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笙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还跪在地上的人,又看了看皇帝。意思很明确。

  “是朕大意了,乔将军快快请起。”

  “谢皇上。”乔家终于站起来了,当然,跪了这么久也有好处,起码皇上的行为更加让人愤怒。

  “皇上啊,我这从神域回到南阳,发现的问题还真不少!”

  “哦?此话怎讲?”皇帝极力忍着怒气。

  “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嘭!”皇帝将手中的杯子捏碎了,“哼,不过是一群刁民,怎能想比!”

  皇帝此话一出,不少官员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国之君,竟然如此对待百姓,真是你让人心寒。

  “皇上。”此时四皇子的母妃贤妃开户口说话,打破了这一时的僵局。

  “爱妃怎么了?”皇上的语气立刻变得温柔。

  “皇上,臣妾听闻,这乔姑娘被称为京都第一才人,臣妾很想听这乔姑娘作诗一首呢。”贤妃这是有意给云笙台阶下,毕竟贤妃也想让四皇子去神域,这云笙是神域少主,自己当然得讨好她。

  “怎么,在贤妃娘娘眼里,我堂堂神域少主,就是来给大家作诗助兴的吗!”谁知,云笙根本就不领贤妃的情。

  “大胆!”皇上实在是忍不住了,朝着云笙呵斥。

  云笙根本就没将皇帝放在眼里,脑袋一转,看向别处,结果,正好看到了国师,国师的眼睛猝不及防的被云笙的视线锁定,然后整个眸子都开始涣散起来,云笙立刻意识到,原来国师是给宋子蔚下蛊虫的人,然后,云笙开始控制国师。

  “皇上,您大办宫宴,不就是图个高兴吗,咱们应该开开心心的啊,皇上。”国师在云笙的控制下开口。

  皇上见国师开口,以为国师必定有什么想法,所以就招了招手,让乔家赶紧坐下。

  云笙看着这情形,更加肯定了国师的不一般。

  在这个过程中,齐谦一直注视着云笙,可惜云笙一眼都没有看过他。想到自己不久前做的决定,又看看云笙,心中泛起了一阵苦涩,一杯烈酒下肚,用来浇愁。

  云笙坐下,同乔君兮挨在一起。

  Z,看%r正vS版章节~上,酷匠网》

  “云笙,刚才,那是怎么了?”眼尖的乔君兮看出了国师的不同,也明白国师的不同或多或少与云笙有点关系,便开口问道。

  “君兮,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若是让我见到给宋子蔚下蛊之人,我能认出他,控制他吗?”

  “你是说,那个人是国师?”

  云笙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事情就变的有意思了。”乔君兮嘴角划过一抹笑,国师是皇帝最信任的人,若是控制了国师,相当于控制了半个皇帝了。

  云笙与乔君兮有说有笑,云笙不经意间一抬头,才看见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齐谦,忽然心中划过一抹歉意,自己回来了这些天,还未找过谦哥哥,不过,估计谦哥哥也不会生自己的气的。

  齐谦一直注视着云笙,云笙朝他这边看,齐谦自然知道,于是举起手中的酒杯,向云笙示意,云笙也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二人都一口喝下。

  云笙心中感慨,没想到,谦哥哥的官职升的如此之快,再宫宴之上能坐在她的对面,相比官职最少也是四品了。

  “谦哥哥,十日后,玉檀楼相见。”云笙朝着齐谦动了动嘴唇,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齐谦看的懂,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乔君兮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难看出齐谦的心思,但是他相信云笙只会是他的。

  “父皇赎罪,儿臣来晚了。”宫宴进行了一半,宋子蔚才姗姗来迟,只好跪在地上请罪了。

  “无碍。”皇帝连看都没看宋子蔚一眼就说,在他眼里,反正宋子蔚都是要死的人了,在宫宴上迟到也就无妨了。

  可是,宋子蔚听到这话后,或蹦乱跳的去坐了下来,这倒是引起了皇帝的注意,按道理来说,宋子蔚一个垂死之人,应该虚弱的很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的。

  皇帝用探寻的眼光看向国师,国师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是目光缺不自觉的看向了云笙。

  云笙此时觉得宋子蔚真的是蠢爆了,只好对国师进行控制。

  国宴结束后,皇上召见国师去了御书房。

  “彭!”皇帝一到御书房坐下,就狠拍了一下桌子。

  “皇上息怒。”国师见势不妙,立刻跪下请罪。

  “朕问你,为何三皇子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这、、、、、“国师一时之间竟不知怎么回答。

  “给朕说!”

  “皇上,这三皇子的确是与常人不同,按道理来讲,三皇子现在应该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朕解释一下!”

  “这,皇上,三皇子承蒙您的龙威照拂,自然是与常人不同。”国师可不能说可能是出了差错,要不然,皇帝会宰了他的,不过,国师相信,宋子蔚一定会不久于人世的,他绝对不会相信有人能救了宋子蔚,而且还不让他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