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阳光充足,并有华贵的摆设,窗上都摆着镶嵌钻石。一张华丽的床,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桌子上还有一只白色的蜡烛,蜡烛上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沐晴将包袱放在床上,自己斜坐在床边将包袱打开将东西放置好。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叩门的声音。“沐姑娘,你在吗?”

  “进来吧!”沐晴说道。于是小宫女就走了进来。

  “沐姑娘,这是秀女的宫服。请姑娘在未时三刻换好衣服前往偏殿听管事姑姑训话,随后便可用餐,”之前带沐晴来这里的小宫女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沐晴接过小宫女手上的衣服说道。

  “姑娘如果有任何事情唤奴婢就好了,奴婢的名字叫做小珠。”小珠行了一个礼。

  “好。”沐晴回答道。冲着小珠会心的微笑着。

  “那奴婢就先告退了!”小珠弯腰行礼后向后退了一米长转身离开。

  青花瓷印花图案装饰的白色宫裙穿在面前的身上,看着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娇喘微微。

  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不由得让沐晴想起一些词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休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水袖击破霜里月,

  罗裙扫碎暗香疏。

  曼珠彼岸引三生,

  菩提非树惹凡尘。

  似叶如风难吹雪,

  最是无情也动人。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

  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一翦秋水神魅魂,

  半曲清歌影若飘。

  水袖击破霜里月,

  罗裙扫碎暗香疏。

  曼珠彼岸引三生,

  菩提非树惹凡尘。

  似叶如风难吹雪,

  最是无情也动人。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镇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未时三刻,沐晴素颜便出了了门,向偏殿而去。

  沐晴向偏殿走去,那些个秀女们也陆陆续续的到来争先恐后的想站在前面,沐晴则找了一个后面的位置站着。秀女总共49个人,按照七排站起来。旁边也站着不少宫女。

  “姐姐,我叫书雅,你叫什么名字啊!”在沐晴的旁边站着一个长的很可爱的女孩。

  “沐晴”沐晴说着还冲着她笑了笑。

  “我爹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文官,我也根本抢不过她们。”书雅脸上露出一丝丝的难过,

  “你就那么想当皇上的妃子吗?”沐晴想不出来为什么人人都想着进宫。

  “姐姐出身名门,当然不知道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苦楚了,那种被人巧不起,那种处处低人一等的感觉。我只要当是妃子我就可以光宗耀祖了,我爹也不用到处受人欺负。”书雅不知道这么一说却被前面的人听到了。

  “哈哈哈,真是笑话,就凭你一个五品文官的女儿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一个画着浓妆颜抹的女子带着两个人过来嘲笑着书雅。剩下的两个人也掩嘴笑了起来。

  书雅见被人讽刺吓到说不出话来,害羞的低下头。

  “樊姑姑到!”一个宦官高声唱着,吓得秀女立马站好。

  “我现在点名,你们只要要回答到就可以了。”樊姑姑一身宫里的老人做派。一双眼睛扫描着众人。

  “杨熙”

  “到”

  “夏薇”

  “到”

  “乔雨颜”

  “到”

  c酷…!匠…%网:首5发

  ..........

  “沐晴”

  “到”

  “陌千雪”

  “到”

  “书雅”

  “到”

  “好,本姑姑教导秀女已经十多年,宫里的人也都知道姑姑的脾气不是很好,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没有被皇上看上的又受不了也得给我熬过这两个月姑姑便送你们出宫。不过这皇宫可不是你们家里,说好,做事都是要注意分寸的,要掂量好自己的斤两,什么事该做,什么话不能说接下来姑姑都会教给你们每一个人宫里的规矩.........”管事樊姑姑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说着一大堆话。

  随后便有宫女带着各位秀女们去吃晚饭。

  进入吃饭的地方,刚刚那个讽刺书雅的陌千雪便抢了沐晴和书雅准备坐下的位置“我看这个位置不错”说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面。

  “那我们去别处坐”沐晴拉着书雅走向别处。

  饭菜已经摆好在桌子上,最经典的三菜一汤。

  “你不必理会她们,只要皇上看上了你,她们又算什么?”沐晴盛了一碗饭递给书雅。

  “谢谢沐晴姐姐,”书雅接过饭碗,感激的看了看此刻安慰自己的沐晴。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陌千雪带着身后的人又过来了,“怎么?书雅,家境不好,长的也普通。我看你还是想想两个月以后出宫怎么找个男人嫁了吧!”

  “我,我......”书雅害怕的低下头。

  “陌大小姐还是管好自己就好了吧!说你喜欢助人为乐呢还是多管闲事呢?”沐晴放下碗筷轻声说道。

  “呵,还来了一个帮你出头的了。”陌千雪冷笑着,仿佛一只高傲无人能攀比的孔雀。“不过你长得倒是还可以,比她好多了。”陌千雪将沐晴和书雅做了一个比较道。

  突然陌千雪旁边的一个人对着她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陌千雪的脸色稍微有点变化“我们这里所有的秀女都是两个人一间房,怎么到你这里你就一人一间呢?”她向来是觉得自己尊贵无比,现在感觉打心底里气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谓伊人说:

谢谢大家来看伊人的作品.........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