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大跑回到秀女宫,回到房间以后关上门,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的喝着凉水,可是心还是忍不住噗噗噗的大跳着,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画面,沐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脑子里的画面挥之不去。

  l酷‘J匠-q网正Q版&首p,发:

  “扣扣扣”门口传来敲门声。沐晴走上去开门。

  “沐晴姐姐,我刚刚看见你急匆匆地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书雅刚刚看见沐晴急匆匆的回来于是过来看看。

  “没事,进来吧!”沐晴打开门看见书雅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于是沐晴也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如柳般的秀眉,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水灵得能捏出水来,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荡漾在精致无暇的脸上的笑颜,妩媚动人,集万千风情与一身,诱惑着人心,白皙的皮肤有两团淡淡的红晕,婴儿般的皮肤吹弹及破,刹是可爱,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盘成发髻,其余垂在颈边,更衬那白质修长的勃子。张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疑是从天而来的仙女清丽出尘,不需粉黛便天姿国色,艳冠群妍。整个人秀美如画,清丽如仙。粉色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粉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金丝,额前有着一快月形的、雕刻着细细的神秘且古老的花纹的暗红色水晶,头上插着红玉珊瑚簪,莲步摇微微颤动,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姿。

  到了时间,一群秀女们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现在画师面前身着淡粉衣裙,

  沐晴随便一看就看见陌千雪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一直喜欢呆在陌千雪陪伴的乔雨颜,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

  真是一群莺莺燕燕,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画师们都在为她们绘画。而沐晴的心思并没有在画画的事情上。所以一直都心不在焉

  “姑娘笑一笑,不然画的不好看可不要怪老朽。”画师看见沐晴并不像以往的秀女那样搔首弄姿。而且在穿着上也没用经过细心装扮。但是还是遮盖不住那一生的风华绝代,画师心里表示好奇。

  “师傅,麻烦你可不可以把我画的平凡一些,”沐晴实在是想不到别的方法。

  “当然可以,只是老朽心里有些疑惑、”人人都想着做皇妃,过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每一个人都挤破了头似的想往里钻。

  “其实不瞒你说,我心中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希望能够逃过这选秀。”沐晴只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如果说的太多就危险了。只好编个理由博取老人的同情。

  “原来如此,好老夫答应你就是了。”画师捋捋胡子道。俗话说人老心善,听到沐晴述说自己的故事颇为感动。

  “那小女子就先谢过啦!”沐晴双手抱拳道。没想到这么简单,沐晴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唇舌呢!

  后来画师便将沐晴画的稍微简单了一些,看画上只有三分像沐晴,把画放在其他的画里面,实在是小家碧玉。让人看不出特色,也着实容易选上。但是沐晴没想到的是,自己早就已经见过了皇上,而去他还对自己死缠烂打的。

  这件事让沐晴很开心,画完画以后。

  吃饭的时候沐晴都一直是笑脸迎人。心情好吃的也多了。

  “沐晴姐姐,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书雅看见沐晴从下午开始就笑的非常开心。看他平时愁容满面的,和今天一点儿都不一样。

  “额,没什么,今天的晚饭太好吃了。所以我就很开心。”沐晴当然不能将实话告诉她。虽然书雅知道自己无心为妃,但是今天下午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那姐姐就多吃点。”书雅说着。家的菜放在沐晴的碗中。

  “恩,你也是。”饭桌上的秀女们,各自怀着各自的想法。有的想着今天买通了画师将自己画的比天仙还要漂亮。

  下午画师画的画由宫女们送往了龙吟殿给林皓夜欣赏。因为半个月后的宫外狩猎皇上会带美女一起,毕竟那才是他的风格。

  让沐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想象的往往和事实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当龙吟殿的公公来告诉管事樊姑姑的时候底下的秀女们就像是炸开了锅似的,心里都在想着皇上会不会选上自己。

  “千雪,你画上那么美,皇上一点选上了你,”陌千雪旁边一个拍马屁的说道。

  “那是当然。”陌千雪高傲的如同一只孔雀,而去毕竟陌千雪给了画师很多的钱才让画师给她画的风韵十足。让人看了就欲罢不能。

  而在另一边。

  “沐晴姐姐,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啊?”书雅看了看在一片风轻云淡,面无表情的沐晴问道。

  “是你的就是你的,强求不来的。”沐晴说的风轻云淡的,其实心里面还是有点紧张的。

  “我要是能有沐晴姐姐这么漂亮,一定也可以像姐姐那样,一点儿也不用担心。”书雅有一些遗憾的说道,毕竟她长相平平淡淡的,而去家境也不好。朝廷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家人。

  那个龙吟殿的公公走了以后,樊姑姑看了一眼沐晴后说道“大家静一静。”

  秀女们才开始慢慢的静下来听樊姑姑说话。

  “这次,陪皇上出宫狩猎的人选是陌千雪和沐晴。”樊姑姑是见过沐晴的画像的,平平常常的,根本看不出来哪里能狗被皇上看上的,樊姑姑实在是想不通。但是皇上的心意不是她可以揣测的。

  当宣布出名字以后,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千雪,我就知道你会选上的,将来得了圣上宠爱一定不能忘了我们啊!”

  “是啊,千雪,千万不要忘记我们。”

  “.......”几个拍马屁的又奉承巴结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

  陌千雪高傲的仰起脸看着一旁的沐晴,根本就没在乎旁边人说了些什么。

  “沐晴姐姐恭喜你啊,马上就能够陪王伴驾了。”书雅打心底里替沐晴开心,但是又有些失落自己没有被选上。

  “这有什么好恭喜的,对于我来说,”这是噩梦的开始,这些话沐晴当然不能说出来,只是想不明白皇上为什么选一张那样的画像。

  .........

  个人怀揣着不一样的心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谓伊人说:

最难打开的是心门,最难走的路是心路,最难过的桥是心桥,最难调整的是心态。世界上最难干的工程是改造人的内心世界!手指脏了,大可不必把手指砍掉;帽子小了,大可不必把头削掉。当你抓住一件东西总不放时,或许你永远只会拥有这件东西,如果肯放手,便获得了其它选择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