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清歌同意后,三人便一同去了清歌的家。

  “对了,清歌,你今天怎么会有空出来?”既然清歌是她未来徒弟的姐姐,她也就不用客气的唤她清歌姑娘了。

  “对啊,清歌,我也想问呢。”宋子蔚也跟着改了称呼。

  清歌自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心里其实很高兴的,“妈妈是知道我的情况的,又加上我一个月……”清歌没有说出接客这个词,二人也都不介意,“妈妈准许我每天回去两个时辰。”

  那是一条小巷子,屋子大部分都破久了,清歌的家就住在巷子深处。

  “清歌,又回来看清风啊?”一进巷子,就有一名妇人热情的问道。

  “是啊张大娘,弟弟他还好吗?”清歌回应道。

  “还不是老样子,闷闷的,我去给他做饭,他倒是不好意思了。”

  “张大娘你别见怪,清风他就是个闷葫芦。”清歌笑着说。

  “这倒是,咦?清歌,你带朋友回来了?”张大娘才注意到清歌身后的两人,看那二人的衣着很是不凡,相比是结交了什么达官贵人,不过,既然清歌肯带他们来这里,就一定是她的朋友了。

  “是啊,张大娘,我们先走了。”

  “唉。快去吧,清风肯定等你很久了。”

  云笙很宋子蔚明显是有些惊讶的,没想到,这里的人对清歌如此热情,不似外面那些人般冷漠。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后来母亲病了,他们没少照顾我,后来母亲去世,为了葬母和养弟弟,我就卖身青楼,即便这,样,这里的人都没有嫌弃过我,还帮我照顾弟弟,倒是比外面那些人强多了。”在路上,清歌向他解释了一下。

  “那你父亲呢?”宋子蔚好奇,清歌为何只字不提她的父亲。

  “一个负心人罢了。”清歌的语气有些失落,“那时候弟弟还未出生他便走了,只留下了一枚玉佩,母亲也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一病不起。”说完,便从身上取下一枚玉佩,悬在半空中看着。

  云笙看了一眼那玉佩,有些眼熟,可是一时竟想不起来了。

  “到了。”清歌走到巷子深处听了下来,对着身后的二人说道,然后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云笙跟宋子蔚紧跟着走了进去。

  “岂曰无衣,与子同………同……”

  “与子同袍。”云笙一进去,就听见了读书声,只是有些字清风不认识,云笙给他踢了个醒。

  清风听见声音,立刻抬头,迅速红了脸。 “清风,快过来见过师傅。”清歌说道。

  “啊?”清风有些迷茫的看着云笙,她是他师傅???她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为何姐姐要让她做自己的师傅?

  “怎么,不相信我?”云笙再次尴尬。

  “清风!”清歌有些嗔怒。

  “是,师傅。”不管怎样,起码有人教他了,还是姐姐找来的人,他认她做师傅就是了,清风心不甘情不愿地想。

  云笙心里稍稍得到了一些安慰,倒是宋子蔚很不客气笑了,惹得清歌不好意思了。

  云笙狠瞪了一眼宋子蔚,然后对着清歌说道,“清歌,既然清风都同意认我做师傅了,就让他跟我一起住吧,这样也方便些。”

  “不行不行,男女授受不亲,我不去!”清风极力反对。

  “师命不可违,就这么决定了,你!收拾东西跟我回江南王府!”

  “江南王府!”

  “江南王府!”

  清风清歌惊呼出声。清歌万万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住在江南王府,这二人身份恐怕不只是富家子弟那么简单了。

  云笙回到江南王府后,立即叫人在自己的院子收拾了一件宽阔的屋子,云笙打算让清风和自己一起住在合欢院,她可不会顾虑什么男女之分,住在一个院子又不是一个房间,更何况这样还方便云笙教清风学习。

  云笙又去了饭庄,她这个幕后老板总不能总是不去吧,她可不想累坏她的石头,当然最重要的事,云笙要去解决自己心中的一个迷惑————陆沁。

  “小姐!”云笙一进饭庄的门口,石头就眼尖的看到了她,激动的很,他家大小姐终于知道来看看了。

  更{新n最U|快{Q上●◇酷/匠网

  “嗯,近些日子来,生意可好?”云笙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又问起了饭庄的经营。

  “小姐,这饭庄太忙了,不光人手不够了,而且这桌椅房间什么的也不够了。”石头见云笙问起,连忙倒起了苦水,顺便将饭庄的账本拿给了云笙看。

  云笙细细的翻阅的起来,不禁有些惊讶,万万没想到,这饭庄的经营竟然如此之好,收入大大超出她的预期,看来确实是需要开个分店了。

  “石头,你跟红衣得空去把之前看的楼阁再买下来,然后再按照之前的的方式选拔,将店内的小厮升到三十名,厨师在添两名。”说完后云笙还拍了拍石头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石头,辛苦你了,一个月把它搞定,对了,记得再去让余工匠做些桌子。”

  石头听完后,一脸悲怆的样子,他已经够忙的了,他家小姐还这样对她,石头都快要哭了,不过,这正是因为小姐信任他,要不然,怎么会把这些事情交给他做呢?他一定会做好的,绝对不会让小姐失望。

  云笙去了后厨,见到了陆沁,此时不是饭点,还不忙,陆沁正在准备火锅底料,“陆姑娘。”云笙站在陆沁身后,喊了陆沁一声,指尖凝了气,在陆沁转身时,朝她身上打去,气息很微弱,一般人察觉不了。

  “啪!”清脆的声音从地上传来。云笙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从陆沁身上掉下的玉佩,“陆姑娘,你的玉佩掉了。”云笙趁机细细打量那块玉佩,果然,跟清歌身上的玉佩一模一样。

  云笙之前偷偷观察的时候,见到陆沁曾拿出过玉佩,后来又看到清歌的玉佩,就觉得眼熟,今日便来确认一下。虽然之前云笙已经猜到了两块与玉佩可能一模一样,但真正确认了后,还是有些惊讶的。

  陆沁急忙将玉佩收了起来,看了云笙一眼,意味深长,这一眼,将云笙心中的疑惑扩大了。

  “陆姑娘家中可还有别人?”云笙想要从陆沁口中打听出些什么。

  “自然有的,只是母亲早已去世,家中孩子多,父亲顾不得我,我出来赚些钱补贴家用。”

  “那陆姑娘可有失散的兄弟姐妹?”

  “乔小姐可是在说笑?我又怎么会有失散的兄弟姐妹呢?”陆沁的话并不能给云笙什么有用的信息,云笙不免有些失望。

  简单聊了几句客气话后,云笙便回去了,看来她还要详细查一下了。

  云笙又去绣庄转了一圈,交代了红衣些事,便回去了。

  回到江南王府时,已是天黑,云笙草草用过膳,又爬到了屋顶上去,盯着乔君兮的院子发呆,宁无缺的身影就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云笙,屏着气息,无人察觉。不久后,宁无缺就离开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突然,云笙见四五个人影闪进了乔君兮的院子,云笙疑惑,想要过去查探,刚到门口,那群人接着就出来了,动作快得很,云笙与对面的人都是一愣。

  “唔~~”声音响起,云笙这才注意到那群人手中抓着想容。

  “乔云笙,救我。”想容趁着那群人失神的时候,趁机喊了一句,那群人一听想容喊话,立刻放出了杀气,准备与云笙动手。

  “关我屁事!”云笙给了想容一个白眼,她是疯了才会救她,想容与那群人一听云笙爆的粗口,不禁一愣,想容更是急了。

  ”各位大哥慢走,注意安全。”云笙有添油加醋了来了一句,顺便闪开了身子,给那群人让路。

  想容见状,恶狠狠地等着云笙,有些挣扎,却被人家一掌打在了颈后,晕了过去。

  “算你识相,告诉乔君兮,想要救这个女人,就去阴风堂自己领。”说完这话,便集体离开了。

  云笙听了这话,不禁觉得好笑,让她告诉乔君兮,她是疯了才会这样做。不过,这阴风堂的人怎么会这么快就查到了乔君兮的信息,难道是上一次乔君兮被杀手阁的人暗杀的事情走漏了消息。

  乔君兮院子里的暗卫见到这情况,刚想准备去追想容,却不想又来了一群人,这群人很明显,身上的肃杀之气浓的很,一来就往院子里冲,暗卫只得去阻拦。

  这些杀手身手好得很,暗卫有些不敌,一个不注意就受了伤,“把想容交出来,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此话一出,暗卫和云笙都愣了,怎么又是抓想容?

  一个失神,其中一个暗卫便被杀手重击倒地,性命垂危,云笙赶紧去帮助暗卫,先是从身上拿出了保命的丹药给受重伤的暗卫服下,然后去帮助另一个暗卫。

  说是帮助,实际上,云笙几乎将所有的杀手都拦了过来自己应对,让那个受伤较为轻一些的暗卫闪到一旁。

  两个暗卫见这云笙一个小丫头为自己挡住了危险,心里很受感触,想要拼命上去帮她,可是见到云笙的身手后,二人默默地退到了一旁,他们两个人还是不要给云笙添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