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牡丹花玉坠子好像就买通了自己的心。

  待在屋子里确实是太无聊了,自己不可能像人家陌千雪一样安安静静的在房间里做着女工。如果那样岂不是要了沐晴的命吗?沐晴最喜欢的就是自由不受任何的拘束。

  H酷匠网S首X发)

  沐晴顺着林皓夜打猎的方向前进,静谧的氛围里,突然草丛里窜出一只兔子来。

  “小兔子。”沐晴看着大胆的兔子竟然从自己脚下路过。猛的扑了上去,用手盖住兔子刚刚待着的地方。

  可是手里什么感觉都没有,沐晴抬起头,却看见兔子在不远处看着自己,面上好像是在嘲笑沐晴。

  兔子看了一眼沐晴,于是掉头跳着走了,好像是说着“有本事你来追我呀!”

  “好啊!你竟然敢嘲笑我,看我不抓住你。”沐晴顺着兔子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过这只兔子太能跳了,沐晴追了好久好久,尽然跟丢了。

  “这是哪里啊!”沐晴抬头看着满眼绿色的植物,眼神有些呆滞状态。

  侧耳听见一旁传来射箭时拉开弓箭的声音,沐晴拨开草叶子,随着声音过去。

  只见林皓夜两脚分开与肩同宽,左手握弓,右手拉着箭。

  “咻”一声,弓箭就射穿一只山羊,那只山羊嚎叫了一声就向一旁倒去。

  “嘿。”沐晴本来想着悄悄走上去,吓一吓他,就在沐晴靠近一步之遥的时候,没想到林皓夜却回过头一叫,竟是将沐晴给吓着了。

  “你干嘛呀!”沐晴没想到自己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吓得手上拿着的草叶都掉在了地上。

  “怎么着,看你刚刚的样子,是想要吓我吗?”林皓夜抓住沐晴的右手。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吓到我了。”沐晴见林皓夜似乎识破自己刚刚的行为,说话都结巴起来。

  沐晴甩开林皓夜抓着自己的手。

  “那你,是想我了?”林皓夜似笑非笑的看着沐晴。

  “才不是呢!”沐晴大声的喊着,感觉到自己涨红了双脸,立马背过身子去。

  “不是?那你干嘛那么激动?”林皓夜放下手中的弓放在马背上。继续走进沐晴。

  “激动,我哪里有激动,只是天气太热了。”沐晴扯着衣领,将手当作是扇子,冲着自己扇风,顺带着转移话题。

  “可是我想你了。”林皓夜将沐晴捞进自己的怀中。

  “放开我。”沐晴在林皓夜的怀里扭动着,希望可以快一点挣扎开。

  “嘘,别说话。”林皓夜的耳朵动了动,好像是感觉到一大批脚步声来袭,似乎是危险气息来临。

  “你让我不说话我就不说话吗?我偏要说,放开我,放开我。”沐晴可没感觉到危险,自顾自的说着,她还以为又是林皓夜假正经呢。

  可是下一幕却是让沐晴停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批批黑衣人,手里一个个的拿着长剑。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住沐晴和林皓夜两个人。

  “叫你别说话你不听。”林皓夜盯着黑衣人,声音小而温柔的在沐晴耳边说着,带着清晰的薄荷味,给沐晴带来一丝凉意。

  “那现在怎么办?”沐晴恨不能立即打自己一巴掌,谁想到古人这么危险,整天都在打打杀杀中渡过呢?

  “你快跑,别管我。”林皓夜已经开始拔出腰间的佩剑。

  “这么多人,我怎么跑。”沐晴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天呐!我又不会武功,不然我就飞出这个地方了沐晴心里想着。

  林皓夜左手搂着沐晴的腰,右手拿着剑,一个转身就将沐晴送上马。

  “快走。”林皓夜将沐晴抱上马,随后一拍马屁股,马儿就带着沐晴跑着。随后又和黑衣人打了起来。

  林皓夜想着只要沐晴回去了,便会有人来救自己,只要自己撑过这段时间就好。

  可是没有想到这群黑衣人仗着人多势众,尽然占了上风。一个为首的黑衣人在几个回合以后刺伤了林皓夜的右肩,肩膀一受伤,拿剑的手有些力不从心。越来越处于劣势。

  还好沐晴在现代也学过一些骑马的技术,看着后面的林皓夜受伤,沐晴拉紧马绳调头“马儿,我们回去去救你主人好不好?”

  那个马儿好像能过听懂沐晴说的话似的,向着林皓夜的方向快速跑了起来。

  “林皓夜。”快接近林皓夜的时候,沐晴弯腰伸出手来准备拉着林皓夜上马。

  林皓夜反应很快,一拉着沐晴的手上了马,不愧是千里良驹,瞬间将黑衣人甩到后面。

  “不是让你走吗?干嘛又回来?不要命了吗?”林皓夜的语气里带着怨气,但是更多的却是温柔。

  “丢下朋友一个人走,可不是我沐晴的风格。”沐晴驾着马。

  这句话瞬间让林皓夜的肩膀疼痛感顿时减少一半。

  一个黑衣人捡起了刚刚马背上掉下来的弓箭,对准林皓夜的方向射去。

  “嘶”马儿的屁股中了一箭,高高抬起前面两只腿,可是尽职的它顾不了自己的痛苦,继续往前跑着,好像是拼尽全力也要保护主人逃出重围。

  “夙水已经受伤了,我怕它受不了。”刚刚马儿上仰的时候,林皓夜帮着沐晴拉马绳,用力过猛,伤口现在非常痛,所以声音变得都弱了起来。

  “我们跳下去吧!”夙水,这是沐晴第一次听说马儿的名字。感觉到背后的人声音低沉,“只有马儿回去,舒枫将军才能知道我们遇险了,也好来救我们。”

  “一二三,跳。”林皓夜左手抱紧沐晴,两个人往旁边的沟里跳了下去。

  马儿背上没有人,跑得就更快了。

  后面的黑衣人紧追不舍,沐晴只好带着林皓夜一边躲避一边逃跑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谓伊人说:

那是从来不曾悲伤的坐在我身边的你,那是从来不曾快乐的坐在你身边的我--可悲的是,在曲终人散之后,我才恍悟,原来再也不能有你坐在身边,我才是真正的不快乐。

  我们都对了还是错了,我们都爱了但是忘了,走的时候你哭了还是怎的,我只是疼了但还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