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乔君兮感觉到了自己胸口的湿润,轻叹了一口气。

  第二日一大早,迷迷糊糊的云笙感觉鼻子上痒得很,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喷嚏,睁开眼一看,乔君兮正拿着她的头发在她的鼻尖晃来晃去,还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云笙便用自己的小拳头打了乔君兮一下,娇嗔的很。

  二人厮磨了一番后,才磨磨蹭蹭的起床。

  乔君兮和云笙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出了房间,一开门,便看见清歌和宋子蔚一起从对面清歌的房间走出来。四目相对,一片沉默。

  “宋子蔚,你出息了!”云笙一脸惊喜的看着宋子蔚,很是欣慰。

  “乔云笙,你那天说的人不会是他吧,你疯了!”而宋子蔚则是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乔云笙也太大胆了,竟然,竟然跟自己的叔叔、、、、、、宋子蔚和默契的同时开口,然后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瞪着彼此。

  乔君兮此时内心的想法就是,这俩人怎么这么默契,这么和谐,要不是看在宋子蔚已经美人在怀,他一定冲上去揍他一顿。

  “云笙,我们去吃早饭吧。”清歌适时开口,打破了这一片沉默。

  “好。”云笙说完,然后又转头问乔君兮,“君兮,你要留下来一起吃早饭吗?”

  乔君兮点了点头,然后四个人一起去了膳堂。

  到了膳堂,清风早就在那里等着了。清风提前摆好了四副碗筷,结果一看多了乔君兮一个人,便又去添了一副碗筷。

  “子蔚,你早饭都是跟他们一起吃的吗?”乔君兮看着桌子上的四副碗筷,问道,清风清歌和云笙一起吃饭他倒是理解,可是为什么宋子蔚跟他们不住在一个院子里,还一起吃饭,当然,昨天除外。

  “不是啊,还有午饭和晚饭也是一起吃的。”

  “以后在这里放五副碗筷,我也留下来吃饭。”乔君兮听了宋子蔚的话,觉得自己平时和宋觎吃饭太无聊了,哪有美人在侧舒服,便当即决定以后给云笙一起吃。

  “还有我一个。”此时,宋觎的声音响起,“我见你在王府里却没来吃饭,便猜测你是来了云笙这里了,果不其然,你们几个吃饭热热闹闹的,留下我个孤家寡人。”宋觎说完,还故作委屈状。

  云笙几人吃饭时,不喜下人在一旁,所以,清风刚拿过碗筷来,就看见来吃饭的宋觎,便又去拿了一副碗筷。

  “清歌,吃这个,这个好吃。”宋子蔚很自然的夹了一筷子菜给清歌。

  一旁的乔君兮看了之后,才明白,原来爱一个人是要给她夹菜的,于是也给云笙夹了一筷子菜。

  两对璧人就在那里卿卿我我的吃饭,宋觎看了很不是滋味,自己孤家寡人的,吃个饭就这样被虐了。

  一旁的清风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可是年小懵懂的他还不明白究竟哪里怪。

  !!更E@新最k快上Qj酷匠网,6

  宋觎看看看清风,清风也看看宋觎,两个人就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儿,然后宋觎夹了一筷子菜给了清风,“清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说完,还摸了摸清风的头,笑眯眯的。

  清风吓得筷子都掉了,这江南王是在亲自给他夹菜,还冲他笑吗?他不是在做梦吧!清风掐了一下自己,发现这是个事实,都不知是惊是喜了。

  就这样,这种怪异的六人饭桌模式形成了,倒是省了厨房的事,直接做一桌饭菜送到合欢园便可以了。

  —————————————————————————————————————

  一连好几天,云笙几乎都不见乔君兮的身影,她知道,乔君兮的任务很重,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像前两天那种温情时刻真的是不多见的。

  这天,云笙忙完之后,便去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放了一堆瓶瓶罐罐,在屋子的中央,放了一张那个桌子,桌子上放的是那琉璃盏中的蛊虫。

  那蛊虫长得有拳头那么大了,全身让下白的透明,两个黑溜溜的小眼睛就镶嵌在上面,要不是看着那蛊虫吃肉时的凶残模样,云笙都要以为那家伙是个萌物了。

  云笙像往常一样从一个罐子中拿出了一块肉,放到了琉璃盏中,那肉是经过特殊药物浸泡过的,长期为蛊虫吃下,对下蛊之人的身体损伤极大,会一点一点啃噬掉下蛊之人的精力,然后让其死亡,甚至都跟自然死亡一样。

  给蛊虫喂食之后,云笙便开始观察起来,此时,乔君兮进来了。

  “云笙。”乔君兮轻声喊道。

  “你怎么会过来?”以前乔君兮可是从来没有来过,甚至连这蛊虫之事都不曾问过,就只是她自己在忙这件事。

  “来做一回信使。”说完,便将手上的两封信给了云笙,“你母亲的来信,还有陆沛的信。”

  “陆沛的?”

  “对,陆沛回了南阳,给你留了一封信,正好你母亲来信,我一同捎过来了。”

  云笙接过信,刚准备要拆,乔君兮的话让她欲哭无泪。 “云笙,你把它玩死了?”乔君兮指着忽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蛊虫说道。

  云笙闻言,顺着手指看向那蛊虫,小脸顿时垮了下来,乔君兮说对了,那虫子的确死了,但是,不是她玩死的。

  “怎么就死了,我那么精贵的药啊,喂了它那么久。”云笙可是心疼的很。

  “不过死了照样有利用价值。”心疼之余,云笙还是能冷静思考的。

  “此话怎讲?”

  “我之前观察过这蛊虫,它时不时都会比较活跃,应该是下蛊之人在控制中蛊之人,至于控制他做什么,就不知道了,但是,下蛊之人应该不知道我们早已将这蛊虫取出,毕竟这世上像我这么厉害的人没有几个。”

  “那它现在为何死了?”乔君兮自动忽略了云笙那自恋的话。

  “我怀疑,这蛊虫是被下蛊之人杀死的。”

  “此话怎讲?”

  “若是这蛊虫在宋子蔚身上,在这个时候杀死蛊虫,宋子蔚最多还能活半年,若是不杀死,宋子蔚没有几天活头了,并且死后,蛊虫会暴露,可能会牵扯出下蛊之人的秘密。提前杀死它,它的尸体会融入宋子蔚的身体,让人无法察觉。”

  “原来如此。”

  “不过,若是让我见到控蛊之人,我可以控制他。”

  "什么?”乔君兮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万万没想到,云笙还能有如此大的本事。

  “因为在养蛊的这段期间,我通过蛊虫反噬下蛊之人,所以若是见到下蛊之人,我能控制他。”云笙向乔君兮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乔君兮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指了指信,示意云笙看信。

  云笙先看了瑾华夫人的信,然后小脸一股纠结的样子。

  “怎么了?”乔君兮一脸疑惑。

  “娘亲来信说,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我今年好不容易从神域回来了,便要我回去过年呢。”

  “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你赶紧收拾收拾,这几天就走,过年之前肯定能到。”

  云笙听着乔君兮这话,一脸哀怨。

  “怎么了?”乔君兮摸了摸云笙的头,温柔的问着。

  “你就这样赶我走?我们可是会至少有三个月见不到了。”

  “我跟你一起回去。”

  “一起?”

  “嗯,江南这边的势力早已经控制住了,我之所以留在这边,是因为宋觎在这里,办事方便。现在皇上打压宋觎打压的严重,江南这边再呆,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我决定回京都,京都的势力范围广,大哥有些事情也不好亲自出面。”

  “原来如此,你这是打算抛弃宋觎了。”

  “不,宋觎跟我们一起走。”

  “一起走,皇帝能同意吗?”

  “会有人代替宋觎留在这江南。”

  “明白了。”云笙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又拆开了陆沛的信,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怎么了?”乔君兮关心的问道。

  云笙之前并没有告诉过乔君兮有关陆沛和清风清歌的事,现在两个人不分你我,况且陆沛在将来对乔君兮有很大的帮助,云笙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了。

  思考过后,云笙开口道:“君兮,十五年前,东陵皇帝因夺嫡之战失利,来到南阳,遇见了清风清歌的母亲,两人相爱,然后有了清风清歌。

  陆沛与我同是神域弟子,他答应我会帮清风清歌两人回归皇室,前提是,因为目前东陵只有他一个皇子,所以,他要清风将来继承皇位,并且把清风教给我培养。”

  “为什么他要清风做皇帝?”乔君兮很是疑惑这个问题,这世上,竟然有人不愿意做皇帝。

  “为了陆沁。”

  “陆沁?”

  “对。陆沛爱上了陆沁。陆沁的父亲一生都为了东陵皇帝奋斗,可惜英年早逝,留下陆沁一人,处于感恩,东陵皇帝将陆沁当作自己的孩子,对外声称是自己做王爷时,府中小妾所生之女。

  陆沛若是想和陆沁在一起,朝中必定会一片骂声,陆沁一定会遭受巨大的折磨,所以为了和陆沁在一起,陆沛宁愿不做皇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