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屋内,一片旖旎,屋外,宁无缺黯然神伤。

  他后悔了,后悔所有用在云笙身上的算计,他千算万算,再怎么计划,也无法将自己的心计划上,可就算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们本就该在一起、、、、、、屋内疯狂过后,云笙沉沉睡去,而乔君兮的心情却是无法平静。

  他轻轻将云笙搂在怀里,脸贴着云笙光洁的背部,自言自语道:“云笙,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你,但当我看到你从崖上跳下时,我是害怕的,我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过如此害怕的感觉,你说你连存在都是因为我,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都看到了,你那么辛苦的再爱我,在为我做一切事情,我很感动,或许还有几丝心动,云笙,我想,我应该尝试去爱你了。下半生,我会好好珍惜你,守护你,不再让你爱的如此辛苦。”说完,乔君兮还轻吻了一下云笙的背部然后搂着云笙睡去。

  可惜此时云笙睡着了,要不然,云笙要是听到乔君兮说这话,一定要高兴的跳了起来。

  第二日清晨,云笙很早就醒了,面对面的看着乔君兮那刚毅帅气的脸,手不自觉的拂上了她的面庞,手指划过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云笙的嘴边无意间便挂出了一抹笑。

  乔君兮一睁开眼,映入眸子的便是云笙的笑颜,此时云笙的手指在停留在乔君兮的唇上,看着乔君兮醒来,自己的动作让自己羞红了脸。

  而云笙的这些小表情,倒是让乔君兮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正当云笙为乔君兮的笑入迷时,乔君兮却吻上了云笙的唇,并且停留了好一会儿。云笙惊呆了!

  “云笙,该起床了。”乔君兮的语气温柔的很。

  “哦哦,起,该起了。”很显然,云笙对于这个会笑而且对她很温柔的乔君兮很是不适应。

  说完,云笙也赶紧起身,“嘶。”云笙的动作让她感觉到了身上的痛疼,而且不是一般的疼,云笙低头看到了自己的身上,全是青紫的印痕,然后一双不满的大眼睛瞪向了乔君兮。

  “咳咳,云笙,以后我会温柔一点的。”乔君兮看着云笙那略带凶残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了,虽说他是粗暴了一点,但是,他是个男人好不好,在昨天晚上那种情况下,他要是温柔就不正常了。

  以后会温柔一点、、、、、、听到乔君兮这话,云笙差点没被自己的唾沫星子给呛到,不过在呛到之前,云笙就先被乔君兮的身材给迷倒了。

  乔君兮此时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自然的滑落在腰间,露出了精壮结实的上身,身上有明显的肌肉线条轮廓,但是却不是硬邦邦的肌肉,在那肌肤之上,还有两处刀疤。

  云笙的手不自觉的摸上了那刀疤,轻轻的来回磨蹭,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她不在的这几年,他又受伤了。

  乔君兮看着云笙露出的心疼的眼神,他感觉自己心里一颤,似乎是心动的感觉。

  “怎么,你这是一大清早的在勾引我吗?”乔君兮一边说着,脸上还带着无耻的笑。

  “臭不要脸。”云笙说着,还打了乔君兮一下。云笙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乔君兮。

  “好了好了,我不要脸,行了吧。天色不早了,该起床了。”

  “可是我的衣服都被你撕烂了,我穿什么呀。”云笙满脸委屈的小表情。

  乔君兮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衣服、、、碎片,有些无奈,昨晚战况太过激烈,所以、、、、、、“罢了,你在这等着,我去你的房间给你取衣服。”乔君兮说完,快速起身穿衣。

  云笙就看着乔君兮无节操无下限的在她面前换起了衣服,内心再次说了一句“臭不要脸。”

  乔君兮出门,连步伐都异常轻快。走到院门口时,对院门口的护卫说,“别让任何人进来,知道吗?”他的云笙还在里面呢,衣服都没的穿,要是有人进去了,看见了怎么办。想到云笙,乔君兮的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了。

  而守在一旁的护卫看见乔君兮的这副样子,一脸惊恐,他家主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有点不正常,不对,是相当不正常!

  乔君兮走进了云笙的房间,一眼便看到了云笙挂在墙上的那幅画,乔君兮看着画上的云笙和宁无缺,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总感觉画上的男子看云笙的眼神不一般。

  乔君兮忽略了想要毁掉那幅画的冲动,然后奔向衣柜,本来乔君兮想要直接拿一套衣服,可是看了看自己身上蓝色的衣服,便想要也给云笙找一间蓝色的衣服。

  可是云笙的衣服一向是偏爱鹅黄色,这种蓝色的衣服可真是少之又少,乔君兮翻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件淡蓝色的外衣,然后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此时,乔君兮猛地想起当初云笙给他做的那件衣服,竟是与她衣服的颜色相近,她当时做那件衣服时,得是存了多么欢喜的心思啊,可是自己当时竟伤了她心。

  乔君兮收敛了情绪,拿上衣服便离开了。

  不得不说,乔君兮临走之前说的话还是有用的,因为就在他去拿衣服的期间,宋觎来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宋觎来了都是直接奔到乔君兮的书房的,可是今天,很不幸,他被拦在了门外。

  “王爷,主子发话了,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门口的护卫硬着头皮说道。

  “什么,乔君兮疯了吧,竟然敢把我拦在门外。”宋觎听到护卫的话,顿时火冒三丈,昨天还一起喝酒,今天就把他挡在门外,这要是传出去了,他江南王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王爷息怒,不是把王爷拦在门外,而是所有人都不得进入。”护卫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心理其实想着跟单独把王爷拦在门外没什么差别,因为平时能进入乔君兮院子的也就只有王爷,还有之前那位想容姑娘了。

  “怎么了?”正当宋觎准备发飙时,乔君兮回来了。护卫们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乔君兮,你竟然敢把我拦在门外!”宋觎见乔君兮回来,咬牙切齿的说着,语气里是止不住的哀怨。而一旁的护卫们脑补了一出大戏,他们总觉得有种王爷被主子抛弃的感觉。

  乔君兮看了宋觎一眼,打算无视他,可是眼尖的宋觎发现了乔君兮脖子上的一道暧昧的痕迹,虽然很淡,又被乔君兮刻意挡了一下,但是阅女无数的宋觎一下子就明白,那痕迹是某个小妞挠出来的。

  “乔君兮,你这是金屋藏娇,所以才把我拦在门外吧。”

  然后宋觎又看到了乔君兮手中的衣服,刚准备再倜傥两句,却发现拿衣服好似是云笙的,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君兮,这衣服,是、、、、、、”云丫头三个字宋觎怎么也没有勇气说出口。

  “嗯。”乔君兮算是回应了,然后转身进了院子,留下宋觎一个人在门口黯然神伤。

  门口的护卫倒是一头雾水,那想容姑娘不是被送走了,他们家主子哪里来的娇可藏,难不成,有个幸运的姑娘成功拴住了他家主子。不管是谁,总比那想容姑娘强。

  外面又下起了雪,宋觎还是站在那里,一个人发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到底有多痛。

  护卫们看着宋觎站在院外,雪都染白了他的发丝,可宋觎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刚要开口劝他回去,可是竟然发现宋觎竟然流了一滴泪。护卫们看着宋觎红着的眼眶,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什么好。

  屋内,乔君兮将衣服拿了过来,云笙看着那衣服的颜色,有看看乔君兮身上穿的,很不客气的笑了。而乔君兮选择无视云笙的笑,然后亲自帮云笙穿上了衣服,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时不时地吃一下云笙的豆腐。

  “云笙,我回来的时候,宋觎在外面,他、、、、、、”乔君兮的话语虽然隐晦,但云笙很明白乔君兮的意思。

  “他总得放过他自己,不是吗?”

  收拾完毕,二人手牵手的走了出去。看着门口身上覆了一层雪的宋觎,有些惊讶他竟突然还没走。

  门一响,宋觎便抬起了头,看着在雪中手牵手的二人,还有云笙那不自然的走姿,宋觎感觉扎眼的很,他的心仿佛都在滴血。

  门口的护卫顺着宋觎的视线偷瞄过去,发现乔君兮的手中牵着的竟是云笙,彻底的被惊到了。

  在乔君兮云笙走到门口时,宋觎直接一把抓住了云笙的手,另一端,乔君兮的手还抓着云笙。

  云笙回头,给了乔君兮一个安心的眼神,乔君兮放开了云笙的手,总该有个了断的。

  宋觎揽过云笙的腰,运用轻功,离开了。不一会后,乔君兮偷偷跟了上去,他的小姑娘被别的男人掳走了,他不担心才怪呢。

  酷匠》网n唯I一xC正版#/,¤其9他@都(:是‘盗2版5●

  而站在一旁的护卫惊呆了,王爷喜欢乔姑娘这是全府上下都知道,可是这乔姑娘不是他家主子的小侄女吗,怎么成了他家主子金屋藏得娇了。信息量有点大,他们接受不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