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你们这群见不得光的混蛋,把想容交出来,不然,我就灭了你们这阴风堂!”宁无情刚走出去,就听见云笙的声音。

  云笙一边打斗着,一边喊着,说实话,虽然云笙最近功力大涨,但是她也是没有信心成功救出想容的,毕竟这阴风堂的人太多,她总有打累的时候。

  宁无情看着在打斗的身影,细细打量着,他虽然知道云笙的存在,却不想是个如此精致的人儿了,也难怪,他大哥会如此费力保护她了。不过,他只说不能伤她,可没说不能调戏她。

  宁无情运用轻功,飞到了云笙身边,一个眼神示意,旁边的人都退下了,宁无情一个动作,就将云笙搂在了怀里,右手挑起了云笙的下巴,轻浮地说,”呦,小丫头,你这是来给我投怀送抱的吗?”说完,还无耻地笑了。

  “混蛋,放开云丫头!”此时宋觎刚刚到,不是他慢,而是云笙的速度太快了。可谁知,他刚到,就看到这幅景象,他的云丫头被轻薄了,他怎能不窝火。宋觎怒气冲冲地朝着宁无情攻来,宁无情无奈,只得放下云笙,同宋觎打了起来。

  “算了,不陪你们玩了。”宁无情同宋觎打斗番后,感到有些不耐,便决定放了想容。

  阴风堂的人在宁无情的示意下,将想容放了出来。想容此时满脸泪水花,见到有人未之后,很是欣喜,可是发现来人却是云笙,不由得一阵失望,她可清楚地记着云笙之前无情的抛弃了她,。

  宁无情一把扯过想容,然后朝着云笙的方向推去,想容正诧异,这男子怎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她时,身上传来的痛感让她无比清醒。

  云笙很不义气的在想容过来时闪了身,还被绳子绑着的身子就这么倒在地上。

  “还不快走?这阴风堂你还没呆够吗?”云笙连扶都没扶一把就走了,宋觎见状,也没上前,他可不能上前扶她,惹他的云丫头不高兴。

  二人纷纷留给了想容一个背影,想容无奈,只得自己费劲爬起来,向外走去。这情形,到惹得宁无情迷惑得很,既然都不待见她,为何还来救她呢?奇怪得很。

  “乔云笙,我宁无情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了她,你这也算是欠我一个人情了吧?”宁无情对着三人未走远的身影说道。

  这一句话,引起了三人的迷惑。

  这阴风堂堂主怎么会认识云丫头。

  我今日被掳,一定是因为乔云笙,她一定会要对她的君兮说。

  宁无情?他为何要说是卖我的面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B看正版n章y节,●上、,酷)匠I网

  三人各怀心事的走出了阴风堂。

  “想容,你没事吧。”三人刚走出阴风堂,乔君兮就到了,看到三人平安无事,心下安定了许多,便急急忙忙问起了想容。

  “君兮~~~”想容一见到乔君兮,便冲向前,乔君兮一看,想容还被绳子绑着,眉头一皱,用略带责怪的眼神看向了云笙,然后急忙给想容松绑。

  云笙看着乔君兮的动作,还有那个眼神,心里泛酸,吸了吸鼻子,转过了头,却看见宋觎正在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彼此轻叹了一口气。

  “君兮,都是乔云笙,那些人把我掳走时,乔云笙就在旁边看着,还放他们走了,就在刚刚,我才发现,原来乔云笙跟着阴风堂堂主是认识的,这都是乔云笙害的我!”想容眼泪汪汪地说道。

  “云笙,是真的吗?”乔君兮问道,他不是不相信云笙,只要云笙说不是,他就信,他问是不是真的,问得不是想容,而是为什么想容会说云笙和阴风堂堂主是认识的,为什么和他目前最大的敌人有交情。

  云笙很想破口大骂一下乔君兮,问他是不是傻了,可是她说不出来,在乔君兮面前,她永远都是那么的卑微,那么的小心翼翼。她张了张嘴,始终没能说出什么为自己辩解的话,她没那份勇气。

  “随便你怎么想吧。”云笙最终只说了这一句话,便转身走了。

  宋觎紧跟云笙身后,路过乔君兮身边时,开口说道,“你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她,她那么善良,可是为了你,连人都杀,就算是云丫头没阻止别人掳走想容,可到最后她还是来救想容了,即使她有多么不情愿,你不该这么说她。”宋觎说完后,便走了。

  乔君兮留在原地,很是心烦,说实话,看到云笙那难过的样子,他也不知为何,竟然感觉到了心痛。

  “君兮~~~”想容再次喊了喊乔君兮。

  “滚!”乔君兮心烦的很,不经意间就发起了火,回过神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对待想容,不由得一阵懊悔,“想容,我……”

  “君兮,我们回去吧。”想容做出一副没关系的样子,引得乔君兮更加愧疚。

  乔云笙,都是因为你,才害的君兮如此对我!想容心里的怒火逐渐上升。

  云笙跟宋觎回到王府时,天早已明了,正巧遇到了接清风来江南王府的宋子蔚。

  “乔云笙!你丫一大早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圈都没找到你,只好自己接清风回来了。”宋子蔚一见到云笙,就忍不住的念叨。

  “子蔚!有什么事待会再说,云丫头很累了。”宋觎一脸不满的看着宋子蔚。

  待到宋觎开口,宋子蔚这才注意到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是,皇叔。”要知道,他对他这皇叔可是怕的紧。

  “无碍,宋子蔚,你跟清风到我院子里去吧,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住处。”云笙开口道。

  旁边的清风听到宋子蔚的那声“皇叔”,内心不免惊讶一下,没想到,这宋子蔚竟然是个皇子,不过,既然他已经认了师傅了,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清风,跟我来。”云笙看着那个藏在宋子蔚身后,有些怯懦的男孩,语气不自觉的温柔了下来,牵起了清风的手,向府里走去。

  宋觎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最终都没吐出一个字。只是轻叹了一口气。

  “清风,不必拘谨,就当做自己家就好。今天你先熟悉一下环境,明天我再教你学习功课。”云笙说完,还特别温柔的拍了拍清风的头。

  “是,师。。师傅。”清风的脸有些红。

  “你呀,还是喊我姐姐吧,师傅听起来总觉得别扭的很。”

  “可是,可是••••••”清风一听,局促得很。

  “就叫姐姐吧,我的话,你敢不听!”云笙故作气状。

  “好吧,云、、姐姐?”

  “乖,清风。”云笙扯出了一个笑容给清风。

  宋子蔚很容易发现云笙的状态不对,待清风走后,便问,“乔云笙,你这是怎么了?”

  “?、、?”云笙一脸疑惑状。有什么不对吗。

  “你看起来很不好。”宋子蔚开口说道。

  云笙的眼神闪了一闪,没有解释什么,倒是说起了清歌的事情。

  “宋子蔚,清歌,你打算怎么办?”

  宋子蔚一听到清歌的名字,整个人都局促起来,脸也红了,“我、、我、、我、、”

  “再过三日,可就是清歌姑娘接客的日子了,你可要把握好啊。”云笙打趣道,还未等宋子蔚作出回应,人就消失不见了。

  云笙说完这话,又叹了口气,还要忙一件事,她怎么会让宋子蔚喜欢的姑娘去接客呢,还是三日后给她赎身吧。正好让宋子蔚开心又惊讶一下。

  云笙稍作休整后,便去了乔君兮的院子门口等着,直到天黑,乔君兮身影才出现,云笙的脚都蹲麻了。

  乔君兮看着那地上瘦小的身影,心微微一疼,不过还是未作任何反应,精径直从云笙身边走过。

  云笙见乔君兮过来,连忙起身,奈何脚麻得很,一不小心往一边载去,乔君兮快速伸手接住云笙在自己的怀里。扶好云笙后,乔君兮想要离开,云笙却一把抱住了乔君兮。

  “君兮,我、、、、、、”

  “云笙,以后,别再对想容开这样的玩笑了,她什么都不会,你这样,她会有危险的。”乔君兮转过身,对云笙说道。

  “乔君兮!你不会认为是我让人掳走想容的吧!”云笙听到这话,有些气急。

  乔君兮没有说话,其实,他是不信云笙会这样做,只是为何那阴风堂堂主会说看在云笙的面子上,才放了想容。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云笙见乔君兮不说话,气急了,拿起乔君兮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直到出血了才放开。然后转身跑了。

  乔君兮看着手上的牙印,皱了皱眉头,进了院子。

  深夜,乔君兮同宋觎在书房内议事。

  “宋觎,手下的人说,昨晚出现了两批人,你怎么看?”乔君兮对宋觎说道,眉头紧锁。

  “一批是阴风堂的人,另一批、、、、、、是杀手。”宋觎说道。

  “上一次,也有杀手暗杀我。这次他们掳走想容,目的很明确,是因为我。”

  “君兮,会不会是那个人发现了什么?”宋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可能,若是他知道了,恐怕你我二人就无法安稳的站在这里了。他应该另有目的。“”他绝对不会容忍有人权利过重,所以,他针对的只是乔家。“宋觎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乔君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君兮,别让想容成为你的累赘。她、、、、、、“”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还未等宋觎说完,乔君兮就打断了他。

  宋觎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走出了书房。乔君兮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眼睛的余光撇到了白天云笙咬过的手,干涸的血迹早已被洗掉,只留下淡淡的粉色。乔君兮不由的一阵头痛,她到低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幼稚。

  可乔君兮不知道的是,云笙是个很明白的人,只不过是在遇见了他乔君兮之后,变得有些慌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