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君兮无情的给了他一脚,然后示意云笙继续说。虽然他也不满云笙一个女孩子去那种地方,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解决,那件事,自己以后再找她算账。

  等等,他为什么会有找云笙算账的想法,就像是教训不听话的小妻子的感觉,不对不对,这是教训自己的晚辈。叔叔教育侄女,应该的!

  云笙本来很满意乔君兮踹了宋觎一脚,可是看他自己突然走神了,两个人都失了神,她还怎么说。

  “咳咳!”云笙略带怒气的咳了两声,拉回了二人的思绪。

  “当时宋子蔚正为了清歌在那里争执,我在楼上看着他们,当时人挺多。”

  “等等清歌是谁?”宋觎明显跑偏了。

  “应该是跟清歌一起回来的女子吧。”乔君兮也跟着跑偏了。

  云笙又瞪了二人一眼,他俩赶紧回神,云笙继续说道,“突然,飞过来了一把匕首,按道理来说,那一把匕首要清歌的命是没问题的,但是”

  云笙停顿了一下,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当时宋子蔚正站在清歌旁边,他有极大的可能救清歌一命,就在宋子蔚为清歌挡了一刀后,突然冒出了四五个杀手,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青楼女子。”云笙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他们针对的是子蔚!”宋觎大胆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匕首插进宋子蔚的身体后,杀手的目标一直是清歌,只是碍于宋子蔚,我,还有陆沛的原因,才没有得逞。”云笙想了想,还是将陆沛的名字说了出来,毕竟,她总感觉陆沛奇怪的很。

  “子蔚的伤可有怪异之处?”宋觎说出了重点之处。

  “不是怪异,是诡异,宋子蔚身体里被种下了蛊,还是消失已久的控魂蛊。”云笙说出了关键所在。正是这一点,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其实是一场阴谋。

  “所以,那蛊虫是随着匕首进入了子蔚的身体,然后啃噬着他的肉,还有,控制着自慰的心智。”宋子蔚再说这些话的时候,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如果宋子蔚体内的蛊虫取不出来,那么,宋子蔚不但会被人控制心智,而且最后身体内部会被啃噬光,成为一副躯壳。可是,这蛊虫本身就少,又是控魂蛊,那么,要到哪里才能去找到能够取出蛊虫的人。

  “那么,是不是说,这场刺杀的是冲着子蔚来的。”乔君兮说道。

  “或者说,是想杀了清歌,然后控制宋子蔚。”云笙说了这个最有可能的结果。

  “清歌素来于人无怨无仇,最有可能的是被牵连,被宋子蔚的牵连,宋子蔚又是三皇子,最近住在江南王府,与宋觎你近的很,不过话说,宋觎,你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吧,处处受到牵制。”

  云笙的话一出,二人都愣了,愣得不只是因为这场阴谋到底针对谁,而是,云笙一个女孩子,心思竟如此之深。

  “如果、如果、子蔚,还有多少时间。”宋子蔚问出了自己最在乎的问题,虽然自己平时对宋子蔚严厉,可是,宋子蔚毕竟是自己看大的,如今受了伤,说不担忧是假的。

  而云笙听到宋觎竟然问这种问题,不由得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说,“你怎么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乔君兮看到云笙这种表情,心里便有了答案。

  “天下之大,除了下蛊者,能解蛊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是控魂蛊。”说到这,如果细细的听,还可以听出宋觎声音中的几分颤抖。

  “少吗,难解吗?”云笙觉得更加奇怪了。

  “云笙,你不会就会吧。”听到云笙的话,宋觎意识到了什么,云笙师出神域,解蛊这种东西,好像是会的吧。想到这里,宋觎的信稍稍平静了一下。

  “要不然呢,这很简单啊。”听到这句话,宋觎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

  “多久?”乔君兮问道。

  “随时动手都可以,很快的。”

  云笙说完这话,宋觎彻底觉得,仿佛有了云笙,他们什么都不愁了。只是,他们很多方面要靠一个女子,是不有有点显得他们没用。

  “不过,我们要养着这蛊虫。”云笙再次开口,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为何?”乔君兮问道。

  “给那下蛊之人,一个教训,总不能让着背后之人处处牵制你们吧。”

  云笙此话一出,一片沉默,各有所思。

  “我、先回去了。“云笙向二人说道。然后转身。

  “云笙。”乔君兮开口,唤了她一声。

  “怎么了?”

  “以后,不要再去青楼这种地方了。”

  云笙听了这话,心里一喜,这算是,关心她吗?“嗯,没有特殊情况,就不去了。”

  “你能有什么特殊情况!:”乔君兮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对了,陆沛是谁?”乔君兮见跟云笙回来的男子,很是不凡,心里竟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他啊”云笙故意拖了长音,然后,一脸鄙视的样子看着他,“他你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乔君兮很不解的问。

  “东陵唯一的皇子,将来的皇帝,东陵势力最大的人,甚至要大过皇帝。这你都不知道。”云笙还是一脸嫌弃的样子。

  乔君兮明白了,怪不得他觉得名字有些耳熟,只是不往那方面想罢了。可是,他一个东陵未来的皇帝,来南阳做什么。

  “行了行了,我走了。”云笙冲他挥了挥手,然后走出了书房。

  云笙的嘴角挂着笑,他们之间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感觉,轻松自在。宋觎就看着他们俩的互动,心底泛起了一丝苦涩,仿佛他的存在都是多余的了。

  云笙走后,乔君兮又同宋觎商议了许多事情,他们,要开始反击了。

  宋觎临走前,站在门口的脚怎么也迈不出去,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君兮,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云笙了。”喜欢她的灵动,喜欢她的真实,喜欢她的睿智、乔君兮听到这话,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或许不是吧,云笙小时候,他们一直都这样相处,不是吗,想容与他有恩,他要娶想容,不是吗,那可是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看着云笙为他做的一切,总有种异样的情绪在他心里蔓延。

  dS酷WA匠'网b;永久we免费看uR小)(说2u

  宋觎看着乔君兮的沉默,他似乎知道了答案,即是乔君兮看不透自己。宋觎轻叹了一口气,推门走了出去。

  云笙一回到合欢园,便发现神域的人在那里等着她了。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那抹白色的身影又在偷偷的看着他。

  “结果出来了。”云笙问道。 “那玉佩,是东陵皇室所有,东陵皇帝不喜女色,所以目前,东陵皇帝只有一个儿子陆沛和一个女儿陆沁。”那人回答道。

  “陆沁?”云笙万万没想到,自己饭庄的厨子竟是此等身份,可是,她为何要来南阳躲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东陵皇帝可曾来过南阳?”云笙继续问道。

  “十五年前,东陵夺嫡一事闹的沸沸扬扬,如今的东陵皇帝在当时受害,无奈来到南阳的江南,躲避风头,但其实私底下培养势力,十年前,回到东陵,多下皇帝之位。”

  云笙听完后,便让那人退下了,自己暗自思考着。也就是说,清风跟清歌有可能是东陵皇帝的孩子了,只是,为什么东陵皇帝不来寻他们姐弟俩。

  “想不到,你还对我们东陵的事情如此感兴趣,只不过,用神域的力量了来调查私事,未免有些不妥。”云笙正在思考之时,陆沛的声音响起。

  “躲在暗处偷听人家讲话,似乎不是君子所为。”云笙反击道。

  陆沛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反而坐在了云笙对面,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那是神域的人?”云笙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不得不问。若是让人家知道神域的人在这里,恐怕会有麻烦。

  “不用担心,我好歹也是神域的弟子,是不会害神域的。”

  正在喝茶的云笙听了这话,“噗!”的一下,将口中的茶尽数喷出,幸好陆沛闪得快,要不然就得被溅一身。

  “难怪你武功这么高强,不知是哪位长老门下。”云笙问道。

  “左长老门下的。”

  “奥,原来是左爷爷啊。”提起左长老,云笙的眼里都是笑,她可记得,她在神域的时候,左长老对她可好了,对她跟亲孙女似的,“左爷爷人可有趣了呢。”云笙又说了一句。

  “有趣?”陆沛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她竟然说他有趣,天知道那个老头对他们这些弟子有多凶,而眼前这人竟然说他有趣。

  “你是那个长老门下的,竟然会觉得左长老有趣?”陆沛又问道,虽然有些诧异,可是语气还是平平淡淡的。

  “我啊,尊主就收了我一个徒弟,你竟然不知道!”云笙一脸惊讶,她还以为,他知道呢。

  “你是乔云笙?”陆沛算是明白了,为何她这么肆无忌惮,在神域,谁都知道尊主那是有名的宠徒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