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命?"云笙语气冷得很,旁边的清风看见这样的云笙,有些害怕,他怎么感觉云笙要狠狠地对待这两个丫鬟,清风于心不忍,轻轻拽了一下云笙的袖子。

  云笙有些诧异,她没想到,清风竟然会示意她放过这两个丫鬟,看来,清风确实有所改变了。不过,这两个丫如此多舌,她怎么可能放过她俩。

  ;j酷匠网lH正版首发s

  ”你们俩,每天在这里做五百个蹲起,每做一个,就说一声’清风公子,对不起‘。就先做一个月吧。”云笙说出了对他们俩的惩罚。

  “谢谢乔姑娘。”

  “谢谢乔姑娘。”那两个丫鬟还以为是多大的恩赐呢,赶紧道谢。

  可宋觎却知道,这个云丫头,真是能折磨人,每天五百个蹲起,恐怕腿都软了吧。不过确实是对这两个丫鬟的恩赐,要换了他,估计得乱棍打死。这么看来,他的云丫头善良得很呢。

  “宋觎,再说一遍,我是拿清风当弟弟的,你懂吗?”云笙是真心不想让清风受到伤害。

  “看来我府中的人还不够明白,乔云笙,就是这江南王府的女主人,这清风公子,既然是乔云笙的弟弟,自然也是这江南王府的主子,若在让我听到任何对主子不敬的话,可就不是今天的处罚这么简单了。”

  宋觎的话一处,估计此后就没人敢说清风的闲话了。清风心里看到云笙如此对他,心里暗暗发誓,将来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云笙一人。殊不知,这个誓言,成为了以后云笙最伤痛岁月里的一道温暖的阳光。

  云笙听到宋觎的话,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女主人?她可不可以认为宋觎是在占她的便宜。

  “妈妈,我要给清歌姑娘赎身。”云笙早一步,以一身男装出现在青楼,想要在晚上清歌接客前将清歌赎身。

  “哎呦,公子,您可真是说笑,这清歌姑娘是不能赎身的。”老鸨一听这话,立刻拒绝了,她可是指着清歌赚钱的,怎么能让人赎身呢。

  “啪!”云笙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摔在了老鸨面前的桌子上,“一千两,够你买二十个姑娘的。”

  那老鸨看了看,虽然有些心动,但是一想清歌赚的钱远不止这些,怎么可能答应,“公子,还是算了吧,清歌姑娘不赎身。”

  “啪!”云笙又掏出了一叠银票,还是一千两。

  “怎么,我说的话公子听不懂吗?莫非公子是来捣乱的?”老鸨的语气有些不善,笑话,一想到清歌赚的钱,她还会在乎这两千两吗,虽然这两千两真的很多。

  云笙有些发怒了,她当然不会再掏钱了,她又不是傻,“这么说,妈妈你是不打算让我用钱给清歌姑娘赎身了?”

  “当然了,公子若是真喜欢清歌姑娘,还是等稍后多砸些钱,让清歌姑娘选择你吧。”说完,还给了云笙一个鄙视的眼神。

  云笙一把把老鸨逼到墙角,从腰侧拿出一把匕首,抵在了老鸨的脖子上,“那么,用你的命给清歌姑娘赎身,赎得了吗。”

  那老鸨万万没想到云笙竟会如此做,自己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面前这人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没想到力气还挺大。不过老鸨毕竟见过的人多了,也没那么慌乱,“公子,就不信,你杀了我,能从这里出去,这里可是不少我熟识达官贵人,想必伤了我,你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我既然有胆子站在这里拿着匕首,就有那个能力要你的命。”云笙语气生冷,让人听了之后,从骨子里发寒,再加上云笙将匕首更加贴近了老鸨的皮肤,血珠滴落下来。

  “你!你!你!”老鸨吓得有些哆嗦,连话都说不全了。

  “你什么你,你最好快点把卖身契交出来,我有耐心,可刀子没有耐心。”云笙虽然语气上威胁的很,可是却没有再将匕首前进一下,她怕真的伤了人。可是,后来连她自己都不会想到,她也会有杀人不眨眼的一天。

  老鸨被云笙吓住了,赶紧让人把清歌的卖身契拿来,来的人看到这架势也吓了一跳,不过还是赶紧退了出去,万一不小心伤到自己怎么办。

  那老鸨刚想向来的人求救,发现人又赶紧退出去了,不由得一阵恼火,这群人,自己平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结果却见死不救。

  云笙一把拿过清歌的卖身契,“早这样不就完了啊。”云笙说完,便放下了匕首,那老鸨松了一口气,谁料云笙竟然给了她一脚,猝不及防,那老鸨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倒是不敢吭一声。

  没事,没事,好在还有两千两银票呢,不少了。可谁知云笙临走前将桌子上的银票收了起来。

  “公子,你这是?”老鸨诧异的看着云笙,这银票怎么还拿走了。

  “看什么看,这卖身契是你的命换的,银票,想都别想。”云笙说完,还给了老鸨一个白眼,“真是神经病,给钱都不要,偏偏拿命换。”

  云笙说完后,气的那老鸨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头晕的很。

  云笙刚拿到清歌的卖身契,屋外大厅里清歌的节目就开始了。云笙也不急,就坐在楼上欣赏着清歌的歌声。

  曲子结束后,台下的人又开始不要命的砸钱,想要清歌陪他一晚,可是宋子蔚不着急,他觉得清歌一定会选他,便慢条斯理的喝着茶,一脸期待的看着清歌。

  清歌自然感觉到了那道视线,悄悄一瞥,在对上宋子蔚的眼神时,匆匆转头,不去看他。

  宋子蔚看到清歌这样,心里有些不安,果不其然,他心中的不安成为了现实。

  清歌在大厅里看了一圈后,紧咬着下唇,手有些颤抖的指向了一个男子。那男子锦衣华服,相貌端正,容貌更是在宋子蔚之上。一看便知不凡。

  宋子蔚心狠狠地一颤,有些刺痛下,他看了一下那个男子,自嘲地笑了笑,他看起来的确要比自己好,难怪清歌会选他。

  那么,之前清歌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情意都是假的吗?清歌她只是看中一个人的外貌吗?不!他不信!他不信清歌是那样的人。

  那男子见清歌指向了他,诧异的很,他只是来喝个茶的,顺便寻个人而已,那个小丫头最喜欢来这种惊死人的场所,说不定会找到她。可谁知,竟然被这女子指上了。

  不过,那男子看到清歌,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来。他还没了,来得及拒绝,便听到了另一男子的怒吼。

  “清歌!你为何这么做!”宋子蔚失控的冲上了台,紧紧抓住了清歌的手臂,质问道。

  那男子挑了挑眉,淡淡开口说道,“这位姑娘,在下只是路过,你还是另选他人吧。我看你身边的那位公子就不错。”

  清歌用力抽了抽手臂,发现宋子蔚握的很紧,自己根本挣脱不开,便使劲降低了声音,“还请三皇子自重,你我身份有别。”

  虽然这声音低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清的程度,可是内力深厚的那位男子和云笙可是听清楚了。

  三皇子?有趣,真是有趣。那男子听到后,浅笑了一下,品了一口茶,不知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一时间,竟觉得苦涩的很。

  云笙有些担忧,看来这清歌是知道了宋子蔚的身份,才会如此疏远。但是,清歌对宋子蔚也确实是喜欢着的,要不然也不会避开了。

  宋子蔚听了这话,苦笑了一下,对着清歌说,“清歌,你是我的,无论我是谁,你是谁,我都不在乎!我喜欢你,你懂吗!”

  台下的人见状,有些按捺不住,纷纷开口,“你这小子,快点下去,没看见清歌姑娘不想理你吗。”

  “就是,刚才那位公子也说了,只是路过,清歌姑娘还是另选一人吧。”说话的男子一脸邪淫的看着清歌。

  “清歌姑娘,选我。”

  “都给我滚!”宋子蔚一声怒吼,台下的人只是安静了几秒,瞬间又闹了起来。

  “大家看那,这人分明是要为难清歌姑娘。”

  “就是,要滚的该是你吧。”

  台下的声音越来越多,就在快要控制不住时,一个声音响起,“清歌姑娘的卖身契在我这里!”

  云笙的声音很大,大厅里的人清楚的听到之后,瞬间安静下来,都看向楼上举着清歌卖身契的云笙。

  “所以说,大家就都别争了,清歌姑娘我就要带回家了。”说完,云笙还冲清歌抛了个媚眼。

  众人纷纷觉得不可思议,大厅的人群中,可是有不少人曾经要为清歌赎身的,只是都失败了,既然大家都赎不了,心里也就平衡了。

  可是这突然间冒出来个人,成功为清歌赎了身,还是个模样清秀的小公子,大家心里肯定都不好受,便嚷嚷起来。

  “我说,你这小子该不会是在骗人吧。”

  “就是,我们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清歌姑娘是赎不了身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