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无缺看着渐远的小船,船上的丫头使劲儿的向他招手,“师父,记得去南阳看我!”宁无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手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自己的折扇,手指抚过的地方,上面被刻下了一个猪头,不用说,这也是云笙那个丫头干的,乔云笙在九岁时,被自己亲自带回神域,如今四年过去了,当初那个傻丫头也长大了,现在她要离开,自己竟是如此的不舍,想到这里,宁无缺突然感到一股蚀心的痛感传来,比以往更加强烈,无缺看着远去的丫头,若有所思。

  经过近一个月的路程,云笙终于到了南阳京都,站在了恩国公府门前,不自觉湿了眼眶,她可是有四年没有回过家了,她好想念娘亲,好想念爹爹,还有小贤儿,当然,还有她的、、、、、、小叔叔。

  云笙狠狠吸了吸鼻子,两手提起裙摆,急匆匆地想要跑进府中,谁知道,却被拦住了。

  “哪里来的野丫头,恩国公府是你想进就进的,快走快走。”门口的小厮一脸傲气,仿佛能站在恩国公府门口是他最大的荣耀,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世人都知乔家为先皇大家南阳江山,有忠勇无比,先皇特赐爵位恩国公,爵位世代相传,掌握南阳一半兵权,乔老爷子去世后,爵位传给乔家长子乔君扬,乔君扬对国家忠心耿耿,而乔君扬的妻子槿华夫人更是为人善良,乐善好施,这京都大部分的百姓,都受过乔家的恩惠,乔家小女,也就是云笙,九岁时便去了神域,并被神域尊主亲自收为徒弟,这小厮不骄傲才怪。

  云笙见到小厮阻拦,不由的一阵冒火,大小姐回家,竟然被拦在了家门口,这传出去,她乔云笙的还不被笑死才怪,尤其是那可恶的温家公子温如玉。”你来恩国公府多久了?“云笙问着那小厮,声音不愠不火,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中是早已炸毛了。

  “两年了,不过你这丫头问这作甚,还是赶快走吧,再过一会,我家老爷就该下早朝,你休要在这挡路。”那小厮喋喋不休地说着,丝毫不知自己即将要倒霉了。

  两年,怪不得不认识自己,不过这也是不可原谅的,云笙一边想着,一边将那小厮打倒在地,仅仅一招,那小厮便倒在地上痛苦的喊着“哎呦,疼死我了。”看来云笙的功夫在神域学的的确不错。

  管家闻声赶来,刚要大喊“是谁在恩国公府门口惹事。”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改了口,“哎呦,小祖宗哎,你可算是回来了。”说完,还狠狠的瞪了那小厮一眼。

  w酷~匠◇"网~C唯一正版%g,其他Y都V●是R●盗@P版P-

  “赵叔,咱们恩国公府的下人教的不错啊,连我都敢拦!”云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那小厮见状,彻底傻了呀,这是什么情况,莫非,这就是传闻中的乔家小姐,完了完了,自己惹到了她,肯定要被赶走了。

  “哎呦,小姐,我这就敢他出去,小姐莫气。”

  “罢了罢了,看在他不认识本小姐的份上,就不必了。”云笙一脸大方的说道,眼睛里却是闪过狡黠的光,“本小姐看他身子较弱,须得调理才好。”

  “是,小姐说的是。”管家连忙回应,可他心里知道,这小姐,肯定还有更狠的招撒气。

  云笙走进府内,路过那小厮时特地蹲下身,拿手帕亲自给疼的蹲在地上的小厮擦了擦汗,“既然你那么弱,就得好好锻炼才行,这样吧,你就围着恩国公府每天跑两圈,先跑上一个月。”说完,云笙还绽放了一个无邪的微笑。

  那小厮,早已被云笙的温柔举动所打动,他家小姐长得真美,笑起来真好看,不但不赶自己走,还让他锻炼身体,真好。

  而管家在一旁心里默默滴汗,每天围恩国公府跑两圈?他家小姐真狠,这恩国公府从南到北都要走一个时辰,这要是每天跑两圈,哎,可惜那小厮还一脸沉醉的样子,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赵叔,娘亲跟贤儿在哪。”一进府内,云笙就迫不及待的问。

  “这个时辰,夫人正陪小世子在花园凉亭里背书呢。”管家虽是毕恭毕敬的回答,可语气里却满是宠爱之意。

  “谢谢赵叔,我自己去了,你忙你的就行。”语毕,云笙一个转身就不见了身影。

  这丫头,可算是如愿以偿的学会了功夫,赵叔不自觉微笑起来.

  “娘亲娘亲!”云笙一见到娘亲,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而旁边的小男孩看见了,眨巴眨巴眼睛,奶声奶气的问,“娘,这哪里来的疯丫头?”

  瑾华夫人着实被突然出现的云笙吓了一跳,待细细看过之后,脸上闪着无奈的笑容,“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没个正形,贤儿,这是你姐姐,笙儿,快叫姐姐。”

  云笙一脸期盼的看着云贤,等着他喊她姐姐,当初云笙离家时,云贤才刚刚出生。而云贤的脸有些略红,怯怯地喊了一声“姐姐。”

  云笙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吧唧”亲了云贤一口,倒惹得云贤一脸掀起的狠狠擦了擦脸,瑾华夫人在旁边笑开了花。

  “笙儿,快让为娘好好看看你,这么多年不见,娘亲甚是想念。”瑾华夫人湿了眼眶。

  云笙乖乖的上前,同母琴续起了旧,而云贤这孩子可是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背书了。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下朝回家啊?”云笙问道。

  “算算时间,约莫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回来了,看来你这丫头,很是想念爹爹啊。”瑾华夫人做出了吃醋的表情。

  云笙一听到爹爹快要到家了,急忙拿起瑾华夫人的帕子蒙起了脸,躲到了一旁的草丛中。

  “你这丫头,还是这么调皮。”瑾华夫人以为云笙想要吓唬乔君扬。可一旁的云贤却说,“姐姐要干坏事,娘亲你看她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说完,还朝草丛中的云笙做了个鬼脸。

  气的云笙狠狠瞪了他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