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是现在才知道我的名字吧。”云笙惊讶的问道,要不然,他怎么会不知她的师傅呢。

  “你从来没告诉过我。”陆沛说完,还用鄙视的眼光看了一下云笙,“不过,尊主的徒弟,武功就是这个样子?”

  躲在暗处的宁无缺,听到这话,不由得挑了挑眉。但仍旧是面不改色,听着下面的话。

  云笙一听这话,立刻拍桌子站了起来,侮辱她可以,侮辱她师傅,是万万不可得,不对,就连侮辱她也不可以!

  “我武功怎么了!啊!我的武功也是很高的,只不过是周围的人武功太强了而已!”云笙的语调忽然升高,“再说,就算我的武功比不上你,但是我可是样样都会的,我师父可是让我均衡发展!我师父这叫有先见之明!你懂什么!”

  “你信不信我去告诉左长老,说你欺负我!左长老要是知道了,你一定没有好果子吃!”可以说,云笙在维护师傅这方面,做的可真是太棒了。

  陆沛实在是受不了云笙的狮子吼,默默地起了身。离开了,而云笙还在说着。

  宁无缺听了云笙的话,难得的笑了笑,他之前竟然不知道,他的小徒弟这么维护他。看到陆沛走了,宁无缺也默默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陆沛才发现有人跟踪他,忽然转身,对着身后之人出招。可是对宁无缺来说,这一招根本就是花拳绣腿,很容易就避过了。

  而陆沛就跟打在了棉花上一样,心里一惊,来人武功竟高到如此地步,正准备出第二招时,才看清来人,急忙收手。

  “尊主。”陆沛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怎么,本尊主的徒弟,武功很差吗?”宁无缺冷不丁的开口,这让陆沛心里汗颜了一把。不过陆沛终归是陆沛,还是处变不惊,一本正经的答道,“比我差罢了。““你倒是不错,不过也不能要求人人跟你一样。”

  “谢尊主夸奖。”

  “照顾好那个丫头,尽量能帮她就帮她,别让她受伤。”宁无缺嘱咐道,既然陆沛在这,不用白不用。

  “可是尊主,弟子来南阳,是有要事的,恐怕帮不了师妹多少。”陆沛真的很想拒绝,他一看就知道,云笙是个麻烦的人,而他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处理她的事,他还有他的人要找。

  “她会有你想要的,想知道的,想要找的。而且,她,会解决你未来最重要的问题。前提是,你得帮她。”

  “是,弟子领命。听到宁无缺这样说,陆沛一定会听的,因为他知道宁无缺作为神域尊主,可以算到任何人的事,自然也包括他。

  “不要告诉那丫头,我在这里。”宁无缺叮嘱道。说完这话,宁无缺就消失了。

  陆沛一个人站在原地,默默地思考着。神域尊主果然不是一般人,他既然知道了自己同云笙说的话,想必在那里已经很久了,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更何况之后又跟了自己那么久,若不是他自己暴露,自己也不会知道身后有人跟着。

  可是他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跟在云笙身边帮她也不让她知道,他总感觉,他对云笙太过不一样。

  他总感觉,宁无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尊主又岂是别人能看清的。

  思考完之后,陆沛就安心的回了房间睡觉,尊主都说了,自己的事,要靠云笙了,那明天就去找她呗,顺便保护一下她,帮助一下她。

  看来,自己要在南阳待一些日子了。

  宁无缺回到合欢园的时候,云笙已经睡下了,宁无缺就站在云笙的床前,静静的看着云笙的睡颜。然后蹲下身,手拂上了她的面颊,手指轻轻摸索着,眼里一片柔情。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宁无缺的手指拂过云笙的眉眼,鼻子、、、、、、、嘴巴,宁无缺还是没有忍住,低下了头,轻吻了一下云笙。

  最是动情处,宁无缺感觉心口一疼,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滴在了云笙的唇上。宁无缺没有发现,而是起了身,走了出去。背对着云笙,发出了一阵苦笑。

  他以为他算好了一切,他以为他能够做得完美,可是他却算不到自己的心。

  宁无缺走后没多久,云笙就醒了,她也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心里不安。突然感觉嘴角上有丝异样的感觉,手指一触,发现是一滴血迹,云笙满脸惊讶之色,惊讶之余,发现空气中似乎有她熟悉的味道,可是却捕捉不到。也不知为何,就那样落下了一滴清泪。

  一夜未眠。

  第二日,云笙起床一出门,就看见清风又站在院子里了。云笙想到了昨天的消息,心里有些纠结,她是应该帮助他们姐弟俩回到东陵皇室,还是坐视不管。

  纠结一番后,云笙决定先去探探他们的口风再说。再说,她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把宋子蔚体内的蛊虫取出,要不然时间长了,宋子蔚都要被啃干净了。

  “清风,跟我去宋子蔚的院子,你姐姐在那里。”云笙走到清风面前说道。

  “姐姐?她来看我吗?”清风问道。

  “不是来看你,是要住在这里,跟我们一起。”

  “真的?那姐姐她是不是以后就不用去那种地方了。”清风的眼睛里含着激动与希望,他的姐姐终于不用那么痛苦了。

  “对,但是宋子蔚受伤了,我们要去给他治伤,我们一起去,正好你姐姐也在那里。”

  “好。”

  清风跟在云笙身后,步伐比往日也轻快了许多,云笙感觉得到,清风真的很开心。

  到了宋子蔚的院子后,云笙让清风在房间外面等着,自己先进去了。

  云笙进去后,就看到清歌用湿了的帕子再给宋子蔚擦拭,小心的很。云笙见状,心里一喜,看来,这宋子蔚还是很有希望的。

  “乔、乔姑娘。”清歌感觉到有人来了,回头一看,吓得手中的帕子都掉了,“我,我只是帮三皇子擦一下脸。”

  看到清歌如此拘束,云笙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清歌姑娘,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清歌看着云笙,稍作犹豫,还是走了过去。

  “清歌姑娘,你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以后有什么打算?”云笙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可以做些针线活赚钱补贴家用,毕竟,清风还需要照顾。”

  “清歌姑娘,留下来吧。”云笙继续说道,她不难看出,清歌有离开的心思,她现在只能先将清歌挽留,然后再撮合她跟宋子蔚。

  “可是,你帮我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可是清风就在这里,我也需要一个贴心的人。你正合适。”

  “我、、、、、、”清歌咬了咬唇,什么也说不出来。

  U酷F匠》d网首G发O

  “清歌姑娘,那你对宋子蔚,又是怎么想的。”云笙继续问道,她得帮他们俩一把,她看得出,他俩是互相有情意在的。

  “我、我不敢逾越,他是堂堂皇子,而我,只是青楼妓女。”清歌说出这话时,有掩饰不住的失落。

  “宋子蔚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的,他在乎的是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我又能怎么办呢?我不能害了他。”清歌露出了自嘲的笑。

  “如果你离开他,才是对他的伤害,你看看他,他都为了你这个样子了,留下来吧,留在他身边。”

  “对啊,清歌,你就留下来吧,你看我都这样了,你还舍得抛下我吗?”宋子蔚不知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听到了云笙和清歌的谈话,按捺不住的插了句嘴。

  “你醒了!”清歌闻声,赶紧回头跑到了宋子蔚的床边,看着他,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与关心。

  “清歌,你听着,我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不管你以前怎样,我在乎的是你,我不允许你瞧不起自己,你懂吗?”宋子蔚一本正经的看着清歌,对她说道。

  清歌听到这话,不自觉的红了眼眶。犹豫一番,清歌终于点了头,宋子蔚一把把清歌抱在怀里。两人幸福的笑着。

  云笙就静静的看着他俩,虽然云笙也很想出去,不打扰他们,但是,“咳咳,虽然我很不想破坏你俩的气氛,但是宋子蔚的伤,还得治。”

  “我的伤你昨晚不是治了?”宋子蔚问道。

  此话一出,云笙也不知怎么回答了,只是看了宋子蔚一眼,眉头紧锁。宋子蔚很快明白过来,他的伤不是那么简单的。

  “清歌姑娘,你也照顾了宋子蔚一晚上了,还是先去休息吧。清风就在外面等你,让他带你去你的房间。”云笙对着清歌说道。

  清歌看了看宋子蔚,宋子蔚朝她点了点头,清歌起身,走向了云笙身边,然后向云笙行了个礼,“乔姑娘,谢谢你。”

  云笙赶紧扶起了清歌,“清歌,都是自己人了,还喊乔姑娘?”

  清歌注意到了云笙称呼的变化,便也不拘束了,喊了声“云笙”。两人相视一笑,清歌便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