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云笙得空,便又去了青楼。

  “这,公子要是找别的姑娘也就罢了,只是着清歌姑娘,这规矩想必公子也听说了。”云笙给了一锭银子给老鸨,让她去见清歌。

  云笙又扔了一锭银子给老鸨,“你只管引见便是,清歌姑娘见不见,我都不会难为你的。”

  老鸨想了想,便答应了。 “你就对清歌姑娘说,前些日子跟她共度良宵的公子要见他便是。”云笙一说完,宋子蔚忙着插话。

  “不是那样的,我跟清歌姑娘只是、、、、、、”

  还未等宋子蔚说完,老鸨就一脸你不用狡辩我都懂的样子看着宋子蔚,然后老鸨去了后面的院子,宋子蔚见老鸨和云笙这样,脸都红透了。

  “清歌姑娘,外面有两位公子要见你。”老鸨进来时,正好看见清歌在看书。

  “妈妈,我的规矩你忘了吗。”清歌虽是贫苦人家,可是这青楼里,老鸨还指着她挣钱,对清歌也还算客气,清歌也接受了这份客气。

  “清歌姑娘,拿公子说,是前些日子与你共度良宵的人呢要见你。”老鸨把原话告诉了清歌。

  清歌想了想,前几天,那不就是那个傻木头吗,想到宋子蔚,清歌的嘴角有浅浅的笑意,共度良宵?这话肯定是他身边的人说的,他那天都不靠近她,又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请他进来吧。”

  老鸨一听略微有些诧异,但什么也没说,去把宋子蔚跟云笙请了进来。

  宋子蔚跟云笙一进来,便看见了正在看书的清歌。云笙上次没有仔细看,这次便细细打量了一下清歌。、清歌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纱裙,未露肌肤,脸上不施一丝粉黛,发髻也极其简单。

  这姑娘不错,云笙打量过后,给清歌下了个定义。

  “清歌姑娘在看什么书?”宋子蔚有些紧张,想找些话题。

  “没甚么,看看《论语》罢了。”

  “清歌姑娘厉害的很呢?”云笙赞扬了清歌一句。

  “没什么,只是弟弟如今已经十岁了,还未上学堂,我这个做姐姐的,只能亲自教他。也幸好我还识些字,只是看着论语还有些困难,便只能天天诵读,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回去好给弟弟讲罢了。”

  “那他为什么不上学堂呢?”宋子蔚很好奇,便问道。

  清歌笑了笑,没有说话。为什么?难道要告诉他们学堂嫌弃他们的家室贫苦吗,告诉他们学堂的夫子嫌弃她是个青楼女子,收了她弟弟会败坏学堂的风气吗,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

  宋子蔚跟云笙一想,便明白了原因,也没有继续问道。

  “清歌姑娘可想过给自己赎身吗?”云笙问着,她是想给清歌赎身的,毕竟宋子蔚对她有意。

  “赎身?妈妈怎么肯放我走,再说我还要赚钱补贴家用,就算有一日我赚足了赎身的钱,离开了这里,可是又有谁会找我做工?”

  云笙算是知道了清歌的想法,想要为她赎身,可是,只是宋子蔚对她有意,还不知道清歌对宋子蔚是怎样看待的,万一清歌对宋子蔚无意,自己又冒然为她赎了身,岂不是为宋子蔚徒添烦恼,宋子蔚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必须慎重对待这件事。

  “宋子蔚,我今天下午没有功夫陪你玩,就让清歌姑娘陪你吧。”说完,还冲宋子蔚眨了下眼。

  一来她打算去想容的住所看一下,自己现在身上带伤,再去昨天那所院子,若是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一定会束手无策,所以决定去看看想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但想容的住在东边的远郊,路程很远,想要去,就得早点出发,才能在夜晚方便行事。

  二来,她是想给宋子蔚和清歌的相处空间。

  云笙一离开青楼,又回去换了件暗色系的衣服,总不能大白天的穿件夜行衣吧。云笙向东用轻功行了约莫十里路,在外面随意买了匹马继续向东去。

  “君兮,你怎么来了?”想容听见声音,向外走去,一看竟是乔君兮,甚是欣喜。

  “我不是说过回来看你的吗。”乔君兮宠溺的摸了摸想容的头。他其实是担心想容的安全,才来看一看她。

  他收到消息,在破院里出现满地的尸体,全部都是一招致命,验尸过后,竟发现不止一股势力,看来最近他被人盯得很紧,他怕那些人连想容都查出来,便想来看一下想容。只是,他不明白的是,究竟是谁出手帮他,谁有那么强的身手,竟然全都一招毙命。

  “我还以为你只是哄我呢。”想容开心的很。

  “怎么会呢?”

  “君兮,你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给你吃。”

  “好。”乔君兮往这里赶,到这时已是天黑,自然没有吃过饭,所以也没有拒绝。

  想容在厨房里做饭,转身之间,没有注意到,一根线从屋顶垂了下来,屋顶上的人将药液顺着线滴到了做好的菜中。

  “你这药能行吗?”旁边一人问着下药的人。

  “这迷魂香使人迷惑心智,会全身无力,就算这乔君兮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逃脱。”

  “为什么不直接用毒药杀死他?”

  “哼,你懂什么,这是以防万一,这迷魂药色无味,我可是花了重金才弄到的,要是普通的毒药,被发现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君兮,你尝尝这个。”想容给乔君兮夹了一筷子菜。

  “好。”

  二人一边吃着饭,一边谈笑着。

  “啪!”乔君兮将手中的筷子朝门口扔出去,他感觉到了强大的杀气,他可以判断,外面至少有十人。乔君兮的筷子正中其中二人眉心。旁边的人看到了,不由得庆幸早就下了毒。

  外面的杀手朝内扔了几只飞镖,乔君兮带着想容一一闪过,却不想,飞镖不小心在想容脸上划过一丝浅痕,冒出了丝丝血珠。

  乔君兮这一运功,促进了毒药发作,有些迷糊,眼前的事情变得模糊起来,乔君兮意识到自己怕是中毒,赶紧点了自己几个穴道,以防毒性蔓延太快。

  乔君兮看了看身旁想容的脸,一阵心惊,起身向外面冲去。

  0更v(新最快-5上z酷Wv匠}网!

  “等我。”乔君兮对着想容说,想容点了点头。

  乔君兮出去后,并未立刻与他们开打,而是一直向前走,他怕离想容太近会伤了她。

  云笙来的时候,从屋顶上看到想容迷迷糊糊的乱晃,又观察了下,发现屋子里凌乱不堪,思索过后,明白想容这是中毒了。便急忙冲进了屋子,查看想容的情况,想容见又来一人,惊慌不及,可是自己又浑身无力,眼睛也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是你!”想容清醒了,看到了来人竟是云笙,不由得惊呼一声。“你快救君兮,君云笙查探过想容的情况后,封住了想容的几个大穴。兮他!”

  “先救你!”云笙知道,想容对乔君兮重要,更何况,他相信乔君兮能够撑这么一会儿,更何况,她相信乔君兮一定也会赞同她的做法的。

  云笙想要把携带的解毒丹给她,却发现只有一颗了,看想容这个样子,恐怕乔君兮也中毒了。思量前后,云笙拿起旁边碎了的盘子,朝着自己手腕上一割,将流出的血喂进了想容的嘴中。

  她医术师承神域,吃过这世上最珍贵的灵丹宝药,泡过这世上最好的药浴,练就了一腔宝血,这血自然是胜过任何药品,只是她怕万一遇到乔君兮,乔君兮不肯喝怎么办。所以只好用此法。

  想容喝过云笙的血后,立即就康复过来,云笙转身,要去找乔君兮。

  “乔姑娘,你带我一起。”想容紧紧抓住了云笙的胳膊,云笙怎么也挣不开。

  “放开!”云笙有些生气。

  “不放,你带我一起,我要去就君兮。”

  “你会武功吗?不会吧,那你去就是添乱,乔君兮说不定连自己都无法保全,还要照顾你这个累赘,你是要害死他吗!”云笙无法抽出自己的胳膊,又不能带着她去,于是就恶言相对。

  “我不管!我就藏在一边看着他就好,不会添乱的!”想容不管不顾,云笙不能在拖延,又无法挣脱,便用手打向了想容的脖子,想容晕了过去。

  云笙走后,宁无缺走了出来,看着云笙的背影,一伸手,远处云笙身上的随身玉佩拿了过来,扔在了想容的手中。

  云笙赶到时,乔君兮身上都是血,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只是那身影有些摇晃,即使因为中了毒的缘故,又是因为受了伤的原因。

  “没想到,中了毒你还能撑这么久。”乔君兮厮杀过来,已经杀了四五个人,令他们惊讶不已。

  “少废话!要动手就赶紧的!“乔君兮虽然这样说着,可是面对剩下的四个杀手,乔君兮没有多大的胜算,可是,还是决定一拼。

  双方很快打了起来。

  “啪!”一名杀手的脖子被一条鞭子缠住,云笙一拽,那杀手已然气绝身亡。剩余三名杀手一看,懊恼不已,他们竟然没有防备身后,让来人钻了空子。

  云笙趁着几人走神之时,到了乔君兮身边,将手中的丹药直接塞进了乔君兮的嘴里。乔君兮看到来人是云笙,很是惊讶,不过他相信云笙给他的药一定是解毒的,便运了下气,解了毒。

  云笙拼着全力,快速闪动着身影,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一次再犹豫,受伤的就是乔君兮了。云笙出手极快,对手甚至看不清云笙的招式,就已经气绝身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