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哎呀,火候小一点,你这样药会糊的。”云笙坐在院子里的合欢树下,一边吃着葡萄,一边指挥着在一旁熬药的宋子蔚。

  宋子蔚一听火大了,连忙用嘴吹,想要将火吹灭一点,谁知,火却更大了,火一下子冒了出来,差点烧到宋子蔚。吓得宋子蔚往后一闪。

  “哈哈哈,宋子蔚,你是在逗我吗,哪有人用嘴吹的,你将柴火挪出一点来不就行了啊。你真笨!”

  宋子蔚听了,连忙按照云笙说的做,可是又怕那伙烧到自己身上来,便用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才将火调小。

  “乔云笙,给。”宋子蔚终于将药熬好了,双手端着药,递给了云笙,还一脸的傲娇。

  云笙看着灰头土脸的宋子蔚,额上还挂着细密的汗珠,面上还带着欣喜的表情,心里一阵感动,便满怀爱心的喝了一口药,一般般,不怎么好,药效都失了大半。

  “宋子蔚,你这熬得还可以,就是个别地方有待改进,多熬几次就好了。”云笙并没有说药熬的不好,她不想宋子蔚伤心,要是宋子蔚伤心了,不给自己熬药了,那可如何是好。

  “岂止是还可以,我熬的药,可是天下无敌。”宋子蔚毫不吝啬的夸奖了一下自己。

  听到这话,云笙很不客气的笑了,给了宋子蔚一阵鄙视的白眼云笙发现宋子蔚还是很聪明的,什么事情教一遍基本就会了,所以,宋子蔚熬得药除了第一次外,之后熬得都很好,又加上云笙自己运气调理,七八天,云笙的身体就好了。可惜错过了饭庄的比赛,不过最后的结果红衣同石头都给她讲过了,那名女子是第一名,云笙决定,过两日去饭庄看一看。

  而宋子蔚,发现云笙真是个奇女子,什么都会,见识谋略都比他强,就更加心甘情愿做云笙的下人了。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跟云笙切磋武艺,云笙还能给他找出不足,交给他运气之法,使他的武艺大增,令他欣喜不已。

  至于宋觎,多次想要见云笙,可都被云笙拒之门外,云笙可是个小气的人,谁让宋觎之前那样对她说话。

  乔君兮至今未归,云笙也已经收到了神域送来的消息,知道了乔君兮的一切后,心里愁闷,便拉上了宋子蔚,一起去逛青楼。

  “什么!逛青楼!乔云笙你是不是疯了!”宋子蔚一听云笙要拉着她一起,就吃惊的站了起来。虽说他平时吊儿郎当的,可是逛青楼这种有损皇家声誉的事,他可是没干过的,更何况,乔云笙一个姑娘家家的,逛什么青楼啊。

  “你去不去!”云笙两眼瞪着宋子蔚。

  “不去!”宋子蔚双手环胸,一扭头,傲娇的很。

  “算了,本来还想去青楼跟你探讨一下凌微心法,看来啊、、、、、、”

  “什么,凌微心法!就是那种用来提升招式速度的心法!?”宋子蔚听说过凌微心法的功力,据说连这种心法的人,动作极快,敌人往往看不穿自己的招式,只是这种心法据说已经失传,没想到乔云笙竟然会有。

  云笙露出了一脸鄙视的表情,要不是在练凌微心法时需要两个人相互配合才能看出功效,她才不会找宋子蔚呢。

  “话说,这青楼正是因为我没逛过才要去呢,你说对不对,乔云笙。”

  云笙给了宋子蔚一个白眼,“等我一会。”

  云笙很快便出来了,换了一身男装,白色的锦衣绸缎穿在云笙身上,手拿一把折扇,头发高竖起,云笙的身子还算高挑,不像一般姑娘般娇小。

  只是,他怎么感觉乔云笙,这风流味儿十足呢?宋子蔚默默地想。

  “走吧。”云笙拿手中的折扇了拍了下宋子蔚的肩膀。

  “哎呦,客官里面请。”二人走到门口时,青楼里的姑娘正在揽客。

  “哎呦,公子,您来了。”宋子蔚跟云笙一进青楼,这些姑娘一看二人生的俊俏,身上的衣着有不凡,便立刻围了上来。

  宋子蔚一脸嫌弃,怒气喊道,“滚!”那些姑娘一件宋子蔚不好惹,便也识相的走开了。云笙一阵心烦,也让身边的姑娘离开了。

  “老鸨,给我们来间上房,再来两坛上好的女儿红,记住要是有姑娘敢进来,我就咋了你这青楼。”

  老鸨眼尖,自然指导二人不凡,又怎会去招惹。

  “少主,乔君兮的确不是乔家人。”

  “他六岁时来到乔家,对外称作私生子。七岁离家。”

  “十年前,乔君兮少年时训练差点丧命,是一位名为想容姑娘救了他。”

  “乔君兮做的这些,少主的父亲背地里是暗暗支持的。”

  云笙脑子里不停的出现这神域手下的调查结果,心里苦闷得很,一连喝下好几杯酒。宋子蔚见云笙这样,知道云笙心里定是不痛快,便没有拦着她,只是自己一口没喝,怕云笙万一醉的不省人事,自己也好带她回家。

  “清歌姑娘出来了。”

  “清歌姑娘,选我,选我。”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宋子蔚好奇,便问了问时候在一旁的小二。

  “这是怎么回事?”

  “公子您不知道啊?清歌姑娘长得貌美如花,弹得一手好琴,但是性子清冷,一月只接一位客官,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宋子蔚觉得好奇,看了看一旁不停喝酒的云笙,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吧。便出了厢房站在楼梯上看着那名名为清歌的姑娘。

  清歌一身碧绿罗衫,脸上几乎未施粉黛,头饰也极其简单,清歌坐在了琴前,手指拨弄琴弦,一股天籁之音传出,竟让宋子蔚觉得一股清凉从心田穿过,不由得入了迷。

  酷5@匠.网‘唯y一正版-,其S他都V0是盗r版$p

  等宋子蔚回过神来后,发现清歌正用手指指着他,宋子蔚心里好奇。看着清歌所在的台上满是银子,又看着台下那群男人满是幽怨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

  还未等宋子蔚拒绝的时候,就已经被老鸨和那群姑娘簇拥进了房间,带他反应过来时,屋子里就只剩清歌和他两个人了。

  “清歌姑娘,我没买你,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宋子蔚内心尴尬的很。

  清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知道。”她当然知道,所以才会选他。

  “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还选我?”宋子蔚实在是不能理解,所以问清歌。

  清歌没有说话,仍旧笑盈盈的。其实她也是有难处的,她又何尝不想做个清白女子,只是母亲前些年病重去世,欠下了债,他还有弟弟要养活,所以才会卖身青楼。

  她跟老鸨商议了好久,才得到一月接一次课的特权。每一次都只能选她看起来较为顺眼的,这一次,她选了宋子蔚,是因为宋子蔚生的俊俏,气质不凡,她一眼就注意到了他,再者,她看着宋子蔚也不像风流之人。所以才选了他。

  清歌走到琴前面,给宋子蔚弹起了曲儿。

  宋子蔚见清歌不会怎样时,也放松了下来,躺在了桌子上,静静地听起了曲儿。

  清歌见宋子蔚躺在了桌子上,心里一暖,这个男人还是很尊重她的。

  宋子蔚听着听着,便不自觉的道出了心中的苦闷,“清歌姑娘,你知道吗,我的父亲是个非常暴戾之人,以前为了家产,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和兄弟,看在弟弟年小的份上,才放过他一命,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却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产害自己的孩子,我的大哥已经死了,二哥和四弟在家里处处为难,因为我母亲曾经救过我叔叔的关系,我叔叔便收养了我,让我脱离苦海,我呢,为了不引起父亲的注意,就整天吊儿郎当,去江湖游历、、、、、、”宋子蔚讲着讲着就睡着了。

  清歌拿了床毛毯盖在了他身上,手不自觉的轻扶了一下宋子蔚的脸,原来也是个可怜人。

  第二日,宋子蔚醒来,发现清歌正坐在桌子旁的凳子上看着他,宋子蔚微微脸红,冲着清歌打了个招呼,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然后二人一起走出了房间。

  一出门,云笙正倚在门框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刚走出门口的宋子蔚跟身后的清歌。

  “呦,宋子蔚,你这算是开窍了啊。”

  “咳咳,那个清歌姑娘,改日再见,听你弹琴很开心,谢谢。”宋子蔚脸红了,连忙拽着云笙走了。清歌在身后看着这个羞涩的大男孩,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好像她的生活,有什么不同了。

  “喏,给你的。”在路上,云笙扔了一本书给了宋子蔚。

  宋子蔚连忙接了过来,看了一下,惊呼道:“凌微心法!”宋子蔚没想到,云笙竟然真的会把这么重要的心法送给他。

  “别高兴太早,要不是这凌微心法需要两个人练,你以为我会给你练吗?”云笙柳眉一跳,戏谑的看着宋子蔚。

  宋子蔚虽然受到了云笙的打击,但是,还是蛮开心的,起码云笙是跟他一起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