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笙回乔府,就开始收拾行李,她要去江南,她想他,不管师父的回信如何,不管爹娘同不同意,她都要去。幸运的是,宁无缺同意了,同意云笙去江南游学。

  或者说,宁无或缺早已将云笙的人生规划好,只是,他算到了一切,却唯独没算到自己、、、、、、当然,这是后话。

  “爹爹,娘亲,我要去江南游学。”云笙一边同爹娘说着,一边唤出了传音蝶,传音蝶奖师傅的回信浮现出来。

  而乔君扬跟瑾华夫人的注意力明显不在云笙的话上面,而是被传音蝶震撼到了。

  “笙儿,这蝴蝶是怎么回事?”乔父开口道。这片苍云大陆上,这种东西实在是令人惊讶不已。

  “爹爹~~”云笙实在是无奈,“这是神域最常见的一种传信方式。”

  “难怪,神域一直是这苍云大陆上的神秘之地,有这东西,也不足为奇。”乔君扬了然之后,便开始看信中内容,说实话,看到心中内容,瑾华夫人跟乔君扬心中是略有不悦之感的,毕竟这云笙才回来没几天,就跟温家公子出去游玩了,虽说影响不是很好,但终归云笙是要嫁给他的,可这才刚回来,云笙又要去江南,自己实在是不舍。

  不过,让自己女儿多学一些还是有好处的,至少,真到了那个时候,云笙或许可以凭借神域之人的身份,免过一劫。不过,去江南,不知乔君兮、、、、、、思量过后,乔君扬终归还是同意了。“何时动身出发?”

  “三天后,我要带上红衣。”云笙很想说自己想明天出发,可是,爹娘恐怕不会同意,便说三天后。

  “带上红衣也好,好让她照顾你。”瑾华夫人偷偷转过身用手帕失去了眼泪。

  离别之感,在府中渗透着,云笙在这几天特别乖,也不再出去了。

  三日后,云笙准备出发了,只带了一个车夫,与红衣,那车夫是当日云笙回家时拦住云笙的小厮,当他得知要与小姐一同上路时,心里乐开了花。

  “小姐,你为何还要带我同去啊?”小厮很是不解,自己那日冲撞了小姐,小姐还不计前嫌。

  “我觉得你很有趣,再说,围着恩国公府跑了这一个月,身体自然是比他人强健,你说对吧,红衣。”红衣听了云笙,笑了起来,惹得那小厮脸红了一阵。

  “喂,你的名字是什么,我跟小姐总不能不知道你的名字吧。”红衣对那小厮说道。

  “奴才名为石头。”石头毕恭毕敬的回答。

  “出门在外,只有我们三个,就不必换自己为奴才了。”不是云笙主张什么人人平等的鬼念头,而是她实在是听不惯一个人将自己的地位放的这么低。在恩国公府,这是不可避免的,可在外面,还是免了吧。

  “石头,我跟你讲哈,小姐对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可好了,你可要好好对小姐。”红衣对这石头说。

  石头眼眶有些湿润,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对小姐好,他从来没受到过如此的尊重。

  “小姐,前面有一客栈,我们在此处歇歇吧。”石头说道。

  “天色还早,在赶一段路吧。”云笙很想快点赶路,早点到江南。

  不少,那区区迷药,又怎会迷倒云笙呢。”可小姐,前方还有三十多里路才到达县城,中间没有落脚处,还是明天再赶路吧。"石头解释道。

  云笙稍作思量,还是同意了。

  “小二,把你们的招牌菜来一份。”云笙进了客栈后,坐在了角落的位置,对着小二说。

  “好咧,客官稍等。”小二回答道。

  “石头,红衣,一起做下吃吧,石头不必拘束。”云笙之所以一起喊这红衣,就是想让石头自在些,毕竟他们还要一起赶路,甚至是在江南很久。

  云笙一说完,石头便坐下了,赶紧给云笙端茶倒水。

  云笙生的及其貌美,可她自己却意识不到,毕竟自己有个长得像仙儿一样的师傅,毕竟还有个貌若潘安的乔君兮供自己观赏。出门便没有注意稍作遮挡,也因为如此,便被人盯上了。

  入夜,云笙给三人一人要了一间房,,紧挨着,以便有什么事一喊,自己的人便过来了。可还是不乏有些鸡鸣狗盗之徒,用些下三滥的手段,比如,江湖著名的采花大盗颜玉用的迷香。

  为了以防万一,颜玉将云笙,红衣,石头三人的房间全都下了迷药,然后,正大光明的从窗户进到了云笙的房间。

  颜玉从窗户跳了进来,却站不稳,云笙在所有能进房间的地方都打了蜡,颜玉连忙动用轻功向前一跃,抓住了前方的一根横梁,却不料,那横梁突然断了,突然射出了三根利箭,颜玉一个后空翻,翻到了云笙的床边。

  “这下,就不信你还有什么招数。”颜玉对着云笙不屑道,颜玉没想到,云笙一个丫头片子,还能整出这么多的花招,要换了别人,颜玉一定把她先奸后杀,不过云笙嘛,得留着,这样的美人,世间可是不多得的。

  在颜玉失神的功夫,云笙趁其不备,拉了手边的绳子,颜玉就被一张网给兜了起来,吊在了空中,云笙猛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对颜玉一把软骨散。

  “你!你!你!”颜玉一脸惊讶的看着云生,他明明下了药了,怎么云笙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就你那下三滥的迷药,还想困住我?”云笙在神域带了那么多年,医术毒术都学了“下三滥的迷药?我那可是杀手阁的顶级迷药好不好!”颜玉很是郁闷,想要挣开那张困住他的网,却发现自己内力全失,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一脸惊讶的看着云笙。

  “不用看了,你中的是我这里最最最低级的软骨散。”顺便,还一脸鄙视的看着颜玉。颜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受到打击了,他行走江湖二十年,堂堂江湖第一采花大盗,杀手阁排名第十的杀手,今天竟在倒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真是耻辱啊。

  云笙看了看颜玉,径直躺在床上背对着颜玉睡起了觉。“明天我们走后约莫一个时辰,你的软骨散就解了,在此之前,先吊着吧。”

  “那你什么时候才走。”他可不想一直被吊着啊!

  “看心情,既来之则安之,你还是先睡着吧。”说完,云笙便不再回答颜玉的任何问题。颜玉自知没劲,便也睡起了觉。

  第二天一大早,云笙一行人便走了,一个时辰后,颜玉的软骨散也解了,挣脱了网后,颜玉看着云笙睡过的床铺,发了好大一会儿的呆,总有一天会找到你的。

  云笙一行人继续赶路,来到了一片深山中。

  “石头,还有多久到江南?”云笙有些急,他们已经赶路干了半个多月了。

  “小姐别急,我们现在走的是小道,再有七八天就到了。”石头解释道。

  云笙没有再说话。

  路旁的草丛里,藏着一群人,他们早就盯上了云笙,云笙这一行人,从马车衣食住行来看,就是有钱人,劫了这一笔,他们就可以安稳好长一段时间了。

  “吁~~”石头突然了马车。

  “怎么突然停了车?”云笙问道。

  “小、小、小姐,有、有、有、、”石头被吓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有山匪!”山匪见石头一副怂样,便忍不住替他说了。

  云笙一听,急忙拉开车帘,发现四周大约有二三十人,云笙思量一番,自己打不过爹爹,打不过秦文苏,对付山贼,应该可以吧,可是这山匪的数量有点多、、、、、、、云笙想了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小姐!”红衣着急,跟着小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男的杀了,女的带回去,嘿嘿。给我带回去做压寨夫人,至于另一个,就赏给弟兄们了。”山匪指着云笙做压寨夫人,指着红衣赏给弟兄们,一听这话,红衣便急了。

  “休得无礼,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红衣对着山匪说道,还有守将云笙护在身后。

  最新章+节-^上x4酷.{匠网》☆

  “呦,管你什么身份,抢了再说,哈哈哈!”说完便带领弟兄们冲上前。云笙将石头,红衣护在身后,起身打倒了几个小喽啰。

  “一起上!还不信治不了这么一个丫头片子。”山匪头子见状,便让手下全围了上去。

  云笙渐渐处于下势,便撒了一把软骨散,扭转局势。

  “你最好乖乖别动,不然,你这两个下人,可就没命了。”那山匪头子抓住了红衣跟石头,用来胁迫云笙。

  “小姐,别听他的。”红衣说道。

  “小姐,你不要管我们,能为小姐牺牲,是石头的荣幸。”石头随着红衣附和道。

  山匪头子见状,将手中的刀逼近了二人的脖子,红衣跟石头的脖子上划破一道血痕,血流了下来。云笙急了,停下了手。立刻上来两个山匪抓住了云笙。

  “不要啊,小姐。”红衣湿了眼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