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他倒是个痴情的人。”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陆沛在信中说道,将来无论何事,他一定会无条件的相助。”云笙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哪怕是将来你征战,我去向他借兵,他也会答应。”

  乔君兮闻言,心里一惊,但是面色上并没有显现出来。他猛的想起来,年少时,他在接受痛苦的训练之余,他的师父曾告诉他,他要成功的关键,是一个人,一个为他而来的人。

  他曾经以为,或许是乔君扬,或许是宋觎,但现在想起来,原来那个人是云笙,只要云笙的存在,他所有的麻烦便迎刃而解,原来,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

  二人没有在讨论这个话题,而是各自去准备离开江南的事宜。

  云笙回到合欢园时,宋子蔚和清风清歌三人都在,云笙变向他们说起了关于会京都的事。

  “今日我母亲来信,说是让我会京都过年,我考虑过后,决定以后都定居在京都了。”四个人一坐下,云笙就点明主题。

  “乔云笙,你这是要抛下我们的节奏吗?”宋子蔚一听这话,满脸的惊讶“陆沁?”

  之色。

  “当然没有,我这不是来问问你们的意见嘛。我还要给清风教学,所以,清风我肯定要带走,所以我想问问你跟清歌是不是也要一起走。”

  “清歌,你觉得呢?”宋子蔚询问着清歌的意见。

  “清风在哪,我就在哪。”清歌很快就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此话一出,宋子蔚感觉自己受伤了。

  “清歌,为什么不是我在哪,你就在哪。我真的很伤心。”说完,还可怜兮兮的看着清歌。

  清歌给了宋子蔚一个娇嗔的眼神,然后开口说,“你去京都,我就去京都。”

  云笙明白,这是已经给了她答案。

  清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因为他觉得只要他们四个人在一起,去哪儿都行。

  接下来的几天,几个人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乔君兮和宋觎也在将江南的事务交给自己信任的人打理。

  由于云笙在江南的产业有点多,而且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打理,便决定将红衣和石头留在了江南。

  五日之后,众人收拾完毕,准备出发。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摆脱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众人决定晚上在城门口汇合。

  乔君兮宋子蔚等五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到达城门口,在城门口,一个带着银白色面具的男子正站在三辆马车旁边。那男子身着灰色锦缎,面具上的花纹极有特色,腰侧还插着一只玉箫。显然是在等着他们五个人。

  长期混迹于江湖的宋子蔚一眼便认出了那人,低声向云笙说,“那不是玄情阁阁主墨白吗,怎么会在这里。”

  “那的确是墨白,他将跟我们一起去京都。墨白在恩国公府旁置了一处宅子,我知道子蔚你住不惯皇宫,而且住皇宫也不方便,更不可能住在恩国公府,所以你可以跟清风清歌住在墨白的宅子。”乔君兮既解答了宋子蔚的问题,又将他们几人的去处安排好了。

  对此,云笙并没有什么异议,不得不说,乔君兮想的很周到,只是,眼前这墨白让云笙觉得熟悉的很,之前乔君兮说宋觎跟他们一起去,但宋觎肯定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此时这里又多了一个墨白,莫不是、、、、、、云笙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乔君兮,乔君兮立刻明白了云笙的问题,点了点头。

  另一边,宋子蔚露出了为难之色,“让我们跟墨白阁主住在一起,这不好吧,我们有不熟。”

  “怎么,你皇叔我只是换了身行头,你就不认识我了。”说完,宋觎还用带有威胁的眼神看了一下宋子蔚。

  宋子蔚差点被吓到,他家皇叔竟然是江湖上第一情报阁的阁主,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震惊之余,宋子蔚还有些欲哭无泪,他家皇叔对他可是凶得很,又要住在一起,这不是要他命啊,可是,由不得不住在一起。

  “出于安全着想,大家都唤我为墨白,以免引起他人的怀疑。”大家很快便想明白的其中的缘由,纷纷点头。

  心思细腻的清歌发现乔君兮,宋觎以及云笙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自己必须要忽略这些问题,一是因为云笙对他们姐弟俩真的很好,二是因为自己若是有心探寻这些秘密,一定会惹来杀身之祸。

  稍作整顿之后,六人便踏上了回京都之路。

  宁无缺也跟在六人身后,躲在云笙看不见的角落。

  出乎云笙意料,他们一行人竟然很顺利的到达了京都,一路上没有一人追杀,但是鼻尖的几个人还是闻到了路上淡淡的血腥味,也有去查看过,可是出了遍地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殊不知,这一切宁无缺早已为他们摆平。路上有好几拨杀手与阴风堂的人都来进行暗杀,为了云笙的安全着想,宁无缺就这样杀了一路,护云笙周全。

  不到一月的时间,众人便赶回了京都。乔君兮和云笙直接去了恩国公府。而宋觎等四人,则去了恩国公府旁的一处宅子,对外声称清风清歌是玄情阁的弟子,随阁主墨白出来历练,至于宋子蔚,本来就爱混在江湖上,住在墨白那里没有什么奇怪的。

  不过这样一来,皇帝倒是被气到了,自己的儿子回了京都,竟然不住皇宫,住到别人家里,就算皇帝在不喜欢他的儿子们,可是宋子蔚这样做,明显是在给他大脸啊。

  尤其是皇帝知道自己让人一路追杀乔君兮却失败后,更加火大了。他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乔家有很大的异样,尤其是乔君兮,可是自己派人去查,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只知道乔君兮消失了几年,后来去了江南,跟江南王混在一起。

  至于当初云笙为什么查的那么清楚,人家毕竟动用的是神域的力量,岂是区区一个皇帝的力量能比得上的。

  现在皇帝唯一能做的,就是使劲打压江南王和乔家,乔君兮和江南王那么熟,万一一不小心,乔家和江南王联合起来了,再来个造反,自己的皇帝之位可是不保了,这乔家可是掌握了整个南阳一般的兵权,手中握着三十万大军,其中更有令其他两国都怕的乔家军。

  可皇帝也是真够傻的,只知道维护自己的皇位,凡是有点势力过大的臣子或皇亲国戚,他就开始打压,直到强加罪名,然后抄了全家才安心,现在又想这样对付乔家,乔家一倒,乔家军也就没有了,那其他两国的忌惮就少了几分,南阳这个国家的位置就岌岌可危了。

  皇帝这么愚蠢,为了自己享乐和保皇位,只能是苦了百姓了。皇帝收赋税和收粮收的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狠,百姓现在的日子只能是勉强维持生活,不被饿死,可是天灾一来,京都及其周边地区纷纷发生雪灾,百姓不是冻死就是饿死,而皇帝却不管不顾,是的百姓对皇帝的不满与哀怨极剧增加。

  云笙和乔君兮一进府,赵管家就立刻迎了上来,并派人去通知了乔君扬和瑾华夫人。

  “哎呦,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赵管家一脸笑眯眯的小跑着过来,看的云笙心里暖暖的。

  “赵叔,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的。”云笙好奇的问道。

  “是我,我昨日便派人通知了大哥,我们今天就能到,所以赵管家才能这么及时的来迎接你。”乔君兮回答了云笙的问题,说完还温柔的摸了一下云笙的头。

  云笙也一脸笑意地看着乔君兮,满是温柔之色。

  乔君扬和瑾华夫人以及跟在身后的云贤一来,就看见了两人这和谐的一幕。乔君扬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妥,可心思细腻的瑾华夫人总感觉二人间有什么与以往不一样的东西,虽说以前二人也如这般交好,可瑾华夫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尤其是二人之间的眼神。

  瑾华夫人也没有再多想些什么,只当是云笙去江南的这段时间一直承受乔君兮照顾的事。

  !:酷“$匠7Q网唯$y一;B正版X,!/其&他Oo都D是盗7;版4\

  “娘亲,爹爹。”云笙见了来人,一脸欣喜的走了过去。

  “大哥,嫂嫂。”乔君兮朝两人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姐姐,姐姐,还有小贤儿呢。”从瑾华夫人身后冒了出来,云贤今年才五岁,身子很是矮小,被瑾华夫人一挡,云笙自然是看不到了。

  云笙很惊喜,没想到云贤对她如此热情,她以为云贤会对她生疏呢,毕竟两人见得时间之后她刚从神域回来的那一段时间。大概这就是血缘吧。

  云笙很开心,蹲下身,一把搂过了云贤,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而云贤又是一脸嫌弃的样子,用袖子狠狠擦了一下脸。

  云笙一点都不在乎云贤的嫌弃,反而在云贤的另一边脸也亲了一口,正当云笙为自己的恶作剧开心的时候,眼的余光看见乔君兮正用着不满的眼神在看着他,那眼神,分明是再告诉她,你应该亲我,而不是云贤,他吃醋了。

  云笙朝着乔君兮做了一个鬼脸,正准备大笑时,乔君兮呵斥的声音又传来了,“笙儿,不得无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