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疲惫彻底压垮了韩非,肌肉中热度消退,背后的房门被一寸寸推开,数条沾染血污的手臂疯狂抓向他的脖颈、脸颊。

  刚才的狂奔耗费了太多能量,韩非只感觉天地开始旋转,他必须马上离开!

  “到了二楼先上屋顶,这些怪物行动笨拙,应该还没有进化出攀爬的能力。”咬着牙,强忍酸痛,韩非猛然间松开双手,大步冲向楼梯。

  失去他的支撑,整扇房门被压倒,尸潮汹涌,这些贪食的恶魔踩着同类的身体追入熟食店。

  跌跌撞撞,大脑有些缺氧,韩非的视线开始模糊,那股力量的副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这里!”

  耳畔隐约传来急切的呼喊,他顺着声音一头栽进楼梯口的房间。

  抬头看去,眼前就是打开的窗户,从这爬上去就能够获救。

  五指按在地上,挣扎着站起,身后出现尸群的怪叫,一双双沾满病毒和细菌的手臂距离他越来越近。

  “我不想死!我要活下去!”强烈的求生意志让韩非榨取出肉体中的最后一丝潜能,他爬上窗台,双手扒住阁楼的边缘,但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太累了,燃烧的肌肉一直在超负荷运转,此时它们好像过载的变压器全部陷入瘫痪。

  “这下玩完了。”低头看去,熟食店被数百丧尸包围,那些怪物拍打着墙壁,猩红残忍的眼眸中倒映着韩非的身影,犬牙摩擦,好像迫不及待要把他撕成碎片。

  “兄弟!千万别松手!”

  “兄弟?”茫然看向头顶,一只肥硕的大手抓住韩非的手腕,那张憨厚的胖脸上流满了汗水。

  “抓紧了!”这个光着身子在韩非看来一无是处的胖子,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在尸群拥入房间的刹那将他拽上了屋顶。

  刺眼的阳光洒在脸上,劫后余生的两人瘫坐在屋顶。

  “兄弟,多谢相救。”胖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胸口起伏,他应该许久都没有做过这么激烈的运动。

  “别叫我兄弟,叫我韩非。”说完这句话,韩非闭上双眼,再一次昏倒。

  ……

  舔动干涩的嘴唇,胸口燥热,喉咙中好像要冒出火来。

  “水,水……”

  一股甘甜灌入口中,久违的清爽让韩非慢慢苏醒。

  睁开眼,天色变暗,太阳早已沉入了地平线。

  “我昏迷了多长久?”

  “大概有四五个小时吧。”在韩非昏迷的这段时间,胖子一刻不离的守在他身边。

  点了点头,韩非随手抓起晾晒的卤肉吃了起来:“上次昏迷了一夜,这次只有五个小时,难道这项能力激活次数越多,它对我身体产生的副作用就越小吗?”

  他经受过系统的身体强化训练,知道人体具有强悍的适应能力和自我调节能力,只要掌握正确的方法,所谓科学的人体极限公式便可以轻松突破。

  “对了,你这水是从哪里来的?”

  韩非冷不丁一问,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指向被砸烂的太阳能热水器:“虽然是洗澡用的水,不过都是干净的……”

  “无妨,有水喝我就很满足了。”体力渐渐恢复,韩非活动了一下身体走到小楼边缘,经过白天那一番闹腾,熟食店成了这条街丧尸密度最大的地方。

  那些怪物似乎知道韩非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