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皇登基不到一年,便攻破北辰防线,夺取北辰六坐城池,同时,容皇后传来怀有身孕的消息,皇上一喜之下,大赏军中上下,全国罪犯罪减一等,再次减税一年。

  金銮殿中,皇上正在翻看着手中的信件,心情越加烦躁。

  “启禀皇上,战将军正在殿外等候。”太监看着一脸寒意的皇上,不免有些惬意,只希望皇上不要对他发脾气才好。

  “宣。”

  “宣战无忌觐见。”

  O最o新章C、节/z上R酷=d匠网(

  战无忌带着副将进了金銮殿内,跪在地上,给皇上请安。

  “臣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战无忌与副将开口请安。

  “平身。”皇上仍未抬头,只是语气更加清冷了几分。

  “谢皇上。”

  “无忌,此次战事胜利,你功不可没,理应当赏,可有什么想要的。”皇上拆开了最后一封信,仍旧没有他要的消息,心中一片悲凉。

  “臣,恳请皇上赐婚。”战无忌开口便直说心中所想,只要皇上同意,不管她爱不爱他,她都必须嫁,这句话,却令他身边的副将隐隐有些不安。

  皇上抬起了头,没有想到战无忌会提这种赏赐,“赐婚?”

  “启禀皇上,此次战事胜利,全靠臣的副将,只是副将她一直女扮男装,在战场上献策,就全军将士于危难之中,臣对她暗生情愫,所以恳请皇上赐婚。”战无忌身旁的副将听到这话,苦笑,原来如此,不过,无忌这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皇上看着战无忌身边的副将,身材娇小,头低的很低,看不清面貌,又觉得甚是熟悉,“你抬起头来。”

  副将身子一颤,稍作犹豫,缓缓抬起头,那副面容却令皇上心痛无比。

  “乔云笙!”皇上几乎是咬牙切齿喊出她的名字,战无忌一脸惊讶,皇上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战无忌,你要娶的人是她?”

  “是。”战无忌开口答道。

  “滚,统统给朕滚出去,乔云笙,你给朕留下。”皇上满脸怒容,将金銮殿中的人统统赶出。

  战无忌离开时,隐隐听到云笙说了一句“君兮。”心中满是诧异,她怎敢直呼皇上名讳。

  金銮殿中空无一人,皇上将云笙逼到墙边,狠狠吻上她的唇,云笙并未反抗,只是想,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皇上沿着脖子向下吻,扯开了云笙的衣衫,却在心口处停下了,那里,有一道伤疤,是一道箭伤。

  “一年前,我满心欢喜去找你,却不料被你一箭射向了心口,你还记得吗?”云笙此时已是满脸泪花。

  那个人竟是她,他竟未认出。皇上一拳打向了墙壁,血顺着手指流了下来,“为何不将这疤去了?”

  “皇上你忘了吗,那玉肤膏不是早已给了你亲爱的容皇后了吗,我心上的伤,早已无药可医。”

  皇上轻轻抱住了云笙,什么也没说。

  “你娶了想容是吗?她怀了你的孩子是吗?”尽管云笙早已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

  “云笙,想容陪伴了我十五年。”

  “乔君兮!你只知道她陪伴了你十五年,却不知我的生命全是你!”

  “云笙~”皇上叹了一口气。

  “乔君兮,你为了想容肚子里的孩子而欢喜不已,可你有想过我们的孩子吗。”云笙的脸上全是悲伤。

  皇上诧异的抬头,他们的孩子?

  “当年,我们的孩子还未出生,便死了,他一定不知道,他的父亲原来早就抛弃了他。”一想到当年乔家被灭满门,自己虽侥幸活了下来,可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却没能保住。

  “乔云笙!!”皇上的心中满是愧疚,如果不是他,乔家也不会被灭满门。

  “君兮,我今天既然来见你,就表示我们没有以后了,我要回神域了。”

  “我!不!准!”

  “君兮,今日过后,此生怕是难以相见了。”

  “乔云笙!你要是敢走,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云贤了!”

  云笙听到这话,微微动容,却还是离开了。皇上看着她这身手,满心疑问,她的武功竟高到了这种地步。低头一看,云笙留下了一个木盒,里面装着几张地图,一本战事策略,一把钥匙,还有他曾经为她绾发的碧玉簪。

  既然走了,为何还是想着他,为何……皇上似是想明白了什么,嘴里喊着,“你狠,乔云笙,你真狠!”眼泪终究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