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妃看了看她们,没有说话,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计划,在把云笙除掉之后,她们再将自己捅出去,那自己岂不是毁了。如妃想了想之后说道,“哪有什么主意,王爷喜欢她不过是一时兴起,早晚有一天会腻,我们有什么好着急的。”

  宋覦跟乔君兮想要隐瞒云笙的身份,从而避免有不轨之人害云笙,却不想,因为宋覦后院那群女人的妒心与误会,差点毁了云笙。

  云笙与余工匠约定的三日之期已到,一大早,云笙就迫不及待的出了门。让石头赶着马车,将自己载到了余工匠那里。

  “余师傅,你这桌子做的不错啊。”云笙见到桌子后,一脸赞赏的看着余工匠,那余工匠暗自地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自己做的不合云笙的心意,砸了自己的招牌。

  “只不过、、、、、、”余工匠一听云笙说这话,又紧张了起来,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吗?

  “余师傅,我还想请您帮我多做些,大桌子帮我做十张,小桌子要二十张。行吗?”云笙怕自己要做的太多,余工匠就会不做了。

  余工匠一听,原来是让他多做些,只是,自己从不接这种活,但云笙肯让他多做,就证明自己的技艺是可以肯定的,况且这个丫头的设计巧妙,很是符合他自己的心意,思量前后,余工匠还是答应了,定期为二十天,以余工匠的手艺,又是做过一次了,所以时间相对要短一些。

  云笙石头二人离开余工匠那里后,便去了自己还未开业的饭庄。饭庄的牌子刚刚做好,红衣正在监工挂牌,那牌子极其简单,就是“火锅”二字。

  “小姐,你来了。”红衣对着云笙打招呼。云笙点了点头,然后进了饭庄,屋内很空旷,很干净,除了桌子,其他的都按照云笙的要求准备好了。只是这饭庄的厨师,小二等人员,还没有确定下来。

  “石头,你识字吗?”云笙问道。

  “回小姐的话,看书写字是没有问题的。”石头好奇,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那最好不过了,石头,这饭庄,你做掌柜的。”云笙此话一出,可着实把石头惊着了,小姐怎么会如此厚待他,他只不过是个下人。

  “我是给你工钱的,你也算是给我打工了,找掌柜的,还是要找身边的人才放心,更何况,我要是总在这饭庄露面,也不太合适。”云笙还未等石头推脱的话说出,便现开口,不给石头推脱的机会。而石头一听这话,便知道小姐是为他着想,也没有推脱,应了下来。小姐这么看重他,他一定不会让小姐失望的。

  “小姐,这饭庄的人员怎么办?”红衣开口问道。

  “我们要组织一场竞赛,来选拔厨子和小二。”云笙语出惊人,令石头红衣二人不解,云笙便细细为其解释,“此次竞赛,一是为了宣传我们的饭庄,而是为了找到良好的工作人员。我们给出高于其他饭庄的工资,来吸引人参赛。在比赛时,随机抽选出现场二十人作为评委,进行多轮选拔,厨师要比赛中的前五名,但是前十名都有奖,而小二,要评比礼仪,要比赛中的前二十名,但是前三十名都有奖,并且参与人员男女不限。这样一来,我们的饭庄还未开业,就已经被人熟知了。”

  “我家小姐就是不一般。”红衣听完后,发出了赞叹声。

  “红衣,你跟石头一起办这件事,练练手,过些日子我还要开家绣庄需要打理。”

  “是小姐。”

  云笙又交代了一些事后,便回了府。

  云笙回府时,乔君兮跟宋觎二人都不在,云笙便自己回了房,拿出了那日买的布料,细细地裁剪起来,再有一个多月,便是乔君兮的生辰了,自己就将这件衣服作为乔君兮的生辰礼物好了。

  午饭时,二人没有回来,云笙一个人在饭桌前吃着饭,而如妃,却寻得了这个机会,看着云笙的两个贴心侍从不在,王爷也出了门,云笙喜静,除了石头红衣二人之外,又不让人留在合欢园,如妃便命人在云笙的饭菜里下了药。这药本身并没有毒性,但是一遇到合欢花的气味,那结果,便是极其厉害的媚药。

  云笙吃过午饭后,便躺在了合欢树下榻上小憩,可是一阵阵燥热传来,另云笙很是难受,便脱了一层外衣,但是却丝毫没有效果,云笙隐隐约约感觉到了那里不对劲,知道面前一个男人的出现,才让云笙明白,原来自己中了媚药,都怪师傅,让她熟习各种药物,却独独没有教她关于媚药的知识,害得她这一次载了。云笙心里暗暗骂道。云笙暗自运气,想要将这药性逼出体外,却不想加快了这媚药的发作。

  “小丫头,长得还挺漂亮,哥哥我保证让你很爽。”那个男人一脸淫笑,向云笙走来。

  云笙使劲掐着自己的胳膊,让自己有一丝的清醒,“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

  “呦,还挺有气势,不过是江南王府区区一个小侍妾而已,早晚都会被厌倦,不如跟了哥哥我啊,保证会让你很满足的。”那男人说完,便朝着云笙抱去,云笙明白了,原来自己被当作宋觎的女人了,都怪宋觎,没事老往她这儿跑什么。

  云笙拼尽全力,狠狠地踹了那个男人一脚。此时,云笙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流失,连事物都变得模糊不清,双颊变的绯红,云笙使劲忍着,没有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啪!”那个男人被云笙踹了一脚后,狠狠地打了云笙一巴掌,“你这个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后,将云笙抱起扔到了床上,冲劲很大,给了云笙一丝丝的清醒,云笙凝结内力,传音给了乔君兮。

  此时,乔君兮跟宋觎正坐在马车里,在回江南王府的路上。如妃是算好了时辰的,再过半个时辰,宋觎就会回府,到时候把他引到合欢园,真好看到云笙与那个男人的事,云笙就完了。可她并不知道云笙会武功,能够求救。

  “乔君兮,合欢园,救我。”乔君兮听到了云笙的声音,自然宋觎也听得到,二人相视一眼,冲出马车,施展无影功,快速朝江南王府飞去。

  云笙使劲推了一下扑上来的男人,却更加激怒了男人,再次给了云笙一巴掌,并且撕扯着云笙的衣服,嘴巴还朝着云笙的身上亲去,手也不停的乱摸,云笙没有放弃,运用内力推开了那个男人,却令媚药发作的更深了,云笙得空,拿出了枕头底下的匕首,朝着那个男人刺去,可因为视线的模糊不清,紧紧划破了他的皮,并无大碍。

  那人狠狠踹了云笙一脚,并解下自己的腰带,帮助了云笙的手,因为触碰,身中媚药意识模糊的云笙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呻吟,感到羞耻的云笙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男人才反应过来,云笙是中了媚药的,如果自己温柔一点,还怕她不从吗?于是便轻轻的抚摸着云笙,惹得她发出一阵阵颤栗,唇也被咬破了,男人脱下了云笙的衣衫,仅剩一件肚兜,泪水划过了云笙早已肿起的脸庞,自己怕是难逃此劫了吧。

  “嘭”的一声,乔君兮踢开了门,他本以为云笙遭到了暗杀,却不想见到了这幅景象,不由得一怒,一脚踢开了云笙身上的男人,看了看云笙身上还穿有衣服,轻轻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来晚。乔君兮快速的解开了云笙手上的腰带,并扯了被子盖在了云笙身上,将她抱了出去。

  “那个人带到暗牢。”乔君兮走出门口,比他晚几步的宋觎刚刚到,宋觎看了看乔君兮怀中抱着的云笙,又看了看屋内的景象,顿时明白了什么事。冲进屋内,对着刚刚缓过神来的男人又是一脚,男人直接昏了过去。

  “乔君兮~~~”云笙面色绯红,用略带呻吟的声音喊着乔君兮。

  “嗯。”乔君兮回应了她一声,也发觉了云笙的不对劲。

  云笙笑了笑,手伸了出来,直接伸进了乔君兮的衣服内,抚摸着他的胸膛,身上的被子也松散开了,幸好,乔君兮已经将她带到浴室内,没有被人看到。

  “乔君兮,我好难受。”说着,还将自己带着血迹的嘴巴吻上了乔君兮。

  “乔云笙!”乔君兮拉开了云笙,将她扔进了浴池内,冰冷的感觉虽然刺激着云笙,可是,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在面前,再怎么样的刺激,也无法使云笙清醒。

  云笙贴着浴池的边缘,一把将乔君兮也落下了水,双手环上了乔君兮的脖子,深情款款的说,“君兮,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要了我吧。”

  酷l《匠网O、唯一&正版Y%,'其…K他V3都是盗版~

  乔君兮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愣了,她怎么会、、、、、、“乔云笙!你看清楚,我是你叔叔!”

  “你不是!就算是,我还是喜欢你。”云笙将心中的话终于说了出来,虽然泡在凉水中的云笙有了丝丝清醒,可她还是想装糊涂,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会说出喜欢他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