱就可以买来的。”

  同一阵线的杨巨和任晨文,默契地冲着高飞竖起了食指!

  “哼嗯,你们不去我去,到时候可别眼红啊。”

  任晨文冷哼一声,不紧不慢地说道:“三环种马,人尽皆知,你……”

  “打断一下,三环种马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保守估计,三环内没有你错过的妓院。”

  “喂,这绰号太贬低人了吧,封我五环种马还差不多。”

  “你是牲口,不是人类。”说完,任晨文端着餐盘,开始挑选午餐的美食了。

  “我们是男人……”

  “行啦行啦,待会儿再繁衍吧,赶紧下手,不然好肉就被叼走了。”呵笑而语之际,杨巨来到了长方形的桌前,精神集中地巡视着盛在大盘里面的菜肴。

  海洋对虾,深海大肉蟹,东坡肉,红焖猪蹄,一条养殖的娃娃鱼……如此多的美味,很快在他的餐盘上堆砌了一座食物组成的金字塔。

  他完成食物挑选后就回座了,戴上了总是负责占座的鸭舌帽,开始享用着这顿丰盛而不用花钱的大餐——诚然,他自己非常清楚,狼吞虎咽不利于胃部消化,但这转化为行动的食欲,似乎不是人的意志可以控制的,而这肠胃好像无底洞一样……

  任晨文对于杨巨的大食量,可谓是见怪不怪,但内心难免对此产生好奇,“巨疯,你的食量这么诡异,医生是什么态度?”

  杨巨将嘴巴张到最大,一口咬在了红焖猪蹄上,咀嚼着撕咬而到嘴中的美食,说道:“例行体检的时候,医生什么都没说啊,而且体检记录上面,我的一切都很正常的说。”

  “可能是体能消耗过大的原因……”任晨文不敢确定地自语着,毕竟这个原因,多少有些牵强,因为特部一科的武类度虚战士,都进行着与杨巨相同的体能训练。

  “妇科文,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啊。”

  “不管是什么问题,思考有利于培养我的大局观。”

  “太复杂了,还是简单一点比较好。”

  “是啊,很多时候,简单是一种幸福。”

  “嗯……”高飞神色坚定地点点头,说道:“简单就是幸福,我支持这一点。”

  任晨文近乎条件反射的,领悟高飞话中的意思,脸色一寒,“种马飞,你的幸福只限于你下半身的某个特定部位。”

  “喂,不都是幸福么,需要分得那么清楚吗?”

  “和你说话,真是有失身份。”说完,任晨文端起餐盘,换桌就餐了。

  “哼嗯,万恶的生活队长!”说完,高飞将视线转移到了杨巨脸上,“巨疯,午间休息你准备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啊,冥想训练呗。”

  “又是训练……真是陪不起你们这两个另类。”

  “哇哈啊……吃饱了,吃饱了……”

  午餐结束了,杨巨拍了拍鼓胀的肚皮,休息片刻后就离开餐厅,如其所言地来到了基地第十二层。他熟门熟路走进了特部一科专用的训练场地——格斗场!

  格斗场的面积,相当于六个足球场的面积。

  靠近入口处,整齐排放着,柜式与立式的冷兵器的铁架。除此之外,格斗场内还有其它配属设施,例如毛巾、瓶装饮用水;格斗场内配属的人员,主要来自五科的医护人员;毋庸置疑,这些医务人员的职责就是,抢救受伤的武类度虚战士!

  这时候,他来到了长约百米的柜式兵器架前,举目搜索而去。

  柜式兵器架上,不但有中国传统的十八般兵器,还有很多其它外国兵器,例如菲律宾短棍、廓尔喀弯刀等兵器。毫不夸张的说,架上的冷兵器,可谓是种类齐全,应有尽有。

  他选出惯用的双手马刀,随意找了一处靠墙的地方,盘足而坐,将双手马刀平放在膝盖上,开始了冥想训练……

  所谓的冥想训练,就是根据实际作战情况,利用思维类比战斗场面。因此特殊的要求,特部一科尚未编入战斗序列的小队,没有办法进行冥想训练。

  冥想训练,听起来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可以讥笑是一个幻想游戏。但是,该训练能大大增加度虚战士的生存机率——所以说,没有战士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这一天,期待的第二季度联谊会,终于到了。

  出乎意料的就是,杨巨得到命令,领队来到了赵军的办公室。

  该办公室,位于基地的第一层,靠近北角的位置。其内,除了拥有办公室该有的,例如沙发、书柜等家俱以外,还有枪柜等特殊家俱。

  沙发上,高飞神似望眼欲穿的,瞅着挂在墙壁上的长方形电子钟,“下午两点半是联谊会开始的时间……现在都快两点了,我的天啊,科长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好厉害的‘斗气’啊。”赵军推门而进,乐呵呵的边走边说道:“你们啊,真是问题最多的战斗小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