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君兮冲过来,撞掉了云笙手中送给乔君兮的衣服,跳进了水里,将想容救了上来,抱着想容走进了房间,路过云笙时,给了云笙一个责怪的眼神。

  云笙待二人消失在视线后,才回过神来,盯着地上的衣服,眼泪掉了下来,云笙蹲下身,想要将衣服叠好,可是眼泪不停的往外流,看不清,怎么也叠不好了。

  乔君兮站在了云笙的身旁,连衣服都没有换,浑身湿漉漉的,看着蹲在地上云笙,其实,他自然是知道想容不是云笙推下去的,云笙不会干那种事,只是他怪云笙,为什么不下去救想容,想容是不会游泳的。、乔君兮放下想容后,就立即出来了,云笙一个月都没有出合欢园,这次来找他,定是有事情的。乔君兮看着云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叠着手中的衣服,可是怎么也叠不好,随着这一系列的动作,乔君兮注意到了云笙手腕上的疤痕。

  “这疤是怎么回事?”乔君兮蹲下身一把抓起了云笙的手,问着云笙。

  “你以为想容那日是怎么解毒的,你以为手都划开了,只要伤口愈合了疤痕就不在了吗?”云笙一把甩开了乔君兮的手,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好笑。这疤痕其实还淡了不少,云笙自己配的药,要想恢复原来的样子,只是需要时间长罢了。

  乔君兮被问的哑口无言,当日,他曾经问过想容谁救得她,想容药效过后自己就好了,并且还说云笙打伤了她,乔君兮并没有想到想容会撒谎,所以才去找云笙,只是云笙避而不见,乔君兮也就不想在为这件事费神了,只是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乔君兮看着满脸泪花的云笙,心里满是愧疚,拿起衣服想要帮云笙叠好,却被云笙一把夺过,扔进了湖里。

  最TN新“!章}节上8酷T◇匠网bT

  “啪!”云笙打了乔君兮一巴掌,“乔君兮,关于想容,我再也不会忍让了。”说完,云笙便跑了出去。

  乔君兮没有去追,只是看着云笙的身影有些失神。乔君兮看了看飘在湖面上的衣服,才发现那竟然是一件男装,才想起来,今日是自己的生辰,而那件衣服的布料,自己早在一个多月前见过,是云笙亲手做的。心里一阵懊悔,跳进湖中,将那衣服捡了回来。

  云笙回了合欢园,合欢树下的桌子上摆满了酒,云笙一坛一坛的灌着,喝完就将空酒罐摔到地上。

  宋觎像往日一般的时辰守在了合欢园的门口,可是刚一到,就听到里面摔碎东西的声音,宋觎紧忙冲了进去。却看到了醉酒的云笙。

  云笙站着的身影摇摇晃晃,却还在喝酒,宋觎上前抱住了她,以免磕伤。

  “乔君兮!乔君兮!你混蛋!”云笙捶着宋觎的胸膛。

  宋觎看着云笙的样子,两眼含泪,嘴里还埋怨着乔君兮,觉得心疼无比,又气愤不已。“乔君兮!乔君兮!他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宋觎冲着云笙怒喊,喊完吻上了云笙的唇,又啃又咬。

  “你滚开!”云笙推开了宋觎,一脸嫌恶的看着宋觎。

  “云丫头,我为你放弃了这么多,你就不能为我有一点点心动吗?”宋觎的声音里带着乞求。他的后院,他的尊严,他的身段,他统统都放弃了,可是她为何就是不能心动一下,为何只看到乔君兮!!!

  宋觎痛苦的看了一眼云笙,却发现,云笙竟然靠在他的身上睡过去了,宋觎不知是哭是笑,一个横抱,将云笙抱回了房间,放在了床上,看了云笙一会儿,轻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宋觎走后,一摸白色身影走了进来,坐在了云笙的床边,手轻轻扶上云笙的脸颊,呢喃道,“是我错了吗,我是不是当初不应该将你送到这里来,或许这样你就不会痛苦,我也就不会犯那最不该犯的错误。”宁无缺说完后,轻吻了一下云笙,起身后,将手掌悬在云笙的头上,度了一些真气与内力,这样,这个傻丫头也许不会那么容易受伤。

  “如何?”皇上问这神机营统领。

  “启禀皇上,乔君兮武艺高超,刺杀任务多次失败,不过,经探查,乔君兮在他的院子里养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对乔君兮尤为重要。”

  “那就抓了她。”

  “可是皇上,这江南王府守卫森严。”

  “砰”皇上气的拍了一下桌子,“什么都不行,朕要你们又何用!”

  “皇上赎罪!”那统领急忙跪下,皇上冲他挥了挥手,让他下去,那统领却仍旧跪在地上。

  “有何事?”

  “皇上,这……”

  “但说无妨。”

  “皇上,经神机营探查过程中,发现三皇子他……他时常出入当地青楼,并与一女子交往甚密。”

  “哼!杀了她便是。”皇上面色不悦,虽然他的儿子对他的皇位有威胁,倒是好歹是皇家人,这逛青楼与他的脸上实在是难看,他倒是看看,杀了那女的,他又怎么逛。

  宋子蔚知道云笙心情不好,待待第二日酒醒后后,便带着云笙出去闲逛了。

  云笙先去了饭庄与绣庄查看,再次细查过账本后,心里走了些许打算。一切安排拖到后,二人便在大街小巷里瞎逛。

  “哎呀,你给我出去!你在这里,我的学生们怎么学习!”学堂的夫子将清歌轰了出去。

  “夫子,求您收下我弟弟吧,他都十岁了,还没有学堂要他。”清歌苦苦哀求。

  “你一个青楼的妓女,我要是收了你弟弟,那我们学堂岂不是招人笑话,以后谁还敢来。”那夫子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轰着清歌,清歌不注意,被门口的阶梯绊了一下,向后仰去。

  “没事吧?”宋子蔚与云笙正巧路过,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宋子蔚怕清歌摔倒,急忙上前扶了一把。那夫子顺势将门闭上来了。

  “没事。”清歌回应道,可眼睛一直在看着学堂禁闭的大门,满是失落与无奈。

  “清歌姑娘,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云笙问着清歌,清歌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可是看了云笙之后,一脸惊讶。

  “之前女扮男装罢了。”云笙稍作解释。

  清歌点了点头,回答云笙刚才的问题,“我一个青楼女子,影响不好,所以他们都不愿让我弟弟进学堂。”

  “岂有此理!那你可曾想过单独为他找个夫子。”宋子蔚问道。

  清歌摇了摇头,“找过的,可是都不愿意。”

  云笙思量前后,对清歌说,“不知你愿不愿意让我教你弟弟?”

  清歌没有说话,只是用迟疑的目光看了一下云笙。

  云笙有些尴尬,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好像,她看起来是挺弱小的,也不太像有文化的样子。

  “清歌姑娘,你知道她是谁吗?”宋子蔚察觉到了这尴尬的气氛,开口缓解一下。

  “嗯?”清歌疑惑。

  “咳咳。”云笙见宋子蔚开口,发出了两声干咳,并且挺了挺身子。毕竟,这宋子蔚接下来是要夸她的。

  宋子蔚见云笙这副德行,给了她一个白眼,实际上心里还是开心云笙不似昨天般难过了。

  “噗嗤!”清歌见云笙这样,很不客气的笑了出来,笑完后,才觉不妥,偷偷看了一下云笙,云笙倒是不介意。

  “她呀,她可是神域尊主亲收的弟子。”

  “神域弟子?尊主亲收?”清歌明显不信,略带笑意。神域她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眼前这姑娘是神域弟子,她可是不信的。

  “哎呀!京都第一才人,你知道吧,就是她,她可是乔云笙啊!恩国公府长女!”宋子蔚见清歌不信他,有些急。

  清歌有些惊讶,京都第一才人她是听说过的,甚至是成为南阳第一才人也不为过。

  她曾听说,恩国公府长女的才识谋略无比过人,当年玉檀楼提句更是让她有了京都第一才人的称号,因为才女才子都不足以称得上她。

  后来,她被收为神域弟子,外人将她更是传的近乎与神人了。

  实际上,云笙自己知道,她就是脑子比较发达,又两世为人,并且前世看的书又比较多而已,再说,她的武功也不是最好的,比她强的人比比皆是,只不过人传人,将云笙能力夸的特别大而已。

  清歌想了想,宋子蔚不像是会撒谎的人,况且,二人一看就不凡,相必,一定是真的了。

  “清歌姑娘,你放心就行,把你弟弟交给我,保证比他上学堂要强的多。”云笙再次诱惑清歌。把她弟弟交给自己,宋子蔚不就跟她更近了吗?

  “可是……还是算了吧。我在找找看,一定有学堂要他的。”清歌很想答应,毕竟云笙的才识谋略无人能比,可是,她们身份有别,终归是不合适。

  “清歌姑娘,你要为你弟弟某一个好的前程,让他跟着云笙再好不过了,别人求也求不来这个机会呢!”宋子蔚有些着急。

  “好吧。”清歌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她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弟弟能够过的好,不被人笑话,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能错过,大不了,她以后跟他们两个疏远一些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