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觎带着云笙走了很远,到了一片梅花林,此时的梅花还未盛开,只是长出了许多花骨朵。宋觎搂着云笙,在一棵梅花树下席地而坐。

  “为什么?”沉默了许久,宋觎终于开口。

  “宋觎。”云笙无力的喊了宋觎的名字。

  “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我比他要更爱你。”宋觎的声音含着浓重的鼻音,声音也是颤抖着的。

  “宋觎,我与君兮,是前世未尽的情缘,你懂吗?”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

  “宋觎。”

  最4新章节上酷}"匠网-!

  “你爱他,你跟他在一起,那我怎么办,我那么爱你。每天每夜,每时每刻,我的心里装的都是你,你却不爱我,我要怎么办。”

  “宋觎,你必须要放弃我了。” “即便我身边有再多的女人,可我不爱,甚至连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可是当我第一次见到你那灵动的模样时,我的脑海里便有了你的身影,你敢大胆喊我的名字,你会奋不顾身的来救我,我的整颗心都给了你,我爱你啊,你怎么能够放弃你。”

  “会有更好的。”

  “我的整个世界都是你,怎么会有更好,你就不能有一点点爱我吗?”

  宋觎的声音里满含哀求,眼眶泛红,颓废的样子令云笙心疼。那个高傲的王爷,现在却在对她低声下气的求她爱他。

  云笙的手拂上了宋觎的脸,将他额角的凌乱的发丝理顺,然后笑着,温柔的说:“宋觎,你信来生吗?”

  宋觎听着这话,沉默不语。

  “宋觎,我这一世,早已爱了君兮,我不会爱你,可是,我许你来生,下一世,你早点遇见我,我一定爱你,这样可好?”

  说完这话,云笙心里暗暗的想宋觎道歉,宋觎,对不起,我已经没有来世了,我只能在我最后一世的时光,许你一个谎言,让你,不那么难过。

  回应云笙的,是一片沉默。云笙知道,宋觎会答应的,总该有个盼头,不是吗?

  “下一辈子,你要是敢不爱我,我要你好看!”宋觎说这话时,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云笙很不客气的笑了。

  “唔!”趁云笙不注意,宋觎吻上了云笙,然后用力的又啃咬着云笙的唇,云笙反应过来,用力地捶打着宋觎。

  “这一世,就这一次。”

  听到这话,云笙没有在反抗,是啊,就这一次,也只有这一次了,成全他,又何妨。

  见云笙不再反抗,宋觎温柔了起来,唇舌间与云笙纠缠。这个吻,很久很久,待到宋觎控制不住时,才放开了云笙。

  不远处的乔君兮就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听着他们说的话,待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乔君兮出现在二人面前。

  “君、君兮。”云笙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喊着乔君兮的名字。

  乔君兮没有说话,而是用手狠狠的擦了云笙的唇,然后自己吻了上去,一边吻着,还一边挑衅的看着宋觎。

  “小气鬼!”说完,宋觎还给了乔君兮一个鄙视的眼神。

  乔君兮不以为然,用手搂着云笙的腰,准备转身就走。宋觎很不客气的将手勾住了云笙的脖子,然后挑衅的看着乔君兮。

  “宋觎,放开我的女人!”乔君兮瞪着宋觎说道,手用力的将云笙朝着自己的怀里拽。

  “她也是我的女人,你放开。”宋觎的手也将云笙朝自己怀里拽。

  “那是下辈子的事,你下辈子在抱着她吧。”乔君兮的话中,还喊着浓浓的醋味。

  “你都把云丫头拐上床了,还不许我抱一下!”

  “明明是她把我拐上床!”

  乔君兮和宋觎两个人就把云笙拽来拽去,云笙感觉自己要被拽晕了。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放开我,我自己会走!”云笙挣脱开了两人,然后自己气鼓鼓的走向了前面。

  剩下两个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然后,宋觎反应过来,快速跑到了云笙身侧,乔君兮见状,跑到了云笙的另一侧。云笙就加在两个人中间,无语望天,他们俩,真幼稚!

  三人走了很久很久才回到江南王府,至于为什么不用轻功,估计是忘了吧。

  云笙回去时,清风正在跟宋子蔚习武,清歌就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二人,云笙朝着清歌走过来,清歌看了云笙一圈,然后戏谑的说,“云笙,恭喜你啊,成功了。”

  宋子蔚闻声,让清风自己先练习,然后朝着云笙清歌二人走了过来,一起坐了下来。

  “什么成功了?”宋子蔚问道。

  此话一出,云笙的脸可是羞红了。

  “看样子,云笙昨晚可是一夜未归啊。”清歌打趣道。说完,还一脸坏笑的看着云笙。

  宋子蔚很快明白了清歌的话,然后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指着云笙的鼻子说,“乔云笙!你竟然敢夜不归宿,你也太不矜持了!”

  “云姐姐,你夜不归宿了吗?”一旁的清风好奇的问。

  “好好连你的武功!”宋子蔚成功出于暴走状态。

  “啪!”云笙很不客气的拍掉了自己面前的手指,然后义正言辞的说,“我夜不归宿怎么了,你敢说,你和清歌没有那啥!”

  云笙一说完,宋子蔚一下子就红了脸,然后整个人就不自在了。

  “你们真的没那啥!”云笙实在是不可思议,看看清歌,再看看宋子蔚,两个人是满脸的不自在。结果,本来是宋子蔚教育云笙,结果成了云笙反过来教育宋子蔚。

  “这么多机会,宋子蔚你竟然都不会好好把握。”云笙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宋子蔚,宋子蔚此时就像蔫了的菜叶一样在那。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云笙就不明白,当初在青楼,他们独处的晚上竟然没有干点什么,现在整天黏在一起,竟然也没干点什么。云笙就这样吧啦吧啦的讲了一大堆。

  “云笙,你是不是思想有点开放啊。”清歌趁着云笙的话空,插了一句嘴,云笙是在是太开放,这待字闺中小姐,还没又成亲就先失身,这种事,是很少有的吧,虽然她是青楼出身,也不至于如此开放啊。

  当然,云笙的话中并没有因为清歌是青楼出身,就可以随便乱来的想法,所以清歌才会插嘴,表达一下自己那含蓄的看法。

  此话一出,宋子蔚很快反应过来,然后瞪着云笙,气的说不出话,竟然敢小瞧他!

  在一旁练武的清风见到此种情形,呆呆的看着他们,一脸的茫然,“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清风,不急,你长大就懂了。”云笙慢悠悠的说。

  “练好你的武功吧!”宋子蔚有些气急败坏。

  被小瞧的宋子蔚当天晚上就溜进了清歌的房间,美名其曰为不能让人家小瞧。可怜的清歌就这样被宋子蔚吃抹干净了。

  当然,合欢园里还有一个跟宋子蔚一样溜进别人房间的人,那就是乔君兮。

  屋里,云笙刚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就见一个人闯进来了,刚要出招,发现是乔君兮,一脸无奈。

  “你来干什么?”云笙一脸惊讶。

  “当然是来温柔以待的。”乔君兮一本正经的说完,然后就开始脱衣服。

  云笙此时想起早上乔君兮说的“我以后会温柔一点的”,然后红了脸,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

  “可是我现在还很痛!”云笙一脸哀求的看着乔君兮。

  “你在想什么!我只是想温柔的抱着你睡觉而已。”乔君兮当然知道云笙现在还很痛,他昨晚可是凶猛又粗暴,所以,他真的只是想搂着云笙说说话,睡睡觉而已。

  云笙见乔君兮衣服脱到只剩里衣便停止了,然后钻进了云笙的被窝抱着云笙,云笙悬着的心放下了。

  云笙也在乔君兮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正准备睡时,乔君兮却开口说起了话。

  “云笙,为什么给宋觎许那样一个承诺呢?”

  云笙身子一僵,万万没有想到乔君兮会问这种问题,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你的这一辈子,下一辈子都是我的,不许爱上宋觎,你爱的只能是我!”乔君兮有些任性的话语让云笙哭笑不得,乔君兮这是,吃醋了?

  “君兮,爱而不得,宋觎很辛苦的。”反正是不可能的事了,何不让宋觎过的不那么难过。这话,云笙没有说出口。

  “他难过是他的事,我不管,你不是说是连存在都是因为我吗,那你只能是我的。”

  云笙咬了咬唇,抬头看着乔君兮,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话,“君兮,想容,你打算怎么办?”

  回应云笙的,是乔君兮的沉默,云笙明白,想容,是他们两个之间禁忌的话题,“云笙,睡吧。”就在云笙以为乔君兮不会理她时,乔君兮竟然开口了。 “嗯。”云笙闭上眼睛,紧紧抱住了乔君兮,脸紧贴着他的胸膛。

  “云笙,我会努力去爱你的。”末了,乔君兮又补充了一句话,这句话,让云笙不禁鼻子一酸,流出了眼泪。

  爱她,还需要努力吗?看来,他还是不够爱她啊,没关系,起码,他愿意爱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