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我帮你找到陆沁,你无条件的帮我一个忙。”

  她怎么知道自己找的是陆沁,不过想想昨晚尊主说的话,看来,云笙真的能帮到自己,而自己,就算是云笙不帮他,他也得帮云笙,因为,尊主发过话的。

  “好。”陆沛痛快的答应了。

  “无论什么忙?”云笙感觉陆沛答应的太痛快了,不敢相信,于是又问了一遍。

  “嗯,说吧,你要做什么。”

  云笙思考了一下,将清歌清风的事情说了出来。倒不是她没有顾忌,只是她觉得陆沛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而且她总觉得,无论如何,陆沛都会帮助他的。

  不过令云笙意外的是,陆沛听了这话,不但没有为难之色,反而一脸欣喜。自己正犯愁呢,没想到云笙把他的问题给解决了,尊主说的果然没错。

  “好了,我答应你的事了,那陆沁呢,你是不是应该带我去找她。”

  云笙看着陆沛这样急,便立刻带着陆沛去了饭庄,进了自己的包厢。陆沛见到云笙此举,有些疑惑,但是,云笙下一句话就打破了陆沛的疑惑。

  “去后厨将陆沁姑娘带来。”说完,还看了陆沛一眼。

  陆沛此时明白了,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竟然会去做个厨娘安稳的生活,难怪自己找不到。

  不一会,陆沁就推门进来了,一见到包厢里的人,便生出了逃跑的想法。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易了容,陆沛认不出来的。便向云笙走了过去。

  谁知云笙起身朝门外走去,陆沁一看,便知道不妙,也跟着向门外走。

  “死丫头,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你!”陆沛咬牙切齿的喊道。

  陆沁一听这话,向门口走的更急了。

  “嘭!”还没走到门口,那门就被关上了,然后从外面反锁。

  “皇兄、、、、、、”陆沁认命的转过身,弱弱的喊了一句。

  “你个捡来的丫头,我才不是你皇兄呢。”说完,陆沛就抱住了陆沁,吻了上去。

  “唔~”陆沁反抗着。

  “丫头,我一定会娶你的。”陆沛向陆沁承诺着。

  “可是,皇兄,你将来登上皇位,你让朝中的大臣怎么看,你让天下百姓怎么看。”

  “皇帝不做了,又冤大头替我了。”

  “皇兄?”

  “死丫头,你在敢叫我一下皇兄试试!”陆沛说完,又吻上了陆沁的唇。

  第二日,云笙便开始教清风文学,上一世,云笙学的是国学,什么论语孟子的,各种诗词歌赋,早就烂熟于心了,要不然这一世也混不了一个京都第一才人的称号。所以,教起清风来,云笙是毫无压力的。

  “嘭!”下人们一人捧着一摞书进了清风的房间,然后放在了清风的桌子上。看的清风两眼放光,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书。

  “清风。”云笙在下人们放完书后,走进了清风的房间。

  “云姐姐。”清风开心的看着云笙。

  “清风,清歌呢?”

  “姐姐啊,她一大早就去找子蔚哥哥了,说是要照顾他。”说完,清风还一阵坏笑。

  云笙也一脸坏笑,二人心照不宣。

  “清风,接下来,你要吃苦了,我给你安排的学习任务可是很重的。”其实云笙也没办法,因为在与陆沛交易时,陆沛还加了一个条件,就是如果清风要回归东陵皇室,那么他必须做皇帝。而且,只给了三年的时间培养清风,所以,清风要学的东西就多了。

  “没事,只要能学习,清风不怕吃苦。”、云笙欣慰的笑了,摸了摸清风的头,“清风,每日两个时辰学习国学,一个时辰学习棋艺,一个时辰学习书画,一个时辰的诗词歌赋,等子蔚哥哥身体好后,在给你添两个时辰习武。”

  云笙要让清风学的,都是一个国君必须要学的。云笙之所以不教清风武功,是因为云笙的武功全部从神域学的,无法教,别的,云笙很有自信,整个南阳绝对找不出比她更好的了,所以,她会亲力亲为。

  清风听到要学这么多之后,虽然感觉很累,甚至休息时间都很少,但是,云姐姐要他学的,总归是没有错的。

  “清风,国学,我们先学习论语,你要将它背熟,其中意思自己参透,之后要讲解给我听,棋艺、书画、诗词歌赋、我会指点你一二,剩下的也要自己参透,这样你才回有自己的风格,明白了吗?”

  “明白了,云姐姐。”

  “今日你先整理一番,明日便开始学习。”说完后,云笙便离开了,走到门口时,又回头冲清风说道,“清风,一定要学好,三年后,你就会找到父亲的。”

  清风听到这话,很是激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云姐姐会说三年后,但是,这其中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能找到父亲,他就很开心了。

  从清风那里离开后,云笙就去了宋子蔚那里,给他换药,在云笙的医治下,宋子蔚的伤好的很快,再有几天,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云笙又去了饭庄和绣庄那里看了看,让红衣和石头准备躲开几家店,自己也去找了几个在整个南阳都有分布的钱庄,换了些银票。

  忙完这一切,已经到了晚上,云笙命神域的人将手中的银票,以及在京都的地契全部送到京都秦文苏那里,云笙知道,秦文苏负责管理乔君兮的钱财,将钱和地契交给秦文苏,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至于他们肯不肯用,那关云笙什么事,有钱不用是傻子。

  安排好这一切的云笙,喜滋滋的跑到了乔君兮的院子,想跟乔君兮亲近亲近,结果,却碰上了正在说话的乔君兮与想容。

  云笙想要知道二人说些什么,又不能让人发现,便闭了气,躲过门口的守卫,偷听起来。

  “想容,我为你寻了一处新宅子,你先去住好吗?”乔君兮思考过很久,才决定让想容搬出江南王府,江南王府虽然守卫多,看起来安全,可是盯着他的人越来越多,想容便更容易被人盯上,所以让想容搬出去,再多派些暗卫,要比现在来的安全。

  、酷匠d网0☆唯一tu正-版…k,s其|他都;;是R*盗A版;t

  “君兮,你是在赶我走吗?”想容一听,心里害了怕,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才让君兮赶自己走,还是因为、、、因为别人。

  云笙听了这话,心里一喜,暗自附和,没错,就是赶你走!

  “想容,你听我说,不是赶你走,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乔君兮耐心的解释,他不能像对待旁人一样对待想容,想容是他特别的存在,所以他会温柔相待。

  云笙听了这话,刚开始还在想,这是在找赶你走的借口,所以,想容你就不要不识相,赶紧走吧。可是,很快,云笙就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了,心里不由得一痛,原来,乔君兮早就为想容想好了一切。

  “君兮,你说的,我会听,可是,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会娶我。”想容想要乔君兮的承诺,她总感觉,乔君兮似乎有什么变了,心变得离她远了,所以,她必须要问个明白,她不想浪费了她大好的年华,却什么都没换来。

  乔君兮万万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一是之间犯了难,他曾对想容说过,等想容长大就娶她,可是,现在要再说娶她,心里却出现了云笙的影子,这是他始料不及的。

  “君兮,从八岁到十八岁,我已经在你身边十年了,你说过等我长大就娶我,可是我早已过了婚嫁之年,你却仍旧放我一个人,我等不及了,我怕你会不要我,如果你不要我,我要怎么办。我还能依靠谁?”说道后面,想容竟然泛起了泪光。

  乔君兮陷入了深思,云笙看着乔君兮的脸色,知道乔君兮一定会答应的,心里狠狠地痛着,她呢,她怎么办。

  “想容,我会娶你的。”乔君兮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可是,我要等到何时?你说会娶我,可是你不告诉我具体的时间,难道要我在等十年吗?”

  “好,想容,最多五年,待我功成之日,我定会娶你为妻。”虽然乔君兮这句话是对着想容说的,可是不知为何,乔君兮在心里却看到了云笙的影子。

  此话一出,云笙的心仿佛都在滴血,云笙紧咬下唇,起身理了理衣服,走进了房间。

  “乔君兮,我不同意!我以乔家人的身份不同意!”

  面露喜色的想容听到云笙的声音,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愤恨的表情。云笙看到想容的脸色,白了她一眼,一副鄙视的样子。

  “云笙,别胡闹!”乔君兮呵斥道,同时心里也在想,云笙的武功竟高到如此地步,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她之前在门外。

  “我没有胡闹,你要娶她,你身为恩国公府二公子,竟然要娶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孤女为妻,传出去了,岂不是让外人笑话。你这样一来,岂不是让世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都往恩国公府里钻!”

  “云笙!”乔君兮出声,想要制止云笙说下去,可是云笙不领情,要是领情,她就不是乔云笙了。

  “乔君兮!我可不想将来小贤儿也娶一个不三不四,耍小心眼,不成大器的孤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