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嚷嚷归嚷嚷,但清歌知道云笙说的是真的,因为她认出了云笙手上的一纸契约。清歌又想到不久前云笙将清风接到江南王府的事,现在又为自己赎了身,感激的很。

  只是,赎了身又怎样,她的身家不清白,无论怎样,都是不能跟宋子蔚一起的。想到这里,清歌的眼中划过一抹黯然。

  宋子蔚一听云笙的话,顿时高兴了起来,别人不信,他肯定信,以云笙的本事,拿清歌的卖身契肯定很容易。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云笙会为他做这些,心里感动的很。

  “清歌!小心。”正当大家失神的时候,云笙看见一把匕首朝着清歌心脏的位置飞来,急忙喊道。

  宋子蔚听到喊叫,也注意到了那把匕首,可是清歌已经来不及躲开,宋子蔚逼急了,一把抱住了清歌,匕首直插进宋子蔚的右侧后背。

  “嘭!”一声巨响传来,只见四五个黑衣人破窗而入,直奔清歌的方向,中间有没来得及闪开的人,直接被那些黑衣人一招毙命。

  短短的时间内,云笙就看明白了,来的这是杀手。云笙从楼上一跃而下,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宋子蔚可是受伤了,那伤看起来不轻。

  那名拒绝清歌的男子,丝毫不为眼前的景象所动,仍旧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只是一名杀手路过时,嫌他不长眼,一剑刺了过来。

  不过,可惜他没有预料到,眼前的人武功如此之高,只是一片茶叶,便刺破了那杀手的喉咙。

  云笙快速与那些杀手打了起来,宋子蔚怕清歌受伤,一直将她护在身后,情歌看着宋子蔚那留着血的肩膀,还有那不习惯左手用剑的姿势,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那名男子注意到了清歌的眼泪,心中总有些异样,没做犹豫便加入了战斗。

  有了那名武功高强的男子的相助,很快,杀手便纷纷倒地。

  云笙看着眼前的景象,遍地尸体,她使劲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多谢公子相助,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姓名?”云笙看着这名男子,之前她就注意到了他,云笙总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熟悉。

  “陆沛。”

  “陆沛?”云笙不自觉的疑惑了起来,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怎么,我的名字很奇怪吗?”陆沛看着云笙的反应,有些疑惑。

  “你是东陵、、、、、、”云笙终于想了起来。只不过,还未等云笙说完,陆沛便示意他闭嘴。

  陆沛显然没想到,南阳,竟然也会有人知道他,只不过,他不想让云笙说出来罢了。

  “子蔚!”突然传来清歌的一声大喊,云笙回头一看,宋子蔚已经昏迷倒地。

  云笙急忙跑过去,蹲下身,把了一下宋子蔚的脉搏,然后迅速动手封住了宋子蔚的几个大穴,用来止血,然后快速拔刀,又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他身上扎了几下,最后,拿出药丸喂他服下。

  整过过程行云流水,云笙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反而十分冷静。使得陆沛和清歌竟有些看待。

  “麻烦你帮忙背一下他。”云笙看着陆沛说道。

  O看H正、版M章{`节《q上\}酷匠h网+

  陆沛心里诧异的很,不自觉的说了一句话,让清歌和云笙都愣了一下,“你怎么不背啊!”

  陆沛看着云笙,虽然看起来瘦小了一下,但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还吩咐其他来了,更何况,他陆沛什么时候干过这背人的事了,当然,出了那个丫头。

  “公子,她是女孩子。”清歌对着陆沛说道。

  此话一出,陆沛愣了一下。怪不得他看着眼前这人如此清秀,原来是个女孩子。但是,凭什么让他背啊。

  在整个南阳谁不知道他陆沛,要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了,至于面前二人为什么没成为尸体,自然是因为这两个是女的,他不能对女的下手。

  “公子,还请你帮帮忙。”清歌一脸诚恳的看着他。

  陆沛也不知为何,看到清歌如此恳求,竟不自觉的答应了。

  “小心点,不要让他的右胳膊移动。”云笙叮嘱道。

  陆沛一个冷眼射了过来,看的云笙一阵寒意涌起。

  “去哪?”陆沛开口问道。

  “江南王府。”云笙答道。

  陆沛听到云笙的回答,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不过心里还是有了几分疑惑的。他们为什么回去江南王府。

  云笙和陆沛朝着门口走去,清歌却站在原地,云笙回头,问道,“清歌,你还不走?”

  “我、、、、、、”清歌有些迟疑。

  “清歌,我已经为你赎身了。”云笙轻叹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清歌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在云笙的带路下,陆沛背着宋子蔚回了江南王府,陆沛见到了宋子蔚的房间,随意的将他扔在了床上。

  云笙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却没有说什么,因为这动作看似随意,实际上并没有对宋子蔚的伤有任何影响。

  云笙真正注意到的是,陆沛背着宋子蔚走了这么久,竟然呼吸还是如此平稳,不得不说,陆沛的武功真的很强。

  江南王府的人见云笙和受了伤的宋子蔚回来,都吓了一跳,急忙去叫了宋觎过来。

  云笙这边刚安置下没多久,宋觎就过来了。

  “宋觎,去把我的药箱拿来。”云笙一看见宋觎来了,直接吩咐道。

  宋觎无奈转身,准备去拿药箱,乔君兮却将正好来了,手上拎着云笙的药箱,给云笙递了过去。云笙微微诧异,心中还有些小惊喜,这,算是他了解她吗。

  宋觎看到云笙眼眸中不自觉露出的欣喜,又看了看乔君兮,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下一次,他得早一步去拎这个药箱。

  云笙剪开宋子蔚的衣服,准备治伤,可是在她看到宋子蔚的伤口时,不由得愣住了,她看到了在宋子蔚伤口处,一些细肉有被啃噬的痕迹,就像是,被虫子啃咬过一般!

  云笙用身子挡了一下宋子蔚的伤口,有不着痕迹的为他把了一下脉。眉头皱的更紧了。

  云笙之所以如此遮掩,一来是因为宋子蔚的伤不寻常,而来,是为了避开陆沛。不过云笙疑惑的很,陆沛为什么到现在还站在这里,他走就可以了。

  实际上,陆沛本来是准备走的,但是他在看到云笙的药箱后,决定不走了,因为他认出了那些药,是神域特有的。他很好奇云笙的身份。更何况,他总感觉留在这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乔君兮看出了云笙的意图,微微侧身,挡住了陆沛的视线。云笙一脸感激的看着他。

  云笙快速清理完伤口,进行包扎,至于剩下的,她需要研究过后在解决。

  一切完成之后,云笙看着身后的一群人,叹了口气。看陆沛的样子是不想走了。

  “宋觎,可否给这位公子准备一间客房。”云笙说这话其实是不希望宋觎答应的,要不然,她早就让人准备了。

  可谁知宋觎一口答应了,还是命人准备了上好的客房。因为宋觎觉得,云笙开口的事,自己一定答应,虽然面前的是一名看起来非常不凡的男子。

  “清歌姑娘,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房间,就在清风旁边,我让人带你过去即可。”云笙又对着清歌说道。

  “乔姑娘,我想,我想在这里照顾子、、三皇子。”清歌的声音很低,却又包含了太多东西,她的自卑,她的担忧,还有,她的爱意。

  云笙点了点头,又看了乔君兮和宋觎几眼,传递了一下信息,便走出去了。宋觎乔君兮二人也跟了出去。陆沛便跟着下人去了客房。屋里顿时只剩下清歌和昏迷着的宋子蔚。

  “我该怎么办才好。”清歌趴在宋子蔚的窗前,看着昏迷的他,静静的说道。

  “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而我不过是青楼女子,在你身边,你一定会遭受骂名。可是,我在看不到你的时候会想你,看到你笑的样子,我也会很开心,看到你对我好,心里也很感动,可是,当我知道你是皇子的时候,我慌了,我怕我会让你背负骂名。”清歌握着宋子蔚的手,贴在脸庞。

  清歌顿了顿继续说道,“即是我在怎么躲避,你还是缠在我身旁,甚至,还为了我受伤。看到匕首刺进你身体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呼吸都要停止了,我就在想,如果、、、、、、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一定陪你”清歌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她真的很害怕,害怕万一宋子蔚有事怎么办。

  宋子蔚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哭哭啼啼的说这些什么,好像是清歌的声音,她是喜欢他的吧,要不然,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些话,要不然,为什么会这么伤心的苦。

  他真的很想起来抱清歌在怀,可是,他怎么挣扎都动不了,都醒不过来,算了,这样也挺好的,起码清歌陪在他身边。

  云笙示意过乔君兮宋子蔚后,三人去了书房。云笙一脸凝重,不知如何开口。

  乔君兮看透了她的心思,开口问道,“云笙,子蔚的伤,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我同宋子蔚去了青楼。”

  “什么,云丫头,你去青楼那种地方干什么,宋子蔚那小子,竟然带你去的那种地方,真是找揍!”云笙刚刚开口说话,就被宋子蔚打断了,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