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君兮在书房中看着秦文苏的回信,眉头紧皱,宋觎看了乔君兮的表情,也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如意,拿过了信。他们现在粮食,银两非常紧缺,银两还能在支撑半年,只是这粮草,怕是撑不过两个月了,让秦文苏去运粮,却发现他们的粮草库早已空了,现去筹,怕是难以在两个月内筹到,可军中还有五万将士要吃饭,这可如何是好。

  “君兮,这、、、、、、”宋觎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

  “你先出去吧,让我再想想。”乔君兮深感无奈,当初乔君扬将手中的私兵尽数交于他,他却连养活他们的能力都没有,他已经不能在想乔家索取了,乔家已经为他付出的够多了。他究竟要怎么办,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无奈。

  云笙独自坐在房中,想着之前在秦府书房中看见的乔君兮的书信,是的,她又知道了乔君兮的一个秘密,他养私兵,她早就知道他的人生不平凡,可是他养私兵、、、、、、不管怎样,她知道她有难处了,他的军队需要粮草,他的银子也不多了,她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是为了乔君兮,她会竭尽自己所能,去默默的帮助他。

  京都齐谦到了恩国公府拜访,想要为那日之事道歉,却发现云笙早已离开,心中失落无比,不过云笙到时给他留了一封信和一本书,那书是神域的,对普通人来讲,神域的书可是至宝,可到了齐谦眼里,还不如云笙留给他的信。他心中的小丫头已经长大,可是,他现在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他身上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他去做。

  温如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云笙在住在他私宅时,他没有出现在云笙面前,可是却是一直在暗处看着云笙的。他不是不想娶她吗,他不是一听到云笙就会不开心吗,可现在他是怎么了。手中拿着之前云笙写给他致谢的信,那信分明是在手中被反反复复的拿捏过,边角都起皱了。或许,将来娶她,也是挺好的。

  第二日,江南王后院的女人们可算是炸了窝。

  “什么,王爷将那个女人安排在了合欢园?”茹妃听到这个消息,气的站了起来。

  “不但如此,王爷还因为那个女人把府中多年的老管家给罚了。”明妃添油加醋道。

  “是呀姐姐,你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一来就得到了王爷的此等恩宠,就是连姐姐你都没有得到过如此对待。”

  “臣妾认为,我们自家姐妹团结起来,绝不能让那个女人把王爷抢走。”

  “对,不如这样,我们、、、、、、”

  一群女人难得团结一致,只不过,她们显然搞错了对象。不过这也确实让人容易误会,毕竟宋觎一个女人住进了后院,又把合欢园给了云笙,想让人不误会都难,更何况是后院里那善妒成性的女人。

  云笙对合欢园甚是喜爱,合欢园之所以名为合欢园,是因为这园中种满了合欢花。

  此时,正式合欢花盛开的季节。云笙命人在树下一张竹榻,云笙躺在榻上,青丝未挽,全数泻在身后,身着她那最爱的淡黄色的衣衫,未着鞋履,露着嫩白的玉足,手中捧着一本书细细的看着,阳光从树的缝隙中透了过来,轻轻打在云笙的身上。宋觎过来时,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那温婉可人的形象,令宋觎心中微微一颤,看到云笙那双玉足,喉结微微滚动,宋觎不知不觉就失了神。

  宋觎看了好久,云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云笙放下了书,起身,未着袜,直接穿上了鞋子,朝宋觎走过去,“你怎么来了。”云笙的发丝随着微风轻抚过宋觎的脸颊,宋觎闻到了缕缕清香。

  “你怎么来了?”云笙再次问了一遍。宋觎这才回过了神。

  “咳,我是来告诉你,你要的房子,我已经为你找好了,这里有几家,你挑挑看,”宋觎的脸颊微微有些红,仿佛是在为自己刚才的失神所羞涩。

  “哦,我过会再看。”云笙接过宋觎手中的纸张,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自己有看起了书,她得使劲想办法,为乔君兮解忧。

  “宋觎,你怎么还不走。”云笙发现宋觎还站在那里不动,便问道。

  “哦,我这就走。”宋觎发觉自己又失神了,连忙转身就走。知道走出合欢园后,才发现,这丫头,自己是来给她帮忙的,怎么连杯茶都不请自己喝,就把自己赶了出来呢。“这丫头。”宋觎不自觉的说了一句。

  云笙终于想出了解决之法,起身做到了桌子前,想要喝水,看到了桌子上的纸张,才想起了自己饭庄的事。云笙细细的看了很久才决定好,要了一件二层楼阁的房子。决定好后便将红衣和石头叫了过来,吩咐他们拿钱将房子买下。自己则将规划起了饭庄的设施。

  云笙想要饭庄赚钱,就必须要有新意,还要在味道上有所保证,才能使饭庄赚钱,而且是赚很多钱,当然如果她想要帮助乔君兮,单靠这一间饭庄是不行的。

  入夜,云笙跑到了乔君兮的院子里,却被拦在了门外,说是乔君兮不在,气的云笙无奈,只好去找宋觎探寻乔君兮的下落。

  云笙跑到了宋觎那里,却被告知宋觎去了茹妃的房中,云笙性子倔,非得要让下人去把宋觎喊回来,她绝对不能白跑这一趟,下人无奈,颤巍巍地去了茹妃那里。

  “王爷,小的有事禀报。”那下人站在门口喊道,双腿知不住的颤抖,这打扰了王爷的好事,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可是又想起云笙说的话,他相信,如果他不禀报,后果一定更令王爷生气。

  “王爷,人家在门口可是有事禀报呢。”宋觎此时正在寻欢作乐,茹妃戳了戳宋觎的胸膛,故作撒娇状。

  “怎么,爱妃舍得本王走?”宋觎挑起了茹妃的下巴,挑逗的问。

  “当然是、、、不舍得啦。”

  “王爷。”那下人又喊了一次。

  “给本王滚!”宋觎不耐之极,这下人是想找死吗。

  “王爷,乔姑娘找您。”下人继续说道。宋觎听到云笙找他,身子僵了一下,想起了下午去找云笙时的场景。

  “王爷~~”茹妃见宋觎失了神,心中升起不满。

  “王爷,乔姑娘说,她见柴房的柴火不多了,说、、、、、、说王爷您书房的字画倒是挺适合。”那下人说这话时,头上的汗都滴下来了,谁不知道他们王爷对那些字画是多么喜爱,这乔姑娘要是真把字画当柴火烧了,他家王爷还不得疯,“王爷,乔姑娘还说了,您要是去晚了、、、、、、”

  “砰”的一声,房门被宋觎用力的拉开,此时的宋觎只着一件里衣,发丝凌乱,狠狠地瞪了那下人一眼,快速离开。

  茹妃见宋觎离开后,眼里是一片嫉恨之意。

  “别别别,云丫头,你快放下!”宋觎进来时,云笙正拿着宋觎最喜欢的一幅字在手中把玩,吓得宋觎心都快跳出来了。

  云笙看了看宋觎,一脸嫌弃,宋觎此时的形象实在是、、、、、、发丝凌乱之极,连身上仅着的一件里衣都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宋觎注意到了云笙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

  “宋觎,乔君兮在哪?”云笙直奔主题。

  *更/B新H最快上kO酷匠、网…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宋觎一听,不由得火大。云笙拿起手中的字画朝着他扬了扬,宋觎顿时蔫了。

  “他不在府中,要明日才会回来。”宋觎回答。

  “奥知道了,对了,这江南可有什么好的工匠。我饭庄的建造需要一名好的工匠。”云笙的饭庄一名能工巧匠,可是自己有对江南不熟悉,只好问宋觎。

  “这江南倒是有一名工匠,技术超群,不过,性子道是古怪。他给人做工完全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看得上眼的就做,看不上眼的,你花再多的钱都请不来。”宋觎为云笙解释道。

  “他在哪里?”

  “他在的地方偏僻的很,你若是想找他,改日我派人带你去就是了,至于成不成功,就看你自己得了。”宋觎之前找过这名工匠,可惜没有成功请到他,说实话,宋觎并不觉得云笙能够请到他。

  “谢谢了,对了,等明天乔君兮一回来,就让他去找我,我有重要的事。”说完云笙便走了。

  第二日,乔君兮回来时,已是傍晚时分,直接同宋觎进了书房。

  “君兮,云丫头说让你一回来就去找她,她说有事找你。”宋觎可没忘了云笙的话,乔君兮一回来,就告诉了他。

  “嗯,待会再说。”乔君兮的脸色并不好看。

  “你这次,情况怎么样。”宋觎问着乔君兮,看情况,应该是不成功的。

  “我亲自去看过,今年粮食收成不好,市场上的粮食也不多,文苏那边对粮食这边涉及的也不广,而且,就算是去买粮,也不一定有人愿意卖。”乔君兮向宋觎细细解释。

  “那如果出两倍价钱呢?”宋觎继续问。

  “钱不够。”乔君兮这话一出,宋觎算是彻底明白了他们到底面临怎样的窘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