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搭讪的起来。

  沐晴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心中竟然是百般滋味袭来,果然不愧是最滥情的皇上,真是看见美人眼睛都直了。

  沐晴拿了一个白色的带子,将头发绑成了飞机头毕竟古装头太麻烦了自己也不会最多就会咋个马尾辨,现在是古代如果找个马尾辫是不是有一点太引人注目了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春儿,进来。”林皓夜看着沐晴在那里生疏的弄着头发。心里想着不如让春儿给他梳一个吧!

  春儿挑开帘子走到了沐晴的旁边,沐晴想着反正自己也不会,连这个都拒绝的话显得自己也太矫情了。

  春儿给沐晴梳了一个公主发髻,这让沐晴的脸上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应勤公公端了一些糕点放在小桌子上看的母沐晴两眼发光,拿起一块糕点就吃了起来。“皇上就是皇上锦衣玉食,小日子过得真潇洒。”沐晴拿着一块糕点在眼前打量着说道。

  “皇上是九五世尊,当然生活的是锦衣玉食的,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陌千雪一副沐晴是个土包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心里更多的是开心因为这样皇上就能分清楚谁是笨蛋更加的会对自己印象深刻。

  “就你知道得多,”沐晴看着陌千雪说话的样子,白了她一眼。

  “你如果喜欢吃,朕让厨子天天都给你做。是呀你待在朕的身边。”想吃这些东西还不简单,朕都可以让人给你天天做不重样的糕点。林皓夜心里想着。

  “好啊!”沐晴一口答应。有好吃的干嘛不答应啊!而且还不用付钱,不答应白不答应。

  林皓夜看沐晴这么喜欢吃这些糕点打心眼里高兴。

  在陌千雪眼中两个人说话就变成了打情骂俏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不是说云皓叶素来酷爱美色吗?难道是自己不够漂亮?还是说自己今天打扮得不好,不合他的心意?陌千雪心里想着。

  沐晴早上就没有吃饭,现在已经非常饿了几分钟就把糕点吃了一大半。

  陌千雪看着沐晴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都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都吃的那么没有形象而且还吃那么多,用手帕掩嘴偷偷地笑着。

  马车行驶了大约两个时辰,马车里面跌跌撞撞地做着实在是不舒服。但是一边的陌千雪倒是很有规矩的一直纹丝不动就算是马车在怎么颠簸,依旧是大家闺秀的风范。而另一边的沐晴早已经靠着林皓夜的肩膀睡着了。

  就在马车陷入一个大坑的时候,沐晴猛地钻进了林皓夜的怀中,

  沐晴也醒了过来,感觉自己撞上了一个坚硬挺拔的胸膛,这么近的距离让沐晴清清楚楚的听见心跳的声音,那么强烈,那么快,沐晴都忘记了这心跳到底是自己的还是林皓夜的。

  “皇上恕罪,”马车外面舒枫将军一身盔甲骑在马上,双手抱拳冲着马车里面请罪道。此人便是楚国的大将军舒枫,和皇上差不多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也是林皓夜最得力的部下之一,一身的男子汉气概展露无疑。

  “继续前行。”林皓夜搂着怀中的沐晴,一点儿也生不起气来。

  沐晴反应自己在他怀中竟然呆了那么久,直接无情地推开他林皓夜,立马背对着他。

  马车继续前行,真的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这到凉山行宫还不知道要多久,沐晴感觉自己的身子的快癫散架了。

  八月初,正是毒热的时候,马车里面随着时间的上升温度也升了起来。沐晴只有挑开帘子,把头伸出去感受一下风吹,希望这样能够凉快一些。

  在岔路口马车驶向了路边一个写着凉山的石碑。

  “我们去梁(凉)啊!”沐晴放下帘子回过头冲着林皓夜问道。这个山上会不会也有108条好汉呢?沐晴心里想着。

  “凉山很凉快,也是因此而得名的。”林皓夜回答道。

  “那狩猎原来就是避暑啊!”沐晴笑了起来,没有想到他和自己还有一样的爱好嘛!

  “还有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朕当然得打些猎物来庆祝一番。”到时候可以赏给所有的人,都热闹热闹。

  “你们也过中秋节吗?”原本以为古代人是不知道这个节日的尤其是在这个架空王朝。

  “你这是什么话,宫里庆祝节日比你们外面要热闹得多。”在林皓夜的眼里误以为沐晴说的是宫里宫外,却不知道沐晴其实说的是时空。

  “皇上,沐晴妹妹家里就她一个人,也难怪不知道这些事情。”陌千雪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插进去话,早在之前陌千雪就打听清楚哪家哪家的势力,希望将来在宫里能够呼风唤雨的。

  每个节日宫里都会庆祝请三品以上的王公大臣前来赴宴。沐晴的父亲走的早,所以两人都以为沐晴是不知道宫里的事情。

  “你以后就知道了,宫里其实也挺热闹的。”这时候马车停了下来。林皓夜说着就被外面舒枫的声音打断。

  “请皇上移驾,梁上已到。”舒枫下了马,来到马车外面。

  凉山这里被皇家当作了行宫,平时一般没有什么人上来。历代皇帝都会来这里狩猎。

  一下马车,眼前便看见一座木屋式的房子,林皓夜带着几人进去,当然那些个侍卫是不可以进去的,他们立刻变换队形,将木屋包围起来。

  一进木屋里面别有洞天,进了一个院子,里面还有一个院子,里里外外大约一百间左右的屋子,外面虽然乍一看起来很小。

  j◎酷u匠|!网永久#Z免;T费看_!小x;说

  “不错嘛!这里真的好像是桃花源一样。”沐晴很喜欢这种风格的建筑。如果能够在这样的地方生活那该有多好哇!沐晴心里想着。

  “你喜欢我们就经常来。”林皓夜看着沐晴满脸笑容,心里也随之开心起来。

  “皇上,千雪也很喜欢呢?”陌千雪看林皓夜压根不注意自己,手上还拿着两个包袱的行李,撒娇道。尤其是那一声皇上喊的,沐晴心里发颤。

  “你随便找一间屋子,坐马车这么久好好休息吧!”林皓夜道。转身去追沐晴了。

  气得陌千雪扔下手中的包袱,满脸愁容。

  沐晴一路走着看见一间屋子,觉得很对眼“我就住这里了。”推开门便进去了。

  “好,我先去交代一些事情,你先好好休息。”林皓夜说着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沐晴才不管他要去干什么,进门便立刻坐下来,随后有人将被子一些用品搬过来。那女子大约十七八的样子,一身宫女衣装。

  “姑娘,有什么事吩咐奴婢一声就好了。”小宫女将被子铺好,手法娴熟,一会功夫就整整齐齐的。

  “好,谢谢啦!”沐晴冲着宫女打了下招呼。看见小宫女使沐晴有的想起来柳儿。

  小宫女看见沐晴很亲切,也微笑着行礼离开。

  小宫女走了以后,沐晴立马躺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谓伊人说: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