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山匪押着三人,突然,山匪头子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人打倒,云笙见势,急忙挣脱了控制,对身边的山匪下了软骨散。云笙细细一看来人,着实惊着了。

  “怎么是你?”云笙异常惊讶,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这么快又遇到他。

  “怎么不能是我?”颜玉一手轻松对付着山匪,一边冲云笙邪魅一笑。

  ”你不会是跟踪我吧?“云笙看见颜玉出手极为利索,便在一旁为石头和红衣擦拭伤口。

  "只是路过而已。”颜玉用的都是杀手管用的招数,没多久山匪便被颜玉杀了个光,“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要去江南,这条是小道,快些。”云笙有些痴痴的盯着地上的人。

  “你看地上那些死人干什么?”原来她也去江南,那正好,顺路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云笙要盯着地上的死人。

  “我从来没有杀过人,所以见到你杀人,有些膈应。”这也是云笙之前没有杀颜玉原因,如果云笙是个狠辣的角色,那天以颜玉的情况,恐怕早已是是尸体一具了。

  “今天谢谢你了。”说完,便转身同石头,红衣离开。而颜玉一直跟着云笙。

  待云笙走到马车旁准备上车时,发现颜玉跟着自己,“你跟着我干嘛!”

  “顺路,我也去江南。”说完,颜玉也跳上了马车,同石头坐在一起赶车。”我这是在保护你。万一你在遇到山匪怎么办。“云笙心里默默骂道,最不安全的就是你了吧,不过却没就拒绝,一身因为他救了自己,而是因为自己确实需要保护。

  颜玉自动当起了车夫,为他们赶起了马车,毕竟,人家是受了伤的,“喂,我叫颜玉,你呢。”颜玉问着云笙。

  “云笙,乔云笙。”

  “你姓乔,要去江南?”颜玉心有疑惑,不会这么巧吧。

  “怎么?”云笙很疑惑,颜玉怎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你去江南干什么?”

  “我去找、、、游学,你呢?”

  “找一位故人罢了。”颜玉说完,便没有再说话,专心的赶起了马车。

  一行人几天后便到了江南境地,“云笙,江南已到,接下来,你要去哪?”颜玉问着云笙。

  “去、、、江南王府吧。”云笙记得爹爹说过,乔君兮好像住在江南王府,她一直好奇,乔君兮为什么不拥有自己的府邸,反而住在江南王府,不过,乔君兮一向令人看不透。

  这下,颜玉心中便有了谱,一行人到了江南王府门口。

  云笙下了马车后,站在江南王府小厮的身前,拿出了一块腰牌,“神域学子来江南游学,求见江南王。”毕竟云笙是称来江南游学的,不能以乔家小姐的身份进府。

  一旁的颜玉听了,深深地看了云笙一眼,原来当年说神域亲自收的女弟子是她,自己之前听到她是乔家的人,竟没有想到。

  门口的小厮急忙将云笙迎了进去。

  “你跟着来干嘛?”云笙见着颜玉跟着进来了,便问道。

  “我?你、、、你这过河拆桥啊。”颜玉对云笙深深感到了无奈。

  “你不是要护送我吗?到了,你不就可以走了。”云笙说的很自然,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其实内心偷着笑,让颜玉吃次瘪,她还是很开心的。

  颜玉径直走过了云笙,,朝着江南王府的大堂走去,“我说了,我是来拜访故友的。”

  这下,倒换云笙不明白了,他拜访的故友、、、、、、

  云笙与颜玉坐在主位之下,石头与红衣站在云笙身旁。

  “在下江南王宋觎,让各位久等了。”宋觎走了进来,坐在了主位上。

  “神域弟子乔云笙拜见江南王。”云笙起身行了个礼。而颜玉仍旧坐在凳子上,这边让云笙心中的疑惑更大了。

  “免礼。”

  “谢江南王。”云笙行完礼,便朝门口看去,没就见到想见的人,心中失望无比。

  “神域弟子到我江南来游学,乃我江南之荣幸,不知乔小姐可否寻得住处?”宋觎问着云笙。

  “尚未寻得住处,不知江南王可否来了解这江南好的住宅。”

  “如果乔小姐不嫌弃的话,住在江南王府可好。”宋觎顺着云笙的心中所想,他自然是知道云笙真正的身份的,又怎会让她住在别地呢。

  “那边多谢江南王了。”

  颜玉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喝茶,他要等的人,可不是江南王。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过后,大堂内又走进了一个人,颜玉站了起来,云笙转头,看见来人,激动的喊了句,“乔君兮!”

  云笙一喊,引得众人纷纷看向他她,可她心底是万般不愿意喊他“小叔叔”的。乔君兮倒是不介意这个的,淡淡的回了句“嗯”。声音比当年更加清冷了。而云笙看着颜玉,心中有些奇怪,这颜玉怎么见到江南王不行礼,见到乔君兮却表现的如此恭敬,虽说她早就知道乔君兮不简单,可、、、、、“颜玉,你要见的故友是乔君兮?”云笙看着颜玉问道,不然,她实在找不到其他原因。

  颜玉看着云笙,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云笙,你同颜玉一起来的?”乔君兮问道,目光不善的看着颜玉。

  “我那是护送她!”颜玉见乔君兮目光不善,急忙解释。

  乔君兮看着云笙,等待云笙的回答。

  “我知道他是采花贼,他没有把我怎么样。”云笙此话一出,颜玉都快要哭了,这不是害他吗。而云笙心中欢喜的很,乔君兮,这算是关心她吗。

  “嗯。”乔君兮转身走了出去,颜玉也跟了上去,没有再理云笙。云笙看着乔君兮的背影,心中失落无比,他更加的冷漠了。现在连对她都是如此了。

  “乔小姐,人已经走了,就不要再看了。”宋觎对着望着门口失神的云笙说。

  “哎,乔君兮他,怎么这样啊,以前,他从不会这么对我的。”云笙不自觉的就说出了心中所想,丝毫没有发觉此话有什么不妥。

  “乔小姐,最好唤君兮为叔叔好些,毕竟,你直呼其名于理不合。”宋觎很是奇怪为何云笙如此无礼。

  “江南王,你同乔君兮很是交好?”云笙柳眉一挑,问着宋觎,脸上带着戏谑之情。

  “自然。”

  “江南王,论年龄,你比乔君兮还要小上两三岁,你们又是交好,那你是希望我叫你叔叔还是宋觎呢?”云笙其实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不论年龄大小,辈分是不能乱的,只是,云笙不希望喊他叔叔,毕竟,自己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做他侄女的。

  “乔小姐未免有些失礼。”宋觎心中不悦,可是云笙是乔家的女儿,自己不能表现出来。

  “江南王已经身在江南了,对外还是不要称与我乔家交好了,云笙告退。”云笙语毕,起身行了个礼,便走出了大堂。走到门口时,又转过身,“宋觎,你们很缺钱?”

  宋觎很是惊讶的看这云笙,他怎么会知道,云笙看着宋觎的表情,已经得到了答案,“江南王,以后还是唤我云笙吧,乔小姐这个称呼,我不习惯。”说完,便走了。

  宋觎一直盯着门口,久久不能回神。这丫头太过聪明。乔家掌握南阳国一半兵权,皇上已经对乔家虎视眈眈,而皇上对皇位看的尤为重要,当年为了皇位,弑父杀兄,幸亏当年自己还小,被皇兄放过,发配到了远离京都的江南,可现在,皇上年纪大了,为了皇位,便开始找寻什么长生不老之法,更是为了一个皇位连自己的儿子都能杀害,最近几年,开始对自己,也就是他的皇弟处处为难,若是再让他知道,自己与乔家二公子交好,恐怕,自己便是那刀下亡魂了,可是这一切,乔云笙是怎么知道的,她又是什么意思。

  还有,江南王府看起来很穷吗,的确,他们养那五万私兵花费是不少,支出实在是太大,再加上皇上处处为难,自己还要小心私兵不能被发现,估计再过半年,就已无法支撑,可是乔云笙又是怎么知道的,她在说那句话时,又唤自己宋觎,她就竟是何意,这个丫头太过聪明,不是什么好事。

  “老管家,能否给我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走出大堂后,云笙对着领路的老管家说道。

  “这、、、、、、,小姐,江南王刚刚暗中已经吩咐过给您准备房间了,再换恐怕、、、、、、会耽误小姐的时间。”老管家见云笙独自一个女娃,又不止云笙的身份,便有些瞧不起人,随面上为表现出来,但是对于云笙的话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

  “无妨,再等些时候尚可,对了,恩国公府的二公子也是喜静,就在他院子附近找间房便可。”在乔君兮院子旁边才是云笙真正的目的。

  .看“C正;{版章}节。上_酷匠OZ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