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兮,我们的棋子,成功打入东陵朝廷,比预期的早了两年。”宋觎此话一出,可算是带来了好消息,“玄情阁消息来报,北辰国军中有异,北辰皇帝暗中命人增加对东陵边境的驻守军。”

  二人在书房中商谈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

  乔君兮回去时,已是深夜,途中路过云笙的院子,想起了云笙让他去找他的事情,思量过后,还是没有去。天色已晚,想必云笙已经睡下了,更何况,云笙已经长大,男女有别。

  “乔君兮,你可回来了。”乔君兮刚出现在院子门口,蹲在地上的云笙就站了起来。“哎呦。”因为蹲的时间太久,云笙的脚都麻了,一个不小心,朝地上载去。乔君兮怕她摔着,赶紧上前扶住了云笙。

  “蹲的时间太久,脚麻了。”云笙脸上带着傻傻的笑。乔君兮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侍卫,那侍卫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乔君兮没有理他,横抱起了云笙,朝里走去。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乔君兮抱着云笙走在回房的路上。

  “你不是今天回来吗,入夜后,我见你还没来,我就怕你不来了,便到你院子门口那里等你。”云笙解释道。

  “为什么不等明天?”乔君兮不明白,云笙怎么会这么急。

  “万一明天你又不在呢?”云笙反驳道。

  此时,乔君兮已经把云笙抱紧了房中,将她放在了凳子上,自己在一旁坐下,手轻轻的抬起云笙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膝上,揉了起来,“那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呢?”

  乔君兮一问,云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我有学业上的问题要向你请教。”

  “就这个?宋觎不是在吗?”乔君兮实在是不明白,这种事情,值得她在这儿呆这么久?“宋觎是不会明白我的问题是什么的。”宋觎这人,相信云笙自己怎么说,他都不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乔君兮,我记得师傅跟我讲过,这世界上有一种食物,成熟时间好像要三个月,很容易让人吃饱,做法又多,可是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云笙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乔君兮的脸色,“乔君兮,你说如果一户人家缺粮食了,吃这个可不可以。因为这是师傅教的,我不能忘,要是被师傅知道了,他会生气的。”

  乔君兮听完这话,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深深地看了一眼云笙,她,问这个,是为想见他而找的理由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云笙起身,走到乔君兮的书桌前,画起了马铃薯的样子,画完后,便拿到了乔君兮面前,“乔君兮,你认得吗?”

  乔君兮拿起画像,看了看,放到了一旁,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多了分冷漠之情,看来,那日云笙在秦府,怕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也不会突然做这种事。云笙看着乔君兮的脸色,有些难过,不过,至少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对了,我此次来江南是学商的,乔君兮,你说我在开完一家饭庄后,开一家粮站如何?”

  “粮站?”这云笙,又想说什么。

  “对,是一家存粮借粮的粮站,如果有人来存粮,可以给予一定的利益,利益的多少根据所存粮食的多少即所存时间的长短所决定,存的越多,时间越长,利益越多,利益可以是粮食,也可以是钱财,而借粮,便是将粮食借给需要的人,可以归还粮食或钱财,但是要给更多的钱作为粮站的利益,可以分多次将所借的粮食还清,但是时间越长,需要给粮站的利益就越多。你觉得怎么样?”云笙把现代银行的模式给乔君兮说了一遍,应该是对乔君兮解决问题有所帮助的。

  “至于刚刚开始,要想收到粮食,可以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发出高额的利益,并且在一旦存上,就不能随便取出,若想取出,便没有利益所得。除此之外,粮站还可以自己养殖一些东西,比如自己种粮,或者养殖一些家畜,可以作为利益的返还品。乔君兮,你说,我这样做,能赚到钱吗?”

  虽然里面有很多的词乔君兮没有听过,但云笙说的这些话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不得不说,云笙的小心思帮了他很多。

  “嗯,能。”乔君兮给了云笙回应,云笙也放心了,没有说话,便朝门口走去,乔君兮要送她,云笙没有让他送,冲他摆了摆手,让他回去,乔君兮站在云笙背后,目送她离开,突然,乔君兮开口说道,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足以让云笙听见,“云笙,你没必要的。”他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知道她一定是知道了自己的是才会这么做,其实她没必要为了他等这么久,没必要为了他这么小心翼翼,这下他欠乔家的,欠乔家每个人的,他都还不清了。

  云笙走后,乔君兮一个人在院子里站了很久才回房。回房后,乔君兮细细算过,然后给秦文苏写信,将云笙的想法加以改善后写下,让秦文苏将他们手中小部分家产变卖,大力购买土地,实施养殖,开粮站。

  立刻实行这个计划,按照计划来,没问题的话,他们还能撑到下一次粮食收成时节。他们手中的不动产还有很多,只是现银不多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乔君兮也不想变卖家产,毕竟,如果次次都变卖家产,那么他手中的钱早晚会被败光,总有一天,他失去的东西,他一定会在夺回来。

  第二日,云笙带上自己画的图纸,随着江南王府的下人,去找那名工匠了。

  “姑娘,前面第三个铺子就是余工匠的店铺了,只是这巷子窄,马车进不去,还要劳烦小姐自己走一趟了。”那下人为云笙解释道。

  “无妨,你在这里等着我便是。”云笙拿着画纸,下了马车,自己去了余工匠的店铺。

  进去店铺后,云笙只见一中年男子在那里雕刻木头,旁无他人,想必这就是那余工匠了。

  “余师傅,您好。”云笙朝着那工匠打了个招呼,可是那工匠连头都没抬,云笙猜想,这工匠的耳朵听力是不是不好,于是又大了嗓门,“余师傅,我想请您帮我做桌子。”

  那余工匠皱了皱眉头,却还是没有理会云笙,显然是故意的,云笙思量了一下,“余师傅,我这桌子比较复杂,不知道您能不能做。”听到这话,那工匠抬起了头。

  “笑话,这整个江南乃至整个南阳国,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比我强的工匠,你竟然问我你的桌子,我能不能做,给我看看,你的桌子能有多复杂。”

  云笙一听这话,有些些忧愁,如果他是整个南阳国最好的工匠,那他要是不会做怎么办。云笙把画纸递给了工匠,工匠一看那画纸,有些激动,这桌子的设计很是巧妙,只是他有点看不懂,“姑娘,你能给我讲讲这画纸上的桌子吗?”

  云笙一听这话,有些担忧,他不会是不会做吧,不过还是耐心的讲起了这桌子构造,“第一种桌子比较简单,就是一张桌子,中间要放一个火盆,火盆是固定在桌子上的,火盆底下要放一个抽屉,连着火盆,可以通过抽屉来决定火盆中木炭的数量,来决定火候的大小。”

  “这个我知道了,另一种呢?”余工匠迫不及待的问,他对另一种比较感兴趣。

  “另一种比较复杂,要有一张很大的长桌,能做开二十个人,桌子中间中间要有一个高台,这个高台上层是要可以转动的,而下层要放上二十个小火盆,火盆的要求,同我刚才讲的一样。余师傅,您能做吗。”云笙将现代的火锅样式加以改变后告诉了工匠。

  工匠思量一番后,“三日后来取。”

  云笙听了后,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向工匠道过谢后,便离开了。

  云笙回去的路上,看见有卖衣服的店铺,便问赶马车的下人,“你知道这里最好的布料店在哪里吗。”

  “回小姐,这江南最好的布料店便是玉锦绣庄了,与这儿隔着不远,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下人回答说。

  云笙想要去买块布料,想要亲手为乔君兮做一身衣裳,便命下人去了。

  云笙到了玉锦绣庄,给乔君兮挑了一块白底带着嫩绿墨染的绸缎,那绿色极淡,有些偏黄,不得不说,云笙是存了小心思在里面的,自己爱穿淡黄色的纱裙,挑这样的一块布料,不是闲得他跟乔君兮很配吗。

  云笙买完布料后,便回了家,到家时,已是傍晚时分,云笙命人将布料放到了自己园中,然后去吃饭,饭桌前,只有宋觎一个人在,没有乔君兮的身影,云笙急忙问,“宋觎,乔君兮呢。”

  hE酷,匠网R.首X"发U

  “我说云丫头,你这也太差别对待了,每天乔君兮乔君兮,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儿你看不到吗。”宋觎有些吃味,被忽略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云笙瞪了宋觎一眼,此时宋觎用下巴指了指云笙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