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君兮没有想到云笙的武艺竟然如此高,他看着云笙,却发现云笙盯着地上的尸体发呆。

  “云笙?”乔君兮试探着喊了一下云笙。

  “乔君兮,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杀人。”云笙转过身,扯出了一个怪异的表情,其实她很想对着乔君兮笑一下的,可是她笑不出来。

  乔君兮伸出手,想拍拍云笙的头,手伸到半空,却放了下来。一脸愧疚的看着云笙,“云笙,对不起,想容还在等我。”

  云笙这次是真的笑了,笑她自己傻。云笙冲着乔君兮摆了摆手,示意他走。乔君兮看着云笙的笑容,不知怎么有些心疼她,可是,还是转身就走了。云笙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背对着她的乔君兮刚好错过。

  “乔君兮,十七年前发生宫变,皇上弑父杀兄,夺得皇位,六皇子江南王因当时年幼躲过一劫,先皇有意传位却还年幼的五皇子却莫名失踪,同年,我爷爷从外面带回一男孩,称作是私生子,取名乔君兮。”云笙对着乔君兮的背影说道,声音虽然不大,她相信以乔君兮的内力,一定听到了。

  乔君兮刚刚走出没多远的身影微微一僵,她竟然查到了这一切,看来,自己竟然低估了这个丫头,是他的失误,竟没想到,云笙竟会有如此大的势力。

  “乔君兮,杀手阁悬赏一千两黄金,取你项上人头,你要小心!”云笙再怎么气,还是会为他着想。

  乔君兮听到后,回了下头,没有说话,转身,运用轻功,不一会便没了踪影。

  云笙手腕上的伤因为刚刚的打斗,那微微干涸的血迹崩开,血一滴一滴的顺着指尖流到了地上。云笙用完好的手擦了一下眼泪,转身,准备回家。

  乔君兮回到想容那里时,想容还躺在地上,嘴角带着干涸的血,乔君兮一看,心里一惊,连忙上前查看,发现想容身体完全没有异状,反而比之前更好了,想容也只是被人打晕了。

  乔君兮眼睛的余光看见想容的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拿过来一看,竟然发现是云笙的贴身玉佩,难道是云笙救了想容,可是想容为什么会被打昏,又为何嘴角会有血迹,乔君兮查看过四周后,发现了那带血的盘子碎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乔君兮思量过后,抱起了想容,也准备回江南王府。

  云笙到时,天色刚明,云笙走到江南王府门口,发现宋觎竟然站在门口,鼻子一阵泛酸。

  “云丫头,你怎么会这样?”宋觎看到了云笙,连忙跑上前,却看见云笙手上全是血,发丝也有些凌乱,嘴唇也泛着白色,看起来甚是狼狈。引得他担心无比。

  云笙冲着宋觎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说完,便往府内走,宋觎也紧随着她。

  “吁~~”身后传来乔君兮御马的声音,云笙转身,那只受伤的手不自觉的藏到了背后,宋觎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不由得一阵苦笑。

  云笙看着乔君兮抱着想容下了马,心里憋屈的很,乔君兮路过云笙身旁,“你竟然把她带了回来!”云笙对着乔君兮的侧影说,语气再怎么压抑,还是透漏着委屈与不满。她不欠他的,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即使是自愿,可是、、、、、、乔君兮的身影只是停顿了一下,还是没有理会云笙,径直离开。

  “噗!”云笙直到乔君兮的身影消失时,再也云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昏倒了。宋觎大喊一声“云笙!”,将她抱在了怀里,向合欢园奔去。

  旧伤复发!失血过多!气急攻心!宋觎的心情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她为什么总是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宋觎~~”云笙醒了过来,看见宋觎守在她的床边,喊了他一声。宋觎见云笙醒了过来,连忙问她怎么样。

  云笙摇了摇头,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云丫头,你、你、你、”宋觎不知所措。 “宋觎,你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宋觎知道云笙心里定是苦闷才会如此,便出去了。宋觎思量前后,很容易想明白这事跟乔君兮有很大的关系,便气冲冲的去了乔君兮的院子。

  “君兮,怎么办,我的脸。”想容扑在乔君兮的怀里,因为脸上的那道划痕苦恼不已。

  “想容,别哭,不会留疤的,一定不会的。”乔君兮细心的哄着想容。

  “呜呜呜。”

  “云笙从医神域,我记得她那里有玉肤膏,我去向她要便是。”

  “真的吗?”

  乔君兮点了点头。宋觎一进来,就看到他们俩你侬我侬的场景,不由得一阵火大。

  “乔君兮,你给我出来!”宋觎怒气冲冲的喊着,下了想容一跳。乔君兮安抚下想容,就出去了。

  “嘭!”乔君兮刚出去,就被宋觎打了一拳。

  “乔君兮!这一拳,是为了云丫头,为她的卑微!”

  “嘭!”宋觎又打了一拳,“这一拳,是为了我,为了我的卑微。”

  宋觎打完后,便走了。乔君兮一个人在院子里站了许久,才离开。动身去了合欢园。

  乔君兮到合欢园时,云笙正在那一棵合欢树下坐着,一袭白色纱裙,三千青丝垂在身后,显得脸色更加苍白,看起来整个人都弱不禁风,合欢花微微落下,显得场景唯美却又凄凉。

  乔君兮走到云笙的对面坐下,云笙正在沏茶,拿起空茶杯,也给乔君兮泡了一杯。乔君兮注意到了正在泡茶的云笙的手腕上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了宋觎的话,“为了她的卑微。”

  未等乔君兮开口,云笙便自顾自得说了起来。

  “乔君兮,你知道吗?我为了你,千辛万苦的来到了这里;为了爱你,我连尊严几乎都不剩;为了保你周全,我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为了你爱的人,我可以牺牲我自己;前生今世,我都不曾变心,甚至,我连存在都是因为你,可是,可是、、、、、、”云笙苦笑,惹得乔君兮一阵心疼。

  二人一阵沉默,终于,乔君兮忍不住开口说,“云笙,我想用一下玉肤膏,想容的脸、、、、、、”

  还未等乔君兮说完,云笙就将一个玉瓶放到了乔君兮面前。 “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来拿?”乔君兮见云笙如此之快的拿出了玉肤膏,很是不解,相必是早就猜到了他来的目的。

  “你走吧,我想休息了。”云笙对乔君兮说道。

  “谢谢。”乔君兮略微有些尴尬,起身离开。

  云笙待乔君兮离开后,看着自己的手臂,一阵苦笑,难道要让她告诉他,其实想容的脸根本不碍事,就算不用药,也不会留疤,难道要让她告诉他,其实,她是自己要用玉肤膏祛疤才刚好拿出来的吗。她不想告诉他,她不想让他为难。

  这段时间,云笙都不曾外出,只是留在那合欢园里,除了宋子蔚,谁都不见。乔君兮来过两次,都没有见,于是以后便没有来过,倒是宋觎,天天都来,尽管总是被拒之门外。

  令云笙觉得不解的是,为什么想容从来没有来过,好歹自己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不是,宋子蔚还说过想容在府里娇贵的很,脾气也不是很好,只是云笙没有怎么接触过想容,所以不好说想容是个怎样的人。

  云笙的饭庄开业后,生意好的不得了,云笙的绣庄开了,生意也不错。云笙出了每天跟宋子蔚一起养身习武、给乔君兮做衣之外,最大的活儿就是看账本算账了。

  乔君兮的生辰到了,云笙将做好的衣服带去了乔君兮的院子。

  “哎呀,你会不会做事啊,你泡的茶这么苦,要让我怎么喝!”说完,想容还将水泼到了那丫鬟身上。

  “小姐息怒,是奴婢的错,奴婢这就去重新泡一次。”

  “啪!”想容打了那个丫鬟一巴掌,“怎么?不是你的错还是我的错了?”

  云笙刚进来,就见到了这幅场景,心里甚是不喜,以云笙的性格,是忍不住要挖苦想容几句的。

  “绿茶本就偏苦,这位客人若是想要不苦的茶,也要提前和丫鬟说一声,免得你这幅尊容吓到别人。”云笙对着想容说道。说实话,云笙现在都后悔了,后悔去救想容,早知道想容平时是这副德行,她就干脆让她死了算了。、“那个丫头,别跪在地上了,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你也就别计较了。”

  B更新最d快oR上N酷¤#匠u网●L

  “谢谢乔姑娘。”那丫鬟连看都没看一眼想容,就起来了。气的想容脸都变了色。

  想容心里对云笙的不满添了几分,她可是记得那天云笙不带她去找乔君兮,并且还打晕她的事,再加上今天的事,她想容可没有那么大方,就这么放过她!

  想容的身子直冲着院门口,看见了刚刚走进门口的乔君兮,云笙站在湖边,背对着院门口,什么也看不到,想容灵机一动,站到了云笙旁边。

  “噗通!!!”想容跳进了水里,并且挣扎着,“你、、、你为什么、、、、、、救命!!!”云笙看着想容的动作,很是不解,直到乔君兮也跳进水里,云笙才反应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