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他还有救吗?”沐晴看着大方一会摇头一会点头的。

  j4酷匠b$网首“'发“、

  “不好说啊,致命伤是胸口这一剑,我已经上了药,如果三天之内能醒过来,就没有大碍。我开几副药你们每隔两个时辰喂他吃一次。”大夫捋着胡子。

  “好,谢谢大夫,柳儿,你送大夫。”

  “郭大夫,请。”柳儿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两天过后,

  柳儿端着药走在沐晴的后面,沐晴推开那个玄衣男子的门。沐晴感觉到脖子上一丝丝的凉,原来是那玄衣男子拿着一把剑架在了沐晴的脖子上。

  “你放开,是我家小姐救了你。”柳儿将药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立马过来解释道。

  “救我?你们应该都想我死才对。”玄衣男子并没有相信柳儿的话。眼神里只有无穷无尽的冰冷,让人在这七月天里感觉到如寒的冰冷。

  “看来,我是救了一个白眼狼。”沐晴白了他一眼。

  “嘶”玄衣男子突然力不从心,胸口一阵疼痛让他扔下剑,跌倒在地上。

  “真是活该,让你对你救命恩人这样。”沐晴左手叉腰,右手做茶壶状指着玄衣男子道。“哼,柳儿,把药给他。”

  柳儿将药递给玄衣男子,玄衣男子看了看药,看了看沐晴。

  “怎么?害怕我毒死你啊!我们连你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想你死,你昏迷的这几天我就可以直接杀了你,干嘛这么费尽心机的救你,你还不领情。”沐晴又白了他一眼。将柳儿手上的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随便你喝不喝,柳儿,我们出去。”于是沐晴和柳儿便走了出去。

  这日

  福伯采了一些草药在院子里面晒着,沐晴和柳儿也过来帮忙一起拿出来晒。其实就是沐晴让采的。

  “曲子祁”那名玄衣男子喝过药,走出来,走到沐晴的旁边说道。曲子祁已经醒过来几天了,身体慢慢的好了起来。

  “啊!”沐晴还没了解情况,毕竟是玄衣男子这么多天第一次说话。沐晴表示惊愕。

  “名字”玄衣男子决不多说一个字。要不是看着沐晴救了他,而且天天还给自己熬药,

  “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在你旁边确实是够冷的。”沐晴做出一副很冷的样子。抖了抖双肩。

  曲子祁在门口晒着太阳,闭目养神。

  沐晴走向院子门口的笼子那里“福伯,把这个兔子煲汤吧!”

  “是”小姐不是很喜欢这只兔子吗?福伯有些想不通。

  厨房里,沐晴看着汤碗里面的兔子愁容满面“小兔子,对不起!”本来还想着把它好好养大的。

  “小姐,好好的兔子干嘛杀掉呢?”柳儿见沐晴不舍得,其实自己也不舍得。

  门外的曲子祁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沐晴,眼睛里露出自己都没感受到的别的东西。

  “柳儿,把这些菜端上去吧!这个就给他补补吧!”沐晴说的他当然就是夏子祁。

  饭后。

  “这是福伯的衣服,你就将就一下吧!我看你也好几天没换衣服了。”沐晴拿着福伯的衣服进了曲子祁的房间。

  “谢谢你,沐晴。”他心,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石子砸起来了一层涟漪,久久在荡漾着。眼中露出一丝温柔。

  “你谢我的多了,看你长得也是英俊不凡、器宇轩昂的,要不就以身相许得了。”沐晴假正经的说着,在看到曲子祁的表情后大笑了起来“呵呵呵呵”

  那笑声仿佛如同那暖流,流淌在曲子祁的脑海里,流淌在曲子祁的心中。

  “好了,不逗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拜拜啦!”沐晴可爱的眨了眨眼睛。招招手便出了房门。

  “公子,要属下去杀了她吗?”一名黑衣男子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单膝跪在地上。在他心中,公子尊贵的身份怎能容许别人拿他开玩笑,就是和他聊天也应当低声下气的。

  “不许动她。”曲子祁双手放在背后,一身的高贵气质。

  “是,那边已经催公子回去了,公子怎么看?”

  ......

  第二天早上,沐晴准备去叫曲子祁吃饭的,没想到推开门里面却没有人。只看见桌子上压着一张信纸,字迹工整,苍劲有力。'家中有急事、来不及道别,感谢沐晴姑娘救命之恩,他日必重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