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界某山脉中,一群黑衣人正围攻一名白衣男子……

  经过几轮的攻击白衣男子已经伤痕累累,满身是血,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魔天,你我相识万年,我待你亲如兄弟,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已经位高副宗主了,你为何还要如此毒害与我?”

  “哈哈哈……可笑,傲龙,你真的当我是兄弟吗?或许在其他人面前我算个人物,可是在你面前我算什么?不就一个呼来换去的奴才?”为首的黑衣人不肖的说道。

  “魔天,算我傲龙瞎了眼看错人了,想必你早有预谋吧?竟然连宗门十大长老都买通了,哈哈哈……”

  傲龙悲痛不已,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却是陷害自己的人,心在滴血,莫非魔天他知道了那个秘密?想到这傲龙仿佛茅塞顿开!

  “傲龙,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一万年我是故意让你救我,为了那个传说中的神体我忍辱负重万年,今天我就要实现我的目标了,哈哈哈!”

  “卑鄙无耻,魔天你不得好死,就算你知道了这个秘密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从魔天的口中应证了自己的猜测,傲龙后悔,后悔当初收留了那个狼子野心的畜生。

  傲龙环视四周,那一个个熟悉的眼神熟悉的面孔,曾经引以为傲的人物,今天举刀相向,那是多么可悲的事,想不到我傲龙今日要死在自己兄弟手下,心如刀割的痛楚油然而生。

  “诸位长老,傲龙已经身负重伤,大家助我生擒了他,记住不能伤其神魂!”

  魔天率先冲了出去。

  “傲龙宗主,得罪了!”

  说完十大长老相互对视一眼便也加入了战斗,顿时天地间雷声滚滚,乌云密布,各种法术交织在一起,五光十色,甚为壮观。

  傲龙被一次次的击飞,惨不忍睹,身上一道道剑伤深可见骨。傲龙已经知道今天必死无疑,既然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傲龙的几声哈哈大笑,魔天他们停止了进攻,一股死亡的气息从众人心底升起,魔天面部狰狞,不自觉的后退。

  “不好,快跑!”

  魔天转身逃遁,根本顾不上其他的,没有了命一切都是空谈……

  “轰隆!”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方圆千万里瞬间夷为平地,一个绝世高手的自爆可想而知,这一刻神界都为之一振,一个个隐世强者同时睁开眼睛四处探查原因…………

  世俗界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外一个莫约十二岁的少年正在吃力劈着柴,个子高高的,骨瘦如柴,皮肤黝黑,脸上豆大的汗水直流,双手布满了老茧。

  他叫沐风,是当今南阳城三大修武世家沐家家主的三子,八岁那年一个废物的天赋测试结果让这个八岁的孩子失去了享受少爷的待遇,从此过着奴役般的生活,每天砍柴挑水,因为力气小,经常因为砍的柴少挑的水不够而招到毒打,甚至几天没有饭吃。

  沐风捡起劈好的柴火一根一根的堆起来,看着面前一座小山搬的柴堆沐风一阵苦笑,擦了擦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喂,废物,又在偷懒,皮又痒了是吗?”

  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带着几个拿着武器的侍卫走了进来。

  沐风猛的站了起来,连头都不敢抬起。

  “废物,大老远的就看见你坐在那偷懒,好些天没教训你了忘记了自己的本分了?”

  “刘管家,我没有偷懒!”沐风又手指了指那一堆柴火。

  “哼,我说你偷懒了就偷懒了,给我打。”

  随着那壮汉刘管家的一声令下,那几个侍卫对着沐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A8酷、,匠#L网正版#首发o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哪里受的了那些有着不俗修为的沐家侍卫的围殴,沐风疼的直打滚,不一会就晕了过去。

  “哼,太不惊打了,我们走!”

  刘管家踢了踢沐风,发现确实晕了便招呼侍卫们大摇大摆的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阵寒风吹过,沐风打个了寒颤惊醒过来,嗯,已经是三更半夜了。

  “哎呦!”

  沐风刚站起来又摔了下去,刚才被寒意麻痹了,现在才觉察到全身经骨传来的钻心之痛。

  沐风抓起地上的小木头,撑着慢慢的向茅草屋移动,到了屋里沐风拿出早些年大哥沐青给的跌打药擦了起来。擦完药沐风卷缩在屋里的一个角落,抓起稻草盖在身上准备休息。

  冬季的寒风呼呼作响,破旧的茅草屋千疮百孔,奈何根本无法阻挡寒风的侵袭,沐风冷的直打哆嗦。

  早晨的阳光透过屋顶照射在卷缩在角落的沐风身上,再看沐风,闭着眼身体还在发抖,每天他都是这样入睡,可见受了多少苦,而这一切发生在这个十二岁的孩子身上。

  “咕噜!”

  沐风的肚子开始造反了,饥饿迫使沐风从睡梦中醒来,沐风摸着肚子,哎,一天多没吃多西了,好饿呀,估计这几天准又没饭吃了。

  沐风翻开稻草站了起来,嗯,好多了,大哥给的沐风祖传跌打药效果真不错。

  得去上山砍柴了,沐风咕噜咕噜喝了一勺水顶着饥饿拿起柴刀背起竹篓走出门,沐风已经习惯了挨饿的日子,不去想就好了,倘若不去砍柴那便一直没饭吃。

  “卖包子喽,刚出炉的大肉包子,一文钱一个……”

  沐风站在包子铺边上盯着蒸笼上的包子咕噜咕噜的流口水。

  “呦,这不是沐家废物少爷吗?怎么?想吃包子,拿钱来,没钱赶紧滚,别妨碍我做生意。”

  沐风摸了摸空无一物的口袋,边看蒸笼边离开,眼神中尽是依依不舍,沐风已经记不起多久没有吃过肉了。

  这时候包子铺里边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捧着两个包子走到了正要离开的沐风跟前。

  “大哥哥,给!”

  沐风盯着包子,再看向小女孩,眼神中布满了尴尬与惊喜,手不自觉的伸向包子。

  “谢谢!”

  小女孩微微一笑,转身走进了包子铺。沐风两手拿着包子,看向小女孩离开的背影,感激的神情写满了脸上。

  “废物,给我过来。”

  沐风转过身来看向声音的源头,嗯,沐繁?沐风畏缩的往后退了几步…………

  沐繁是沐风二叔的长子,比沐风大两岁,经常时不时的找沐风乐乐,这乐乐其实就是以打沐风为乐趣,看到沐繁比见到鬼还恐怕,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现今深得长老会喜爱,一身修为已达武者九重天,距离后天之境只要一步之遥,在南阳城乃是数一数二的天才。

  沐风依稀记得大哥曾经说过修武实力划分,武者,后天武者,先天武者,而每个境界又分为九重天。在沐家大多数是武者境,后天武者不足双手之数,至于先天武者便只有父亲一人,而且还是先天一重天。如果天赋不够,那么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先天武者,先天武者是所有修武之人的梦想。

  大哥很疼爱沐风,从小呵护他,可是在沐风六岁时候就突然消失,不知去向,曾经问过父亲,可是父亲却只字不提,在沐风心里一直是个迷。

  “哎呀,废物还有包子吃了?”

  沐风连忙抓紧包子,生怕被沐繁抢去。

  沐繁使了个眼色,一个侍卫冲上来对着沐风就是一脚,沐风摔了个狗吃屎,两个包子脱手滚了出去。

  “捡起来马上给我吃了,否则……哼哼!”沐繁一脸阴险狡诈的命令道。

  看着那沾满泥土的包子,沐风满脸的愤怒,捏紧的拳头咯咯作响,沐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缓缓地站了起来。

  “沐繁,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

  沐风抓起柴刀冲向了沐繁,还没到面前再次被侍卫一脚踹飞,沐风躺在地上,头破血流。

  沐繁走到沐风面前蹲了下去抓起沐风的下巴,你不是很牛吗?连我的一个侍卫都打不过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拼?

  “我呸!”

  沐繁摸了下脸上滚烫的口水,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盯着沐风。

  “好,很好,你竟敢吐口水喷我?”

  “来人,给我把这个废物拖到城外断肠崖丢下去喂野狗。”

  街道上过往的人群围在这叽里呱啦,指指点点,看着沐风被两位侍卫拖着走出城,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句话。

  “沐繁,你个畜生,只要我沐风今日不死,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沐风不断的咒骂着,两位侍卫根本无动于衷,任由沐风发泄。

  “去死吧!”

  沐风飞快的下坠,闭上了眼睛,只听见空气阻力与衣服摩擦所发出的呼呼声,断肠崖,崖断肠,那数百米的悬崖掉下去没有人能够存活。

  随着砰的一声沐风摔到了崖底,四分五裂,死无完尸,惨不忍睹。

  突然天空中出现一道耀眼的光芒,从九天之上落下进入了沐风那支离破碎的残体上。

  奇怪的一幕开始发生,沐风的残尸碎片开始汇聚重组,不一会儿沐风就完好无损的躺在崖底,面部开始红润,心跳复苏,呼吸恢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至尊辉少说:

本书已经重整思路重写,将以更好的情节路线发展,我不求各位道友的打赏,只求各位道友给点萌萌哒,免费挖掘机,签个到,点个推荐,追个书就好了,举手之劳,还望各位道友给个面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