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筷子不停地翻动,虾不停的在彼此的筷子间穿梭,在空中抛来抛去,云笙终究是略胜一筹,将虾扔进了自己的嘴里,宋子蔚一脸受伤的表情,瞪着云笙。

  “啪!”乔君兮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然后擦了擦嘴,起身,朝着门口走去。云笙吓了一跳,看着乔君兮走了,连忙追去,跟在了乔君兮身后。宋觎看着云笙的行为,感觉有些不对,难道云丫头对君兮、、、、、、不可能!乔君兮可是云笙的小叔叔。

  “子蔚,你跟云丫头是怎么回事?”宋觎问着宋子蔚,他很好奇,二人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皇叔,云丫头是谁?”宋子蔚不记得自己认识一个叫云丫头的人,宋觎指了指刚刚走的云笙的背影,宋子蔚便知道了是谁,但是,这云丫头有点亲密啊,于是带了一脸坏笑的看着宋觎,结果被宋觎狠狠一瞪,立马老实起来,说起了白天与云笙不打不相识的过程。

  路上,云笙一直跟着乔君兮,可乔君兮一句话都没有回头同云笙说,于是云笙按捺不住,便喊道:“乔君兮!你不能这样对我!”

  乔君兮身子微微一僵,却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乔君兮,我哪里不好,你才不喜欢我!”云笙见乔君兮仍旧没有回头,便继续说,“乔君兮,你曾经答应过爹爹,无论怎样,你都会照顾好我,可是我现在很不好,你冷淡我,不爱我我很难过!”

  乔君兮听到这话,终于回过头,云笙一喜,想要向乔君兮跑去,可是步子刚刚迈出,乔君兮却向后退了一大步,云笙尴尬,停在了原地。乔君兮思索了一下,对云笙说。

  “云笙,无论你是不是我的侄女,我都不会爱你。我已经有了想要相伴一生的人,在我人生最难过的时光,她救过我,如今,她在我身边已经十年,给我温暖,我又怎能负她。所以,我是不会爱你的。”说完,乔君兮就走了,留给了云笙一个背影,云笙对着那背影发呆,眼泪流了下来。

  云笙一个人走在路上,眼泪不停的流,怎么擦也擦不掉,脑子里全是乔君兮的话,“我已经有想要相伴一生的人了。”“我不能负她,所以,我不能爱你。”云笙站住脚,冷静过后,回了合欢园。

  云笙又坐在了屋顶上,看着乔君兮的院子,吹响了随身携带的玉哨,约莫一柱香时间过后,一个黑影站在了云笙旁边,“不知少主吹响玉哨,有何吩咐?”

  “我要你动用神域在外的最大力量,查乔君兮,查的清清楚楚。”云笙的语气有些冷,甚至有些怒,她爱了乔君兮两世,为了乔君兮付出了那么多,她不能就这样让别的女人夺走她的一切。

  “可是,少主、、、、、、”

  “我要你去查你就去查!”云笙没等那人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那人从未见云笙火气如此之大,猜想云笙一定是迫不得已才会动用神域的力量,所以,便遵从了云笙的吩咐。

  云笙在屋顶上一个人对着乔君兮的院子发呆,直到深夜,发现两个黑衣女子带着一个身着粉衣的女子进了乔君兮的院子,仿佛进入了正在亮着灯的书房,云笙细细一想,这不会就是乔君兮说的那个女子吧,她到要看看,这女子有什么特别的。于是,云笙便跟了上去,到达了乔君兮书房的屋顶上,悄悄的那开了一面瓦,看着里面的情形。

  “君兮~~”那女子笑靥如花,站在了乔君兮的面前,柔柔的喊着。

  乔君兮闻声抬头,瞬间露出了笑容,起身,走到那女子面前,手轻轻拂在她的脸上,温柔的说,“想容,你怎么来了。”云笙看着这里,感到一阵阵心痛,原来乔君兮也是如此的温柔,跟前世的他一样,只不过,温柔的对象,不是自己。

  “人家想你嘛,都好久没有见你了,所以来看看。”说完,便双手环住乔君兮的腰,脸贴上了乔君兮的胸膛。

  “可是你不会武功,万一被阴风堂的人发现你跟我的关系,借此拿你要挟我,伤着你怎么办?”

  “关系,我们什么关系啊。”想容笑着看着乔君兮,用略带调皮的语气,撒娇的问。

  乔君兮看着想容,那灵动的眸子闪烁着的光,就像、、、、、、就像云笙!乔君兮晃了晃头,他怎么会想到云笙,他怎么会觉得想容跟云笙像呢?

  云笙听到了乔君兮口中的阴风堂,默默地记住了,原来,这是与乔君兮有害的帮派,那么她一定会帮助他解决阴风堂的。

  “好了,想容,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乔君兮轻轻的推开了想容,思绪有些乱。

  “可是,人家不想走、、、、、、”

  “想容,我还有事要办,改天再去看你,好吗?”乔君兮找了个理由敷衍了想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什么人!”乔君兮的暗卫发现了云笙,大喊出声,很快,外面便传来了打斗声,过了一会,打斗声还在继续,乔君兮安抚了一下身边的想容,出了书房,这群暗卫,怎么这么久还没解决,真是该好好训练他们了。

  最新;&章,%节8上酷匠#网NQ

  乔君兮一出门,便看到了那抹身影,朝着那云笙打了一掌,隔得虽然稍微远些,可毕竟是用了十成十的功力,而云笙听见了乔君兮出门的声音,回头一看,正好看见了乔君兮刚刚打出的一掌,竟忘了闪躲,掌风打在她的身上,云笙立即吐出了一口血,而乔君兮一看是云笙,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可是云笙又没有躲,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云笙中掌吐血,随即昏倒在地。

  乔君兮赶紧撤掉暗卫,上前抱起云笙,看着云笙眼角的泪水,脑子里满是云笙在被打中时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和因为难过而落下的泪水。

  “想容,你先回去。我改天再去找你。”说完,便抱着云笙走去了合欢园。、想容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她也知道那女子是乔君兮的侄女,可是,她的心里感觉空落落的,仿佛什么属于她自己的东西要失去一样。

  乔君兮抱着云笙进了房间,惊动了正在睡觉的红衣,“天啊,小姐她怎么了!?”红衣看着嘴角带血,已经会迷在乔君兮的云笙惊慌失声。

  “如果想要你家小姐活命,马上去把江南王叫过来。”乔君兮说完,便把云笙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红衣听完,马上飞奔出去。石头闻声也赶了过来,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云笙,无比着急,乔君兮便命石头去找冰凉的水。

  “王爷!王爷!”红衣使劲在江南王院外喊着,院里的侍卫使劲拦着,不让她进,这小小的丫鬟,要是惊扰了王爷,可是罪不可恕。

  “王爷,合欢园,我家小姐受伤了!”红衣顾不得那些,使劲喊着,宋觎在屋内一听,立刻起身,向合欢园奔去,宋觎运用轻功,在红衣面前一闪而过,红衣只觉一个白影从面前飘过,后来才发现那是王爷,便急急忙忙往回赶。

  赶到时,屋内石头已经准备好了一桶水,里面倒满了冰块。宋觎看着云笙,一阵心痛,连忙上前查看。

  “烈焰掌!”宋觎一脸惊讶的看着乔君兮,没想到,他的云丫头竟然是乔君兮打伤的。

  “我当时没认出她,觉得她身份不凡,便想要灭口,却不知是她。”乔君兮做了简单的解释,宋觎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乔君兮与宋觎二人合力运功,乔君兮在直面云笙,宋觎对着云笙的后背。乔君兮运用自己体内炽热的内力,灌输到云笙的体内,将云笙体内烈焰掌的的威力打出,而宋觎则是一边将吸着云笙以及乔君兮的炽热的内力,另一只手则是向云笙体内灌输着自己冰寒的内力。

  乔君兮的武功与宋觎的武功相辅相成,若是中了烈焰掌或者是寒冰掌,都需要二人合力,才能将其救活,否则,便只能忍受极寒或者是极热的真气在体内乱窜,饱受折磨,直到身亡。

  因为运功,云笙的衣服有些汗湿,紧贴着云笙的身体,玲珑的曲线在乔君兮面前展现开来,乔君兮看到,竟有些迷了眼,乔君兮使劲集中注意力运功,一个时辰过后,运功结束,乔君兮将云笙抱起放进了那桶早已准备好的冰水。

  宋觎运完功后,乔君兮便让他先回去了,宋觎很想守在云笙身边,可是想了想,云笙现在已无大碍,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问,在这里,反倒是影响了云笙休息,便走了。

  乔君兮守着在冰水里泡着的云笙,半个时辰后,将其抱出,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那日云笙身中媚药,在浴池里抱着他说喜欢他的场景,心狠狠的跳了一下。乔君兮晃了晃头,冷静了一下,不禁自嘲,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乔君兮吩咐红衣换过衣服后,便坐在了床边,等着云笙醒来,以防这过程中有意外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