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君兮无奈之下,一掌劈向了云笙的颈后,乔君兮将晕倒的云笙放在了浴池边缘的地方,自己坐在岸上扶着她,以防她溺水。

  她为何会说出喜欢自己这种话,难不成是因为中了媚药的原因,可是她将自己折腾成这样,就证明她心中还是清醒的。还有,她为何说自己不是他叔叔,知道他不是乔家人的只有两个人、、、、、、看来,自己以后尽量不要出现在云笙面前了,不管真的假的,他都不能让云笙对自己产生那样的感情。

  约莫泡了半个时辰,云笙绯红的皮肤已经变白,身上也没有滚烫的感觉,乔君兮便将她送回了合欢园,想了想,没有唤婢女给她换衣服,或许会感染风寒,可是,若是被旁人看到这副情形,难免不会想些什么,到时候,对云笙又是另一种伤害。

  乔君兮来到暗牢时,宋觎已经在那里等他了,看了看宋觎对面,那个男人正被绑在柱子上,昏迷着,还未醒。乔君兮便命人用水泼醒了那个男人。

  “江南王!王、、、王爷饶命啊。”那人一醒来,发现自己正被绑在柱子上,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一个是宋觎,另一个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他也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赶紧求饶。

  “药是谁下的?”宋觎开口问着,乔君兮在一旁静静的喝着茶,等待着宋觎审出结果。

  “小的不知道,只是有人让我去、、、去奸污了王爷您的侍妾,那人便要给小的一百两银子。想必那药也是那人下的。”

  “那人是谁?”

  “这、、这、、、”那男人表现出一脸为难、不想说的样子,可眼里闪过的一抹算计却没能逃脱二人的眼,乔君兮将手中茶盏的盖子朝男人打过去,钉在了男人身后的柱子上,他的脸上划过一道血痕,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是如妃娘娘。”那人吓得赶紧说了出来,他没想到的是,这是他在这世上说的最后一句话。乔君兮将整个茶盏都扔了出去,打进了那人的身体里,正中心脏。

  乔君兮起身,理了理衣衫,同宋觎一起走出暗牢,一起在府中散起了步。

  “云笙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侍妾?”乔君兮自然知道这是后院那群女人自己想的,可这后院里惹是生非的女人不都是宋觎的女人吗,况且这宋觎总是是不是地带女人回府,这一次,云笙肯定也被认为是宋觎的侍妾了。乔君兮难免要拿宋觎洒洒气。

  “我倒希望是。”宋觎小声说着,却不想被乔君兮听到了。

  “难道恩国公府的大小姐只配给你做侍妾?”乔君兮故意为难道。

  “当然不是,难道你、、、”

  “要做当然是要做正妃。”乔君兮想了想,若是要让云笙断了那不该有的念头,最好的办法便是把她嫁出去,若是别人他还不放心,可是宋觎,他一定会善待云笙的,他看得出,宋觎这次是真心喜欢上了一个人,喜欢上了云笙。

  “可云笙不一定同意。”宋觎一听这话,很高兴,起码他是得到了长辈统一的,不对,那他若是真的娶到了云笙,岂不是自降了辈份,这怎么行,可是,能娶到云笙,自降辈份又有什么关系。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还有,把如妃交给云笙处置。”说完乔君兮便没了身影。

  就算乔君兮不说,宋觎也不会让如妃好过的。宋觎吩咐了府中的侍卫,让他们把如妃绑了送到合欢园,自己也去了合欢园。

  云笙已经醒了,看了看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当然还有在浴池里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了乔君兮的态度,很是伤人,可是,自己也借这次机会表达了自己的心意,无论如何,她是不会放弃的。

  宋觎到达合欢园时,云笙已经整理好了自己,刚要去找宋觎算账,宋觎却自己送上了门。

  “宋觎,这件事,是你主动给我交代,还是我自己去查。”云笙内心火大,但还是耐着性子对宋觎说。

  宋觎看着云笙,她的脸上仍然犯肿,因为跑过冷水微微受寒,说话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宋觎很是心疼,手不自觉的轻轻地触碰云笙的脸,在刚触到云笙的脸时,云笙一脸嫌恶的躲开了。宋觎有些尴尬,放下了手。转过身,正好看到了被侍卫带过来的如妃。

  如妃双手被绑在身后,自从她踏进合欢园的门,她就知道,自己做的事被查出来了,可是即便如此,茹妃的脸上仍旧是面不改色.“王爷,您这是干吗?”如妃笑着说。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宋觎对着如妃,一脸气愤。

  “臣妾不知犯了什么错,要王爷如此待我。”

  “啪”!云笙打了如妃一巴掌,“看到我,你总该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了吧。”

  “呵。”如妃自嘲的笑了,以前她自己也对王爷其他宠爱的女人下过黑手,可是王爷都没有惩戒过他,她想,这一次王爷也一定不会对她太过无情的,“王爷,臣妾虽是侧妃,可是都已经进王府三年了,您真的要为了区区一个侍妾,对臣妾如此吗?”

  “谁说云笙是侍妾,本王要娶她为正妃。”宋觎一听如妃的话,面色不悦,一把拉过云笙,将她搂在怀里,说着要娶她为正妃的话,看着云笙没有抵抗,以为云笙算是同意,心里乐开了花,实际上,云笙以为宋觎这是气如妃的话,所以配合的。

  “王爷,就算您再怎么宠爱她,她也已是残花败柳之身,王爷您还要娶她为正妃吗?”如妃一听这话,有些不安,不甘的问着。

  “残花败柳?我吗?我想你弄错了,成为残花败柳的不是我,是你。”云笙捏着如妃的下巴,不屑的说,然后又转过头,对宋觎说:“宋觎,休了他,把她送进青楼。”

  如妃一听,有些害怕,看向了宋觎,宋觎一听云笙的话,有些为难,“云笙,她毕竟是我的妃子,送进青楼,那别人还不笑话我江南王。”

  云笙一听宋觎的话,生气了,一脚踹了宋觎身上,宋觎朝着侍卫摆了摆手,侍卫跟如妃都明白了宋觎的意思,这是要把如妃送进青楼。

  “王爷,臣妾再不济,好歹也是三品大臣的女儿,您要把臣妾送进青楼,也要考虑考虑臣妾父亲的势力!”如妃一脸不甘,她不相信,宋觎真的会这么做。

  实际上,宋觎还真这么做了。

  如妃离开合欢园后,宋觎一脸谄媚的看着云笙,“云丫头,你放心,我这就向你爹去提亲,让你嫁给我。”

  “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云笙一听,有些诧异,这宋觎脑子坏了吧,竟然以为她会嫁给她。

  “刚才啊,我说娶你为正妃,你也没拒绝啊。你放心就行,乔君兮答应了,你爹一定不会反对的。”

  “我刚才那是、、、什么!乔君兮同意了?”云笙一愣,感觉鼻子酸酸的。

  ¤酷匠mX网Bw永久免!M费/☆看):小\I说k

  “这还是乔君兮说,想要娶你,就要以正妃之位娶你。” 云笙听到这话,心里作痛,眼泪没忍住,流了下来,感觉无比委屈,一把推开了宋觎,冷静了一下,语气生硬的对着宋觎说:“宋觎,你想娶我?别做梦了,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做的到吗?再说,自我出生时,就已许配给了温家公子,温如玉现已二十有五,仍旧孤身一人,想要娶我,你先排队吧!”说完,便朝着屋内走去,把宋觎一个人晾在了院子里。

  宋觎听了这话,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心痛的滋味,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门,轻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合欢园,那背影,有些落寞。云笙进屋后,躺在了床上,眼泪顺着脸颊不停的往下流,她千辛万苦的来到了乔君兮身边,爱了他那么对年,为了他努力了那么多,可是,他明知她她爱他,却还要她嫁给别人。

  云笙一起身,冲到了乔君兮的院子,正巧遇见了乔君兮在院子里练剑。云笙看了这场景,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在她还未去神域前,乔君兮也是在他的院子里,偷偷教自己习武。可是现在,他却要她嫁给别人。

  乔君兮看到云笙来了,转身想要走进屋内,云笙对着他的背影喊道:“乔君兮!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嫁给宋觎!”

  乔君兮没有停下脚步,背对着云笙淡淡的说,“乔云笙,不论我是谁,我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更何况,想容曾救过他,陪伴了他那么多年,陪他走过最艰难的日子,他不能辜负想容。

  云笙回去后,看见了自己刚开始做的衣服,叹了口气,不论乔君兮怎样待她,她都不会放弃的。

  宋觎回去后,不顾身上的伤,大醉一番,清醒过后,传令下去,解散后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