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崖来了一大群不速之客,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道袍,每个人腰间挂着一片黑色的牌子,上面写着“执法”二字,修为最低的都是金丹初期,最高的那位乃是元婴中期,人数足足有数百人,他们把断臂崖围了个水泄不通,只准进不准出。

  “沐风小友,老夫乃是外门执法长老黎明,还望出来一下,老夫有事急需找你!”

  “沐风,老头子内门执法长老张望有事找你,小友听到马上出来一下!”

  内外门两位执法长老客客气气的请沐风出来,而此刻沐风还在闭关当中,自然没有听到,但是七彩圣殿的弟子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这时候陈辉走出来对着两位执法长老抱拳说道:“弟子陈辉拜见两位大人,不知道两位大人带如此多人来我这断臂崖找沐风殿主所谓何事?似乎我们没有触犯门规吧?”

  “哦?大辉哥也在此?这些事我们可没必要与你交代吧?你走开,我们找沐风有事要问!”

  说完张望继续对着七彩圣殿喊道:“沐风,麻烦赶紧出来,否则我们也只好冲进去了!”

  大辉哥有些生气,但还是尊敬的对着张望长老客客气气的说道:“张望大人,小子乃是七彩圣殿青龙堂堂主,沐风殿主闭关了,有事您可以问我,或者转告与我,等殿主出关我告诉他便是。”

  “你?”张望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陈辉,然后转身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那位老者。

  只见那位老者走上前来命令道:“众执法弟子听令,立刻给本座进去把沐风这残害同门的畜牲给我押出来。”

  大辉哥看向这位老者,顿时惊讶不已,什么风把核心执法长老张杰大人给吹来了?还有沐弟什么时候残害同门了?陈辉脑子有些不够用,带着一丝不解,尊敬的抱拳对着张杰长老说道:“弟子陈辉拜见张杰大人,不知道大人可否告之弟子沐风殿主什么时候残害同门了?弟子这段时间一直与殿主在一块,殿主不曾残害同门呀?”

  “哼,哪来不懂规矩的黄毛小子?本座说他残害同门就是残害同门了,岂能容你质问,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连你一块拿下!”

  话罢张杰继续招呼那些执法弟子进去抓人。

  天雷宗执法部门可以说一家独大,在天雷宗就是他张家说了算,核心执法长老张杰乃是天雷宗副宗主张威的儿子,而内门长老张望又是张杰的表弟,关系复杂。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张望大人绝对是一位执法公正的好长老,但是平时也为了上级的命令做了不少亏心事,虽然很是内疚,但也是无可奈何。

  此刻陈辉已经快要暴跳如雷,虽然面对的是核心执法长老,实力势力极为强大,但是他毫不畏惧,这张杰的那话摆明了就是欲加之罪,陈辉岂能让他得逞,袖手旁观?

  :$更◇新0最快K#上0I酷匠!网

  “要想抓殿主,那么请从我身上踩过去,否则休想!”陈辉拦在大殿门外拿起武器说道,身后七彩圣殿一干弟子看到堂主如此大义,不多时也全部掏出武器与执法弟子对阵起来。

  “大胆,你们这是要造反?公然对抗执法队?真以为我不敢抓你们?”

  “我的忍耐性是有限的,给你们三十息的考虑时间,让开还是不让开?否则,哼!”

  张杰说完转过身去背对着陈辉等人,一副要喝人血的样子。

  看着陈辉等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内门长老张望好心劝说道:“大辉哥,诸位弟子,你们快快让开吧,不然张杰大人真会把你们一块收押,唉,赶快走吧!”

  “张望,你奶奶的又在这里装好人,本座多少次告诉你,作为执法者不能心慈手软?”听到张望的劝说,张杰恶狠狠的训斥他一番。

  张望看了大辉哥们一眼,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气后干脆也转过身去,不愿意去亲眼看着这些无辜的弟子被扣押。

  三十息转眼就过去了,而陈辉等人没有一人退缩,没有一个孬种,这一点使得陈辉欣慰了不少,起码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有一大帮兄弟在共同面对,虽然此刻是以软击石。

  陈辉使了一个眼神,旁边的一个青龙堂弟子点了点头立马朝后殿沐风闭关房间跑去。

  而这时张杰再次命令道:“三十息已过,众执法弟子,冲进去抓沐风,如有阻拦者,一并抓了,若他们敢动手对抗,格杀勿论!”

  命令一下,执法弟子举起武器冲杀过去,陈辉他们也不甘示弱,拿剑放于胸前,随便准备战斗。

  “好一句格杀勿论?张杰大人,莫非执法队就可以滥杀无辜,无视天雷宗门规吗?”

  龙丰从后殿飞出,傲立了陈辉等人前头,当众质问张杰。

  张杰看着眼前质问他的弟子,眼神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紧接着笑嘻嘻的说道:“呵呵,龙贤侄也在这呀?本座只是秉公执法,前来捉拿残害同门的沐风,而他们一干人等竟然公然对抗,本座才一怒之下……”

  “呵呵,小沐并没有残害同门,这点我能作证,当然如果张杰大人要执意抓人,那么我也不会袖手旁观,因为我是七彩圣殿白虎堂堂主,保护拥护殿主乃是我的职责所在。”

  张杰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显然龙丰也要与他为敌,他十分的生气,碍于龙丰背后的无机老道,张杰也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他的父亲张威也不敢轻易得罪无机老道,因为无机老道不仅实力强大,而且还是天雷宗唯一的一名阵法师,更是宗主紫雷真人的好友。

  不过想到他父亲交代过,无论如何都要带沐风回来,他也知道他父亲的意思,倘若父亲继承了仙体,那么这天雷宗谁还是父亲的对手?天雷宗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甚至天雷宗还能一飞冲天,假以时日天雷宗或许还能成为一等宗门,甚至超级宗门!

  想到这些张杰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管任何人阻拦都一定要把沐风带走。

  “龙贤侄,快快让开,不然别怪张叔叔不客气了!”张杰有些生气的说道。

  “恕我不能答应,我绝对不会放你们进去抓殿主,除非我死了。”龙丰坚定的说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么,得罪了!”

  话罢张杰对着执法弟子使了个眼神,顿时执法弟子举起武器冲杀进去。

  “喝呀!”

  龙丰和陈辉率先举剑冲杀过去,而七彩圣殿的弟子看到两位堂主已经动手,他们也不多想,拿起武器加入了战斗。

  七彩圣殿大门外一片厮杀声,不断的有弟子受伤倒下,甚至还有不少弟子不幸身亡,不多时,七彩圣殿的弟子死伤过半,而执法弟子只有几个金丹初期弟子受伤,没有一个死亡。因为七彩圣殿的弟子实力普遍在筑基期,岂是那些金丹期的执法弟子的对手?

  看到弟兄们一个一个倒下,龙丰和陈辉像发疯了一样咆哮着,怒气冲天,使出十成功力灭杀执法弟子。

  而正在这时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双方战斗的中心!感受到身影传来的无尽怒意,战斗中的弟子顿时全部同时打了一个冷颤,不断的后退!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至尊辉少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请大家萌萌哒刷起来,让我看到你们的存在。

欢迎加入本书公会(七彩圣殿)

请Tim大哥看到后去公会论坛看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