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二人一路打打闹闹到了江南府门口,并没有注意其他,而此时宋觎正在门口站着,直到他伸手抓住了云笙的胳膊,打闹的二人才注意到了宋觎。

  “皇叔。”宋子蔚一见到是宋觎,气势便弱了下来,丝毫不见和云笙打闹时的劲头。宋觎没有理会宋子蔚,而是专注的看着云笙。

  “你昨晚去哪里了?”宋觎的声音有些嘶哑,面容憔悴。显然是一夜未睡的样子。

  而云笙却轻轻摆脱了宋觎的手,“我做什么,需要你管吗?”语气里不带一丝感情,就好像对待陌生人一般。

  “乔姑娘,您就别难为王爷了,王爷在门口等了您一夜呢。”门口的下人忍不住开口,他家王爷怎能遭如此的罪,他实在不能忍受王爷为了一个姑娘如此委屈自己。

  云笙听到这话,看了看宋觎,叹了一口气,心中是五味杂陈,也不知怎么办才好,底下了头,然后往府内走去。

  “云丫头,那天,对不起。”宋觎看着云笙的背影,开口说道,他实在是需要道歉的,不管是因为什么,总比云丫头心里膈应的好。

  云笙的身影顿了一下,回头对着宋觎说,“宋觎,那天的事,我已经原谅你了,还有,别再这么折腾自己了。”

  因为你帮了乔君兮那么多年的份上,我原谅你,别那么折腾自己,因为你再怎么做,我都不会喜欢你。这些话,云笙默默地放在了心里并没有说出口,她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宋觎一听,欣喜不已,云笙在关心他。“去库房领十两银子。”宋觎心情一好,赏了那个为他说话的下人。

  “乔云笙,没想到皇叔那么威严的人,竟然在你面前会如此低声下气。”二人走出宋觎的视线后,宋子蔚才敢开口。

  云笙瞥了宋子蔚一眼,没有理他,宋子蔚不以为然,自顾自得继续说道,语气里都是戏谑。

  “宋子蔚!你是不是想挨揍!”云笙冲着宋子蔚怒喊。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们去练功。”宋子蔚深知自己打不过云笙,赶紧闭嘴,不过过了一时嘴瘾,看云笙吃瘪还是蛮开心的。

  练功时,二人严格按照书上所记的要诀,进行练习。云笙跟宋子蔚相互对打,运用实战练习心法,彼此间相互找出运用方法及不足。

  练了一天后,二人累的满头大汗,但明显感觉自己的速度提升了不少,欣喜不已。

  “乔云笙,太累了,我们明日再练。”宋子蔚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明天先不练,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云笙跟着宋子蔚一起蹲到了地上。

  “什么好吃的。”

  “明天跟我去饭庄吧,饭庄里有好多事情要安排,另外,再让你尝一下饭庄的独门秘菜。”

  “好。”

  云笙回到了房间,坐在了桌子前,拿起针线,继续给乔君兮缝制衣服,“乔君兮离开将近十天了,也不知道如何了。”云笙决定,待自己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之后,便去解决乔君兮的事。

  第二日,云笙与宋子蔚去了饭庄。云笙让余工匠定做的桌子刚好送到。云笙吩咐店内的小二将桌子在饭庄里摆好,又添置了些普通桌子。云笙教了每一个小二桌子的使用方法,然后去了厨房。

  厨房里,厨师们早就在那里等着云笙了。

  “我们每个厨师都写出自己最拿手的五道菜,也只做这各自的五道菜,卖出的菜中,那个厨师做的,那个厨师就会有分红,另外,我在教给大家本饭庄的招牌菜。”

  云笙说完后,便让人抬进来了辣椒花椒等材料,然后开始炒制熬汤,做火锅的底料,云笙分别演示了鸳鸯锅的两种料,然后便让厨师们进行练习,然后自己在一旁指点。

  “不知姑娘是否方便告知芳名?”云笙走到那姑娘面前,边看着她的炒制手法,边问。不得不说,这姑娘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炒制过程只看了一遍,就把云笙的技巧学了个十之八九。

  “陆沁。”说完名字,不知为何陆沁眼中的灵动明显少了几分。

  “乔云笙。”云笙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也冲那姑娘一笑,“不过,姑娘不以真实面目示人,想必定有难处,但是,既然姑娘来了我这饭庄,就不要给饭庄添些不必要的麻烦。”说这句话时,云笙贴着陆沁的耳畔,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陆沁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

  “姑娘,您说笑了。”她怎么会看得出来。陆沁心中诧异的很,不过她没有承认云笙说的话,万一她是在试探自己呢。

  $=酷0匠网o永、久●免费看小◎{说35

  云笙笑了笑,没有说话,走开了,继续指导其他人。

  吃饭时,云笙喊了店里的伙计一起,就吃这火锅,饭庄的人坐了四张桌子,围在一起,吃他们从未吃过的菜,尝过之后,都说好吃,云笙也就放下了心。

  云笙走前,交代了一下红衣和石头将店内收拾收拾,把该买的买齐,准备十天后开业。并说自己这些天都不会在,全权交给二人。

  云笙有告诉红衣,让她去寻一处地势好的房子,自己要开一间绣庄,根据之前选厨师的方式进行比赛,为绣庄挑选十名绣娘,然后红衣做掌柜的。

  一切交代完毕后,云笙放心的走了。

  另一头

  “皇上,三皇子去了江南。”

  “住在老六那里?”

  “是的皇上,不过属下发现,江南王府里住了一位姑娘。”

  “姑娘有什么奇怪的,老六的府上姑娘多了去了。” “启禀皇上,三皇子跟这名姑娘很是要好,江南王还为了这名姑娘散了后院,还有、、、、、、”

  “还有什么!说!”

  “是,属下接到信说,这姑娘,是乔君扬的长女。”

  “又是乔家!看来这乔家不得不除!”

  “还有,属下得知,这乔家长女是神域的人,属下的线人还曾听见神域属下喊她‘少主’”

  “我怎么忘了,乔家还有个神域尊主的徒弟。”

  “皇上,上次刺杀江南王失败,经线报得知,一位神域的人救了江南王。”

  “什么!”皇上气的拍了拍桌子,思量过后,“去杀手阁,悬赏一千两黄金,先把乔君兮项上人头取了。还有,把乔君兮给我查的一干二净,就是死,也要给我查,这么多年来,他身上的疑点实在太多。”神域的人他不能动,但是一个乔君兮,他是杀得起的,更何况,他实在是觉得这乔君兮疑点很多。

  “是。属下遵命。”

  深夜,云笙穿一身夜行衣,从江南王府后墙翻出。根据得到的情报,云笙决定先去乔君兮在江南的据点查看。

  云笙来到了一所老院子前,那院子在荒郊,看起来就是一所废弃的院子,可是谁也想不到,这院子的地下,是一出兵器坊,常年打造精致兵器,是乔君兮培养了好几年的重要据点。

  云笙想要进入院子打探,还未等行动,便发现前面的草丛里有晃动,还分为两处,云笙观察了一会,发现那里分明是有两股势力,灵机一动,拿起两块石头,分别扔向了两处,那两边的人都站了起来,结果发现了彼此,迅速打了起来。

  云笙见势,向院子飞去,刚刚落地,面前突然出来一人,云笙与那人相视一眼,迅速打了起来。

  “你不去帮你的人,干嘛要来打我!”云笙一边打斗,一边说着。

  “哼,谁跟那群饭桶是一伙!”那人招招必杀,云笙才反应过来,这有三股力量对乔君兮不利,眼前这人,又分明是个杀手。

  “你一个杀手,为何来这里?”云笙运用了凌微心法,虽然云笙只练到了第一层,可是也是极快的,那杀手伤不到云笙,只要云笙能够耐住心,那杀手对云笙造不成伤害,只是云笙不想杀人,所以才在这里跟那杀手耗,要不然,以这杀手的身手,早就命丧黄泉了。

  “杀手阁挂了悬赏,一千两黄金,取乔君兮人头,我打不过乔君兮,便想绑架你来威胁他。”

  “什么!”云笙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悬那么高的赏杀乔君兮。

  云笙一个走神,竟让那杀手钻了空子,狠狠地打了云笙一掌,云笙当即吐出一口血,懊恼不已,决定要下全力。

  那一掌虽不是要命的一掌,可是也是对云笙的功力有所损害,云笙要忍着痛,实属不易。云笙终于占上风,对着那杀手撒了一把软骨散,便走了。

  那杀手用手紧紧的捂住肩膀后面得伤,他这条胳膊算是废了,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竟有如此厉害的帮手,一颗石子,便将他的一条胳膊废了。

  墙角走出一名白衣男子,站在了那杀手面前,只是一伸手,眨眼间,那杀手便没了气息。那男子又到了两拨相斗的人前,只是片刻,便是一地尸体。

  白衣男子看着云笙离开的方向,拿出了手中的折扇,又看了看折扇上面的猪头,不自觉地笑了。突然,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宁无缺用手指碰了碰嘴角,一丝血迹在指尖,宁无缺苦笑一番,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