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兮,你怎么了?”另一边,云笙在看到乔君兮脸上的伤之后,惊呼道。

  “我啊,被你爹逮住了。”说完,乔君兮叹了一口气。

  “什么!”云笙细细一想,就明白了乔君兮的意思。意思不就是他爹发现了他俩的事,然后,狠揍了一顿乔君兮嘛!

  “话说,乔君兮,你没还手吧。”

  “没有。”乔君兮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行。”云笙松了一口气,她真怕他爹伤着。

  “云笙,你都不心疼我的啊。”

  “君兮,你听我说,我爹肯定是很心痛的,就好比你辛辛苦苦种的大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乔君兮听了云笙这话,有想哭的感觉了,他家云笙这是把他比作猪吗?

  “云笙,我向大哥承诺了,我要以天下女子最尊贵的地位娶你。”乔君兮忽然一脸正经的向云笙说起了这话。

  “什么?”云笙听了之后,愣了一下,乔君兮这是,在向她做出承诺吗?顿时,乔云笙满面笑容,朝着乔君兮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云笙又想到了什么,想要开口,却不知怎么说。

  “可是什么?”

  “那个,君兮,想容呢?想容,你是怎么打算的?”

  乔君兮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云笙感觉到一股冷意袭来,在她以为乔君兮不会理她的时候,乔君兮却说,“以后,不要提想容,好吗?”

  “哦。”云笙有点失落。

  除夕的前一天,皇帝照例在宫中设宴,全体文武百官必须参加,三品以上大臣携亲参加。

  既然皇帝都这么说了,乔君扬一家五口全都进了宫。

  而宋子蔚,身为皇子,又正好在京城,自然也是要参加的,而且,年也是要在皇宫中度过的。

  不得不说,皇上的确是小气,处处针对乔家,竟然连宫宴这种事情都能做手脚,再通知乔家的时候,特地将宫宴的时间晚了半个时辰,结果就导致乔家来的时候,宫宴早已开始了。

  看√:正*t版G%章bu节上(?酷Z)匠R网◇

  “这宫宴怎么提前开始了?”乔家早了两刻钟来了,刚走到门口,却发现宫宴早就开始了,不自觉低声说了一句。

  “恐怕又是皇帝的小把戏吧。”乔君兮低声回应了一句。

  皇帝眼尖,再加上一开始便想找乔君扬的麻烦,所以乔家刚一到,皇帝就看见了,然后用愠怒的语气冲着乔君扬说。

  “乔将军,你还真是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乔君扬一听这话,便知道皇上要找茬了,立刻跪了下来,“臣,惶恐。”

  乔君扬一跪,乔家其他几个人也跟着跪了下来,可是云笙却站在那里,她早就看出皇帝闲着没事干故意找茬了,之前说的时辰明显就是晚了。

  “你惶恐,惶恐的话就不会故意迟到,来打朕的脸了!”

  “皇上息怒,这都是臣妾的错,本来臣妾一家能够按时到达宴会,可是臣妾难得进宫一次,一进宫,便感觉整个皇宫气势恢宏,如此之大,臣妾在外不曾见过如此之景,所以一时之间看花了眼,才会来晚了,这都是臣妾的错,请皇上恕罪。”瑾华夫人开口求情,很拍了一顿皇上的马屁。

  但是,这一般人都会认为是在拍马屁,可是稍微关心一下民情的文官很容易就听出来,这是在说,外面的百姓正在受苦,而皇上却将皇宫布置得如此奢华,瑾华夫人很隐晦的嘲讽了皇帝。

  那些官员听出来了,却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们都知道乔君扬一心为民着想,瑾华夫人也经常去救助穷苦百姓,所以,稍微有良心呢的人都知道此时该怎么做,所以此时的场面是一片寂静。

  “哈!哈!哈!”皇帝听了这话,很是高兴,也没有想再为难的意思了,可是眼神一转,就发现了竟然一直站着的云笙,顿时火冒三丈。

  “大胆!你竟然不跪下!”皇帝指着云笙气急败坏道。

  云笙毕竟是个女孩子,身子瘦小些,又站在后面,之前众人并没有注意到,皇上此时一说,众人才发现,云笙竟然刚才一直站着。

  “皇上,我为何要跪?”云笙的声音不卑不亢,语气里还带着嘲讽。

  “笙儿!”乔君扬看到云笙的举动,低声呵斥道。云笙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不用担心。

  “朕举办宫宴,你们乔家人故意不将朕放在眼里,竟然误了时辰,乔家人都跪下请罪,为何你不跪!”

  “皇上,我是以神域少主的身份来的宫宴。”说完,云笙的嘴角还勾起了一抹笑。

  “什么!你!”皇上差点忘了,云笙还有这个身份,可是转念一想,想到了什么,然后继续说道:“你不是神域尊主的徒弟吗,怎么会成了神域少主?再说,这是宫宴,我似乎没有请你来吧?”

  “皇上,第一,师傅就收了我一个徒弟,师傅就收了我一个徒弟,说明我足够优秀,况且,我们神域手下的人,一直都称呼我为少主,我不知道哪里不对。”云笙此话一出,充分的证明了她的身份有多么高贵。

  “至于我为什么来宫宴?皇上您可真是说笑了。”

  “怎么,朕在说笑?”皇上被如此打脸,自然是气急了。

  “皇上,您不是有意将四皇子送去神域吗?我提前来考察一下,回去好让神域做决定,不过现在看来、、、、、、”

  不得不说,皇帝虽然对自己的儿子兄弟苛刻,但是四皇子今年才六岁,完全没有威胁到皇帝的皇位,更何况,四皇子是皇帝老来子,可以说,四皇子是皇帝所剩下唯一的一点人性了。

  “你!”皇帝气的指着云笙说不出话来。

  “皇上,我看啊,这四皇子去神域的事,不知神域中的长老们还会不会同意。”师傅,原谅她吧,她只是想出个气嘛,师傅,你一定不会介意的。云笙在心里偷偷的想。

  “这,少主可是有不满的地方?”在皇帝看来,四皇子去不去的了神域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神域的人对自己又不好的印象,毕竟自己想要长生不老,永坐皇位,肯定离不开神域的帮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