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这乔公子是我江南王府中的贵客,小姐你住在乔公子附近,恐怕不妥吧。”老管家脸上露出了鄙视之意,一个不知名的丫头,还敢吩咐他,真以为江南王将她留下就是对她特别对待了吗。

  很显然,这老管家是将云笙同江南王府中那些江南王的侍妾混为一谈了,江南王府后院中有的妃子,通房丫头什么的加起来都数不过来了,每天为了争宠斗来斗去,可江南王还不是稀罕过一阵就够了,这丫头,还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

  “你这管家,怎么这般对待我家小姐,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红衣气急,对着管家说道。他们家小姐走到哪里不都是被人捧着,没想到到了这江南王府,便被人这般对待。

  “你这丫头简直是无理取闹,还你家小姐,再怎么样,最后还是会过气。”那管家一脸没好气,区区一个下人,竟然敢跟他这么说话,以后再江南王府,有你好看。

  石头跟红衣听见这过分的话,急的想要跟老管家打一顿,云笙伸手一拦,示意二人不要冲动,自己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老管家,红衣知道,自家小姐彻底怒了。

  “管家,带路。”云笙算是看出管家这副势利嘴脸了,无奈只好现行妥协,之后再、、、、、、哼。

  *‘看+,正S|版/B章8#节上5酷"匠网z

  “我可是很忙的,刚才给小姐带路的时间,可是被小姐用去了,四喜,带这位小姐去后院西厢房。”老管家对一旁的下人招了招手,吩咐道。

  云笙跟着那下人走了,路过老管家身边时,语气冷冷的说,“管家,你可记住了,我姓乔。”

  说完,那老管家更是生气了,哼,区区一个丫头,竟敢如此对他,姓乔怎么了,姓乔?“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你可记住了,我姓乔”,老管家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过又很快否定了,那丫头,定是在吓唬他。

  云笙三人到了后院西厢房后,才发现,这老管家,没给个安静地儿就算了,还安排了一个女人堆,这不是存心找她麻烦吗!

  后院里的女人们,发现王爷又带回来了一个人,本来只是嫉妒,可后来发现乔云笙生的如此貌美,又是如此年轻,开始算计起了云笙。

  书房中,颜玉向乔君兮汇报着此次查探的结果。“君兮,太子他已经身亡,宫里的太医说是太子平时太过放纵,导致身体内部早已掏空,才会身亡。”

  “事实呢?”很显然,乔君兮丝毫不相信这个结果。

  “事实上,是皇上自两年前开始给太子下毒,这种毒,量多可使人立即致命,若是量少,便不会被人察觉,但一直下毒,中毒人便会身亡,并造成一种自然身亡的假象。”颜玉当时查到这个消息时,自己也着实被吓了一跳,这皇上,竟会对自己的儿子这么狠心。

  这时,宋觎进入了书房,乔君兮看了他一眼,说:“太子身亡。”

  宋觎一听这话,狠狠攥紧了拳头,低声怒骂,“这个混蛋,他真是为了皇位疯了,连自己的儿子竟然也下得去手。”

  “除此之外,皇上还在寻找长生不老之法,让国师在五年内无比找到。”颜玉继续汇报情况。

  乔君兮听了,冷笑了一声,“妄想长生不老,他这辈子怕是都难以实现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乔君兮给了颜玉新的任务安排,“颜玉,给你两年的时间,务必要打进西北四城。”

  颜玉一听这话,整个脸都垮了,这西北四城距离遥远,又不于南阳、东辰及北陵三国所来往,几乎是与世隔绝,“君兮,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我这是为你好,省的你整日采花,年纪轻轻的累坏了身子。”幸亏这颜玉没有对云笙做什么过分的事,乔家有恩于他,他不能让云笙受到伤害。

  颜玉这算是明白了。他去采谁的花不好,偏偏要去猜乔家小姐的,他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时间不早了,该吃晚饭了,走吧。”宋觎对着二人说道。

  “云笙呢,怎么不见她来吃饭?”乔君兮没有在饭桌上见到云笙便问道,他这一说,宋觎跟颜玉才想起没有见到云笙。宋觎看向了老管家,示意他告诉自己云笙人到哪里去了。

  老管家连忙上前,答道,“回王爷,我已将那姑娘安排在了后院西厢房,还有,王爷,非正妃,是不能同王爷一起吃饭的。”管家的话一说完,便听见了乔君兮摔筷子的声音。

  “宋觎!你把我恩国公府的小姐安排在了你的后院!”乔君兮明显不悦。他努力护着乔家人,可宋觎倒好,把云笙弄进了后院,这不是存心打他脸吗。

  老管家一听,腿都软了,恩国公府,乔家,完了完了,自己这下载了。老管家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王爷恕罪,公子恕罪。”一边说着,一边磕着头。

  宋觎没有说话,赶紧吩咐下人将云笙请了过来。

  云笙进来时,老管家正跪在地上,额头上带着乌青,云笙装作没看见他,坐在了位子上吃饭。

  “云丫头,今日的鸡腿做的不错,你尝尝。”宋觎带着讨好的意味,倒不是宋觎想替老管家求情,而是他不想乔君兮生气,乔君兮一生气的话,自己可就惨了。

  “江南王,你府中的嫔妾不少啊。”云笙可以想为难为难宋觎,谁让自己之前受了那么大的气。

  “云丫头,叫江南王多见外啊,还是叫宋觎我听着最顺耳。”

  旁边的老管家见着宋觎如此讨好云笙,心里更没底了,还不知道云笙会怎么处理自己。颜玉见到此般的宋觎,很不客气的笑了出来,引得宋觎一脸哀怨,要不是因为怕乔君兮,他至于吗。旁边的乔君兮倒是不为所动,淡定的吃着饭。

  “宋觎,这江南繁华地段可还有房子出租或出售。”云笙忽然转了话题,到惹的宋觎一头雾水。不过,这也说明云笙不准备跟宋觎计较了,不过这老管家她还是要发泄一下的。

  “怎么,你要出去住?”一直沉默的乔君兮开口问道,说完,还看了宋觎一眼。

  “不是,我此次游学的目的是经商,所以我想开家饭庄。”云笙一脸认真的看着乔君兮,全然不似看着宋觎的敷衍。

  “这事交给宋觎去办就行,没有他也能给你造出来。”乔君兮很是惊讶她小小年纪就想到经商,不过一想,这孩子一直都那么聪明,见识又过于常人,便不那么惊讶了。

  “云丫头,这事包在我身上。”宋觎知道,乔君兮这便不会给他脸色了,不过他倒是不看好云笙,一个丫头,能经商成功吗。

  晚饭结束后,云笙起身,装作惊讶的看着老管家,“呀,老管家你怎么还跪着,这跪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快起来,对了宋觎,你家打扫茅房的伙计不是一直很缺吗,不如就让老管家帮上一个月的忙多好。”云笙扯着瞎话,故意想让老管家打扫茅房,好自己泄泄愤。

  宋觎很是奇怪她的惩罚,换了旁人,不是赶走就是打死,还头一次见这种扫厕所的方式。然而只有乔君兮知道,她还是那么善良,不忍心见一个为了江南王府服务了多年的老管家饿死街头,才下了这样的惩罚,至于让他跪了一顿饭的时间,纯粹是拿捏好了时间,只会累,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害。

  “宋觎,把我院子旁的合欢园安排给云笙吧。”乔君兮说,他是知道云笙的喜好的,再说,以前云笙也住在他院子旁,并没有打扰他。

  云笙一听,上去高兴的抓起了乔君兮的胳膊,开心的蹦起来,“就知道乔君兮你对我最好了。”

  乔君兮扫了云笙一眼,径直走了出去,云笙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云笙还以为他变了呢,可是没有,他还是宠她的乔君兮。

  宋觎总算是知道云笙之前为何那么失礼了,乔家人,在乔君兮面前,乔家人永远是例外,甚至对于宋觎自己,乔家也应该是个例外,毕竟乔家对他也有恩请在。

  颜玉是没有心情研究这些个事情的,毕竟他明天就去西北四城了。

  “乔君兮,你背我回去吧,就像小时候一样。”云笙一脸期盼的看着乔君兮。

  “你在做梦?”乔君兮一脸奇怪的看着云笙,她怎么会提这种奇怪的要求,她都这么大了,还要他背。

  “乔君兮,你以前都背我的。”云笙撒着娇。

  乔君兮看了看云笙,不说话,一个闪身,没了人影。气的云笙在原地直跺脚。

  云笙找了个下人,让下人带着她去了合欢园。

  皇宫中,皇上召见了国师。

  “国师,朕听说你有事要向朕禀告?”皇上说道。

  “皇上,臣夜观天象,发现有异动,皇上您、、、、、、”国师的话显然有了犹豫。

  “但说无妨。”

  “皇上,这皇位怕是有异动。臣之前发现天象并未异常,只是突然天空中两颗星相连,致使天空中紫微星现,这,怕是有人要威胁到皇上您的皇位了。”国师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奕奕的观察者皇上的表情,生怕皇上一怒之下,自己会小命不保。

  皇上一听,盛怒之下,竟生生一拳将桌子击破,“可知是谁!”

  国师上前,手指沾了沾水,在桌子上写下一个字,“乔”。

  皇上一看,大怒道,“连朕的皇儿都不能将朕的皇位夺走,更何况区区一个乔家!”他该好好对付乔家了,只是乔家在外盛名,除去乔家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