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慧……”胖子的双眼被血丝布满,他的样子有些吓人。

  “你听清楚了吧?我没有逼你媳妇做任何事情,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冯健咧嘴大笑,牵动脸上那道伤疤,好像一条蜿蜒的蜈蚣。

  “还不滚吗?用不用今晚把你安排在我隔壁的房间,让你亲耳听听媳妇的声音?”

  胖子的五指握拳,他好恨,他好想杀人!

  “咳、咳。”躲在一边的贾诩适时出声:“事情也都弄清楚了,放了小逯,你们走吧。”

  他这话自然不是对胖子说的,真正让他忌惮的是韩非。

  冯健本来还想再玩弄一下胖子,但他注意到贾诩严肃的眼神提示,并没有多言。

  “也好,不过说不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韩非松开了手,逯家琪呜呜咽咽趴在台球桌上,他的下巴已经被扭脱臼,舌头好像麻花般蜷在嘴里。

  背起胖子,打开大门,韩非三人用最快的速度穿过街道,回到对面的那栋小楼。

  几分钟后,混混们才松了口气,韩非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你刚才是想要说什么?他们一共就三个人,还有一个女的,为什么要放他们走?”冯健对贾诩的私自决定颇为不满,虽然贾诩是名义上的军师,但黑楼真正的主人是他冯健。

  “伤了小逯的那个男人有问题,绝不是一般的混混,看那样子手上应该不止有一条人命!”贾诩十分肯定,他看人极准。

  “阿猛你觉得呢?”冯健又看向屈猛,这个强壮的退伍军人是经过战火洗礼过的,他提前退伍的原因也是因为在边境执行任务时,顶撞长官,虐杀战俘。

  “如果有枪,不足为惧,但只凭肉搏,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屈猛不喜欢说话,他走到逯家琪旁边,双手用力才将那把餐刀拔出,摸着台球桌上被鲜血浸染几厘米深的刀口,他又重申了一遍:“很强!”

  ……

  穿过街道进入小楼,韩非将胖子扔在卧室的床上:“去屋子里看看有没有药箱,你哥哥后背上的伤口化脓了。”

  搬动衣柜堵住房门,韩非仔细检查过每一扇窗户,确认全部关严后才放下心来。

  他走进卧室,看着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胖子。

  “媳妇也见过了,说说吧,你有什么打算。”胖子赤红的眼睛好像打了鸡血,被最爱的人背叛,这感觉并不好受。

  “你现在生气又有什么用呢?那婊.子不会因此而产生一丝内疚。”

  “她不是婊.子!”似乎对这两个字格外敏感,胖子声调很高。

  “她是不是,你说了不算,醒醒吧。”韩非坐在床边,眼睛看着窗外来回徘徊的丧尸。

  “如果我不救你,今天早上你就已经变得和它们一样了,做了行尸走肉,失去所有。”

  “谢谢……可我现在还剩下些什么呢?”胖子慢慢恢复理智,肥肉皱在一起,满脸的苦涩。

  “至少你还活着,活着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复仇,又比如夺回你的老婆。”韩非语调怪异,他就像是诱人犯罪的魔鬼。

  “那我该怎么做?”韩非的话让胖子万籁俱寂的心重新燃起斗志,他要将今天遭受的耻辱成倍奉还。

  “看看外面,秩序崩乱,活尸吃人,没有生命会为你主持公道,你自己就是唯一的公道!”

  “一切都要用实力说话。”

  “黑楼里那些混混之所以围殴你,而不敢动我,就是因为我比他们更狠、更坏、更强!”

  “你在他们眼里是一只任人欺负没有丝毫攻击性的羊,而我则是一头逼急了能从他们身上撕下几块肉的狼!”

  韩非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胖子一眼,他很专注的盯着窗外的丧尸。

  “可是我们不一样,我只杀过猪,没杀过……”

  “以后别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可是’两个字,如果你真想复仇,方法有很多。”韩非嘴角牵起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这种微笑的方式让胖子打了个冷颤。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砸碎黑楼门窗,用新鲜血肉勾引尸群围攻,这样你虽然也可能跑不了,但至少能拉上他们一楼的人为你陪葬。”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这只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你也可以寻找机会将他们挨个暗杀,或者去团结更多的幸存者跟冯健抢人。”

  “可……我能做到吗?”

  3看正√1版:Q章!…节Gr上^酷匠《A网

  拍着李春强肚子上的肥肉,韩非笑了:“当然可以,不过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要不要听一听?”

  “你说吧。”

  “用我的友谊换取你的忠诚,我会把你也变成一头凶狠的狼,到那时徐慧应该能看出谁更适合她。”

  “不要犹豫了,这是狼的世界,羊只会被猎杀,然后咀嚼咬碎。”

  屈辱、伤痛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他,李春强需要力量,他需要韩非的友谊。

  “我答应你,以后我为你马首是瞻!”

  得到答复,韩非终于收回视线,他看向鼻青脸肿的胖子:“我韩非的朋友,不是随随便便几个小混混就能够欺负的。”

  他的狂,源自实力,这个在无限制自由搏击比赛中达成106连胜的怪物,曾经是整个地下世界的噩梦。

  “好好休息,所有事情等到天亮再说。”

  门口传来轻柔的敲门声,李英楠已经在那里站了好一会了。

  “屋里没有药箱,连创可贴都没有。”她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找到。

  “刀伤感染后会非常麻烦,这周围有药店吗?”胖子背后的刀口在刚才打斗中被撕扯,鲜血直流。

  “药店倒是没有,不过相隔两条街的地方就是镇卫生所,那里应该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嫂子变节,李英楠是除胖子之外最难过的人,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韩非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相隔两条街?有些远,不过没有关系。明天一早我就动身去卫生所找药和绷带,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千万小心,李春强身上有伤,随时可能引来尸群,不到迫不得已不要出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