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让千雪跳支舞来助兴吧!”陌千雪从小就学习跳舞,她的裙裾开始翻飞起来,雪白的大摆裙,在幽深的光影里带出了一种神秘而令人窒息的蓝影,荧荧地发着光。裙摆是重的,悬感带出了立体的效果,露小截雪白的腿,还没来得及看清,就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收住,留给人要多少回想有多少回想的遐思了。每一个转向,都骇得人担心它们支撑不住,会喷薄欲出,腰突然收得挺直,却在下窝处有一道弧,是那种俏丽,并且明目张胆地有了一种诱惑。鞋跟轻轻点地,掠水的蜻蜓一般。

  沐晴不得不说这个小妮子着实有勾引人的资本,陌千雪跳完,瞬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赏。”林皓夜开心的鼓掌喝彩。

  “谢皇上。”陌千雪上前谢恩,“沐晴妹妹不如也表演一个节目吧!”陌千雪见众人都为自己鼓掌,于是挑衅道。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沐晴。

  “那我就唱一首歌吧!”沐晴是会跳现代舞的,但是看着陌千雪跳舞,不好抢了她风头。

  旧忆就像一扇窗

  推开了就再难合上

  谁踩过枯枝轻响

  萤火绘着画屏香

  为谁拢一袖芬芳

  红叶的信笺情意绵长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谁的歌声轻轻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那些年华都付作过往

  他们偎依着彼此

  说好要面对风浪

  又是一地枯黄

  枫叶红了满面秋霜

  这场故梦里人生如戏唱

  还有谁登场

  昏黄烛火轻摇晃

  大红盖头下谁彷徨

  流泪的花和荣喜堂

  静静放在一旁

  回忆像默片播放

  刻下一寸一寸旧时光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谁的歌声轻轻轻轻唱

  谁的泪水静静淌

  愿化一双鸟儿去飞翔

  任身后哭号嘶喊着也追不上

  又一年七月半晚风凉

  斜阳渐矮只影长

  这场故梦里孤桨声远荡

  去他乡遗忘

  选自双笙的(故梦)

  一曲古风歌曲听得大家趣味十足,拍手称赞。

  “赏。”林皓夜笑的更大声了,那一首歌的每一个音符林皓夜都已经记在了心里。

  大家都没有听过这首歌,但是也没有人去问沐晴怎么会唱的,看到所有人都为沐晴鼓掌,陌千雪心里更不是滋味。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挑衅她。不然此刻自己才是人人关注的焦点才是。

  宴会很晚才结束,沐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关上门倒头就睡。

  迷迷糊糊的沐晴感觉窗子那有打开的声音,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的,沐晴感受到有人注视着自己,眼皮微动,长长的睫毛也跟着颤动,仿佛蝴蝶扑闪着翅膀。

  “原来楚国的皇帝也干这翻墙越户的勾当。”沐晴醒过来从床上坐了起来从床上坐了起来。本来要困的死,现在是睡意全无。

  要知道,小说里面,有男人偷摸进女人的房间,肯定没好事。

  “想你了,所以进来看看你。”

  “那你慢慢想,我要睡觉了。”沐晴说着,就将林皓夜往门那里推。“门在这里,慢走,不送。”沐晴将门打开,如何便转身回去躺到床上。

  但是又感觉到有人躺到了她的旁边,沐晴睁开一只眼睛,看见林皓夜正看着自己。

  “你怎么还没走啊!”沐晴坐了起来。

  “让我给你暖床吧!”林皓夜单手撑着头。

  “这大热天的,是不是傻啊!”暖床,沐晴没听错吧!

  林皓夜突然抱住了沐晴,沐晴只感觉脖子上一凉,一条玉坠子就挂在沐晴的脖子上。

  “什么啊!”沐晴抓起来一看,只见一上好的暖玉,冬暖夏凉,玉里面没有任何瑕疵,雕刻着一朵白色的牡丹花。

  “我母后说,以后碰到心爱的姑娘就可以送给她。”林皓夜盯着那朵牡丹花玉坠,仿佛在想着他的母后。

  “你母后,太后娘娘。”沐晴准备将玉坠子取下来,但是林皓夜却拉住了沐晴。

  “送给你了,就是你的。我母后只是父皇的一个妃子,当今太后娘娘,是父皇的妻子,我母后早就去世了,在我七岁的时候。”林皓夜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思念。

  “对不起。”沐晴觉得他一定很想自己的母后。

  :酷n匠I‘网首发P

  “这个,是父皇当年送给母后的定情信物。”林皓夜指着沐晴脖子上的玉坠子道。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林皓夜靠近沐晴在沐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蜻蜓点水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好好休息,我走了。”

  林皓夜亲完就走了,完就走了,就走了,走了,了。

  就在林皓夜亲她第一次的时候,自己的心早就已经为他打开,沐晴摸着牡丹花玉坠子,脸上露出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谓伊人说:

遇到你时,我尚是一张白纸。你不过在纸上写了第一个字,我不过给了一生的情动,心底有了波澜。

我却要花一生的精力去忘记,去与想念与希望斗争;事情从来都不公平,我在玩一场必输的赌局,赔上一生的情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