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稠的血液顺着台球桌滴在地上,逯家琪的脸一片惨白,他的嘴被韩非捂死,额头冒汗,想要挣扎但却无能为力。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韩非站在两伙人中间,以一敌六,气势反而更盛对方一筹。

  被韩非冰冷的目光注视,黑楼众人没有一个愿意为逯家琪出头。

  这不怪他们不仗义,而是韩非太凶狠,太危险。

  出手狠辣,一击制敌,在没有规则束缚的末世,对付坏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以杀止杀、以暴制暴。

  这也正是韩非用逯家琪立威的目的,和流氓混混打交道,决不能有一丝手软。忍让妥协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这些混蛋可不知道什么是同情怜悯,他们只知道吃喝玩乐和欺软怕硬。

  “唔、唔!”同伴的沉默,让逯家琪焦躁不安,手掌被钉穿在台球桌上,每一根神经都在痛苦的呻吟。他感觉自己的血快要流光了,他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被那个男人给拧碎了。

  “你先放手,我们坐下来慢慢谈。”说话的是那个叫做贾诩的中年男子,他从吧台后面走出。

  “我暂时还不能松手,这小子要是喊出声引来尸群,我们都得死。”韩非语气随意,但肌肉绷紧,保持着高度戒备。

  “外面怪物肆虐,人心惶惶,你的举动我也能理解。”发现韩非浑身毫无破绽,中年男子挥了挥手让几人放下武器:“现在我们已经拿出了自己诚意,不知你能否说出深夜造访黑楼的原因?”

  说话圆滑,中年男子三言两语缓和了紧张的气氛,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此时发生混战,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全部成为丧尸腹中的食物。

  “要来黑楼的不是我,是他。”韩非示意胖子过来。

  心急火燎的胖子找遍一楼都没有看到媳妇,他此时也顾不上计较逯家琪刚才给他的屈辱,走到贾诩面前:“诩哥,我媳妇呢?你们早上可是跟我说好的,只要我引开尸群就绝不难为她。”

  胖子有些激动,两只大手按在贾诩肩上。

  “你很爱她吗?”

  中年男人没来由的一问,让胖子愣了片刻:“爱,当然爱了!为了她我能把自己当做诱饵去引开尸群,为了她……”

  “行了,行了。”贾诩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你那么爱她,可你知道她喜欢你吗?”

  “喜欢啊!我们结婚三年了,她从来都没有嫌弃过我……”

  “不嫌弃,并不代表喜欢。”贾诩推开胖子的大手:“明着跟你说吧,提议让你去喂丧尸的就是你媳妇。”

  “不……不可能!”胖子面红耳赤,他自己被欺负时也没有露出这么大的怒火。

  ,.看正版2章Q节?上酷85匠J;网\t

  向后退了几步,贾诩站在屈猛身边:“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从来都不了解自己的老婆。”

  “整条街谁不知道徐慧是个婊.子,恐怕也就你会把她当做宝贝。”屈飞关上大门,贴着墙远远避开韩非。

  “你再说一遍!”胖子眼睛快要撕裂眼角,徐慧是他最爱的老婆,为了经营两个人的小日子,他就算平常受点罪吃点苦也就算了,做生意当然是和气生财。

  但今天,他一直引以为傲的漂亮老婆却被别人侮辱,这是他决不能忍受的!

  “怎么?当了婊.子不说,还要让我给她立块牌坊吗?”

  胖子全身的肥肉都抖了起来,他感觉胸口的火气要把自己炸裂。

  “做了那么长时间绿毛缩头龟,真好奇你是怎么忍下来的?”

  “去你马的!”

  胖手拿起木椅就朝屈飞抡了过去,几个混混一看抓着短棍就朝胖子身上招呼,他们不敢得罪韩非,但不代表他们不敢动这个被他们欺负惯了的胖子。

  几人扭打在一起,刚开始胖子还能借着蛮力反击,但后来屈猛加入,一招军体擒拿就将胖子制住,随后就是一边倒的虐打。

  胖子被痛殴,韩非却没有插手,事情似乎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韩非,我哥……”李英楠摸出一把剔骨刀,和软弱的哥哥比起来,妹妹显得更加刚强。

  “他们没用刀砍,我们也别动刀子,血流的太多,对大家都不好。”韩非想了片刻,回头对李英楠说道:“你嫂子到底是个什么人?”

  李英楠咬了咬嘴唇:“漂亮,但是个坏女人。”

  “很客观的评价,那我们就更不要插手了,希望那些混混能把你哥哥打醒,末世无情,软蛋没有活路。”

  几个混混动作越来越大,直到门外出现丧尸的吼叫,他们才停手。

  “死胖子,别以为傍上了靠山就能嚣张。”

  “这货活该戴一辈子绿帽。”

  就在几人骂骂咧咧停手时,二楼房门被打开,黑楼的正主登场了。

  “你们在干什么?吵吵闹闹是想引来尸群吗?”说话那人三十岁左右,身材健硕,左脸有一道三四厘米的刀疤。他胡乱披着衣服,右手还环着一个女人,两人似乎刚刚翻云覆雨,此时那女的正软软的靠在男人身上。

  “老大,你看看谁来了?”

  居高临下,那男的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李春强。

  “这家伙还活着?”

  嘴角淌着血,胖子费力抬头,视线全部凝固在二楼那个女人的身上。

  “阿慧!”

  胖子一声呼喊,却让那女人如同见了鬼一般缩在男人背后。

  “躲什么?你老公在叫你呢?”男子把手伸进女人头发当中,扯着她的头皮,逼她看向李春强:“既然都被撞见了,那也就无所谓了。你当着他的面做个选择吧,也好让这头肥猪死心。”

  可能是因为疼痛,也可能是因为良心上的不安,徐慧的表情十分痛苦。

  “难道你还对他念有旧情?之前逼他喂丧尸的时候也没见你心软过啊?”长发拉扯,徐慧痛苦的喊出了声。

  “冯健!你个王八蛋!放手!”胖子摇晃着想要站起,却被屈飞一棍砸倒。

  “安生点,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春强,现在跟以前不同了,请你理解,我只是想更好的活下去……”

  声音清脆,如朱玉落银盘,但里面包含的意思却现实自私,丑陋到了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