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躺在床上的云笙迷迷糊糊的喊着。乔君兮听见了,去桌子上倒了一杯水,拿到床边在床上坐下,单臂扶起云笙,将其抱在怀里,喂她喝水。喝完后,又把云笙放到了床上,云笙微微用力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仿佛看到了乔君兮的身影,不自觉的喊了一声。、“君兮~~”乔君兮闻声,回了头才发现,云笙原来在昏睡中还喊着自己的名字,微微动容,又过去给云笙向上盖了盖被子,在她身边坐下。

  “乔君兮,你为什么不爱我?”云笙的声音响起,乔君兮问声,向云笙看去。

  “你怎么能够跟别人在一起,你怎么可以不要我了?”云笙不停地呓语,想到伤心处,竟然哭了起来,身体缩成一团,手紧紧揪着被子。

  乔君兮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不知所措。最后没办法,只好拿自己的手去握住了云笙的手,“云笙,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放心,我陪着你。”听到安抚的话,云笙的身体放松下来,身子展平,乔君兮再次把被子给她盖好,手一直被云笙拉着。

  快天明的时候,乔君兮见云笙稳定下来,边抽出了手,给云笙检查了一下,已无大碍,便起身坐到了桌子旁,自己倒了一杯水,看了看云笙的房间,发现了云笙那那匹绸缎,这丫头,什么时候自己给自己做衣服了?乔君兮看着拿衣服颜色跟她最爱的淡黄色的衣服颜色相近,便以为是给他自己做的。

  一个时辰后,乔君兮准备离开合欢园。

  “小姐,小姐她怎么样?”一直守在门口的红衣被乔君兮开门声音弄醒,见是乔君兮,便急急忙忙的问。

  “已无大碍,休养下便好。”乔君兮一说完,红衣便冲到了屋子里,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云笙,终于放了心。

  乔君兮继续走着,正好碰见了来合欢园的宋觎。

  “云笙已无碍。”乔君兮主动开口,宋觎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

  “你还是回去休息吧,都累了一晚了。”宋觎看着乔君兮的眼圈很深,便说道。

  “不了,由于阴风堂的事,玄霄庄行事处处受阻,我这两天要去探一下阴风堂的风。”

  宋觎听完这话,没有在做阻拦,他们最近的行动很困难,阴风堂的事,不得不处理了。只是,这阴风堂机关重重,防守严密,至今都未有人成功进去过,宋觎在这件事上不能帮到乔君兮,他不能消失太久,就只能对乔君兮说一声“小心了。”

  宋觎进了云笙房间后,对着房间内的红衣招了招手,让她出去了。宋觎在床边刚坐下,云笙就醒了。

  “怎么是你?”云笙有些失望,她昨晚仿佛看到了乔君兮的身影,怎么一醒来,成了宋觎“怎么不能是我了。”

  “我是说乔君兮、、、、、、”

  “这事你别怪君兮。”云笙还没说完,就被宋觎打断了,“他以为你是来刺杀他的人,没看清你的身影,所以才对你出手的。”云笙想到昨晚的事,瞬间难过了起来,不是难过受伤,而是难过乔君兮的温柔给了别人,难过乔君兮竟然没有认出他。

  宋觎见云笙情绪不好,便继续安慰,“乔君兮昨晚还熬夜守了你一晚上,都没有休息,便又出去了。”

  云笙听了这话,心里稍微好过了些,又带着欣喜,原来,昨天晚上的,真的是乔君兮,“乔君兮要何时才能回来。”云笙继续问道,她想要乔君兮一回来,就去找他。

  “这个,君兮他有事在身,归期未定。”云笙听到这话,有些担忧,乔君兮做的事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受伤。

  “王爷,您不能赶臣妾走。”外面传来了女人的啼哭声。

  云笙闻声,连忙走了出去,只见在门口跪了七八个女人,很是诧异,“宋觎,这怎么回事?”

  “是你,都是因为你这个狐狸精,才害得我们被王爷赶出府!”一个女人冲着云笙大喊。

  云笙转头看着宋觎,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狐狸精了。

  “来人,把这群闹事的女人拖出王府。”宋觎一说完,立刻出现了一群侍卫,将那些女人抓住,有一个人挣脱了出来,朝着云笙扑过去,一把推到了云笙,宋觎一怒,踢了那个女人一脚,那女人立即昏倒在地,被侍卫拖了出去。

  宋觎伸手去扶云笙,却被她一手挣开,云笙面色不悦,瞪了宋觎一眼,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待到院子里清净以后,云笙开口,“宋觎,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吗?”

  “云丫头,我在为你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宋觎双手攀着云笙的肩膀,看着云笙的眼睛认真的说,以为云笙会高兴。

  可云笙推开了宋觎的手,宋觎肯为她散了后院,她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宋觎对那些侍奉自己多年的女人都能如此对待,若是换了她,难保不会有一天也会落的如此下场,更何况,他爱的人不是他。

  “宋觎,算了吧,我不爱你。”说完,云笙转身要走,宋觎抓住了云笙的手。

  “云丫头,你爱的人,是不是乔君兮?”宋觎说这话时,连声音都在颤抖。他的云丫头总是在找乔君兮,甚至偷跑到乔君兮的院子里,还会为了乔君兮的冷淡难过。对此,他只能找出这个理由了。

  云笙听了这话,身子一僵,回过头,对着宋觎说:“是!我就是爱他怎样,前生今世,我爱的都是他!

  宋觎听到这话,松开了云笙的手,隐忍着愤怒对云笙说,“乔云笙!他是你叔叔!就算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陪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就是乔君兮!你醒醒吧!”

  云笙一听这话,聪明的她,立刻察觉到了这话中的奥妙,便问道,“他本来就不是!更何况为何那个人不会是他!”

  D看正版p章`%节N{上8酷d匠网

  宋觎差点就说出了答案,可是思量过后,他的平静下来,对着云笙说,“就算他可以只娶一人,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你。”

  “啪!”云笙打了宋觎掌,为他说着这句话作为代价,任何人,都不能拿乔君兮说事,“宋觎,我告诉你,就算我终身不嫁,我也不会嫁给你,就算是乔君兮娶了别人,只要他同意,就算没名没份,我也会在他身边!”

  云笙说完,便快速跑进了房间,留着宋觎一个人在院子里。宋觎看着云笙离去的方向失神,失神过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样的蠢话,不由得一阵懊恼。

  “叩!叩!叩!”敲门声在云笙耳边响起。

  “你给我滚!”云笙以为是宋觎,便生气的喊道。

  “喂,乔云笙,是我。”宋子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云笙才发觉骂错了人。

  “宋子蔚,对不起,我不想见任何人,你走吧。”

  云笙说完这话后,许久没有声音响起,以为宋子蔚已经走了,一抬头,发现宋子蔚站在了自己面前,微微吃惊,“你、、、、、、”

  “知道你不高兴,身为朋友的我怎么能不来陪你呢?”宋子蔚非常自觉的坐在了凳子上,云笙也不跟他客气,坐在了宋子蔚对面。

  “宋子蔚,我这伤的挺严重的,十天半个月的也难以恢复,刚才又被你们宋家人一气,这不得一个月才康复啊。”其实,以云笙的调理能力,半个月就可以全好了,只不过,她是想逗逗宋子蔚罢了,却没想到宋子蔚竟然点头答应了。

  看着宋子蔚那一脸憋屈的样,云笙很不客气的笑了。 “咳咳。”云笙一下子没喘上气来,咳了一下,嘴角泛出了血。刚才那一气,让云笙的伤又重了些。

  “喂,乔云笙,你别吓唬我!”宋子蔚一脸着急的看着云笙,生怕云笙有什么事。

  “不碍事,我开个方子,你去给我抓药就好。”云笙说完,便朝书桌走去,宋子蔚快速上前研磨,云笙写完后,宋子蔚又立马拿着方子去抓药。“乔云笙,本来听说你生病了,想来看看你,谁知道,碰见了刚才你跟皇叔那一幕,所以就躲在了暗处,没有出来,想你肯定不开心,身为朋友的我怎么能不来哄哄你。”

  “那你、、、、、、”宋子蔚不会什么都知道了吧,云笙心里默默地想。

  “那个啥,乔云笙,你就当作我什么都没听到好了。”宋子蔚此话一出,云笙郁闷了,也就是说,他什么都听到了呗。

  宋子蔚发现自己说完话,云笙的脸色都怪怪的,才发觉,自己好像说了啥不该说的话,于是忙着转移话题,“乔云笙,我帮你做点让你高兴的事吧。”

  宋子蔚的脸上满是真诚,看的云笙心里欢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啊,红衣跟石头为了饭庄的事,已经够忙的了,不如你就做我一个月的下人吧。”

  “啊?”宋子蔚万万没想到云笙竟然会提这种要求,自己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