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一大早。皇宫里的马车就来到了沐府的门口。

  “呜呜~小姐,我舍不得你。”看见沐晴,柳儿就开始哭了起来。从小柳儿便开始跟着沐晴,沐晴没有其他小姐的娇气,也不会对下人尖酸刻薄。而且不管是以前的沐晴还是现在的沐晴,都对柳儿如同亲姐妹一样对待。柳儿当然很舍不得了。而且进宫还不可以带上自己。柳儿越想越难过。

  “柳儿,你放心吧!我会想方设法的让别人注意不到我,只要没人选我,等到两个月的选秀结束就可以出宫啦!”沐晴想着只要自己不引人注目,凡事不要出头,第一次,沐晴还是觉得长的太漂亮不是好事。红颜祸水这个词还是有道理的。

  “小姐,我还是很舍不得你。”柳儿抱着沐晴伤心的哭着。

  “小姐,宫里的马车来了。”福伯从外面进来说道。看着两个人抱在一起,福伯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小姐也是他一手带大的丫头。

  “好,我知道了。走吧!”沐晴说着示意柳儿将行李拿出去。转过身将眼角的泪水抹去。虽然沐晴才来古代一个多月,但是有些感情真的是不是时间久才是真挚的。

  沐晴上了马车,看见福伯和柳儿在府门口望眼欲穿的眼神,心里又难受了起来。

  马车一路驶向皇宫。

  沐晴下了马车。边走边看到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

  只见那些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如此穷工极丽,沐晴还是第一次见呢!

  沐晴又路过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夏初,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如雪初降,甚是清丽。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

  又见一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雅涧’

  鹅黄色的花瓣腼腆地开满枝条,随着微风拂过水面,宛如少女揽镜自照,欲语还羞。明媚的阳光透过盛开的樱花树,洒下碎金般的亲吻,斑驳的树影荡漾在河面上。一缕淡淡的春风带起似雪的樱花,飘飞,旋转……漫天飞舞,最后依依不舍地飘向远方。若有似无的香气浮动在空气中,引人遐思;婉转清亮的鸟鸣声掩在影影绰绰的树丛花间,剔透欢快;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再随着路径走着。

  进入“正西门”。给门口的宦官一个自己的名字牌,然后就有宫女领路带着你去网秀女的住处。

  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在湛蓝的天空下,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沐姑娘,这里进去,最里面的门头上有一个沐字便是姑娘你的房间。”小宫女指着院子里说道。小宫女带着沐晴来到了一个宫门口,上面的匾额写着“秀女宫”。

  “好,谢谢你啊!”果然不愧是皇宫。富丽堂皇都不够形容的了。

  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怡红快绿”匾额。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后院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沁芳溪在这里汇合流出大观园,有一白石板路跨在沁芳溪上可通对岸。

  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其词曰: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

  其院中只觉异香扑鼻,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牵藤引蔓,累垂可爱。奇草仙藤的穿石绕檐,努力向上生长。

  再看那岸上的蓼花苇叶,池内的翠荇香菱,也都觉摇摇落落,似有追忆故人之态,迥非素常逞妍斗色之可比。既领略得如此寥落凄惨之景,是以情不自禁,乃信口吟成一歌曰: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只见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则清溪泻雪,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沿,石桥三港,兽面衔吐。

  院子西面,几根长的竹竿架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又娇嫩,又鲜艳,远远望去,好像一匹美丽的彩缎。

  沐晴看见了自己的屋子,于是推门走了进去。

  酷**匠J;网V永久◎b免e费r'看●y小*说#*

  屋里阳光充足,并有华贵的摆设,窗上都摆着镶嵌钻石。一张华丽的床,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桌子上还有一只白色的蜡烛,蜡烛上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