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乔君兮,来来来吃放。”云笙回头一看,乔君兮来了,立马把乔君兮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宋觎看着云笙的动作,心里有了疑惑,为什么他总感觉云笙不对劲。云笙的思想很是成熟,可是行为上又像个小孩子,尤其是她对乔君兮态度,似乎不太正常。宋觎看了看乔君兮,正好与乔君兮的眼神对上。二人相处多年,默契十足,自然是看懂了宋觎眼中的含义。却没多想什么。

  深夜,云笙睡不着,便去了院子中溜达,之间突然出现几个黑影,朝着宋觎院子冲去。云笙好奇,便偷偷跟了过去。

  宋觎此时正在睡觉,可依旧保持着警觉性,杀手进入房间时,宋觎就感受到了强大的杀气,便醒了过来,待到杀手慢慢靠近床边时,宋觎一把掀起被子,朝床边的等杀手蒙上去,那杀手迅速用剑劈烂了被子,宋觎顺势看清了有六个杀手在他房中。

  “那人也真是看得起我,竟然派了六个杀手来杀我。”宋觎心中一寒,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要杀他。

  那杀手没有理会宋觎的话,一跃而上。全部拿剑朝宋觎刺去,宋觎抽出腰间的软剑,一一抵抗,却发现这六个杀手的武功很高,自己一人对付那六人,开始还能抵抗,可若是时间长久下去,恐怕自己会成为这剑下亡魂,便使出全力,想要一一攻破,很快两个杀手被杀死,可是,却没有防备好身后,后背被划了一剑,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云笙躲在宋觎屋外的草丛里,听着屋内的情况,自然是听到了宋觎的那声闷哼,知道宋觎受了伤,情急之下,云笙拿起一块石头超门上砸去,屋内的人杀手听到声音,两个杀手冲出门外,而宋觎感到奇怪,如果来人是乔君兮,直接冲进来就好,怎么还会扔石头,可若不是乔君兮,他实在想不出谁还回来帮他。

  那两名杀手出来,迅速找到了躲在草丛中云笙,云笙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杀手,自己都快哭了,这杀手杀气那么强,连宋觎都打不过他们,自己肯定也打不过了。

  那两个杀手见蹲在面前的竟然是个小丫头,心中微微吃惊,不过既然是要妨碍他们完成任务,那就非杀不可。

  杀手拿剑朝着云笙刺来,云笙向后一跃,躲过了剑,拿出腰间的紫玉鞭,抽向那两个杀手。一边又偷偷动用神域的千里传音之术,向乔君兮求救。

  云笙一直躲着那两个杀手,隔着很远,以防受伤,持续下去,云笙渐渐处于下势。而屋内的宋觎,因为背上的伤太重,即便是剩下两个杀手,宋觎还是感到力不从心。

  云笙被迫之下,使出了神域之法,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结印,朝着杀手袭去,此结印须耗费云笙大量精力,如果不能击败他们,自己恐怕就只能等死了。

  两个杀手见结印袭来,闪身躲开,却还是被结印散出的气所伤,吐出一口鲜血,“你是神域的人?”

  房间内的的宋觎一听这话,才知道来救他的是云笙,冲出了房间。那两个杀手虽被结印所伤,可伤势却不重,继续朝云笙刺去,宋觎看出云笙已经虚脱,无力抗敌,可是自己却抽不出身去救她,愤怒之下,拼尽全力,斩杀自己面前的两人,可是再去救云笙已经来不及。

  剑直袭云笙面门,云笙内心已经绝望,突然,一把剑出现,为云笙挡走了那两把剑,云笙看了来人之后,大松一口气,一下蹲在了地上,“乔君兮,你怎么那么慢。”

  乔君兮动作极快,那两个杀手未等反应过来就成为了剑下亡魂。

  云笙注意到了宋觎的伤,皱了皱眉头,那伤看起来不轻,宋觎的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染红,“乔君兮,赶紧去吧我的药箱拿来,就在我床边的柜子里。”云笙一说完,乔君兮就没了身影,他也看出了宋觎伤的不轻。

  云笙小心翼翼的扶起宋觎,将他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动作很轻地将他扶进了房中,宋觎看着云笙的侧脸,因为扶他而露出了细密的汗珠,很是迷人。其实宋觎可以自己走的'这种痛他可以忍受,只不过他想要靠在云笙身上。

  宋觎坐在了凳子上,云笙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衣服脱下,指尖划过宋觎的胸膛,令他一阵颤栗。云笙看着宋觎背上,一道一尺长的伤口张裂着,这恐怕要很久才能康复了。

  乔君兮的动作极快,没多久药箱就拿来了。云笙打开药箱,令宋觎二人吃了一惊,她这药箱怎么跟别的大夫的不一样呢,这云笙会医术吗?

  “云笙的医术极好,你放心就行。”乔君兮解释道。云笙在未去神域时,他就已经见识过她的医术,动作行云流水,几乎感觉不到痛疼,更何况后来又去了神域,再次修行医术。

  虽然乔君兮也不知道为什么云笙什么都会,但是习惯了,就不足为奇了,倒是宋觎,见了云笙接下来为他诊治的过程,惊了一跳。

  云笙在纱布上沾了麻沸散,然后轻轻的擦掉伤口及其附近的血。

  “是那个人。”宋觎对乔君兮说。

  酷匠网K\永久免5费GY看3小¤“说

  “他终于等不及了。”乔君兮露出一丝冷笑。二人的谈话丝毫不避忌云笙。

  “是皇上吗?”云笙听着二人的谈话。开口问道。抬头看了二人惊讶的表情,知道自己说对了。

  “你怎么知道?”乔君兮问她。

  云笙正好将血擦干净,等待着麻沸散发作。便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这很容易猜到。皇上弑父杀兄,登上皇位,要不是你当时年小,恐怕早就投胎重新做人了,你十岁那年到江南,如今十年过去,江南发展的好了,你年纪也大了,势力也大了,皇上怎么可能放过你。”云笙说完,悄悄的戳了一下宋觎伤口的附近。很好,没感觉,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宋觎刚想说什么,却被云笙吓到了。只见云笙拿出一根长针,一根线,“你想干嘛!”

  “给你缝伤口,好的快。”乔君兮替云笙回答了这个问题,当年他受伤时,云笙就是这么替他诊治的。

  云笙用镊子拿住针,在宋覦的伤口处进行缝合,缝合完毕后,云笙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了几瓶药,用药匙计量将其混合在一起,然后敷在了宋覦已经缝合好的伤口上,知道云笙拿起纱布进行包扎时,宋覦才意识到自己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为什么不疼?”宋覦问道。。

  “早说你想要痛感,我就不给你用麻沸散了。”说完,云笙还给了宋覦一个白眼,“十二日后去找我拆线。”云笙收拾完毕,背起药箱准备回去,可是直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宋覦心里一紧,想要去扶云笙,可是乔君兮快他一步,将云笙横抱了起来,“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宋覦伸在半空中的手僵了僵,收了回来,"她不是没有受伤吗,怎么会这样?““神域结印之法对自身精力损耗极大,她只是虚弱导致的晕厥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语毕,乔君兮便抱着云笙去了合欢园。

  乔君兮轻轻地将云笙放在了床上,她那略显苍白的脸色,令他有些心疼。乔君兮给她输了些真气,待云笙脸色红润起来后才离开。既然他动手了,他也不必再奢望他们还能有兄弟情分在。不顾一切来救他的样子,他想,他是喜欢上云笙了。

  乔君兮抱着云笙走后,宋覦一个人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脑子里全是有关云笙的画面,云笙在合欢树下的样子,云笙宁无缺通过玄光镜看着云笙的近况,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只是胸口传来不适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这令无宁无缺不由得思考自己,是不是哪步棋走错了。

  云笙醒来时,已是第二日下午,一睁眼,只见一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着实吓了她一跳,细细辨认过那张脸后,云笙不由得一阵火大,“宋覦,你不好好养伤,跑我这里来干嘛!”

  “我这不是感激我的救命恩人吗!”宋覦一脸痞笑地看着云笙,还顺手端起了桌子上的鸡汤,想要喂给云笙,“云丫头,你身子虚,得喝点鸡汤补补。”

  云笙一把端过鸡汤,一口气喝了下去,“好了,鸡汤喝完了,你可以走了。”

  “云丫头,你冷不冷,我给你暖暖啊。”“你想不想喝水,我给你端啊。”宋覦嬉皮笑脸,惹得云笙一阵烦,连踹带推得将宋覦推出了合欢园。宋覦还大喊着,“云丫头,我待会再来看你。”

  宋覦对云笙的好,云笙没在意,可却落了后院那群女人的眼了。

  “如妃姐姐,那个贱人分明就是恃宠而骄,竟敢将王爷赶出门外。”一个侍妾对着如妃说道。

  “哼,看她能嚣张到何时!"如妃一脸狠毒地说道。

  “莫非姐姐有了什么好的主意?”另一名侍妾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