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笙最近功力大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知道的,恐怕只有宁无缺一个人了。

  云笙动作快得很,那群杀手,纷纷几招毙命。自从上次杀了人后,云笙终于打破了自己的心理防线,她明白了,如果自己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杀了乔君兮,她能做的,就是为乔君兮付出罢了。

  打斗声终于引来了宋觎,宋觎刚到,就见到了一地的尸体,有些愣,云笙见宋觎来了,给了他一个白眼,“宋觎,你来的真是时候啊。”

  “你没事吧!”宋觎一来就着急的问着云笙,生怕云笙出什么事。

  “你怎么不晚点再来啊!真会挑时间,倒省了不少事。”云笙不理会宋觎的问题,而是狠狠的鄙视了他一把。

  宋觎汗颜,这不能赖他啊,要是云笙再弱一些,打得慢些,他不就可以帮忙了。

  0Y看正l版#章^"节/上酷匠%N网

  “你!住手!宋觎,你把他背到房间里去。”云笙见受伤较轻的那个暗卫正准备背起受伤较重的人,云笙赶紧制止了他,虽然他受伤相对来说比较轻,但是身上的伤口也比较多,不宜再次扯动了,不然受伤会更重,所以云笙便让宋觎将他背到房间里去。

  “属下万万不敢!”那二人一听,露出一副惶恐的神色,想要跪下,但是在云笙一个眼神示意下,宋觎快速背起了受伤重的暗卫,想房间内走去,另一个人身子半蹲着,看到这情况,尴尬的很,不知怎么办。

  “你还不走!”云笙对着另一个暗卫喊道,虽然语气有些不耐烦,但是可以听出其中包含了担忧之意。

  那暗卫心里有些暖意,很是感动。

  “宋觎,去我的房间里拿过药箱来。”云笙等到宋觎将暗卫放到床上后,便吩咐道。

  云笙再次拿出了自身携带的丹药,给了两个暗卫一人一颗。二人没有犹豫便吃了。随即立刻感到了身上没有那么痛了,心里还是一阵感激之情。

  宋觎动作很快,药箱拿来后,云笙立刻开始救治,“宋觎,将药箱中黄色药瓶中的丹药给受伤轻的那个服下,再将青色瓷瓶中的金疮药洒在伤口,撒之前记得清理,最后,记得包扎的好看些。”说完,便开始诊治受伤重的暗卫。

  “王爷,万万不可!”那暗卫见宋觎已经拿了药瓶朝他走来,心里一惊,吓得他赶紧站了起来。

  “你就老老实实坐着吧,这待遇,将来你求我也没有。”宋觎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睛狠狠冻着那个暗卫,示意他乖乖让他包扎,要不然给他的云丫头添麻烦,他可是会心痛的。

  那暗卫咽了咽口水,坐了下来,让宋觎包扎。刚刚包扎完,那暗卫就起身,想要往门外走去。

  ”你做什么?”云笙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开口问道。

  “乔姑娘,想容姑娘还被阴风堂的人掳走了。”那暗卫回答道。

  “不许去!”云笙动作很快,刚刚说完这句话,那个暗卫就已经包扎完毕了。

  “乔姑娘,虽然你讨厌想容姑娘,但是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必须要给主子通信,去救想容姑娘。”躺在床上的暗卫开口说道。

  云笙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工具扔在了一旁,“宋觎,看住他们俩。”说完,便朝门外走去。

  那两个暗卫见此,急了眼,不知如何是好,“王爷,请您放我们出去。”一个暗卫跪在了地上请求。

  “你觉得,云丫头是个什么样的人?”宋觎没有理会暗卫的话,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两个暗卫互相看了一眼,不知宋觎为何会问这种问题。

  “她之所以会救你们俩,是因为你们俩是君兮的人。”

  两个暗卫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王爷,请您让我去救想容姑娘。”

  “养好伤之后,就走吧,不过不是现在,云丫头费心费力地救了你们俩,我可不希望她的辛苦都白费。”语毕,宋觎便也朝着门外走去。

  “云丫头已经去救想容了,你们俩放心就好。”末了,宋觎又加上了这么一句。只要是涉及君兮的,云丫头你都会这么拼命吗。宋觎自嘲的笑了笑,运用轻功,去追寻云笙,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去帮他一把,不能让她受伤。

  房间内的两个暗卫听到这话,彼此红了脸,不知如何是好。

  “乔姑娘那么善良,我们不应该那样想她的。”其中一个暗卫说道。

  “看到乔姑娘当时直接让人掳走了想容姑娘,还以为她、、、、、、唉,也是,乔姑娘那么关心主子,怎么会让主子冒险呢?想必是为了上一次的事,给想容姑娘一个教训吧。”其实,云笙跟乔君兮之间的事,他们这些做暗卫还是知道一点的,上一次想容的做法做法,他们也是看到了,只不过这一次发生这样子的事情,他们不知如何是好了。

  躺在床上的暗卫突然瞪大了眼睛,他从开着的门口看到了一抹白影闪过,朝着云笙和宋觎的方向而去。再细看,就什么都没有了,想必是看错了吧。

  宁无缺刚刚离开,就又折身回来了。其实云笙身上的传音蝶,使得宁无缺可以时时刻刻知道发生在云笙身边的所有事,现在云笙要闯阴风唐,宁无缺不能让她去,或者是起码在她去之前,解决好一切问题。这阴风堂,并不似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或者说,对乔君兮,对云笙是危险的存在。

  “想容被掳,速回江南王府。”云笙用传音术给乔君兮传信,她没有告诉乔君兮其他的信息,一来是不想乔君兮涉险,二来,是她觉得等乔君兮回到王府时,她已经将想容成功救出了,可惜,云笙不知道的是,乔君兮本就在回江南王府的路上,并且已经快到了,收到信后,便迅速回去了,向两个受伤的暗卫问过情况后,便快速去了阴风堂。

  宁无缺速度最快,直奔主堂。

  阴风堂堂主见到来人后,不免吃了一惊,“大哥,你可算是稀客了。”

  “无情,放了想容。”说实话,宁无缺是不想来这里的,当年神域尊主的位置,将要在宁无缺和宁无情之间产生,最后尊主位置落到了宁无缺身上,宁无情太过自负,受不了这种失败,便一气之下离开了神域,来到了这片大陆,成立了阴风堂。

  “怎么,我影响到你的计划了吗。”宁无情不屑的笑了。

  “我不想同你动手。”

  “怎么,若是我不放你还会同我动手?区区一个女人,不足以让你的计划乱套吧,还是说,因为这些,影响到了乔君兮,影响到了乔云笙,所以你的计划,才进行的不顺利吧。”当年宁无情未离开神域时,就知道宁无缺在暗中筹备一件事,一件不可能的事,没想到却被他成功了一半,也是,神域的力量神秘莫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他离开了神域,自然是不能让宁无缺剩下的计划成功的。

  “放还是不放!”宁无缺已经没有耐心回答他的问题了,再拖下去,云笙就该到了。

  宁无情没有说话,笑了笑,眼里满是戏谑。

  宁无缺见此,迅速出手,宁无情没有料到他真的会出手,被一掌打中,立刻吐了一口鲜血,令他更加惊讶的是,宁无缺的武功竟然高到了这种地步,“大哥,你还真是狠心啊,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会对我出手。”

  “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只要我想,你这阴风堂要消失,不过是一柱香的时间罢了。”宁无缺虽然这样说,但他不会真正的灭了这阴风堂,这是无情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宁无缺暗自想。

  “怎么,你狠心到这种地步了。”宁无情自嘲地笑了笑,“那也得先容我玩一玩吧,我辛苦了这么久,不能白白把人放回去,再说,我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把人放回去,岂不是引人起疑。”宁无情不是蛮横之人,他做这么多,只是想把宁无缺引来罢了。

  不是因为仇恨,那种东西早就没有了,可是他为什么做这些事,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若非要找一个原因,或许只是感觉,想引出宁无缺,想引起他的注意,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他总是被宁无缺的光芒所遮掩,别人总不会注意到他,或许这就是他跟宁无缺作对的原因吧。

  "别人随你怎么玩,但是如果你敢伤到云笙,我一定会亲手抓你回神域,让你受刑。”语毕,宁无缺便离开了,留着宁无情一个人发呆。乔云笙,是你的软肋吗?想到这里,宁无情笑了,笑的不明所以。

  “主上,外面来了一个小丫头,嚷嚷着要我们把想容放了。”一个手下突然进来了,向宁无情汇报着。

  “哦?是吗,那就陪她玩玩,别伤了她。”说完,宁无情向门外走去。想要去看看这云笙到底是何方人士,竟然能引得宁无缺如此保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