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楼?”韩非眉头一皱,“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李英楠口中的黑楼又被叫做麻窝子,里面鱼龙混杂,大多是地痞恶棍。

  “所以……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去。”她双手捧着刚被韩非清空的海碗,眼神中透着几分希冀。

  “抱歉,我并不擅长救人。”背靠窗沿,韩非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如果你想活着看到哥哥,我劝你不要往外面跑,我知道确认亲人生死对你的重要性。但是盲目外出,你只会被那些怪物吃掉。”韩非指着她手中的海碗:“就像刚才被我吃掉的卤肉一样,你现在的身份只是食物。”

  女人脸色发白,她想起了那些怪物吃人时的恐怖场景,胃里翻江倒海,感觉有些恶心。

  韩非摇了摇头,说到底李英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突然看到那么多血腥崩坏的场景,她没有发疯已经让韩非另眼相待了。

  被韩非拒绝,女人心情低落到极点,她孤立无助的样子倒是让韩非想起了另一个人——唐雅,那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两道身影慢慢重合,他叹了口气。

  “让我陪你去也可以,但我需要一些准备,还有……”韩非看向面目清秀的女人,刀锋般锐利的目光让李英楠局促不安:“你,要听我的话。”

  白皙的手指死死拧住上衣扣子,苍白的脸上浸出汗水,海碗护在胸前,那似乎成了这个女人唯一的依靠。

  看到李英楠的窘态,韩非知道对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他缓缓将窗帘拉上,屋内光影变暗,女人下意识的想要离开房间。没成想却被韩非一把抓住手臂,按倒在书桌上。

  她被吓傻了,想要哭喊,嘴巴却被一只大手死死捂住。

  “别害怕,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告诉你,如果我想要得到你,你根本没有办法反抗。”韩非的声音低沉沙哑,好像是刚从地狱爬出的凶灵。

  他盯着书桌上小白兔一样的女人,看着那在眼眶中不断打转的泪水:“你要明白,现在是末世,外面全是吃人的怪物。就算我真把你办了,你也奈何不了我。”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这样我们都可以活下去!”

  生活在城市的阴影里,存活在边缘的颓废中,韩非要比李英楠更能适应这个人吃人的时代。

  “收起软弱的泪水,那是灾祸的根源,它博取不到同情,只会让施虐者更加的兴奋!”舌尖舔动嘴唇,眼中闪过一丝杂念,“比如,现在。”

  韩非松开了手,从昨天夜里处理尸体并将人救入屋内的种种表现看,女人并非花瓶,她只是还没有适应这场灾难。

  重获自由的李英楠手脚冰冷,韩非用最粗鲁的方式给她上了一课。天变了,弱肉强食成为唯一准则!

  捂紧衣服,女人匆忙走出房间,她自始至终都低着头,不敢看向韩非。

  感受手指上残留的温度,韩非面带微笑。世界就是这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将窗帘拉开一条细缝,他看向两条街外的黑楼,那是巷子最深处,那楼也是旧城最坚固的建筑之一。

  “旧城区的房屋普遍不高,一般只有二到三层,地面危险,想要去黑楼只能从楼顶过去。”

  旧城虽然环境差、治安乱,但这里仍旧居住着大量人类。换而言之,末世发生后,这里已经变成丧尸的魔窟。

  街道上、商店里,还有阴暗的角落中,谁也不知道这些吃人的怪物会藏在哪里,又会从哪里突然冒出。

  到了中午,韩非又感到肚中饥饿。他现在的饭量极大,相当于三个成年壮汉,早上刚吃进去的卤肉,还没超过三个小时就被消化的一干二净。

  下楼,来到后厨,尸体已被李英楠处理干净,只是灶台边隐约能看到斑驳的血迹。

  “手脚麻利,这个女人如果听话,不妨留在身边。”捞出锅里的卤肉,韩非也不挑食,大口吞咽。

  酒足饭饱后,他拿上厨房里的刀具来到二楼李英楠哥哥的房间,轻敲房门:“我知道你在里面,把门打开,我带你去黑楼。”

  在怪物横行的时候外出其实很不理智,但韩非也有自己的考虑。

  S,看dP正C版章7节c:上酷匠m网u

  熟食店常年被肉香笼罩,通过早上的观察,他发现很多饥饿的丧尸会不由自主的向这里游荡,它们虽然还没有进化出破门而入的本事,但这些异常举动已经引起韩非的警戒。

  和熟食店比起来,位于深巷尽头的黑楼要安全的多。

  毕竟那是一群混蛋流氓的老巢,周围很少有商家落户。

  偏僻、冷清、房屋结构坚实,这三点已经足够打动韩非。

  帮女人寻找哥哥只是顺势而为,他的真正目的是将黑楼建造成自己的临时住所。

  过了十几秒,房门才打开,李英楠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着脸、拿着刀。

  “我又没有逼你做我的女人,只是让你服从命令别干傻事而已,犯不着动刀子。”韩非盯着她红肿的像水蜜桃一样的眼睛,没有安慰和怜惜:“冰箱已经不制冷了,库存的生肉全部搬到屋顶上去,撒盐晒干,做成腊肉。”

  现在这个时节并不适合做腊肉,但那么多生肉让它捂坏发臭实在是太浪费了。

  李英楠在屋内忙活,韩非并没有插手,想去黑楼还需要做很多准备。

  菜刀刀面太宽与丧尸战斗没有太大的用处,反而是剔骨用的尖刀可以直接刺入丧尸大脑,完成快速击杀。

  他找遍厨房只找到了两把剔骨刀,一把别在后腰当做备用,另一把和扫帚末端缠在一起,制成一杆简陋的标枪。

  推开灶台上的大锅,韩非又有了意外收获。

  一把剁骨头用的手斧,三十多厘米长,斧刃有些钝,但砸开丧尸的脑壳应该没有问题。

  全副武装过后,他将每一个屋子的房门锁死,叫上李英楠沿着二楼的窗户爬上楼顶。

  来到屋外,呼吸着带有浓烈血腥味的空气,韩非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压榨血肉的擂台上。他双眼透出狼一般凶狠的目光,语气也变的阴冷。

  “记住了,一切都要照我说的去做。否则,我第一个杀的可能就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