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君兮看着面色苍白,连红唇都没有一丝血色的云笙,心痛的很,“云笙,你过来,别站在那里,危险。”

  “君兮,今日是我的生辰,你答应我一个愿望可好?”

  “云笙,你先过来。”

  “君兮,答应我。”说完,云笙还踩了一块石头,那石头迅速掉下了山崖。

  乔君兮看着,更加害怕了,“好,你说,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快过来。”乔君兮自己都不曾发现,一向沉稳的他此时竟然慌乱不已。

  “君兮,爱我,可好?”听到乔君兮的保证,云笙开心的笑着。

  而躲在一旁的宁无缺,此时竟觉得自己无比可笑,使他促使了这一切的发生,可却是他在这里心痛不已。

  乔君兮听到这话,皱紧了眉头,他没有想到云笙竟然会提这种要求,“乔云笙,你疯了吗,别闹了!”

  “我没有闹,君兮,我为你而来,因你而在,你我之间,是前一世未断的情缘,所以,我爱你,我也要你爱我。你懂吗?”

  “乔云笙,爱你,这不能够。”乔君兮虽然不懂云笙说这些话的含义,但是他明白这些话的背后,是云笙早就爱上了他,而云笙在要求他爱她。

  “无所谓伦理,无所谓外人,这样,能够吗?”

  乔君兮没有回答,而是转过了身,不去看云笙。

  /t酷匠E{网-永@《久LJ免nm费B看Qp小说7

  “乔君兮,你若是不爱我,我便从这崖上跳下!”云笙冲着乔君兮的背影大喊,话里隐藏的,是止不住的失落。

  宁无缺看着云笙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觉得云笙很有可能从崖上跳下,到时候,自己,能做到熟视无睹吗?担忧之情袭满全身,心口再次痛了起来,喉间是一股腥甜。

  “乔云笙!你够了!”乔君兮听到这话,急忙回过身,冲着云笙喊道。

  “君兮,我知道你的答案了。”语毕,云笙露出了一个笑容。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张开双臂。

  乔君兮看云笙这架势,急忙朝着云笙奔去。

  “君兮,我爱你,再见。”说完这句话,云笙便向后仰去。她在赌,对这最后一刻,反正她现在一定不会死,掉下去,最多就是伤残,痛一下,所以,她才会赌。

  宁无缺见云笙跳下,心仿佛都要被掏空了,又看到离云笙不远的乔君兮,暗自运气,朝着云笙身后一渡,减缓了云笙掉下去的时间,乔君兮幸运的抓住了云笙的一只脚。

  宁无缺看见乔君兮成功抓住了云笙,暗了张嘴,一句话也没说,随即转身离开。自松了一口气,可是却抵挡不住涌上喉头的鲜血,嘴角的鲜血一点一滴的低落,落在了白色的衣摆之上,落在了雪地之中,在那白色之中,盛开朵朵红花。

  宁无缺露出了自嘲的笑,确定云笙无事后,转身离开。

  另一边,乔君兮还在抓着云笙的脚,将云笙向上拉。

  “君兮放开我吧,反正你都不会爱我,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云笙说完,脸上还露出了伤心欲绝的表情,可伤心之余,内心还是有一丝庆幸,庆幸乔君兮没有放弃她。

  乔君兮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将云笙拉了上来,然后抱着云笙原理崖边,看着云笙,张不是乔君兮不想说,是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看到云笙为他做到此种地步,说不震惊,不感动是假的。只是他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他需要冷静,需要时间来整理自己。

  云笙一个人呆在原地,看着乔君兮渐远的背影,静静的思考。没事,此计划不成,她还有备用计划,不过,真的好冷。

  也真是难为云笙了,这么冷的天穿的如此单薄,只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可怜一点,好有勾搭上乔君兮的胜算。

  正当云笙思考只是,鼻子异常灵敏的云笙捕捉到了空气中熟悉的气息和淡淡的血腥味。云笙顺着味道去找,找到了宁无缺站过的地方。

  虽然雪一直下着,可是还是能看出那里的两个鞋印,还有鞋印旁点点滴滴的血迹。熟悉的气味,很像师傅,再加上自己醒来时的那幅画,难道师傅来了江南?可是如果师傅来了,怎么会不找自己呢?再说,这旁边还有血迹,有没有其他痕迹,她的师傅又怎么可能受伤呢?

  云笙很快就排除了她师傅来了的想法。然后转身离开,她可是还要实施备用计划的。

  回到房后,云笙立刻让下人准备热水和姜汤,她可是不想受风寒的。

  泡过热水澡的云笙捧着一碗姜汤做到的自己房间的桌子前,看见了桌子上放着一把精巧的银色匕首,底下还压着一张纸,上面写道:云丫头,生辰快乐。

  云笙唇角上扬,心里暗暗说道:宋觎,谢谢。云笙拔出匕首,瞬间惊呆了,这宋觎可真有钱,这匕首竟然是用玄铁打造的,这要是用来防身,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休息过后,云笙开始准备自己的备用计划。傍晚时分,云笙悄悄的溜进了乔君兮的房间。

  另一边,乔君兮回来之后宋觎便拦住了他,二人去了书房议事。

  “君兮,文苏来信说,有人给他送了一些银票和地契。”

  “银票和地契?”乔君兮这下疑惑了。

  “对,总价有一百万两之多。”

  “知道谁干的吗?”

  “不知道,来送的人没留下一丝信息。不过、、、银票上的所属钱庄,是整个南阳都有的,而且上面标记是江南一所钱庄的银票。”宋觎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江南、、、”乔君兮也似乎知道了什么。

  “君兮,你说会不会是云丫头,那丫头看起来很正常,但总感觉有太多的秘密。”

  “云笙她,很可疑。”乔君兮直接表达出了自己的看法。

  “她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查得出你的身份,查得出你要做的事,连你的敌人都能够帮你抵挡,随手就能拿出一百万两帮助你。”

  在云笙来之后,他们的麻烦事少了不少,细细一查,便知道是云笙做的,这不禁让人惊讶起来。

  听完宋觎的话后,乔君兮陷入深思,他们的想起来之前他们坐在合欢树下,云笙对他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连存在都是因为你”,还有今日在断肠崖上云笙说的“我为你而来,因你而在”,这种话,说多了便会让人起疑的。

  “罢了,云笙不会害我们,这就够了。”起码,云笙那么爱他,不是吗?乔君兮心里默默想,然后又对宋觎说:“走,喝酒去。”

  “喝酒?”这下宋觎可不淡定了,这乔君兮找他喝酒的时候可不多,除非是有烦心事了,还是烦心到骨子里的。

  确实,乔君兮烦心的很,这自然是因为云笙了。

  商议完毕,二人便勾肩搭背的去喝酒了,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这可苦了一直等待乔君兮的云笙了。

  云笙傍晚时分就溜进了乔君兮的房间,身上换上了轻薄的纱衣,依稀可见雪白的皮肤,屋子里还点上了几只暗暗的蜡烛,香炉里燃上了略微催情的香。

  没错,云笙这是打算强逼不成,换勾引。可是都到深夜了乔君兮还没回来,她都快睡着了。

  屋外的暗卫见屋里亮着灯,也不奇怪,因为乔君兮平时不在时,也会命人点上灯。

  喝的微醺的乔君兮终于回来了,在他推门的那一刹那,有些迷糊的云笙就清醒了。

  乔君兮一进门,就看到了穿着薄纱的云笙,正冲着他笑,那笑容那么迷人,乔君兮使劲晃了晃头,以为自己喝多了。结果发现面前还是云笙的脸,便自嘲的笑了,“我这是连醉了都会想起你的吗?”

  云笙鼓起勇气上前勾住了乔君兮的脖子,与乔君兮脸贴着脸,醉人的熏香还在燃着,二人正是情动处。

  “乔君兮,我爱你。”云笙朱唇微启,说着动人的情话。

  乔君兮听了,觉得自己不切实际,竟然出现了幻想,幻想的还是云笙,更可笑的事,云笙竟然在勾引他。

  于是狠掐了一下自己,疼痛过后,发现面前的人还站在眼前,曼妙的身体就呈现在他的视野当中,随即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象。

  “乔云笙!你疯了!”乔君兮猛地推开了云笙。

  云笙还是笑盈盈的,然后身子上前,胳膊再次勾上乔君兮的脖子。然后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君兮,我没有疯,我只是在爱你,顺便,索取你的爱。”说完,还用舌头舔了一下乔君兮的耳垂。

  乔君兮的身子一颤,一股热流从身上蹿过,乔君兮感觉云笙身上的女儿香越发的迷人,脑中闪过的全是云笙的面容,她的笑,她的怒,她的泪,还有她说她爱他时的模样。

  乔君兮终于控制不住,吻上了云笙的唇,一边吻着,一边说道,“既然你要疯,我便陪你疯。"云笙知道,乔君兮一定是对她动情了,若是对她无情,那么她点的熏香根本是无用的。再说,乔君兮的定力那么强,要不是对她动情了,也不会陪她一起疯。不过,乔君兮的动作实在是太粗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