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明亮的房间内,除了桌椅台灯等常见物品外,最抢眼的就是,墙壁上的八个鲜红大字。这八个字,亦可理解是中国警察局的一大特色——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此时,吱呀声传来,一位中年员警推门而进。落座后,他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年龄貌似十八,相貌普普通通的青年,翻开录口供的本子,神色如常地问道:“姓名。”

  “杨树的杨,巨大的巨。”

  “杨巨……出生日期和年龄。”

  “一九八八年七月七日,再过两月,就是我二十二周岁的生日了。”

  “哪里工作,职业是什么,家庭住址。”

  “北京八宝山火葬场,灵车职员,专职负责接送死人到火葬场。我现在住在厂里的集体宿舍,一单元101室,就是东面的那个房子。”

  中年员警搁下了钢笔,双手的手肘搭着桌子,双眸似要洞穿什么,凝视着面色坦然的杨巨,“交代一下吧,你到这里是因为犯了什么事情。”

  “小流氓勒索小学生,我一时没控制住,就和他们打起来了。说真的,我是一点损失都没有,但是他们铁定要在医院住些日子了。”

  中年员警似乎意识到什么,眉头突然一皱,追问道:“讲述一下详细过程。”

  “他们有十五人,那个嚣张的头头,我是折断了他的四肢,其它人…具体折断的是手是脚,我是记不清楚了,但可以肯定,其它人只是折断了四肢之一。”

  “你……一个打十五个?”

  “是啊,十五个,我边打边数着呐。”

  中年员警肃容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之所以有此一问,因为在年轻时候的三年军旅生活中,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无论是再怎么厉害的特种兵,也绝对不可能在格斗中正面对抗十五人!

  “如果硬碰硬的进攻,我勉强可以对付四个人。所以说,我要进攻,只能换一种办法。”

  杨巨顿了顿解释道:“十五人体力和耐力不可能相同,我刻意跑得慢一点,等距离我最近的两个人,和后面同伙拉开有八九米的时候,就是我动手解决他们的时候。当然,防止他们不追,我还特意拿脏话和用挑衅的动作刺激他们,不过现在想想,还是脏话比较多,也比较有作用。嗯……我的这种以退为进的进攻,只需要对付两个敌人,只要动作果决和迅速,就可以解决战斗。”

  “好厉害的进攻……”

  中年员警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三十年前所参予的军事演习……

  杨巨的进攻与军演中的进攻截然不同,但是两者的攻击锐性,却是不相上下的!不,准确的说,这小伙子的五官虽说普普通通,可是其下掩藏的攻击性,全方面的超越了天性就是进攻的军人!

  “我的一个带有私人性质的问题,你服过兵役没有?”中年员警明知这一问不符合规定,但是依然无法克制体内滚动的热血,而那服役时候的激情,在沉睡多年后,这一刻又回来了。

  “呵呵,我只有初中的学历,达不到军队招收新兵的标准。”

  “这样……好了,言归正传。”中年员警收拾了一下情绪,而眸中多少有一些无奈,“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来看,你的事情不算严重,赔点医药费,让亲属办个保释手续就可以走了。”

  “亲属一个都没有,朋友行不行?”

  “如果真的没有亲属,朋友是可以的。”

  “谢谢了。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叫高飞,和我在同一辆灵车上工作。”

  “高飞……”中年员警翻阅着录口供的本子,很快找到了半小时前的口供,“你说的高飞,生日是不是八九年五月二十五日,绰号种马飞?”

  “是啊,啊……难道说……种马飞又因为嫖妓被抓进来了?”

  “嗯,他就在隔壁房间里面,等待你替他办理保释手续。”中年员警摇了摇头,万万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特殊情况,“你们还有没有其它的朋友?”

  “这个……其它的朋友……”

  “如果真的没有朋友,照程序来看,将请你们单位领导来办理保释手续。”

  “等等!好朋友还有一个,他叫任晨文,也是和我在同一辆灵车上工作的。”

  中年员警记录完,杨巨口述的任晨文的联系方式后,合上了录口供的本子,“对了……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你有充足时间离开打架现场,为什么还要留在哪里等待员警?”

  “事情总是要解决的嘛,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你,你……”中年员警深深地感受到了,杨巨无意识流露出的,那种比刺刀还要锐利的进攻意识,“你真的没有服过兵役?”

  “真的没有。”

  “那好吧,你先到走廊里面等着。”

  杨巨意思地点点头,举足来到了可以让三人并肩而行的走廊内。落座走廊长椅后,他神色苦恼地垂头叹了口气,双手徐缓地搓着脸颊……

  突然,走廊内的另一端,传出了另外一个男人哀叹的声音。

  他瞥眼一瞅,这个可以说是,‘贼眉鼠眼’五官的最佳诠释的男人,就是五月下旬要过二十周岁生日的高飞,“种马飞,我们在等同一个人,来给我们办理保释手续。”

  高飞闻听杨巨这有气无力的话语声,顿感惊诧,而在这一瞬间,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步来到长椅边,问道:“巨疯,你,你真的没招了?”

  “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就算有招,你认为妇科文有可能打折吗?”

  “这么说……”

  “结果都一样的,回去就写报告吧。本以为你可以过来保释我的,真是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也有‘撞车’的一天。唉……北京这么大,怎么这‘撞车’也撞在同一个派出所呢?”杨巨无奈地摇了摇头,撇开这无法解释的‘撞车’,有气无力地问道:“种马飞,你这次是怎么被抓到的?”

  “简单的来说,我做了一回,真正意义上的瓮中之鳖。”话说之际,高飞的决心更加坚定了,这个决心就是,下次再带美眉开房的时候,绝对要事先踩点,确保那些小旅馆没有安装铝合金防盗窗!

  “瓮中之鳖……嗯,可以理解。”杨巨掏出手机一瞧下午的时间,内心估算了一下任晨文前往警察局的速度,说道:“四点半左右,妇科文就会来了。我们还有时间,想想怎么写报告吧。”

  “报告……果然很万恶……”

  事情如杨巨预计的一样,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任晨文出现在二人的面前——无论是由气质或是相貌,等等其它各方面来看,任晨文都可以说是知识份子中的精英,既是法庭上不可缺少的辩护律师。不错,这时候他的脸色,貌似常时一样平静,但在这下面蕴藏的怒火,杨巨和高飞是非常清楚的。

  “你们先等着,我去办理保释手续。”

  对于保释的整个流程,任晨文太熟悉了,前后没有十五分钟,就以办理好两位战友的保释。他领着两位战友,来到了停车场,找到了那辆属于公私两用的白色灵车。

  落座驾驶位置后,他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双膝跪在驾驶位上,面冲着后座上的二人咆哮道:“你们这两个混蛋王八蛋——有没有把我这个生活队长放在眼里!?你——巨疯,整天就知道没事找事,三环内的流氓,有几个没被你折断手脚的!?”

  “是,是……我错了,我错了……”有关生活方面的报告,全是任晨文一手操办。因此,杨巨内心非常清楚,如果这时候不承认错误,这家伙十有八九会把怒火一同带进报告里面。

  “你——种马飞,整天就知道找女人、泡马子,北京城内就没有你不知道的鸡窝!”

  “我错了,我错了……”高飞耷拉着脑袋,故用虔诚的声音来承认错误。

  “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回去给我好好反省!”

  任晨文闭目做着深呼吸,待压制住胸中的怒火后,驾驶灵车,返回了八宝山火葬场。

  他将灵车停放在车库后,领着二人,回到了集体宿舍中。

  该被称之为集体宿舍的房间,并非联想中的狭窄,单是实用面积,即以达到了一百四十平方米,属于典型的四室三厅两卫的建筑格局。

  人造皮沙发,钢化玻璃茶几,液晶宽屏电视,微波炉,全自动洗衣机,长方形餐桌,柜式饮水机……家居生活该有的东西,房间里面都有了。当然,这房间里还寻常家庭没有的东西,例如阳台上的重约一百公斤的沙袋、市面上无法买到的独特的报警系统等等。

  任晨文将钥匙撂在茶几上,背靠沙发坐着,瞧着一个二郎腿,双手抱怀,不阴不阳地问道:“下面该做些什么,要不要我提醒你们?”

  “不用了。”异口同声的二人,各自转身回房,取出了房内的笔记型电脑。之后,二人各挑一张单人沙发坐下,打开电脑,开启办公文档,敲击键盘,老老实实地输入着检讨报告。

  任晨文经常监督两位战友写报告,但不同往常的就是,这是第一次同时监督两位战友,“你们真的不愧是特部一科的‘创世神’啊——战斗队长和小流氓在街头斗殴,特种队长被捉奸在床。”

  杨巨和高飞互视一眼,心知任晨文正在气头上,所以都没有说话,继续敲击着键盘。

  “你们是特部一科的战士,国际上统称的度虚战士……”任晨文深深地吸了口空气,压抑着体内的怒火,说道:“我们联手战斗三年了,但是你们两个写报告的次数,已经逼近我领薪水的次数……我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到底知不知道礼义廉耻?”

  “暂停一下!”杨巨左手冲着任晨文张开,右手食指指着对面的高飞,正色地说道:“妇科文,请记住一点,不要把我和种马飞相提并论。”

  “嗯!嗯!”高飞理直气壮般地说道:“我是男人,的确不能和巨疯相提并论。”

  杨巨冲口问道:“种马飞,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高飞坚决不退步地说道:“意思很简单,就是怀疑你是不是男人和战友——嫖妓你不去,喝花酒你也不去,泡妞你还是不去,情趣按摩你死活不去……巨疯,你到底有没有集体意识!?”

  “你给我闭嘴,我没你那么下流!”

  “你给我闭嘴,我才是男人!”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闭嘴——!”忍无可忍的任晨文,振臂发出了井喷似的咆哮!

  瞬息之间,房间安静了。

  除了混浊的呼吸声和快速的心跳声,似乎再无其它的声音了……

  叮咚,门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任晨文开门一瞧,来者正是特部内公认的,最和蔼、最好说话、最疼部下、最护短的一科科长,快到六十岁的赵军。

  他条件反射地挺直腰板,打出了来自心里深处最自豪的军礼,“科长好!”

  一听这话,客厅中的杨巨和高飞,随即肃容而立,如同等待军队首长检阅的士兵。

  “你们这些小鬼干什么啊,上来我们一样都是火葬场的员工,来来来……”赵军将两手拧着的食品袋搁在餐桌上,冲着三位战士呵笑道:“我有假期了,你们这三小鬼是一科酒量最好的,今晚要陪我喝个痛快。”

  杨巨抄起赵军摆在桌上的酒盒,单是看了一眼,就产生了极大的好奇,“科长,你这酒,怎么搞到手的?”

  其实不止是杨巨有此疑惑,其两位战友,对此也是好奇非常。因为白色包装上的正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红色字体,自上而下分别是——军需特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建军四十周年庆典专用酒,1966-2006,内招酒,三十年陈酿,贵州省仁杯市茅台镇。

  “我那个总后勤的老战友啊,简直和小文一模一样,什么情面都不讲。”赵军解开食品袋,将里面的各种卤味逐一装盘,神色温暖而又似回忆地说道:“你们知道的,我老赵这辈子就爱这杯中物,所以啊,把你们租给总后勤了。”

  任晨文条件发射的,联想到了一些糟糕的事情,比如说世人皆知的暗箱操作等等,因然肃容地问道:“科长,请你解释清楚。”

  “坐坐坐……呐,一人一瓶,先开开胃再说。”赵军举瓶畅饮一口,掰着花生米,边吃边说道:“小文啊,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内幕交易。武警部队要搞一次演习,而导演部希望这次演习尽可能地贴近实战,但是呢,他们找不到好的反派人选。呵呵,我惦记那些军需特供酒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狠狠地敲他们一笔……”

  高飞非常不爽地说道:“科长,我们的租价太便宜了,我抗议!”

  “不要急嘛,听我说完。”赵军很快整理好了中断的思路,乐然地说道:“导演部在各大军区找了大半年了,愣是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反派人选。不过呐,他们好像和我们的部长关系不错,得到了你们的履历,而且还是一眼相中了。原则上呢,我们特部一科的度虚战士是不能外借的,可是总后勤开出的条件,实在太诱人了……”

  “科长,我有意见。”任晨文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演习不可避免,我要求指挥战斗。”

  赵军貌似遇见了口水战的开始,笑问道:“原因呢?”

  “演习终归是演习,如果战斗指挥权交给巨疯,将会造成不必要的财产损失。”

  “妇科文,你这是什么意思?”杨巨怒掌拍桌,指着任晨文鼻子怒道:“我是战斗队长,战斗由我做主!”

  “这不是战斗,是演习!”

  杨巨绝不退让地说道:“战争是流血的演习,演习是不流血的战争!”

  “你这是借口搞破坏!”

  “这是你的偏见,我这是在为武警兄弟的性命着想!”

  “呵呵……你们这队小鬼啊,各个都是属于青春旺盛型,难怪导演部一眼相中你们了。”赵军习惯性地下手抓了块猪头肉丢进了嘴里,边吃边说道:“争论是没有用的,谁是反派的指挥,导演部自有决定。呐,继续刚刚的话题——总后勤的条件很简单,如果演习效果达到导演部预期的要求,他们会提供我们最好的各类特供物资。”

  高飞不明白地问道:“科长,特部的后勤保障一向都是五科负责的,烟酒一类的物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地转到我们一科手里?”

  “笨呐,上级送来的慰问品,我们是直接接收的。”赵军顿了顿说道:“你们三个小鬼听着,我老赵虽然很好说话,但是这件事情性质不一样,我要把丑话说在前面——不管是什么课目的演习,你们不能丢特部一科的脸。”

  杨巨举瓶仰头畅饮数口,惯习的一抹嘴角挂着的酒液,站起身来,拍着胸脯说道:“科长,你放心——BJ189战斗小队绝对不会输!”

  任晨文和高飞刷的一下站立起身,异口同声地说道:“请科长放心!”

  “坐坐坐……呵呵,你们这三小鬼啊,真是太有意思了,来来来,先漱掉这一瓶!”说完,赵军一口气干掉了瓶中酒,而后再开四瓶内招酒,“你们这三小鬼啊,小文我是最放心的;小飞嘛,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单单就你小巨,最让我头疼啊。”

  “科长,不是有人告状告到你哪里了吧?”

  “嗯,我帮你压下来了。”

  “谢谢科长!”

  “谢就免了,老规矩,拿战绩来还我的人情债。”

  “没有问题!”

  “呐,不要怪我老赵唠叨,下次教训小流氓的时候,记着别再断手断脚的了。现在啊,三环内的各大小派出所的所长,一听有人被折断手脚,第一时间想到的嫌疑人就是你呀。”

  赵军这话一说完,不等杨巨说话,任晨文就不客气地抢话说道:“科长,我要提醒你一句——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听到这话,杨巨和高飞齐齐指着任晨文,气火地问道:“妇科文,你说谁呢?”

  “哼嗯,你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妇科文——!”

  任晨文浑然没有听见两位战友的咆哮,畅饮一杯内招酒,轻然地说道:“如果没有科长处处护着你们,你们这两位特部一科的‘创世神’,早就被革职查办了。”

  “哈哈……形容的好啊,‘创世神’,‘创世神’,哈哈……来来来,淑一口!”赵军爽快非常地仰头而饮,胃口大开地吃着盘中卤味,另起新话题地问道:“你们这三小鬼,有没有考虑一下找个老婆?”

  Gx最新=U章f节bf上酷%匠A&网U(

  高飞反应最快,问道:“科长,部里是不是要搞联谊会?”

  “是啊,特部情况非常特殊,而你们这些小鬼和小丫头的要求又那么高,部队里面真的很难找的。”赵军苦苦的一笑,一边掰着手指,一边说道:“以五科的那些丫头护士为例,她们的择偶要求就是最头疼的——有的要找一级侦察兵,有的要找海军陆战队,有的要找三军仪仗队,有的要找国旗护卫队,有的要找中南海保镖……唉,你们说说,要找这么多类型的男人来参加联谊会,五科的科长能不头疼吗?”

  高飞兴然地追问道:“科长科长,我们一科呢?”

  “以你们三小鬼来讲吧,就是一人一种类型。”赵军醉意朦胧地笑道:“小飞最容易,制服就可以,但你要戒掉你的风流病,不然后面可就真的问题多多了。小文嘛,要求高理性,作风严谨公证,绝对不能寻私。相对来讲,小文的择偶条件,不算太困难,但你小巨,你的要求就太难了。”

  “怎么可能呢?”杨巨有些激动地问道:“科长,我国十三四亿的人口啊,就算是再怎么的七除八除,少说也有好几百万的女人啊,难道就没有一个能和我一起进攻的女人了?”

  “你的问题如果好解决,早就帮你解决了。我强制一科的战士参加联谊会,目的很简单,放松的同时说不准能碰上意中人。呐,特部的第二季度联谊会,定在五月十五号,你们不要忘记参加。”

  “明白,明白……”高飞面露灿烂的笑容回道。虽说距离第二季度的联谊会,尚有八天的时间,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对了……”杨巨猛地想起了,流览军事网页时候所遇到的问题,神色迷糊地问道:“科长,军队番号究竟有什么秘密啊?”

  “小巨,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了。”赵军乐呵呵的一笑,说道:“从前,一个农夫种了一棵果树,终于开始结果了,可是猴子老是去偷,最后只剩下五个果子,这可怎么办啊?”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农夫想了一个办法,在果子上写上打乱顺序的号码,看看猴子对哪些号码感兴趣。到了晚上,猴子们来了,刚要偷果子的时候,看到了这些号码,于是猴子们开始琢磨了,这是什么意思呢?整整想了一个晚上,还是没弄明白。第二天,农夫去看果子,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果子一颗都没少,反而多了一群猴子。只见那群猴子在树下抬头望着果树,嘴里念念有词:53421,32514,42135……”

  “原来是这样。”

  “不谈这些事情了。说说,这才是你们大假的第一天,你们准备了什么计画?小飞先来。”

  “收集资料!”高飞握着拳头,激然地说道:“北京变化太快了,还有九天时间,一定要收集到全北京最新的娱乐资讯,以及相关产业的最新资料!”

  任晨文和杨巨齐声冲着高飞吼道:“找鸡窝就是找鸡窝,少用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

  高飞大开嗓门,驳斥道:“我们是男人,天性就是繁衍后代!”

  同一阵线的任晨文和杨巨冲口道:“你给我闭嘴!”

  “你们两个不是男人的家伙给我闭嘴!”

  “呵呵……看着你们吵架,真是一道别有风味的下酒菜。”赵军望着任晨文,说道:“小文,轮到你了。”

  “写论文,主题是生存。”

  杨巨和高飞一听这话,默契非常地冲着任晨文说道:“书呆子就是书呆子,不要说的这么好听!”

  “我们是人,天性就是生存!”

  同一阵线的杨巨和高飞冲口道:“你给我闭嘴!”

  “你们两个不是人的家伙给我闭嘴!”

  赵军乐得呵呵直笑,“小巨,你呢?”

  “这还用说,先去八宝山革命公墓,拜拜我们特部的先辈,然后就是教训流氓的时间——男的头头我就断他四肢;女的头头我照样断她四肢!嗯嗯,这就是现在提倡的男女平等!”

  这时候,同一阵线的高飞和任晨文,神色各异地对着杨巨说道:“不愧是战斗队长,真是太坦白了。”

  “废话!我们是战士,天性就是进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