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乔云笙!你够了!”云笙的话彻底让乔君兮愤怒了,云笙也知道,自己说的的确很过分,可那又怎样,看着自己爱的人说要娶别人,谁也受不了。

  “君兮,我、、、、、、”想容听了这话后,确实是伤了心,忍不住哭了出来。

  “乔君兮,你说待你功成之日便娶想容,别做梦了,你要做什么,我们心知肚明。你是未来的皇帝,让一个没有才学,没有品德的人做皇后,你让朝中大臣如何信服,她如何能够母仪天下!

  乔君兮,没有什么人,能比上一个师出神域,出身名们,与你政治有利的我更合适做皇后了,我可以说,有了我,不必五年,你定能功成。

  乔君兮,你要记得,我为你而来,因你而在,你的人生,也不能少了我!”此话,云笙是不能让想容听到了,便用了传音术,只让乔君兮听到。

  云笙承认,这话有些卑鄙,甚至是威胁,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了。她的人生有限,她没有信心能让乔君兮接受她了,她,只能如此。

  云笙说的话,令乔君兮一颤,虽然此话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些耻辱的,可是,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历代皇帝会娶太多的女子稳定朝纲,这话,不无道理。他只是想要自己爱的人做皇后,可是,想容,他爱吗?若是不爱的话,那云笙呢?

  乔君兮生平第一次,陷入了纠结当中。

  云笙给了想容一个戏谑的表情,便离开了。

  第二日,如云笙所愿,想容被送走了,可是二人之间却好似有了隔阂,云笙找了乔君兮多次,乔君兮总是避而不见,就算是见到了,乔君兮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云笙。云笙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宋子蔚的伤已好,应了云笙的要求,开始教清风武功,还是不是和清歌谈情说爱一下。云笙每日出了教清风之外,就是练功和管理自己旗下的产业,还私底下偷偷帮着乔君兮扫除麻烦。

  尽管云笙的生活很有规律,云笙也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暴露出来,可是心思细腻的清歌还是发现了云笙的不对劲。

  “云笙,这几日看你心情不好,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清歌出于关心,向云笙问道。

  “是啊,烦心事大着呢!”说完,云笙还叹了一口气。

  “云笙,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不妨和我说一下。”

  “清歌,如果你喜欢的人对你刻意置之不理怎么办?”

  “啊?云笙,你有喜欢的人了?”清歌一脸惊讶。

  “乔云笙,你竟然还会喜欢人!”宋子蔚正好过来找清歌,碰巧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一脸惊讶。

  “去你的,这不是重点。”云笙给了宋子蔚一个白眼。

  “那他为什么会刻意对你置之不理。”清歌问道。

  “因为我说了些过分的话,还威胁他了,而且,正常人的思维来看,我是不能喜欢他的。”

  “那他喜不喜欢你啊?”清歌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一定在乎我,我们相识很久很久,彼此之间很是了解。可是他有相伴许久的女子在他身旁,他还要娶她,我就不知如何是好了。便说了一些重话,使他对我冷眼相待。”

  清歌跟宋子蔚二人对乔君兮并不熟悉,而且云笙说的又隐晦,所以二人猜不出云笙说的人正是乔君兮。

  “男子三妻四妾很正常,就算娶了一个又怎样,他还可以娶你啊。”宋子蔚此话一出,清歌愣住了,心里疼了一下。

  云笙看向了瞪了宋子蔚一眼,然后看向了清歌,正好捕捉到清歌那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宋子蔚也意识到了,急忙开口说,“清歌,你放心,我这辈子只娶你一个,我心里装的全是你,又怎么可能在容得下别人呢?”

  清歌听了,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宋子蔚真的会为了她不娶别人吗?她不知道。

  云笙是完全赞成宋子蔚这话的,可是,前一世,她与乔君兮爱的深切,这一世,她为他而来,可是为什么就不能轻易相爱呢。

  “我一定要跟他在一起。”云笙说道,语气有些重,就好像再说一个誓言。

  “不择手段?”宋子蔚问道。

  云笙听到这四个字,迟疑了一下,“对,不择手段。”她的交易只剩六年时光,就算是不择手段,她也要跟乔君兮在一起。

  “我有一个办法,虽然有点、、、咳咳,但是绝对是有用的。”

  “说。”

  “再过几日,就是你的生辰了,他肯定会让着你,这时候你就提要求,然后、、、、、、这样、、、、、、”宋子蔚小声地,仅用他们三个人听到的音量说着。

  “这样,不好吧?”清歌听完后,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虽然这个方法看起来是很有用,但是也太偏激了。而且,竟然还要让云笙冒险。

  “行!就这样做!”云笙思考了一下,同意了宋子蔚的主意。

  清歌默默地在心里擦了一下汗,祝愿云笙能成功吧。

  “需要我们帮忙吗?”清歌说道,既然云笙同意这个做法,那么他俩也得帮着点,不能失败啊。

  “不用了,我自己就能搞定。”云笙拒绝了,其一,云笙真的自己可以解决,其二,云笙不想宋子蔚跟清歌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乔君兮,要不然,还要跟他们解释太多太多,他们知道的多了,危险也就会多。

  几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云笙也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并且安排了详细的计划。

  生辰那日,云笙在天刚亮时就醒了,一睁眼,发现床边挂了一幅画,画上画的是她当初离开神域之时的场景,画上细看还可以看出云笙灵动的眼眸,和宁无缺嘴角那似有似无的笑。

  云笙看到这幅画,开心的笑了,她就知道,师傅一定会送她礼物的,就如前几个生辰一样,不曾忘记过。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熟悉的气味,可是云笙却怎么也抓不住,无疑,宁无缺昨晚来过了。可是云笙却想不到,只觉得可惜,她的师傅在神域,自己见不到他,想必这幅画,就是师傅命神域中人送来的吧。

  云笙起床梳洗,刚刚梳洗完毕,自己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云笙打开房门,看见清歌清风还有宋子蔚三人笑盈盈的看着她。

  酷匠网`F首,发U

  外面下起了雪,清歌的手里还端着一碗面,宋子蔚怕面里进雪,还特地打了一把伞,云笙鼻子一酸,感动的差点连眼泪都掉了下来。

  三人纷纷给了云笙生辰礼物,还让云笙吃完了那一碗长寿面,云笙一边吃面,心里面一边难过,就算是吃了长寿面,她也长寿不了啊。

  三人临走前,清歌还给了她一个俏皮的眼神,说道,“云笙,加油!”

  宋子蔚亲昵的搂过清歌的肩,用眼神告诉她加油,只有清风有些迷茫,什么也不知道。

  三人离开后,云笙换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裳,很妖艳,也很单薄,云笙很想多穿一点,可是为了营造楚楚可怜的形象,她就挨一回冻吧。

  云笙写了张纸条,走到了乔君兮的院子,用飞镖将手上的纸条钉到了乔君兮房间门口的柱子上,然后快速离开。

  而乔君兮院子里的暗卫只看见一抹红色身影一闪而过,要去追时,却发现对方一丝痕迹都没留下,乔君兮闻声出来,看到了插在门上的飞镖,去下了纸条,上面写着,“一个时辰后,断肠崖上见。”

  没有落款,但是乔君兮认得,那是云笙的字,“不必追了。”乔君兮对着暗卫说。

  暗卫们一脸茫然,不知为何主子不让追了,但是既然主子都发话了,自己不得不从。

  乔君兮看着纸条,陷入沉思,看着飞镖插入木中的深度,云笙的武功似乎更高了。她约自己在断肠崖见,又是为何,从这里到断肠崖只需半个时辰,看来,她还给自己半个时辰的思考时间。

  正在乔君兮思考时,宋觎来了。

  “何事?”乔君兮问道。

  “君兮,今日是云丫头十四岁的生辰,你可有想过怎么庆祝?”

  今日是云笙的生辰,他怎么将这事给忘了,那云笙今日在断肠崖约见他,该不会是、、、、、、乔君兮似是想到了什么,飞快的走出了房门,运用轻功,一下子就不见了身影。

  “哎!君兮,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房间内,只剩宋觎的声音独自想着。

  宋觎无奈,自己去了云笙的院子,发现云笙不在,便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放在了云笙房间里的桌子上。

  断肠崖上,白雪皑皑,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而白衣在身的宁无缺在这里极易藏身,就站在离云笙最近的一块岩石后,默默地看着云笙。

  一袭单薄红衣的云笙坐在崖边,双腿垂在崖下,及腰的长发无一丝装饰,自然的垂在身后,寒风袭来,微微浮动。

  乔君兮来时,就看到了这般的云笙,看着云笙如此危险的坐着,心里不由得一紧,用连他自己都为发觉的颤音轻轻喊道,“云笙。”

  云笙听见乔君兮那紧张的声音,面带喜色的起身回头,说道,“君兮,你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