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笙这才来到宋子蔚床前,对着宋子蔚说道,“疼吧。”

  云笙早就看出宋子蔚之前一直在强忍着,那蛊虫一直在啃噬他的肉,宋子蔚的额头上也是细密的汗珠,怎么可能不疼。

  宋子蔚见清歌走了,就剩云笙一个人,也不做作,大喊了出来,“乔云笙,你个死丫头,疼死我了,怎么还没给我治好啊!”

  云笙白了他一眼,然后从随身携带的药箱中拿出了一粒药,为宋子蔚吃下,不一会宋子蔚就感觉不到疼了。

  正当宋子蔚感叹云笙的药神奇的时候,乔君兮和宋觎来了。

  “来得正好,我刚想派人去找你们呢。”云笙说道,“需要你们帮忙,把他的手脚按住,待会取蛊虫,他得保持清醒,要不然很可能被反噬。取蛊虫的过程非常痛苦,为防止他乱动,就靠你们俩了。”

  云笙刚说完,宋子蔚就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什么!蛊、、唔。。。”

  宋子蔚的话还没说完,乔君兮和宋觎就按住了他,云笙也趁机往宋子蔚的嘴里塞了一块布,以防他乱叫。

  云笙很不客气的把宋子蔚的衣服扒了,然后把本来绑在宋子蔚身上的绷带也拆了,打量着只穿着一条亵裤的宋子蔚,这小子身材不错嘛。云笙一边打量,一边想着,不一会儿就跑偏了。

  “唔!”宋子蔚看着云笙这副德行,不满的发出了声音。

  “云笙!”乔君兮喊了一下云笙,面露不满。不知为何,他看到云笙这样,竟然会觉得心里酸的很。

  “云丫头!你是不是女人啊!”宋觎直接冲云笙喊了出来。

  “唔唔。”宋子蔚又发出了声音,表示云笙怎么能在这关键时刻走神呢,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身材不错。

  y{酷c‘匠'网x唯C一正版》,PU其&、他Aw都v是a盗版

  “抱歉,走神了。”云笙只说了一句话,丝毫不在意别人鄙视的眼光,不过她很开心,因为乔君兮起码对她这种行为是不满的,她很乐意把这理解为吃醋。

  云笙回过神后,迅速进入状态,脸上满是严肃之意。 云笙打开药箱,从里面端出了一块生肉,但与普通肉不同的是,这是云笙用药水泡过的,肉上散发着别致的香味。

  之后,云笙又点了一粒药丸,用镊子捏住在宋子蔚周身来回转动,很快,宋子蔚的身体就出现了反应。

  在宋子蔚右胳膊上臂,可以明显看到有跳动的痕迹,还可以看到在宋子蔚的胳膊上,有明显的凹进去的一条线,那便是蛊虫啃食过的。

  宋子蔚看着自己身上的变化,眼珠子都瞪大了,忽然,宋子蔚表现出了痛苦之色,身上的疼痛让他无法忍受,之前乔云笙不是给他吃了止痛的药物了吗,怎么还会这么痛。宋子蔚想。

  但若是宋子蔚知道云笙之前喂的药是为了引蛊虫,而不是止痛的,不知道宋子蔚会不会想骂云笙。

  伴随着痛疼而来的,是难受,宋子蔚感觉全身像被绑住了一样,束缚的很,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于是开始挣扎起来。

  乔君兮和宋觎的作用发挥起来,二人狠狠按住宋子蔚,云笙就一直盯着宋子蔚的胳膊,确定了下刀位置后,云笙就右手拿着细长的刀子,一刀下去,切开了宋子蔚的皮肤。

  然后云笙顺势一挑,左手迅速端过生肉,被挑出的蛊虫一下子就飞到了生肉上,云笙又快速的拿出了一个琉璃罩盖在上面。放在了桌子上。

  最后,云笙拿出纱布和药粉,给宋子蔚进行包扎。包扎完毕后,云笙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看着琉璃罩中正在啃噬生肉的蛊虫。

  “就是这东西在子蔚的身体里啃噬他的肉?”宋觎坐在云笙旁边后说道。

  “这蛊虫怎么这么肥大?”乔君兮看着那有大拇指般粗长的,乳白色的虫子问道。他听说过蛊虫,应该都是极小的,可是眼前这个,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他啃噬了宋子蔚的肉,控魂蛊靠着肉生长,啃噬的肉越多,控魂能力越强。”云笙解释道。

  “一晚上就长这么胖、、、、、、”宋觎说道。

  “没事,反正子蔚一个男子汉,肯定能忍、、、”乔君兮又补充了一句。

  “再说,啃噬的又不是我们的肉,没什么关系、、、”云笙一边喝着茶,一边风轻云淡的说。

  “、、、、、、”

  三人一句接着一句,宋子蔚终于忍不住了,“呕!”

  听见这声音,三人嫌弃的看了宋子蔚一眼,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云笙手中托着装有蛊虫的琉璃罩,对着二人说,“反击,正式开始。”

  云笙回到合欢园时,清风和清歌姐弟俩正坐在合欢树下畅谈。正值深秋,合欢树的叶子早已黄透,开始凋落,不过这也不影响它的美。

  “姐姐,你会留下来吗?”清风问道,眼里含着期盼。虽然之前云笙说过姐姐会留下来,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想问一下。

  “会的,姐姐会留下来,会陪着你,照顾你。”清歌摸了摸清风的头,温柔的笑着。

  “那你是不是就会跟子蔚哥哥在一起了?”

  清歌听了清风的话,害羞的红了脸,然后点了点头。

  不过她倒是发现了,清风竟然称呼宋子蔚为子蔚哥哥,可见是与其相熟了。不但如此,自己还发现清风要比之前开朗了许多,她真的很感谢云笙。

  “太棒了,姐姐,子蔚哥哥可是个好人呢。”清风一脸激动。

  “要是让宋子蔚知道你这么夸他,他就得高兴的上天了。”云笙走到姐弟俩身边,打趣道。

  “对,不能夸子蔚哥哥,子蔚哥哥要是知道了,就得上天了。”清风附和道。

  “扑哧!”清歌没忍住,笑了出来。

  “清歌,放心吧,宋子蔚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安心的和他谈情说爱了。”说完,云笙还朝清歌眨了下眼,这下,清歌的脸又红起来了。

  “对了,清歌,你还从来没有说过你姓什么呢?”云笙思考了一下,决定要试探一下姐弟俩的对于父亲的态度。

  “姓陆,不过母亲说过尽量让我们少提起自己的姓。”清歌的话中,是掩饰不住的失落。连清风听了这话,也是一脸的难过。自己的父亲抛下自己,母亲去世,自己连姓什么都要隐藏,不难过才奇怪呢。

  “清歌,清风,你们有没有想过去找一下自己的父亲。”

  “怎么会没有想过,可是他抛下了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去找他!”云笙不难听出这话中清歌的怒气。

  “那,如果他有自己的苦衷呢,又迫不得已的理由呢?”云笙从之前的调查结果中发现,东陵皇帝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使他没有来找姐弟俩,一个不喜女色皇帝,甚至连现在唯一的皇子都是再来南阳之前娶得,更何况,那陆沁、、、、、、“他能有什么苦衷呢?”清歌自嘲的笑了笑。

  “可是姐姐,我想见到父亲,我都不知道父亲长什么样子。”此时清风突然开口,眼睛里闪着泪花的看着清歌和云笙。

  “清风,云姐姐可以帮你找到父亲,你愿意吗?”云笙听了清风的话,心里一颤,哪有孩子不想见到父亲的。

  “真的吗?”清风看着云笙,眼睛里满是欣喜,然后又转头,目光看向清歌,问道,“姐姐,我们找找父亲好不好,清风想他。”

  清歌看着清风,鼻子一酸,没忍住,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然后郑重的点了一下头,“谢谢你,云笙。”

  云笙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清歌不要这么客气。然后起身离开,她想给姐弟俩一些空间,而自己也需要去找一下陆沛。没有陆沛的帮忙,自己行动会很困难。

  至于为什么她会肯定陆沛会帮她,她自然有办法。

  “主子,人还没有找到。”云笙刚到,就看到一个黑衣人向陆沛在汇报消息。

  听到消息后,陆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那人下去。

  黑衣人走后,陆沛气急,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空,一抬头,便看见了一脸戏谑表情的云笙。

  “你来干什么?”陆沛很快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问着云笙。

  “来跟你做个交易。”云笙在听了黑衣人说的话之后,对于自己要做的是更有把握了。

  “你身上能有什么值得我交易的。”陆沛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一脸鄙视。

  “那就算了,本来看你找人找的那么辛苦,想要帮你一下的,既然你如此不屑,那就算了。”云笙说完,便作势要走。

  “等等!”陆沛此话一出,就看见云笙一脸戏谑的看着他,心里一阵懊恼,他这个小师妹,有能把人气死的本事。

  “我没有什么值得你交易的,还是算了吧。”云笙话虽如此,可脸上挑衅的表情是掩饰不了的。

  “说吧,条件是什么。”陆沛努力克制住了想打死云笙的想法,憋屈的开口。

  “我说,陆师兄,你想不想多个兄弟姐妹什么的。”

  “我倒是想,可是我父皇肯吗?”要是有个兄弟,他就不必这么多顾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了。“你问这个干什么!”陆沛说完,就发现这不是重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